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汉网论坛暂停注册功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74|回复: 1
收起左侧

朱自清——荷塘月色(配图+朗诵)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4-3-13 11: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4-3/20043131056337.jpg"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


<FONT color=#555555>                                                 《荷塘月色》是一篇以写景抒情为主的抒情散文。写于1927年7月,那时作者在清华大学教书,文章里描写的荷塘就在清华园。当时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笼罩着中国大地。作者也处于苦闷彷徨中,他想投身革命,却有太多的顾虑和犹豫;他选择了逃避,却又在矛盾中挣扎。在如此复杂的心绪之下,他借景抒情,写出了这篇著名的《荷塘月色》。<BR>                                                         且抛开这篇文章的写作背景,抛开朱先生当时的心理矛盾,单从这篇文章的意境来讲,其清新的笔调,流畅的语言,用来描写那略带些抑郁感觉的夜景,应该说是恰到好处的。他所描写的荷塘原是一个平凡的荷塘,然而经过作者的渲染、着色,却变得十分美丽,富有诗意。照一般来说,荷塘容易描写,月色则较难描写;画家做画,不怕画断山衔月,就怕画月色,因为月景的波光林影时刻在变幻着,很不容易在画面上表现出来。画画尚且如此困难,我们要用语言文字来表达画笔所不能表达的事情,那自然更吃力。然而,朱先生却能够把一个月夜死荷塘写得那样的饶有生意。我们在这篇不到一千六百字的《荷塘月色》里,看不到什么宏伟的结构和华赡的文字,作者只凭着一时的感受,委婉细致地写来,却十分迷人。 </FONT><BR>
TV9RGAx6.jpg
lOp3taZQ.gif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4-3-13 1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img src=\"attachments/dvbbs/2004-3/2004313105642992.gif\" border=\"0\" onclick=\"zoom(this)\" onload=\"if(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 {this.resized=true;this.width=document.body.clientWidth*0.5;this.style.cursor=\'pointer\';} else {this.onclick=null}\" alt=\"\" />[RM=440,15,true][/audio]


<FONT color=#555555>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BR>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FONT>


<FONT color=#555555></FONT>


<FONT color=#555555>                                                         路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FONT>


<FONT color=#555555></FONT>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





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有羞涩的打着朵儿的;





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些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





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的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





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





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





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





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BR>        <BR>                  <BR>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彩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的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采莲是江南的旧俗,似乎很早就有,而六朝时为盛,从诗歌里可以约略知道。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歌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还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话:[益鸟]首徐回,兼传羽<BR>                 杯;棹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BR>                 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BR>                 而敛裾。<BR>


可见当时嬉游的光景了。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





                                         于是又记起《西洲曲》里的句子: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今晚若有采莲人,这儿的莲花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行的。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


<BR><BR>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11-12 20:59 , Processed in 0.09405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