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44|回复: 20
收起左侧

痛惜!修地铁损毁古城墙遗址,8位专家紧急上书呼吁:打住!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8-21 10: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日文博圈发布武汉文化保护文章

近日,武汉文保志愿者就“武昌得胜桥古城墙”原地保护、地铁施工避开遗址、就地修建遗址博物馆等问题,引起广泛热议。志愿者就上述问题呼吁相关机构能够合理有效的实施文物保护。以下是全文内容。

稿源:文物保护

如何保住刚刚重见天日的武昌得胜桥古城墙

以下是我们在子夜时分得到CECP朋友发来的紧急消息,我们还无法来得及到现场确认,但事出紧急,不得已紧急发文,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查明实际情况并告知市民,毕竟这个城墙对于武汉来说,太宝贵!欢迎留言说出你的观点。

消息内容节选:

民工搭棚子,在拆这一段城墙之前还像模像样的用小铲子,刷子,进行考古发掘,现在,完全是放开手脚,粗暴施工。德胜门如此震撼的出土文物请大家共同发声,敦请政府真正做到“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几个朝代的城基在此立现,这种标本哪里还找得到哟!

媒体报道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徐颖刘中灿)楚天都市报记者昨悉,为配合武汉城市建设需要,武汉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武昌武胜门遗址进行了考古清理工作。
武胜门遗址位于武昌区得胜桥路与中山路交叉口的南侧,目前清理工作在遗址西侧进行,已揭露出与武胜门相关连的城墙等遗存。出土文物中有一块明代铭文砖,上有“武昌县提调官县丞杨时敬”“武昌府提调官通判系张朂”等字样,另外还出土了少量的明清时期青花瓷片。
据史料记载,武昌有城始于三国时期(公元223年),武昌古城以砖筑垣始于唐代(公元835年),到明代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经再次扩建基本定型。沿城垣筑有城门9道,名为汉阳门、平湖门、文昌门、望山门、保安门、中和门、宾阳门、忠孝门、武胜门。武胜门是明清时期武昌城北面唯一的城门。1927年北伐战争后,武昌城城墙被拆毁。
武汉市文物考古所相关专家介绍,考古人员本月开始进场,遗址所占面积约4000平方米,遗址上约有1.2-1.6米厚的现代建筑堆积层。其下第二层为清代地层,再往下是明代地层,最底下一层红褐土层为宋代地层。“此次清理的目的,就是摸清武胜门遗址城门基本信息、位置、结构等,与历史资料相互印证。”
据悉,武昌区政府拟定了《武昌千年古城保护与复兴规划》,计划将轨道交通5号线昙华林站修建与武胜门遗址保护纳入同一个建设体系,拟对武胜门建筑群遗址进行保护性利用,打造成为历史遗迹景观,形成一个具有古城门历史文化主题的站点。

武昌古城的历史
古城武昌,早在六朝时期,城外的鹦鹉洲(长江武昌岸边陆洲,上起鲇鱼套,下至黄鹄矶)一带就形成初具规模的军港和商贸集散地。南朝宋孝建元年(公元454年),孝武帝刘骏置郢州,委萧思话为郢州刺史,州治设于夏口,并在夏口城基础上修葺和改建,称郢州城,且为以后齐、梁、陈各朝所设郢州的州治所在地。郢州城垣沿蛇山坡而上,“版筑而成,基址坚实,用工缜密”,曾抵御过十数次敌兵的进攻。今黄鹤楼至高冠山脊仍存有“古郢州城”遗迹,现为武汉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统一中国,改汝南县为江夏县,改郢州为鄂州,置江夏郡,其郡、州、县的治所均设在江夏,今武昌因而又有鄂州之称。
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废江夏郡,江夏为江夏县和鄂州的治所。唐太宗划全国为十道,江夏为江南道。唐玄宗开元年间(713—741年),江夏划归江南西道。唐代中期,鄂州(今武昌)为贡赋转运中心,设有武昌军节度使。宰相牛僧孺为鄂州刺史,兼武昌军节度使,将江夏土城扩建为砖结构城垣,区境从此兼有武昌之称。
牛僧孺是甘肃灵台的一位历史人物。他既是政界的贵胄。又是文坛的名士。牛僧孺生于唐代宗大历十四年(公元779年),唐德宗贞元二十一年(公元805年),25岁的牛僧孺高中进士,步入仕林,卒于唐宣宗大中元年(公元847年),他一生六十九年中经历了德、顺、宪、穆、敬、文、武、宣八个皇帝。
唐中叶,鄂州(州治江夏县,在今武汉市武昌区)成为东南贡赋转运中心,地位日显重要。宝历元年(825),唐敬宗命宰相牛僧孺出任鄂州刺史、武昌军节度使,领鄂、岳、蕲、安、申、光等6州。牛僧孺在鄂6年,裁撤冗员,整肃吏治,减轻民赋,颇有政声。其间,他奏请废沔州,并汉阳、汉川于鄂州,开始将汉阳、江夏纳入同一行政区。江夏县原为土城,牛僧孺分期将其建为砖城,使之北临沙湖,南抵紫阳湖,规模空前宏大,为唐宋时期鄂州商业的繁荣和文化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此后对武昌重修的时间顺序为: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又修:雍正六年(1728年)三修: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四修,同知史湛等修葺;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孙廷华五修;嘉庆六年(1801年),知县王澎六修;道光十七年七修,道光二十九年八修,同治四年(1865年)知府黄昌辅九修。此外同治八年(1869年),湖北巡抚郭柏荫曾对环城墙的水门进行维修,并改造修建了9座排水闸。
至此,武城围达三干四百三十丈,东西五里。南北六里,城墙高二丈八尺,底厚六文八尺,顶厚五丈四尺,壮观巍然。


扬州怎么做
扬州南门遗址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叠压有唐、宋、元、明、清历代遗构的多重信息,2007年考古发掘成果显示了南门作为扬州历代瓮城和城市大门的重要历史、科技和艺术价值。
现状环境复杂:南临护城河及传统风貌区;西连唐代以来的运河和水门遗址;北侧道路下是南城墙埋藏区;东有道路现状限制。而遗址本身除信息多重难以辩驳表达外,更由于遗址跨度大对建筑结构及施工方式有特别要求。
场地规划致力于使遗址博物馆所在地段融入扬州南门相关地区的整体形态中,成为周边居民可随意穿越的日常户外活动的公共空间场所。
建筑设计以轻质的交叉门式钢构实现了边界复杂的无柱大空间,避免了对遗址的可能干扰,钢构与铝板组成的片段特色,也暗合遗址的叠加复合特点,同时色彩也和周边历史环境协调。
采光天棚的设计再现了扬州南门瓮城门道的空间形态特征,结合观览流线组织,为公众创造了易于认知遗址、再现历史信息的展示场所。西侧外墙以通透的玻璃幕墙和尽可能少的结构支点,使内外遗址在空间和视觉上相互连通,并为持续考古留有了余地。
博物馆还统筹考虑温湿度控制、通风、防潮、防尘等功能,以确保文物安全,尤其是近地面的可开启窗扇和经过计算的自然通风方式,是针对南方土遗址保护的合适选择。

【关于保护武昌城武胜门遗址的紧急呼吁】

武昌区文体旅游发展委员会:

近期,武汉市武昌区在建设地铁工程时,发掘出武昌城武胜门城门遗址和部分城墙,暴露出大量宋代以来的基础文化土层,文物价值重大而珍贵。为保留武昌城这部分遗址,武汉共享遗产研究会人文武汉学会经过大量调查,向贵委员会发出保护呼吁,希望得到重视并予以解决!
武汉地铁5号线起于南三环,止于武汉火车站,与穿越长江的2号线、4号线、7号线、8号线等多条轨道交通线路换乘,线路纵贯洪山、武昌和青山三个区。5号线于2017年1月开工,预计2020年底完工,工程工期4年。5号线一期建设将对得武昌胜桥街进行拓宽,得胜桥街是一条历史悠久的街道,紧邻历史文化街区昙华林。
随着工程的开工,2018年12月考古人员开始进场,对武昌武胜门遗址开展抢救发掘,位于西城壕(地名)的遗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遗址上约有1.2-1.6米厚的现代建筑堆积层,其下第二层为清代地层,再往下是明代地层,最底下一层红褐土层为宋代地层。
据悉,武昌区政府拟定了《武昌千年古城保护与复兴规划》,计划将轨道交通5号线昙华林站修建与武胜门遗址保护纳入同一个建设体系,拟对武胜门建筑群遗址进行保护性利用,形成具有古城门历史文化主题的站点。”
工程开始后,人文武汉学会理事孙庆力先生、昌庆旭先生多次到现场查看后得知,按原计划,已经出土的武胜门遗址及部分城墙遗址将采取将城墙砖大部分起出,像整体移动楼房那样移开或拆散分段移开,地铁站地下工程施工采取全面开挖,待地下工程完工后再将其移回。
两位先生认为:武胜门遗址是唯一能看到武昌城城市年轮的实物标本。一个历史文化名城的证明在于有古城墙,武昌古城砖砌城墙始于唐代中期宝历元年(825年)。武胜门有瓮城,是十分规整的老城门之一,也是武昌古城北城唯一的城门,史有“北门锁钥”之誉。最可贵在于,唐、宋、元、明、清五代的筑城衍变都留下了原始实物。武昌城几个朝代的城基在此立现,这种标本哪里还找得到?
若是按原计划移动,所有历代文化土层将悉数损毁,由城砖复原砌就城墙,只能还原其外在形态,不可能还原其原生态组成的历史信息及重大的文物考古价值!看到工地上堆放着大量准备装运城墙砖用的铁箱子,两人深感古迹即将消逝,眼睁睁见它面世,又眼睁睁见它消失,两人深感痛惜!我们深感痛惜!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创新,对文物保护工作做出的重要指示批示近40次,出席或见证文物领域重大活动10多次,莅临文物博物馆单位考察指导20多次,明确要求努力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文物保护利用之路。
作为武汉市民,作为热爱故乡历史文化的文保社团组织,我们深切关注城市古迹遗址的保护,对于武胜门、武昌城墙遗址的保护,我们提出如下诉求:
一.东城壕发掘出来的遗址,原地保护,不可移动。
二.地铁5号线施工及和平大道南沿长线施工必须避开遗址。
三.在武胜门遗址就地修建遗址博物馆或是遗址公园。
四.修建地铁昙华林站,要考虑与其武胜门遗址博物馆融为一体。
五.重建武昌城“北门锁钥”武胜门。


签名:
冯天瑜 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省社会科学联合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张笃勤 武汉市社会科学院城市历史与文化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王汗吾 武汉市地方志办公室原副巡视员,武汉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办公室业务顾问,湖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硕士生导师。
侯红志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专家组成员,武汉共享遗产研究会人文武汉学会副会长
昌庆旭 湖北省图书馆研究馆员,湖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谱牒文化分会秘书长。
武汉共享遗产研究会人文武汉学会成员 刘汉桥、孙庆力、韩少斌。

2019年8月16日星期五

评分

参与人数 3汉网币 +54 收起 理由
江城苏剑 + 18 强帖留名
麦壳儿 + 18 强帖留名
兵哥哥 + 18 关注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8-21 10:55:45 | 显示全部楼层
1566356207.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9-9-9 00:07
  • 签到天数: 25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8-21 18:44:16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动了无影塔,他们动了保寿硚。如果再动得胜桥,历史就没有参照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72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9-8-21 20:19:07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不一样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8-21 21: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问津** 于 2019-8-21 22:08 编辑

    应该先集体学习一下武汉历史文化再搞建设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8-21 22:34:32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窄窄的4000平方米,地铁施工最多损坏10几米吧。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9-9-9 00:10
  • 签到天数: 6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8-22 01: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怕是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城市建设的速度是很快的。官方考虑的事情,和民间的不太一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10: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家棚 于 2019-8-22 10:05 编辑

    说句题外话。

    该微信号貌似是中国文物报的官方微信。
    奇怪的是,昨日下午长报应该立即安排记者进行了突击采访。不知是中央级媒体的督促还是长江日报的“新闻敏感”来促成此新闻的报道。不过从我昨日早上发帖到昨晚通过公布(当晚长江日报APP发布记者冯爱华的采访报道),论坛这个审核时间长达8小时,是不是太长了呢?

    另外,再说一下长报的新闻。
    该消息中这样写道“  武昌区政府在《武昌千年古城保护与复兴规划》中,将武昌古城武胜门遗址纳入保护规划,与地铁建设相结合,拟对该城门建筑群遗迹进行保护性利用,形成一个具有古城门历史文化主题的站点。”而对于今年3月武昌区出台的《武胜门遗址西区文物保护工作方案》,在新闻报道中只字未提。据网上搜索,这个《武昌千年古城保护与复兴规划》是2008年出台的规划,引用11年前的规划,而放弃今年的专项规划或工作方案,这条新闻报道的观点令人浮想联翩。

    以下是武昌区政务网的公开信息
    1566439100(1).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9-9-9 00:06
  • 签到天数: 27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8-22 17: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长报搞了个整版
    只说未来"或"
    却不说为何这样做
    http://cjrb.cjn.cn/html/2019-08/22/node_3.htm

    TIM图片20190822174256.png


    当年循礼门车站被拆前,也说是每块砖都编号,事后原样复原的,结果呢,完全不是那个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8-22 20: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问津** 于 2019-8-22 20:42 编辑
    汉口路边社 发表于 2019-8-22 17:42
    今天长报搞了个整版
    只说未来"或"
    却不说为何这样做

    比循礼门有进步,表扬!希望能够克服困难尽力保护遗址,这也是我们这代武汉人责任,对古城历史的文化基因做个交代和传承,不要啥都在我们手上给抹了。

    就武汉的城市规模来讲,武汉够大够强的了,干的都是千古未有之事,身为当下的武汉人得逢盛世是上下五百年修来的福报,所以干大事就要有大事样,大师的水准!
    武汉城市文化细节品味上不去的原因,就是我们守着金饭碗要砸饭碗。真正深入阅读和尊重一座城市,不是高楼大厦吃喝玩乐黄金万两,是阅读这座城市的遗留下来的城市文化遗产和城市故事。

    其实这事可以做成历史文物保护的样板,都2019年这样的时代了,如果管理者的文化素养集体提升上来,武汉的基础条件要多好有多好,有非常多的亮点和打动人心的东西会涌现出来,要把这些故事讲好传承下去。

    希望生在2019这样的辉煌时代,生为武汉人都能懂得尊重武汉的基本时代礼仪是什么:保护武汉城市文化遗产!让城市遗产成为武汉人生活的一部分!感恩每一位武汉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9-21 20:53 , Processed in 0.16204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