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汉口洋行
收起左侧

武汉民航往事(上) 从“武民航”到“武航”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7-6 00: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楚老汉 发表于 2019-7-4 12:45
忽然想起平生第一次坐飞机的情形。那还是在83年到成都去开一次校际专业协作会,因得赶时间就走了民航。那时 ...

当时乘机需要县团以上单位开具介绍信,买票就在航空路的民航售票厅。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5-12 19:25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7-6 11: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民航直属售票处在武汉先后在汉口江岸区保华街、武昌区解放路、汉口利济北路、武昌付家坡长途汽车站设立过。20世纪90年代左右,民航湖北体制改革后,南方航空公司在武汉直属售票处先后在汉口三阳路、武昌江天大厦、汉口航空路、汉口火车站、汉口民航里设立。武汉航空公司直属售票处在汉口建设大道、汉口发展大道等地设立。国航直属售票处在汉口江汉北路民航大厦;西南航空直属售票处在汉口解放大道蓝天宾馆;上航直属售票处在上海武汉办事处(现在澳门路)。厦门航空、海南航空等在汉设有营业部。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14 13: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麦壳儿 发表于 2019-6-28 22:05
    建设大道靠机场一侧有一段道路是下陷式的,就是因为大马路晚上的灯光(照明灯和汽车灯)对飞机起降有影响。 ...

    建设大道这一段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建设大道“峡谷”。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14 13: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航的消失是武汉人心里永远的痛,特别是现在其他城市都有自己的航司,而大武汉却没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7-15 11: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51 发表于 2019-6-26 11:37
    王家墩机场属于2级军民合用机场,本身就是运输航空兵某师师部、航空兵某团和某航修厂的驻地,机场能保障当 ...

    是的。王家墩机场进出方便,1994年曾在此机场乘机飞成都,步出机场离公交车站也不远。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口洋行 发表于 2019-6-24 23:08
    武汉民航公司是1929年2月21日开航,中国航空公司(CNAC)是1929年10月月21日开始上海到汉口的航班,使用洛 ...

    请问您是否知道朱斌侯与中国航空公司(CNAC)的关系?朱斌侯在武汉的经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英伦赤子 发表于 2019-8-14 05:03
    请问您是否知道朱斌侯与中国航空公司(CNAC)的关系?朱斌侯在武汉的经历?

    00.pn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图为·1931年4月资料
    00.pn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广济老古董 发表于 2019-8-14 07:45
    下图为·1931年4月资料

    1930年这样的“试航”消息有三次。最后一次是9月。试航成功,但称民航客班本月不能开行,因为乘客人身保险还未最后落实。
    (窃以为,民航客机开通应该是有载运购票乘客的航班才算,如果只是载人飞行,早在1928年李宗仁第四路军的空军司令部军机就曾载人飞襄阳和太原,非军机载运邮政货包1929年底就通过水上飞机在汉口分水炉水上机场起落。)
    00.pn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英伦赤子 于 2019-8-14 22:32 编辑
    广济老古董 发表于 2019-8-14 07:45
    下图为·1931年4月资料

    谢谢古董老师!我在这里提问是因为最近收藏到一张朱斌侯的名片,上面写着他是:中国航空公司汉口办事处处长,法国欧战十字勋章获得者。下面是在网上找到的信息:
    中國第一位空戰英雄 朱斌侯傳略
    談到中國的空戰英雄,大家總是會聯想到昔日抗日戰中締造佳績的空軍先進,如高志航等,其實早在中國空軍獨立成軍的航空萌芽期,就有一位飛行員縱橫於第一次世界大戰西線戰場的上空,為國爭光,只是其事蹟在多變的民初政局下被淹沒,以至為人遺忘久矣,竟少有人再提及。

    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烏雲籠罩了整個歐洲,在這場慘烈而血腥的戰爭中,飛機第一次成為戰鬥的主角。交戰的兩大陣營中湧現了一千八百名飛行員,在他們當中,有一位來自中國的青年朱斌侯,他用自己的勇敢與智慧,將中國人的名字第一次書寫到了世界空戰史冊上。

    這位空戰英雄姓朱,名斌侯,字允章,號迎生,教名Etienne,生於清光緒十一年(一八八五年)十二月四日,籍隸江蘇省。其父朱志堯為上海聞人,曾任東方匯理银行經理,後於上海創辦「求新機械廠」,該廠造船部門如今仍在原址繼續營運。

    朱斌侯早年曾就讀上海徐匯公學,一八九八年,留學法國列里機械學校,於一九0三年畢業返國。由於家庭背景及所學專長,對摩托車、摩托艇頗有研究。

    本世紀初十年,各國掀起一股研製飛機的風潮,美國萊特兄弟的成功升空與赴歐表演,更激起大眾的注意與對飛行狂熱。遠在中國的朱斌侯也受到鼓舞,一九一三年,他再度前往法國學習飛行,先後進入慕連航空學校與微拉庫柏萊航空學校,其畢業之時正逢歐戰爆發,而於一九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投效第一外籍兵團。因朱斌侯本身為合格飛行員,不久即調往駐第戎(dijion)的第一航空隊,法國空軍檔案登記其名為Etienne Tsu。
            
    同年十二月三日,轉入法國包瓦航空學校(pau School of Aviation)後備航空隊候任,十二月十一日升為下土,當時朱斌侯已是而立之年,在「協約國」航空陣營中平均年齡二十歲出頭來看,他往同儕間顯得有些「超齡」。次年二月二十九曰,他被調任N37中隊(Escadrille N37)飛行員,四月二十九日升為中士。在該中隊,朱斌侯駕若機身繪有其姓氏第一個字母「T」的紐波爾十七型戰鬥機(Nieuport 17),展開一段傳奇的經歷。

    七月十日,朱斌侯首開其個人紀錄,擊落一架德國空軍福克E型(Fokker Eindecker)單翼戰鬥機,福克E型為全世界

    第一種裝置機槍--引擎向步協調器戰機,曾稱霸歐戰西線上空,創造一陣「福克旋風」,許多「協約國」飛行員不幸斷魂其槍前。八月二十日,朱斌侯升任上士,且擊傷一架福克E。四天後,朱斌侯民解救遭到三架敵機圍攻的同僚,單機勇闖敵陣,結果不僅成功解圍,還逼降一架敵機,為此於九月五日獲得第六陸軍正式表彰。

    九月十二日朱斌侯再度出擊,遭遇一強勁對手,此人來頭不小,乃德國空軍第三航空戰隊司令官Ewald von Mellenthiu中尉,為一資深飛行員。雙方幾經纏鬥,朱斌侯終於在低空將對手擊落於Moislains市郊西北的Poziers附近。九月十四、十五日兩天,朱斌侯冒著地面強烈的對,砲火,連番掃射敵陣。同月二十五日,又在Bertincount附近逼降一架敵福克E。翌日,朱斌侯勇闖德軍氣球陣,在Amiens上空擊爆一具觀測氣球,並可能擊傷一具。

    四天後,朱斌侯晉升少尉,遂繼續建立戰功。十一月三日,在Amiens附近擊傷(可能擊落)一架敵機。次年一月七日上午九時五分,於Croix Moliqueanx上空再度擊傷或擊落一架敵機,進入空軍英雄的行列之中。國內的「青年雜誌」(即後來與《五四》新文化運動密切關聯的「新青年」)即以「歐洲飛機陣的中國青年」專文報導朱斌侯的生平及戰功。

    二月間,朱斌侯在執行偵察任務途中,遭遇六架德國福克E團攻,但他以其高超的戰技殺出重圍,事後檢查座機已是彈痕纍纍。三月三十日,朱斌侯以健康的理由,自N37隊調往St. Cyr飛機修理廠任職,一直到一九一九年二月二十日該廠解散為止,結束其空中搏命格鬥生涯。

    雖然朱斌侯在法國空軍擔任戰鬥機飛行員的時間不過一年又一個月,但與當時西線戰鬥機飛行員平均戰場壽命僅六個星期相比較,算是相當「長壽」。在這段期間,他共創下擊落敵機兩架、氣球一具,可能擊落敵機兩架、氣球一具,逼降敵機兩架,及擊傷敵機一架,如此戰績,即使未能名列前茅,但進入菁英(Elite)飛行員行列中,已是無庸置疑的。

    戰後返國的朱斌侯,並未中止其航空生涯,又因緣際會的參與一個地方軍系航空組織的創建。當時控制上海的浙江督軍盧永祥之子名列當時「四公子」之一的盧小嘉,因羨慕張學良、馮庸等人會駕飛機,為趕時髦不干人後,也向法商訂購兩架飛機,並聘請朱斌侯擔任其飛行教練。
            
    民國十一年,浙江省督軍公署再購法國飛機,連同前述的兩架,總共有六架「佈雷蓋」十四型(Breguet 14)戰鬥轟炸機,及四架「摩蘭.索尼爾」(Morance Saulnier)教練機,於杭州筧橋舊教場開闢機場,組設航空教練所,由朱斌侯擔任所長,這是浙江航空建設的濫觴。翌年,配合北京政府航空署創辦京--滬航空運輪線計畫,又於上海龍華開闢機場,建築棚廠三座。

    民國十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浙江航空隊正式成立,朱斌侯被授予上校官階,就任隊長。在劉佐成先生所編「中國航空沿革紀略」與「航空委員會」所編之「空軍沿革史初稿」中,有朱斌侯之名,因此被明確記載入史書中。

    同年五月發生一段小插曲。法國飛行員喬冶.佩爾蒂埃.竇昔(Georges Pelletier Doisy),與機械師貝然(Besin)兩人向駕一架「佈雷蓋」十四型飛機,進行巴黎至東京的長途飛行紀錄,途經中國飛機故障迫降在上海跑馬場。在上海停留數日後,竇昔找到昔日戰友朱斌侯,在朱隊長的協助下,浙江航空隊慨然借出一架同型飛機,使竇昔得以繼續完成其行程。這架改漆法國標幟的「佈雷蓋」十四型機也成為第一架飛行他國領空的中國飛機。

    但盧永祥經營的浙江航空隊並末發揮其應有之效用。為爭奪上海地盤,直系的江蘇督軍齊燮元,聯合同軍系的福建督軍孫傳芳,夾攻

    皖系盧永祥,於民國十三年九月均至十月爆發戰事,史稱「江浙戰爭」。此役齊燮元並得其後台曹錕的協助,由保定航隊調派人、機組織江蘇航空隊,轟炸浙軍陣地,可惜的是,並未有資料提及浙江航空隊的飛機曾升空迎敵作戰。最後,盧永祥父子敗走日本,其航空隊也成為孫傳芳的戰利品,後來又納入國民革命軍的旗下,朱斌侯也被迫回到上海老家,從此未再復出航空界。

    也許是打擊甚大,當民國二十六年六月,國民政府軍政部「航空署」召開全國航空會議,聘請朱斌侯擔任顧問,但他卻稱病未予出席。不過另一份民國二十七年在武漢出版的「中國時人誌」中,時年五十三歲的朱斌侯表明,願投效空軍行列,從事機械地勤工作,共赴國難的心願。但這最後的願望似乎並未能實現,其名終為人所遺忘,竟至不知所終。也許上海「求新」造船廠檔案室中朱志堯家族訪問錄中會有解答,只是於今兩岸相隔,查證困難,有待日後有緣者來作為結尾。

    朱斌侯的境遇,使我們後人既感到慶幸,也感到惋惜。慶幸的是,他在一場不屬於中國人的戰爭中,向具有種族優越感的白種人面前證明:中國人並不是只能作苦力、挖戰壕,中國人同樣能夠操控精密機械,創下佳績,惋惜的是,以中國之大,在盧永祥垮臺之後,竟無其一展長才之處。蓋當時中國航空事業的領導機構北京政府的「航空事務處」或「航空署」,由於傅統門戶之見,以非「南苑」或保定航空學校出身者,除非有特殊管道或人背景,極難打進;其他各省或軍系自辦航空事業,也多有此傾向。

    如此,一位出眾的空戰英雄,竟不能將其所長,貢獻給苦難的中國。也許,不能貫徹「用人唯才」,始終是「有其他的考量因素」的用人理念,是早期中國軍事組織無法持續進步的原因之一。令人傷感的是,民國二十年代,新生的中國空軍的雛鷹在筧橋中央航空學校培青時,學生們課餘崇拜的對象,都是一些歐戰中德、英、法等國空戰英雄,如「紅男爵」厲秋芬等人,可是,竟無知曉這位中國籍的空戰英雄與筧橋機場的開闢者,遑論其事蹟與戰功。

    点评

    有意思。不过我看过的史料,是他回国后,被逮捕。因为擅自参加外军。没有判刑。  发表于 7 天前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8-21 20:21 , Processed in 0.087614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