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54|回复: 25
收起左侧

老通城的“二十八个半”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5-24 22: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曾工 于 2019-5-24 22:23 编辑

老通城的“二十八个半”
2018-12-26
近来一次聚会勾起我一大堆记忆,聚会者个个都是值得武汉记忆的人物,虽然他们并非历史上风云一时的伟人,但相信很多人只要一听说,就会竖起耳朵……
这次聚会是由“醉江月”餐馆董事长苏忠高先生邀请我参加的,参加的都是当年“老通城”餐馆还健老员工们。他们每个人都曾为武汉餐饮作出过默默的、却是铭刻在多少人心里的贡献。
我坐在他们当中,竟没有一点尴尬,只感到亲切。
mmexport1541667844602.jpg


听他们谈起他们更老一辈的老通城职工时,我竟热泪欲出、思如潮涌,眼前不禁出现了当年我熟悉的老员工们的声音和形象,就是他们,曾共同为我们城市创造了公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创造了“豆皮大王”和“不到老通城,不算到武汉”的神话。
读者会忍不住问,讲了半天,这和“廿八个半”有什么关系?
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原来,祖父当年经营时,员工基本都来自他穷苦老家汉阳永安堡松树湾,是一些怀着挣脱飢饿贫困梦想的人。1955年,父辈们在祖父去世后,将“老通成”连同曾家所有资产捐献给了国家,“老通成”从此率先挂上了“国营”的牌子。此时的“老通成”共有二十九个员工,其中除王汉清师傅(后来分配到友益街新兴楼餐馆,担任经理)籍贯是黄陂、不是汉阳人、但却是松树湾的女婿、被其他员工开玩笑称为“半个”外,其余二十八个都是汉阳人(不一定是松树湾的)。结果就被后来的员工们调侃笑为“二十八个半”了。
下面我就要讲起他们中好多人的故事,包括“豆皮大王”高金安,“豆皮二王”曾延龄,“豆皮小王”张祥兆,大包子曾昭凯、小包子曾昭财、“曾记豆皮”曾志成……他们,还加上“二十八个半”以外的(张斌领导下的最高峰时代的)另一“豆皮小王”曾建桥、“豆皮咪咪王”周才斌。四代人,用70多年的时光,为武汉餐饮的发展与传承勾勒出了一条光荣的的轨迹。

一 “豆皮大王”高金安
18.3 真正名牌小吃靠他们创造 .jpg       

    gao.jpg

武汉公认的第一个“豆皮大王”是高金安师傅。
豆皮起源于湖北民间乡土风味小吃“豆丝”。远在清道光年间,武昌解放路与紫阳路交叉处的王府口,就有了家杨家世传的豆皮店。1929年正式挂上了“杨洪发豆皮”的招牌,被世人称作‘杨豆皮”。开始做的都是无馅光豆皮。三鲜豆皮的创制人郭春山和后来的“豆皮大王”高金安,都先后在那里打过工。
武汉沦陷前的“通成”在一位胡师傅掌厨下也供应过无馅光豆皮。
1925年,郭春山师傅就被汉口“福寿居”的分店“美味春”挖去。作为大厨,他制作的“蛋光豆皮”颇受欢迎。不过那不是我们今天的“蛋光豆皮”,仅仅是无馅光豆皮撒点佐料。有天因配料不全,他就应急地在光豆皮里边夹了糯米肉饭,没想居然大受顾客称赞。郭师傅看到成功的原因,从此顺势将糯米三鲜臊子铺在豆皮里头,并且起名“三鲜豆皮”,果然大受喜爱,卖价也因此成倍提升,经营档次也大大提高了。
武汉沦陷前,高金安也去“美味春”做过。“美味春”一度也被店铺对外称“豆皮大王”。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曾慕名去光顾过,不过他们去,多少怀有“踩点”和“偷经学艺”目的。
1938年,我父亲还带冼星海一起去“美味春”品味过。
但不久武汉沦陷了,灾难席卷三镇,“美味春”也被迫停业,从此竟消失了……
抗战胜利后, “老通成”在1946年重新开业,武汉人怀着浓重的怀旧情节又蜂拥而至,“老通成”也被不少老顾客看成民族不屈的象征。祖父在父亲的得力辅佐下,经营局面蒸蒸日上。1947年,“老通成”决定重开豆皮经营,父亲寻找到了早有名气的高金安师傅,“挖”到了“老通成”。
高师傅是15岁起,就挑担在汉口沿街小巷叫卖豆皮的,以后又在“美味春”、“杨豆皮”掌厨,练出了一手绝世厨艺。他被请来后,因施展高超厨艺使得顾客盈门。父亲遂以超前的经营头脑顺势花重金(两千五百大洋)请当时名噪一时的电工俞子光,在老通成(大智路3号)三楼两侧挂出“豆皮大王”、“瓦罐鸡汤”两幅立式的霓虹灯广告。大智路口一下就变得仿佛豪华高档,活像公然在与“高头”江汉路、“底下”车站路那些灯红酒绿的老商业中心挑战。引起市民们的极大关注。
我小时经常看到:在老通成门口立着旧“洋铁桶”做的豆皮灶,周围围了一层又一层看热闹和等着吃的人,人群随着高师傅的每一个动作脑袋整齐上下左右摆动,“嗨!”、“啊!”地感叹不停,特别看他双手一手一个蛋高举在天上互碰打开,更是齐声“嚯”,等他双手将有车轮大的豆皮抛起来、腾空在天上翻个落下,更是听到整齐的一声:“哈!”
很快,原本是自封的“大王”通过美味和高超厨艺成了“真的”,得到了市民的公认。
从此,货真价实的“豆皮大王”神话诞生。
(请大家原谅我还没找到上传照片的方法,不然你们会很感叹的。)
不久,外地人也蜂拥而至,“不到老通成,不算到汉口。”竟开始在中原大地流行开来。“老通成”和三鲜豆皮也成为了武汉人引以自豪的家珍。
进而,影响又扩大到常飞台湾一线的飞机师和空乘人员们。他们常常一锅一锅地包下来,用荷叶包好,采取保温措施,大包小包的用飞机带到台湾去。
“老通成”的豆皮在1947年就飞越了海峡!
高金安又展现自己的独门绝技,他让顾客按口味提要求,在一口锅上同时做出几种不同的豆皮。一锅下来,有年轻人爱吃的“老火豆皮”,有老年人喜吃的“嫩火豆皮”,有不吃葱的人吃的“免青豆皮”等等。又通过配料不同,增添出猪肉、口条和虾仁……,一步步推出出虾仁豆皮、冬菇豆皮、蟹黄豆皮、全料豆皮……数十种品种。
进而,他又认真细化了豆皮馅、豆皮浆、豆皮煎制等一整套作法标准工艺,将其豆皮制作质量制定为“三道关”:即磨浆关、火功关、下料关。
高师傅为人厚道,他从不保守自己的绝活,对曾耀堂、曾志成、曾延龄等徒弟言传身教,并从配料到馅料、从工序到火候、从一般操作到随季节的工艺参数变化做了系统全面的制定和教诲,毫不保守、孜孜不倦地言传身教,让这一珍贵手艺传给了徒弟们。
再回说那天聚会时,“豆皮小王”张祥兆不无遗憾地回忆说,高师傅在家里曾将配方写到一张纸上交给他,对他和老通成(城)后继职工帮助很大,可惜后来岁月颠簸,已经不知去向了!
读者别遗憾,配方、工艺、过程、要领……已经传承下来。放心!连我这里都有!
解放后,“老通成”继续着传统的经营,以后体制改为国营。大约两年后,在汉口花桥开办了惠济支店。
正当“老通成”顺利发展,接着下来又发生的一件大事,让它和“豆皮大王”名声瞬间响遍全国,身价倍增!
1958年4月3日和9月12日,毛泽东先后两次来武汉视察,两次亲临老通成惠济支店,品尝三鲜豆皮。4月3日突降时,是我后面要讲到的“豆皮二王”曾延龄和曾志诚摊制(几份报纸报道不同,据员工回忆应不止两次),这小吃一下就受到了毛主席的喜爱。9月12日,毛主席再次来到“老通成”品尝,这次由高金安亲自为毛泽东下厨,毛主席真的吃得很高兴。次日,当毛主席乘坐“江峡”轮视察安庆,市政府特地派了高金安随船服务。
8db178b2067340eb8085b0f19701bd9d.jpeg


历史照片:毛主席在江峡轮,二排左四紧挨毛主席的为高金安





10月,八届六中全会在汉召开,高金安和曾延龄受邀轮流来到毛泽东下榻的东湖客舍。在客舍,毛泽东接见他们说:“豆皮是湖北风味,要保持下去。”“你们为湖北创造了名小吃,人民感谢你们。”

8.4 毛主席到了老通成.jpg (3).jpg        8.4 毛主席到了老通成.jpg

  
一张老《武汉晚报》(来源:汉网)
1958年1月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图书(来源:百度网)



这一来“老通成”的三鲜豆皮名扬天下了。以后光临过“老通成”的名人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董必武、李先念及外国元首金日成、西哈努克、恩格鲁马…… 。武汉招待身份尊贵的来汉外宾时,最后一道压轴的几乎全都是“老通成”的豆皮。
文革后,“老通成”的招牌变成了“老通城”,但世人并不在乎一字的变化,仍然对三鲜豆皮青睐有加。二十世八、九十年代,在杰出的新掌门人张斌带领下,“老通城”的经营规模到达顶峰。1989年,全年营业额达2000多万元,为当年全国餐饮业销售状元,三鲜豆皮获中国饮食行业最高奖“金鼎奖”。
1989年,一大批在抗战初期云集“通成”展开抗日救亡活动的我国著名音乐家吕骥、周巍峙、时乐濛、莎莱……武汉文化界曾卓、李尔重、程云、林路、吴雁泽……在店里重聚,回忆当年冼星海等爱国文化人士在此留下的故事。
令人伤感的是,这一年,高金安师傅去世,享年72岁。
“老通城”还继续着他的辉煌。直到2006年,为让位于长江过江隧道建设,原先的“老通城酒楼”被拆了。但是“三鲜豆皮”没有就此消亡,反而在武汉遍地开花,继续发扬光大。

二 怀念第二位“豆皮大王”——曾延龄
有幸亲自为毛主席做豆皮、并让主席从此青睐这一小吃的,还有”豆皮二王”曾延龄。
他的名字因此也曾多次出现在报纸上,有篇报导这样写道:
“……1958年,毛泽东主席视察武汉时,曾品尝过三鲜豆皮,并赞美它味道好,有特色,从此,老通城豆皮更加名声大振。据说,毛泽东主席曾四次品尝老通城豆皮,都是由该店‘豆皮大王’高金安和‘豆皮二王’曾延龄分别执厨做出来的。这之后,到过武汉的中央领导人如周恩来、刘少奇、董必武、邓小平、贺龙等,也都品尝过老通城豆皮,无不大加称赞……”
毛主席来到老通成.jpg
照片:1958年毛主席与省市领导来到老通成(引自《武汉晚报》)

像所有离世而去的平凡人一样,曾延龄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就连网上也搜不出多少他的信息了。但我十分怀念他,更希望有更多人记住他。
他是一个平凡的厨师,曾用顾客公认的精湛厨艺,为“老通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兴达到顶峰作出过重要贡献。老通城的员工中他与我最熟悉、最亲近,我称他“延龄哥”。
延龄哥其实原本不姓曾,他与我同乡,也是汉阳(今蔡甸)永安堡九真山人。抗战前,我们家乡十分贫困。延龄哥幼年时,母亲守寡,更是“穷到了家”,带着他艰难度日。那时,我祖父已在汉口闯荡了二十多年,小有成功,便有心对穷苦乡亲一点资助,常送些米票帮助乡民和孤儿寡母,其中包括他们母子。延龄哥的母亲心地淳朴,怀感恩之情,干脆叫她的儿子拜认我祖父作爷爷,并改为曾姓。
曾延龄可以说是在老通成(城)工作和生活年代最长的厨师。远在抗战爆发前,他就曾断断续续来到武汉。那时他年纪很小(他好像是生于1923年),还不能到店里学徒,就在我们家帮我的祖父母跑跑腿,还曾随我祖母到“万国跑马场 ”去摆摊卖熟食——那时我祖父在跑马场租有一席摊位。
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通成”停业,曾延龄也只好回到了九真山老家,在家度过了那段艰难岁月。
抗战胜利后才几天,重庆回下江的船票哪怕是达官贵人都一票难求。但祖父迫不及待地通过江湖关系,挤在水手舱,赶在无数人之前匆匆赶回了武汉,打算在原址上复业。祖父回乡探望了兄长(曾耀堂——我称他耀堂哥——的祖父),曾延龄当即和耀堂哥一起,随我祖父一同回到了武汉。这时他们都已是二十多岁的青年,精明强干,加之我祖父对他们极其信任,他们二人便理所当然地成了祖父的两个好帮手。
我是在胜利后两个月与表兄曾秋明(他的母亲一直在敌后与侵略者战斗)一起随祖母从重庆回来的,到武汉后,临时租住在(原法租界)未复业的“中央电影院 ”背后毗邻楼房的楼上。
延龄哥除了完成店里差事外,常被我爷爷派回法租界,从我奶奶手中接下我,负责我——当时曾家唯一的孙子——的安全,满足我孩童游玩的欲望。他常带我们翻过楼顶的矮隔墙,到宽敞的“中央电影院”“楼顶平台玩,俯瞰临街(现蔡锷路)。

我和曾延林.jpg

1947年我四岁时和曾延龄的合照

刚胜利时的武汉很乱。很多投降缴械的日本兵都是通过粤汉码头装船运到收容集中地的。所以“中央电影院”门前和对门经常聚了些日本俘虏兵,摊坐在街上,举止恭谦却眼藏凶光。
我那时快满四岁了,但流亡岁月的苦难和大轰炸的恐怖却已让年幼的我有了鲜明的爱憎。从楼上看到被押解的日本兵——这些中国老少妇孺皆切齿痛恨的强盗——的狼狈样子,我和表兄兴奋极了。我们趴在电影院的平台上,反复高声大喊:“小日本,投降了!小日本,投降了!”那些日本兵麻木地充耳不闻,只有少数人偶尔抬头翻着白眼看看我们。
不料有一次,有一个长满黑胡子的军曹大约受不了了,竟从路边地上捞起一根长竹竿,吼了一声,举着就朝我们这边冲过来,可能想吓唬和驱赶我们吧!我们三人一下都吓呆了。幸好此时一个警察见状大怒,跑过来大声呵斥了他一句,那鬼子兵赶忙低了头、丢了竹篙,坐到对面街沿上去了。
那个在孩子面前露出凶相的家伙的心里,或许正举着一柄带血的军刀在向我们砍来。
这是我能追溯的一生中最早的记忆(至今仍有依稀残余)之一。
以后街上太平了些。我便特别盼望延龄哥能来,因为他一来,我就可以上街玩一盘了。出街时,他总是将我扛在双肩上。有时也抱着我。直到我自己要求才放下来,他就紧跟在我身后。
靠近粤汉码头的江边一带,经常摆有“丢圈圈”的地摊,就地摆着糖果、小玩具、小镜子……最抢眼的是一摞瓷碗。大约是一毛钱“丢”一盘吧:给你五个轻飘飘的藤圈圈,由你飞抛,套中什么就带走什么。小孩的钱的确好赚些,我就为此“投资”不少。尽管围观的人不少,而且一边倒地支持扔飞圈的,但我一次都没丢中,再“得道多助”也于事无补。我也很少看见别的孩子有那个运气,和我一样,当最后一个甩出后,就垂下双手,悻悻地退到一边。
一次,

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
组图打开中,请稍候......

评分

参与人数 4汉网币 +76 收起 理由
麦壳儿 + 18 难忘的记忆。感谢!
卖热干面的 + 20 感谢分享
秋叶红晴川 + 20 感谢分享
兵哥哥 + 18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5-24 23: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回忆,珍贵的史料价值!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10-30 15:48
  • 签到天数: 107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9-5-25 02: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阳开泰 于 2019-5-25 02:49 编辑

    老通城的豆皮特点。1, 糯米和鸡蛋皮是粘在一起,用筷子抖不开,这样吃到嘴里又脆又糯。2,馅料和糯米不分离,这样 糯米馅味道香。
                                 3,用瓷盘子分块豆皮装盘。只要达到这三点基本都是老通城老员工开的店。

    在九十年代,在汉阳五里新村青华职业学校门口。有一个摆摊卖豆皮的老板,一早上卖豆皮,都是满满一片人,来这里吃豆皮。当地都说是这位老板原来是老通城的员工。

    我一直很好奇这位老板是谁。是不是原来老通城的老员工。

    请问楼主曾工老师知道不知道这个人。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5-25 10: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斌还在深圳开了一家老通城分店,我的同事的好友姓晏,曾应张斌邀请在老通城工作。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10: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阳开泰 发表于 2019-5-25 02:30
    老通城的豆皮特点。1, 糯米和鸡蛋皮是粘在一起,用筷子抖不开,这样吃到嘴里又脆又糯。2,馅料和糯米不分 ...

    知道他的名字吗?不过武汉高手不少,后文会说到。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10: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9-5-25 10:13
    张斌还在深圳开了一家老通城分店,我的同事的好友姓晏,曾应张斌邀请在老通城工作。

    是的,后面会谈到。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11: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9-5-25 10:13
    张斌还在深圳开了一家老通城分店,我的同事的好友姓晏,曾应张斌邀请在老通城工作。

    是的,在{续2}中将谈到。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5-25 17: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psb_副本.jpg
    支持曾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5-30 00:10:08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老通城以前赶蛋花,切豆皮是不是用的很大的蚌壳做工具?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9-9-3 10:51
  • 签到天数: 75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5-30 07: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谈炎记的水饺凑不齐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9-19 16:45 , Processed in 0.16634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