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三阳里
收起左侧

我这资格不算太老的知青,来找点茬————十几届的知青谁最边缘化?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0 15: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anganyan 于 2019-1-10 16:07 编辑
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9-1-3 21:17
照业,几多人冒读书,谁之过?

谁之过?
站在现阶段,以我们现在的知识来理解的话,这首先要从世界大的视角、历史的客观视角去理解。
现阶段是和平与发展为主题,四十年前是战争与和平为主题,再往前是以战争与革命为主题。
每一个时期的大环境下,决策者和参与者解读的结果将决定有关人的命运,解读正确且顺应时代而为,便容易成就成功的人生。
而在转折阶段,必然有一批人受益、一批人受损,新的社会矛盾丛生。(君不见改革开放之后,有一个词出现了---“维稳”,维护社会秩序稳定。)
无论是哪个阶段、那个时期都是考量决策者解决问题的智慧和参与者追随时代脚步的智慧的时候。
成立建设兵团、军垦边疆的案例古来有之,是成功经验的借鉴。武昌卓刀泉哪里便可算是屯垦戍边的历史,因武而昌嘛。(算是古为今用)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模糊记得在国外也有过这样的事例、做法;出现的问题好像也有相同的地方。(算是洋为中用)
文革这个时期,是战争与和平为主题的时期,到建设兵团去可以看成是为防止战争服务,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可以看成是解决当时和平社会的就业矛盾问题。
之后彻底解决就业问题,从现在看来,还是在邓小平解读和平与发展主题后的决策中逐步解决的。
在和平与发展主题解读之下,这几位恢复高考的受益者便有了成功人生的表现,而没有办法跟上步伐的人就惨了!
那时谁要能坚持自学那该是怎样的智慧啊!
那时有谁真的相信了读书有用的吗?
(读大学后,我还恋恋不忘别人手中的那套《数理化青年自学丛书》,我一直没有啊。没有条件也是困难的)
再早一个时期,以战争与革命为主题的时期,弃笔从戎者就是追随时代步伐的聪明人,大有人在。(读书重要还是不重要呢?)

治理国家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是难免的,有时难免有偏差,关键是如何妥善解决矛盾,维护社会稳定。
从这点看,我国历代领导人是智慧的,中国文化是智慧的,中国人宽容大度的。也不难理解中华民族能曲曲折折一直走到今天。

上善若水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0 19: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1 06:27 编辑
三阳里 发表于 2019-1-10 10:58
谢谢KSWP先生的光临和透彻的分析当今的教育弊病。

【糖儿甜、糖儿香,读书没有吃糖香】是1976年时一部动 ...

          第八章  您在这个贴子中所找的“茬”,在1977年那个所谓“恢复GK”之后的所有国人身上都有过痛苦的体验,不仅仅只限于在某一年份的、某些知青们身上,几乎当时是无一人能幸免!——在教育问题上,“德智体全面发展”的这个概念,绝对不会是毛泽东的首创。



    我敢于负这个法律责任。——因为,毛泽东小时候所受的教育是私塾教育,后来只是在大清或民国所办的新式学堂中受了点新式教育之皮毛,之后毛泽东又在延安被敌对势力全面封锁的环境下开办了一所根本不能称之为现代高等教育的“抗日军政大学”,而且毛泽东几乎没有出国考察过欧美发达国家的。

    也就是说,毛泽东从来就没有接触(多少)过欧美现代意义上的教育体系,那为什么毛泽东建立起来的教育体系与欧美最先进国家的教育体系是一模一样的呢?

    欧美就没有什么高K。他们所谓的高K,就是观察和了解每一个学生能够适应360行的哪一行,这样就能行行出状元。

    其实,毛泽东是最能接受西方先进文明的。倒是今天的很多公知们,他们则是拼命地在恢复封建时代的“八股式教育”。

    封建时代的“八股式教育”,它只能培养一种人才,那就是官僚。——因此,后来“恢复高K”之后所培养的天之骄子,他们都是为了自己个人的仕途之路而在接受某一种“专制性”的教育。

    在之后的三十年中,我们全民在封建“子不教父之过”的思维误导下,我们对子孙万代的教育理念是——如果你不能考上大学,你就会象农民工、清洁工、工人阶级那样没出息。

    最后,人类社会中的360行,在我们今天的中国就只剩下一行了,那就是——官本位。

    因为在后来公知们的误导下,除了官本位以外,其它所有的行业全都是没出息的。

    那马云、王健林、范冰冰、郭美美等之类呢?——其实,他们与我们平民百姓一样,都是体制以外的人,只不过钱比我们多一点,但其社会地位是一样的。

    因为如果后来我们再不反腐倡廉的话,有关部门随便一个小科长(司机也行),都能让马云、王健林、范冰冰、郭美美之流们受其胯下之辱。

    最后,我们后来在教育我们的子孙万代时,那就只剩下一个目标了——向体制内前进。

    由于我们的360行在“恢复高K”之后只剩下“官本位”这一行了,这就导致我们的社会在发展过程中无法创新,只能靠剽窃和盗版艰难度日。而且,在后来三十年中那疯狂剽窃或盗版的经济建设群体中,还不是“恢复高K”之后的那些大学生们,而是全靠毛时代培养出来的、有文化的廉价劳动力在支撑着。——这些世界上最廉价的劳动力,为今天的中国制造出了高铁、手机、城市中的高楼大厦和这个社会上所有的一切。

    这就是“三阳里”在“知青晚会”上看到的现实情景,这是非常残酷的。因此,在当今全世界所有的国家中,目前只剩下我们中国还在继续进行教育体制改革,而且到目前为止还理不顺头序、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我的这个观点,包括右派在内的汉网常客都是非常赞同的。


   


    (本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不代表汉网论坛观点)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1 09: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1 11:24 编辑


       第九章  “物以类聚,人以群居”,社会各阶层必须要分开来单干,绝对不能再以所谓的“劳动者”来混淆是非!——这是毛先生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之初期,就已经既定了的正确方针或政策。


   因为如果把社会各阶层统一归纳在一个“劳动者”的范围内,那就会导致这个“劳动者”群体中的强者欺压这个群体中的弱者,最后导致这个“劳动者”大群体中的弱者不堪欺凌从而导致暴力革命,这是温先生当年离任前最担心的事情。

    我的这个观点,与上级的精神是完全一致的,后来我们这才学着德国建立了职业教育体系。

    但是,建立什么形式的教育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关键的问题是职业教育如何做到与高等教育在这个社会上的地位是平等的。——这才是德国职业教育的本职。你光只建立几个职业学校,那有个屁的用啊?

    也就是说,只有当人们看到农民出生的陈先生当上了副总理、看到了工人出生的王先生当了副主席,这才能使人们愿意去当农民、愿意去当工人。——几千年来的国人最需要的并不是金钱,而更需要的是社会的地位和尊严。宁可站着死,也不愿意坐着生,这是国人的精神底线。

    在我高K(1980年)的那一年,当时的中国已经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了。这才有了当年社会上流行的、针对当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K学生们的一句名言——“上大学(或高K)不是唯一的出路”。

    当时的这个所谓的“出路”公知们并没有说清楚,它到底具体指的是什么“出路”?——如果这个“出路”不是当年人们疯狂追求的那个“官本位”之仕途之出路,那这个“出路”就一文不值。因此,你没有说清楚这个“出问”的本质是什么,那人们照片疯狂地拥挤在那一根腐朽的独木桥之上。

    大家好好看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其它所有内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什么?大家知道吗?那就是——平等。

     我相信,今天的上级部门绝对不会把过去封建时代的丛林法则“公平”写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面的,我们上级领导部门的头脑是非常清楚的。

    而今天有些公知们在媒体上仍然“公平”不离口,真是坐牛棚时间短了啊。

    什么是公平?打比方——狼要吃羊,这就是公平的。因为狼并没有要求你羊不能吃狼啊,你羊有能力也来吃我狼啊,我们公平竞争。这一来,狼(公知们)永远是占上风的,而羊(开麻木的)永远是处于下风的。这就是丛林法则的公平竞争,它只适合原始的动物禽兽群体。

    但是,如果在人类社会上人群中去追求所谓的公平,那人就不会是小羊羔了啊,因为人人都会成为凶猛的狼——这就是暴力革命产生的原因。

    怎么办?目前全世界唯一的做法,就是分开单干,把好斗的狼分开关起来,对它们好斗的双方进行独立豢养。

    这就是当年毛先生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想要告诉我们国人之道理。不同的阶级有不同阶级的生存方式或自身的条件,你绝对不能将所有的阶级混淆是非在一起,不然就会引起各阶层之间的矛盾或斗争。

    也就是说,在欧美先进的现代教育体系中,他们是没有好坏学生之分的,那全都是平等的《一个都不能少》。不然的话,天才的软件少年“熊猫烧香”就会坐进班房,不然科学天才的少年宁铂就会出家。

    最后,大家全在一颗树上吊死。但是,我不知这“一颗大树”能否支撑得住那亿万之众?——还是多找几颗大树吧,这样才能相互制约、相互监督、相互平衡,最后才能共同致富。




   (本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不代表汉网论坛观点)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3 17:51
  • 签到天数: 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2: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谢谢KSWP先生的光临和透彻的分析当今的教育弊病。

    也继续接条————应对你的高论。1,你是有准备的。2,你是有观点要宣泄的。3,你对主题游离了。(看来需要认真对付,羊楼洞的小歌唱家长大了)

    人与人是不尽相同的,每一个自然人各有各的活法。而社会,一个先进的社会制度和执政者是必须保证所有的公民(我们用居民身份证,就叫居民吧)有生存权,婚育权,受教育权.......等等等等,最基本的做人的权利。

    我在主贴里,为1969届、1970届、1972届惋惜他们失去在恢复高考时的入场券,不是这批人不努力,而是被人为的变相剥夺了参加高考的权利——压根没有书本知识而不可能被录取上大学。另外这批人还一刀切的被停止招工3年。这些是否就是一句青春被耽误就能够一笔勾销的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2 14: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阳里 发表于 2019-1-11 12:27
    继续谢谢KSWP先生的光临和透彻的分析当今的教育弊病。

    也继续接条————应对你的高论。1,你是有准备 ...



                 第十章    您在这个帖子中所反映的社会状况,其实就是后来高等教育资源被公知们垄断后导致的社会问题。我们来假设一下——当时假如还有另一条路可以为1969届、1970届、1972届去挽回被耽误的青春,那就不存在今天的这个矛盾了。


           因为当时公知们为我们所有国人设定的道路,就只有“上大学”那一条死路,这才有了“变相剥夺了参加高考的权利”之一说,因为再没有别的路可走了。矛盾的根源,就在于此。


         就是到了今天,仅就一个中考,几乎就变相地剥夺了一半学生参加高考的权利。而今天的学生们不再上山下乡,所以他们还没有办法去享受1969届、1970届、1972届下放也算工龄的福利。


        如果后来的电大生、业大生、函大生和夜大生也能享受到与大学本科同等的社会权力,那也不会有这个社会矛盾了。


        人家是条条道路通罗马,而我们只有“上大学”这一条封建科举之死路。


        高等教育资源被公知们垄断了,这才导致大多数人的“权力”变相地被剥夺。


        如果再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如果上了大学之后,必须要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十年八年或一辈子的话,看看还有谁愿意读大学?


         当年很多人拼命顶职当工人,就是因为不想下放。


         平等,才是王道。360行,行行都是平等的,这才是普世价值观。——美国人不看你的文凭,而是看你的价值,所以美国人的青春就不会被耽误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3 17:51
  • 签到天数: 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09:00:16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所拼凑的“公知”一组合双字,指的是什么?能用一个注释吗?如果是知识分子,那么是分布在各个社会阶层的,也贫富差距。并且绝大多数与权利和金钱无关。你到底要指责谁?我在主帖子里是对当年的初中生没有继续上高中而惋惜,况且这波人在人生的道路上并没有退缩,一直在自食其力。你为什么一定要拿几千万小三届的事与一个生疏“公知”来说事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4 08: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5 16:26 编辑

             第十一章   来来来,我们先来把这个贴子中的观点再来好好梳理一下,免得偏离了航向。这个贴子中有很多观点,在我个人看来,都是从不同的方向来看待一个问题,那就是后来所谓的“高等教育”引出来问题。下面,我们就先来梳理一下。如有不正确之处,请大家指正:
      

      
        第一个观点:1977年,历史到底应该选择谁?

        琴台晚会中的“1977年,历史选择了你”中的“你”,不是那些为改革开放作为了最大贡献的广大人民群众,而是选择极少数“恢复高K”之后的精英们。——这可能就是主题中那个晚会的主题思想。

        也就是说,主题中的观点很明确,在1977年那段“恢复高K”的特殊伟大历史,不是某一部分人创造的,而是全体所有中国人民创造的。

        因此,中国有今天之伟大成就,并不一定是因“恢复高K”之后毕业的大学生们取得的,还有绝大多数没上过高中的、没上过大学的广大人民群众在为其推波助澜。船能承舟,也能覆舟。

        而在公知们把控的媒体上,公知们只选择了“恢复高K”的那一小部分人,而忽视了最广大人民群众,这是非常不平等的、而且是封建帝王思想的。

        马云有今天的成就,那是千百万快递员冒着生命的危险、冒着被警察抓住坐牢罚款的危险在拼死支撑着马云电商帝国,但是马云感谢过些那些千百万快递员吗?他知道有多少快递员为了成就他马云的电商帝国,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吗?因此,马云在美国三次投资全都彻底失败、且颗粒无收,就是因为在美国没人愿意象奴隶那样为马云卖命。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没有马云,快递员恐怕连饭都没吃的。——这是典型的封建思想,在今天这种现象不可能再发生了。大家可否知道,快递员们个个都是身强力壮的啊,如果再来一次WG怎么办?这就是中东今天的惨痛教训,人们根本不在乎那一碗饭,饿死也要平等。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待续)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9-2-18 14:07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9-1-14 14: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阳里 发表于 2019-1-13 09:00
    你所拼凑的“公知”一组合双字,指的是什么?能用一个注释吗?如果是知识分子,那么是分布在各个社会阶层的 ...



          你与 KSWP, 似乎沒谈到一个 点 上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4 16: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6 08:50 编辑
    屈原天问 发表于 2019-1-14 14:43
    你与 KSWP, 似乎沒谈到一个 点 上 . . .



         第十二章  感觉的确没有谈到一个点上。不是我偏离了航向,而是大家还没有认清问题的本质。——很多人看到的只是文革对老三届的第一次“伤害”,而我则看到的是公知们在“恢复高K”中对老三届那几乎等于是判死刑的一次最大伤害。


        由于“恢复高K”之后四十多年的惯性,再加上公知们对高等教育资源的垄断,好象上不了大学是我们自己的错,或者是被文革耽误了。——这是公知们为了诋毁那10年找出的歪理邪说。

        我们来假设一下:如果我们能将“WHDGM进行到底”的话,“三阳里”先生读不读高中意义不大。因为在那“10年时期”,“三阳里”先生虽然只上了初中,但他的政治权力不会被剥夺。只要他在那“10年时期”努力工作、做出成绩,他照样能象老陈那样当上副总理、照样能象小王那样当上副主席、照样能象张同学那样交白卷也能上大学。

        对不对?

        相反,而公知们“恢复高K”之后,由于“老三届”在“10年时期”只上了初中,导致老三届文化程度偏底且完全不能适应“恢复高K”,最终导致老三届们在“恢复高K”的垄断下被彻底剥夺了政治权力于终生,且永远也不能当干部。

        最后,在“恢复高K”之后教育资源被公知们垄断阴影之下,只要是没有文凭的,你几乎就没有了任何的政治前途。不管你有多大能耐,只要你没有文凭,你就根本进入不了体制之内。假如你没有文凭而混进了体制内,哪怕你是一个天才,也要把你从体制内清除掉。我们单位就有一个非常能干的领导(1946年出生),就是因为没有文凭“被逼”退居二线,最后我们单位彻底崩溃。

        对不对?——熊猫烧香病毒制作者的那位天才软件少年,不就是象老三届那样没有文凭被边缘化了之后而走向犯罪的道路上了吗?

        在这个贴中的所有讨论,很多网友全都是针对那“10年时期”对老三届的伤害,怎么就只字不提后来“恢复高K”对全民族那更大的伤害呢?

        这就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有必要搞得那么复杂吗?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5 16: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6 16:52 编辑



          第十三章  第二个观点:“八九十年代后,尤其近十年,中国的高等教育取得长足进步,,,,,”


            这第二个观,是谁说的?我只想问问,进步在哪里?

        如果有进步,那为什么我们大武汉用我们汉口开麻木赚来的血汗钱,去为武昌的大学生们免费赠送公交卡、廉价房?——“恢复高K”后,大学生们产生出来的剩余价值都跑哪里去了?

        高等教育就是个通才教育,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素质教育。——那我又问,“恢复高K”之后,我们的国民综合素质又提高了多少?比文革时期的人民素质又增强了多少?

        你的一流通大学数量再多,如果课堂上全都是公知们(带路党)在误导学生们,那这又会重蹈当年民国时期大批中国科学家投靠美国的覆辙。——这一点,陈平先生在给北大师生讲演时,狠狠地严厉批评过北大今天校园中的不良风气。

        高等教育不是培养人才的,更不是为个人仕途之路铺路搭桥的,而是为了提高整个国家国民综合素质的。

        在大清科举时代,人们为了自己个人的仕途之路,那都是全靠个人自己去努力实现,大清政府不会管的。大清时代的那些状元或秀才们都是靠自己个人的努力去当官或成为了和珅,这个我认了,因为他们状元或秀才们在其仕途之路上没有花掉我们“摩的”们的一分钱。

        而后来“恢复高K”之后,我们完全是在拿人民的血汗钱去铺垫某些人的个人仕途之路。——与其这样,那还如取缔“恢复高K”。

        如果没有“恢复高K”,我们开摩的的轻松一截,起码少交一些税。

        今天的学生们为什么比文革时期更不愿意读书?——因为没有正确的目标,大多数人全都是陪太子读书了。

        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与那些精英们根本没有任何毛线关系,全是当年毛先生建立起来的全民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有文化的廉价劳动力来实现和完成的。

        后来的“恢复高K”与民国时期的高等教育差不多——全是为欧美、小日本做了嫁衣裳,反而害得我们开摩的拼命地去填凼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3-20 04:42 , Processed in 0.218947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