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三阳里
收起左侧

我这资格不算太老的知青,来找点茬————十几届的知青谁最边缘化?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6-7-17 15:34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1-8 15: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认真,复原,梳理事实。好。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3 17:51
  • 签到天数: 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4: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抗抗:丑陋的老三届(转载)
     
      老三届人不喜欢说“我”,总是说“我们”“我们的”,因为那个时代没有“我”只有“我们”。我们缺少个性崇尚集体精神。这种老三届人固有的群体意识,是长期高度集权国家遗留下来的文化心理。

      既然是“我们”,那么我们的过失甚至罪孽,都让“我们”一起承担吧!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苦难,已被我们反复倾诉和宣泄;我们这一代人内心的伤痛和愤懑,已激起世人的广泛关注;我们这一代对于历史的质问,已一次次公之于众;然而,临近20世纪末,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是能够低头回首,审视我们的自身,也对我们自己说几句真话呢?

      不要再用“知识青年”这样自欺欺人的词语了吧。能不能平心静气地抚心自问:我们这一代中的大多数人,可曾真正拥有过文化和知识?

      如果我们敢于正视自己,我们应当承认,老三届这代人中高中生的比重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大都是初中文化程度,而文革前的初中教材,过分强调意识形态的灌输,在知识结构上具有极大有缺陷。我们知识沉淀最“厚”、烙印最深的那部分,并非人类优秀的经典文化,而是“阶级斗争”、“知识无用”、“革命的螺丝钉”等教条主义,是红宝书的语录,是样板戏的歌词,是大串联中抄写的大批文章。有人说这一代人是喝“狼奶”长大的,其实还应加上泡饭和咸菜——蛋白质含量太低。

      我们的大部分知识,都是在“文革”结束后,依靠顽强的自学,支离破碎地拼凑起来的。所以也可以说,这是严重贫血的一代人。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文革”的牺牲品,是政治的殉葬物。不要忘记“文革”中抄家、破坏文物的红卫兵是这一代人;不要忘记“文革”中打死老师的革命小将是这一代人;不要忘记疯狂地鼓吹并推行血统论的也是这一代人。红卫兵的法西斯暴行和血淋淋的犯罪事实,已是昨天的噩梦,但有多少人真诚地忏悔过,用心灵去追问我们当年为什么受骗上当,为什么如此愚昧无知?

      老三届是曾受极左意识形态毒害最深的一代,然而许多老三届人至今还不敢正视自己曾误入的歧途,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社会,便轻易让自己解脱。就象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有的人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并用后半生的善行去赎罪和赔偿;但是有的人,只是怪罪于领袖的鼓噪使他们暂时失去了理性。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曾无私奉献、改天换地;不要再仅仅说我们那年代的人与人之间是多么真诚和纯洁。如果你真诚,你应该承认在那个年代里,我们老三届人中也有出卖和告密——为了入党、升学、招工、提干的极其有限的名额,为了渺茫的前途,我们被人伤害也伤害别人——那所谓的纯真掺杂了多少虚伪和丑陋。我们一腔热血战天斗地,为了那些美好而可笑的宏伟目标,大肆砍树烧荒打猎,那时候我们义无反顾地破坏着自然环境,却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有多少在我们的严厉批斗和打击下丧生的“落后分子”和“地富反坏右”分子……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吃苦耐劳、克己奉公,是中国各个社会阶层中的支柱力量,是最“优秀的一代”了吧。尽管老三届中涌现出了许多人才,从车间主任到经理到学者到市长,各界都能幸会我们的同学和“战友”。但老三届中,从事高科技、高级经贸活动的人才和高级管理人员,比例极小。那是一个人才的断层,是老三届难以攀登的高峰。这一代人几乎都有未能熟练地掌握一门外语,本人即是一例。大多数人只能从事普通的熟练劳动,成为这个社会金字塔的底座,如今已面临着下岗和退休。

      由于共和国十七年教育和“文革”十年的经历局限,我们这一代人正在不知不觉地退出社会,离社会的主动脉越来越远。我们的知识结构和意识形态在本质上同市场经济难以相容;我们已经习惯了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适应了“大锅饭”的劳动报酬和生活方式,于是同今天的自由竞争原则产生了剧烈的抵触和冲突。我们已经或即将被有知识有文化的一代年轻人从头顶上无情地跨越,正在一天天陷入被淘汰的尴尬处境。我们是一只蚕蛹,被困于黑暗中,但我们已无力咬破茧子。我们失落,我们抱怨,而我们却无可奈何,因而我们的痛苦是双重的。

      所以,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最后的理想主义者”,我们已担负不起这样崇高而光荣的使命,况且那只是一顶虚妄的桂冠。我们曾经有过的革命理想,早就崩溃坍塌了,可惜那仅仅是出于对个人前途和命运的绝望,而不是出于对世界的整体认识。自从失去信仰,我们便从此变成了一个迫不得已的现实主义者。

      事实上,我们这一代中的大多数人,在这颠沛流离、动荡不安的几十年间,当务之急是吃饭,是工作,是住房,是病痛,是养育子女,是侍奉父母——我们始终在为生存而拼搏,我们早已丧失了选择职业和爱好的自由、机会和能力。“理想”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幻影,所谓的“精神”寄托,只能寄托于我们的子女……

      说什么“青春无悔”——一个、一代人所牺牲和浪费的整整一生的时间和生命,竟然能用如此空洞而虚假的豪言壮语,强颜欢笑地一笔抹去的吗?

      这才真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

      老三届人的老三届化,这一代人固执的“老三届情结”,是近年来深深困扰着我的一种忧虑。我写下这些也许触痛老三届人伤痕的文字,正是因为许多人尚在违心地用“无怨无悔”的结语,逃避对自身的清理和整合。我惟愿我们这一代人能走出老三届的阴影,在“五十而知天命”的人生中年,融入改革进步的大潮,从容地迈向二十一世纪。

      我们还能为社会做些什么?我们怎样才能对得起剩下的岁月?

      我们不再是“我们”,我们将是每一个独立的个体。

      我将与老三届一生同行。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9 16: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0 16:16 编辑

         第一章 改开之后,国人最大的失误,就是跟在公知们“恢复G考”的后面拼命混文凭。——假如当时所有的国人全都不读书,让公知们的“恢复高K”去孤掌难鸣,其实最害怕的并不我们这些不读书的国人,而是公知们自己。


         因此,后来国人被公知们忽悠着去挽回所谓的“浪费了10年大好读书时光”、且拼命地追求所谓的“知识就是力量”,其实是掉进公知们的陷阱,导致那些“恢复G考”之后考上了正规大学本科的公知子弟们在当时的社会上是无法无天、一手遮天。

        因此,我今天才明白过来,我们当时的国人全都上了公知们的当了。——因为后来所有的电大、业大、夜大、函大的文凭都不算数。因为你在“高K”本科以外的社会上再怎么拼命的“自学成才”,你始终死活都拿不到公知们所垄断的学士学位

        如果你在“恢复高K”之外的“自学成才”道路上死活都拿不到公知们垄断的学士学位的话,那你在“恢复高K”之外所努力的一切全都是TMD白费力。

        因此,我今天不再怕别人说我是文盲了,我就文盲了。这不是我的错,而是教育体制的问题。

        当这个社会上的文盲越来越多时,公知们也就全完蛋了。因为一个国家的所有革命,都是从最底层的文盲中爆发出来的。


        其实,上级部门非常担忧这个问题,这才拼命进行大学扩招,以此来挽回当年公知们用“恢复G考”对国家教育资源进行垄断所带来的严重损失和灾难性的后果。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9 16: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今天社会上的很多主流媒体,仍然被公知们(士大夫)所控制。因此,主帖中所说的现象也很正常。但是,这最终会导致整个社会的矛盾加剧。因此,前几年这才产生了“上大学不如捡垃圾”之全民大讨论。

        其实,那“十年”对我们国家最大的好处和贡献,就是培养和锻炼了一大批敢于向“坏人坏事”作斗争的国人。他们不怕天、不怕地,而且敢于叫日月换新天。——这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也就是说,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来到如今,就只那10年里产生了敢于向“坏人坏事”作斗争的一代中国人民。之前和之后,都没有产生和再生产了。


        什么“知识就是力量”,全是公知们的忽悠。在全世界其它所有国家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国家敢这样胡的。——因为“知识”是有非常鲜明的两面性的,其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性比其对人类社会的贡献要大得多得多。


        在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里,他们的知识分子在看待所谓的“知识”这个问题上,他们都是会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因此,欧美、小日本的知识分子们,他们一直都在人性的弱点与人类的文明之间纠结着、反思着。


        只有我们中国的公知们,他们还在拿“知识”忽悠中国人民,真是不可理喻,真是住牛棚时间太短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9 17: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0 04:31 编辑



         第三章 1977年“知识青年回城”之后,我们国人就几乎被公知们牵着牛鼻子走,导致千军万马过那一根已经腐朽的独木桥,国人全忘了先辈教导我们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之千年古训。

           “人物都以种类而聚,畜生一般都是群居”——我一想起被公知们忽悠了四十年、且把我大好的青春时光全浪费在追求“知识就是力量”之上,我就恨之入骨。

         你随“改”得几好,我都不能原谅公知们对我们国人的忽悠。公知们必须要承认错误,向国人道歉,绝对不能用“10年”的错误来掩盖今天的严重问题。

         我这四十年来,全TM陪公知们的太子白读了书了,把自己所有的快乐和幸福全浪费在公知们所设定的、且根本无法实现的所谓“知识”陷阱之中。

         害得我从15岁开始,就拼命地学着陈景润去证明那虚无飘渺的“1+1=2”之上了,真是误国误民、害人不浅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9 17: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9 19:12 编辑

         第四章  此时,我想起了华西村、南街村、刘晓庆等在那“10年”中成长起来的勇士们,他们就不是跟着你公知们走,他们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最后的结果大都看见了——他们全都成功了。


       不是说跟着公知们走不对。如果你没那条件,你如果跟着公知们走,那将必死之无疑。


        当时的社会规则拐就拐在是公知们制定的政策,逼着那些守法者本分者无路可走,只能走他们公知们那根腐朽的独木桥。——因为华西村、南街村和刘晓庆是极少数的英雄。


        人类的这个社会,真是TMD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社会啊,我们凡夫俗子没有办法与华西村、南街村和刘晓庆等人类英雄们去相提并论。


        绝大多数人都输了,包括他们的子孙万代们。


        今天,是应该让公知们承认错误的时候了,这是必须的。不然,社会矛盾还要尖锐,导致今天好不容易取得的成果出现问题。只是人们现在不好说,全都憋在心里。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9 17: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0 04:34 编辑



         第五章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在人类还没有实现共产主义之前,阶级是你无法消灭的。你把全世界六十亿人口全加起来帮忙,你都没有办法实现这个愿望。

           哄小孩子呢?还什么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其实,这两者就是不同的阶级,是完全对立的,根本不可能物以类聚,更不可能人以群居。

        如果把我与知识分子同归类于劳动者,那我这个文盲不掉得嗨大啊?——因为他们知识分子搞的那一套,我狗屁不通,那我就有可能被知识分子们牵着牛鼻子走而不能自由。

        因此,没有必要去后悔“耽误”什么,因为当人们拥挤在那一根独木桥上时,总有人会失败、会死亡、会掉进深渊。——因此,这个时候,你必须要另辟蹊径。

        也就是说,如果满分是600分的话,上大学必须要600分,那599分肯定就输了。那我们不如不读书,落得个轻松自在,我何苦去陪太子读书呢?

        因此,大家要衡量一下自己,如果你此时挤不上那根独木桥,你就等着,你一定会等到这个社会的大变革,到时候会有人将那根腐朽的独木桥彻底摧毁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9 17: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0 16:20 编辑

        第六章  我今天才明白过来——如果你跟着别的人屁股后走阳关道,那比自己另辟蹊径去走独木桥更加之痛苦。


        我在《大学生不如捡垃圾的》一贴中就批判过公知们“知识就是力量”的歪理邪说。

        好多年前,在那个把读书误理解为知识的年代,我曾经在武汉本地产的一张特大报纸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题目为:《如果地上有二十二万美元,比尔盖次会捡吗?》。公知们得出结论是“不会捡”。因为捡钱会花掉一分钟的时间,而一分钟时间里比尔盖次要赚五十万等等吧,说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就在这个《如果地上有二十二万美元,比尔盖次会捡吗?》的伪命题提出的同一时间,文盲、流氓、法盲、无懒、斗大的字不识一个的泰森用他那双不会说话的、不会写字的拳头,仅用了10秒钟就捞取了三千万美元,有力地回击了那个“二十二万美元”的伪命题。

        这就是欧美帝国主义之伟大——当年,打败大清那亿万读书秀才的英国三千流氓兵,其没有一个读得懂《唐诗宋词》的,不照样你公知们打得是悄悄屁滚尿流的。如果再回到大清科举时代,人家还是只需要用三千流氓兵照样打得你屁滚尿流之不误!——这就是今天“带路党”的原理。


        但是,今天的公知们死死地打压“捡垃圾的”,而把知识分子捧为天之骄子。——我们今天无能为力,因为今天是他们的天下。

        不必去计较,“知识青年”中也有坏人、也有好人,易中天、陈丹青、贺卫方等他们就是知青中的坏人,我们和他们不是同一路人,不是同一个阶级。不是他们今天消灭我们,就是我们明天消灭他们,仅此而已或罢了!


        “糖儿甜、糖儿香,吃吃玩玩喜洋洋;读书苦,读书忙,读书有个啥用堂?”——这句当年阶级敌人在我小时候教我唱的儿歌,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其中的内涵和道理。





        (以上所有的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不代表汉网论坛观点。如产生司法纠纷,全由KSWP一个人来承担)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0 08: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9-1-10 16:25 编辑



         第七章  新旧对比。——这是中华民族自盘古开天地直至今日死活都还没有改掉的文化糟粕。就是到了今天我们完全接受了西方市场经济体制的情况下,我们这种糟粕的“对比文化”仍然没有改革掉。


        改革开放一开始,当时只要是在中国大陆放映的所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电影,我必看之无疑。哪怕当时全场就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我也强行把那部实在是乏味无聊的意大利电影《泪洒佛罗伦萨》从头一直看到片尾,且一字不漏。——如果大家不信邪,如果网上能搜索到意大利的这部无聊透顶的电影,如果你们能坚持看上10分钟,只当我以上的话白说。

        我为什么这么费力地看西方的电影呢?——因为我当时无法出国,所以我只能从西方的电影中来了解西方先进的文化和先进的思想。

        其实,到西方旅游,那是根本无法了解西方的先进文化的。只有看他们的电影,那才是真正的受益匪浅。

        因此,我就一直发现,西方人一般不喜欢进行新旧对比,所以西方就能够传承性的可持续发展。人家西方人是为了自己的快乐来选择自己的生存的方式,而我们则是在公知们的误导下被动地选择自己不喜欢的生存方式。

        因为你一新旧对比,可能就会导致现有的体制突然崩溃(人也是一样),这就很容易导致一个国家和民族出现颠覆性的错误。

        因为前进的道路上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一旦你中途前功尽弃,那我们这个社会的发展所要付出的代价那就实在是太大了。

        今天,还有人在用“改开”那搞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之成果,去对比毛时代人们安心地吃萝卜咸菜感谢D的快乐生活。

        那么,我们来打一个赌——当上山下乡与考大学可以同日而语的话,就是两者都算大学文凭的话,我敢保证,今天的学生们全都会选择上山下乡。

        后来人们之所以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悔恨不已,那是因为公知们后来用“恢复高K”压制了上山下乡所带来的快乐。

        如果让那些知识青年们在今天学生们关在如同牢房的教室里进行填压试教育和上山下乡之间以同等社会条件下进行选择,我相信当年的知青们肯定还是愿意选择上山下乡,那几快乐和自由自在啊!

         只是今天那些封建士大夫们用“唯有读书高”控制了今天的教育体制,这才导致了当年知青们对上山下乡之“不堪回首”。

         很多知青在改革开放后没有再去学校上过学了,所以你们不知道改革开放之后那“应试教育”之痛苦或悲剧啊。改革开放之后的那种应试教育给我们学生们所带来的悲惨或痛苦,那不是你们知青当年上山下乡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啊!

         至少,你们知青当年再怎么艰苦,不会让你们关在教室里四十五分钟之内不能上厕所吧?你们知青当时再怎么艰苦,你们调个面就能解手吧?

        好象我原来在“三阳里”的某个贴子里介绍过我1970年随父亲下放到咸宁洋楼洞五七干校的经历,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尽管当时我连擦屁股的草纸都没有、而是用竹片来刮擦,但我感觉那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间,虽然仅仅只有短短的三年时间。之后,我就被公知们的应试教育压得喘不过气来,而且结果最后狗屁也没得到,全TM陪太子们白读了书了。

        还是当年阶级敌人在我小时候教我的那句儿歌唱得好,其也反映了当今学生们“60分万岁”的痛苦心情——糖儿甜、糖儿香,吃吃玩玩喜洋洋;读书苦,读书忙,读书有个啥用堂!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3 17:51
  • 签到天数: 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10: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KSWP先生的光临和透彻的分析当今的教育弊病。

    【糖儿甜、糖儿香,读书没有吃糖香】是1976年时一部动画片里的“阶级敌人”腐蚀小学生的道白。我想,无论从哪个角度或者哪个社会阶层来谈,让小孩读书受教育都是对的。这应该没有异议吧?

    社会分工是多元的,360行缺一不可(甚至包括小偷,也不可缺少)。人生活在世界上,是各自不同的,就像没有相同的树叶一样。然而,幸福的人大致相同,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同。现在思想的禁锢少了,但是,一个人不读书会遇到很多的不方便,很多的不痛快——应当提倡和鼓励读书,我个人坚持认为。即使读了书而没有改变命运,也要读书。起码。要会识别钱币和公共厕所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3-20 05:38 , Processed in 1.443721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