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武汉通“徐明庭驾鹤西去,享年93岁,遗嘱丧事从简。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47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2: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天都市报)图文:“武汉的活字典”徐明庭走了
      
      手把手传帮带留下接班人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徐颖)楚天都市报记者获悉,著名的武汉文史研究者、有“武汉活字典”美誉的徐明庭老人于1月15日中午去世,享年92岁。
      
      徐明庭1927年生,黄陂蔡家榨姜徐家湾人,武汉市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大学文化程度。1951年参加工作,先后在武汉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武汉市文化局、武汉图书馆工作。1981年提前退休,后被聘为武汉市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并担任湖北省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武汉市历史学会理事、武汉市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委员、武汉图书馆学会理事等职。主要编著有《武汉抗战史料选编》《汉口竹枝词校注》《黄鹤楼古楹联选注》《武汉风情》《老武汉丛谈》等,参与主编《武汉市志·人物志》等。
      
      武汉市地方志专家、文史专家董玉梅接到记者的采访电话后表示,“心情十分沉痛”,她说,徐老是武汉通,武汉的活字典,对武汉民俗、历史、文化的研究都有很高造诣,是武汉竹枝词研究第一人。“他对工作的热爱几十年如一日,退休之后,在武汉图书馆徐明庭工作室一直工作到80多岁,现在武汉文史研究的一批中青年学者王钢、杜宏英等,都是徐老传帮带手把手教出的学生。”
      
      武汉图书馆徐明庭工作室人员王钢回忆,徐老是武汉图书馆的资深馆员,在图书馆工作一辈子。在他心目中,为读者提供优质服务永远是第一位的。“他总是教导我们,读者咨询无小事,为读者服务,要知己知彼,了解读者需求,了解馆藏资源,这样才能做好工作。”
      
      徐老常说,写文章时要多考证史料,多运用史料,懂得取舍,明辨好坏,要以“对武汉历史负责,对读者负责,对自己负责”的态度对待写作,力求文章经得起检验,不出问题,少出问题。对待自己的文章,只要发现有新史料,便及时记录下来,以备日后修改补充。如手边刚好没有稿纸,便以牛皮纸甚至烟盒纸替代,在上面抄写资料备用。
      
      徐明庭工作室另一位徐老的学生杜宏英回忆,“恩师常说:要做一个会讲故事的很难,做一个讲故事高手更难,若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不行,没有丰富的武汉文献常识更是寸步难行。”因而,徐明庭在培养讲故事新人时,从中国传统文化入手,鼓励学生多读历史,多了解历史上的武汉,并亲自拟订书目,定期检查,希望尽快让年轻人进入角色。为了让年轻人找到讲故事的感觉,他言传身教,寻找各种机会锻炼年轻人,出外参加学术会议带着年轻人,接受媒体采访,让年轻人在旁观摩,解答读者疑问时,要求年轻人边听边记……“恩师一生淡泊名利,忠情于书,忠情于武汉文化,将书当作思想和感情的寄托,将一生奉献给武汉历史文化,以至于到晚年仍为‘武汉学’奔走,带领我们求索于‘武汉学’的道路上。”杜宏英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47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3: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活字典”徐明庭去世,享年92岁长江日报 2019-01-15 20:42:38
    徐明庭资料图 黎德利 摄
    长江日报融媒体1月15日讯(记者周璐)15日上午,武汉地方史志专家、有武汉“活字典”之誉的徐明庭因病去世,享年92岁。长江日报记者致电其子徐田,他表示:“父亲走得很安详,他留有遗嘱,不要惊扰大家,不开追悼会。”
    徐明庭1927年生于武汉市黄陂蔡家榨姜徐家湾,先后在武汉市文联、市文化局、武汉图书馆工作,是武汉市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主要编著有《武汉抗战史料选编》《汉口竹枝词校注》《黄鹤楼古楹联选注》《武汉风情》等著作。
    徐明庭一生经历坎坷,亲身经历了20世纪武汉这座城市的变迁,对武汉历史文化非常熟悉并有着深入的研究。他亲自主持的“徐明庭工作室”是武汉图书馆重要的地方文献服务阵地,虽然年事已高,他仍坚持一周多次到位于武汉图书馆四楼的工作室工作,不仅为武汉的修志工作做出重要贡献,还帮助了不少市民询查史料或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不论是媒体记者还是普通市民,只要想了解这座城市的历史,他都热情接待,大家因此都亲切地称他为武汉“活字典”“活地图”“武汉通”。
    徐明庭生活俭朴,一直住在没有电梯的七楼,居室窄小。记者曾多次上门采访徐老,他待人热情亲切,睿智且记忆力极佳,举凡政商交往、地名典故、名人逸事、荆楚民俗、儿童游戏、方言谣谚,他都能竹筒倒豆子似地侃侃而谈。
    徐明庭的挚友、著名楹联家白雉山得知消息后深感悲痛,他表示:“徐老的离去,是这座城市的损失。”
    【编辑:朱艳琳】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6 13: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老是武汉著名文史专家,有“武汉通、武汉活字典”之称,是我十分敬仰的人。
          2011年11月,我撰写《武汉民间童谣辑注》初稿完成。我怀着试一试的心情请他为此书作序,没想到徐老满口答应。
          当时他年近九旬,能在炎炎夏日之时用钢笔为我写序,着实让我感动。徐老将我的原稿通读了两遍,序言整整写了十大张纸,三千余字,一笔一划,一丝不苟。他还为我提供了30多首老武汉童谣,并嘱咐我,不要急于出版,出本书不容易,一定要争取多收一点,写好一点,研究透一点,尽量完善,少留遗憾。

    点评

    “不要急于出版”,六个字堪比佛门波若心经的十八字真言。(古三皇人的童谣研究功夫深,会传世的。)谢谢古三皇人将徐老的六字真言转述如此。  发表于 2019-1-16 22:48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10 收起 理由
    麦壳儿 + 10 感动!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6 13: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老《武汉民间童谣辑注》序言手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6 13: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老为我提供的童谣手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16 13: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9-1-16 13:22 编辑





        徐老在《武汉民间童谣辑注》首发式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2015年8月7日,《武汉民间童谣辑注》在汉口解放公园举行首发式,天气炎热,徐老不仅全程参加,而且对这本书给予了很高评价,令我非常感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47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19: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德元先生悼念徐老的同时,还转发了他过去写的一篇文章。
    武汉“活字典”诉说难忘岁月
             ——记徐明庭老先生的问与答
                                                                 杨德元
       丙申年植树节,黄陂杨楼子老榨坊门前的大樟树新叶增绿,又添年轮,它从老屋移栽过来两周年了,具有地理标志性。这一天,武汉电视台要来榨坊录制节目,需要采访徐明庭老先生。于是我开车载着摄影师刘建林一同去徐老家中接他。
        在汉口南京路接到徐老之后,我们一同前往园博园湖北民俗馆参观,在杨家老木榨前合影留念。我向徐老一一介绍了园博园邀请我搬来老木榨的经过,也向他说明为老木榨的陈列以及现场榨油园博园所投入的花费之大。徐老在展厅看到他为老榨坊写的《诚信经营十三代,香飘云天四百年》文章时,特别开心。
        我们回到老榨坊已过十二点了,武汉电视台的龙老师和周祥老师已等候多时。徐老是第二次来,第一次是在诗人黄春元的陪同下,为证实武汉热干面用油的传说而来。据说当年李包不小心撞翻了杨楼子榨坊的麻油,才形成武汉的这一特色小吃。因此,徐老采录杨楼子榨坊历史,写下了上述文章,同时在《炎黄文化》和《武汉春秋》上发表。
    徐老是黄陂蔡榨人,为了使他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我特地安排在有蔡榨服务员负责的包间就餐,并拿出收藏已久的竹酒构(有着几十年历史的一两“量具”),为徐老舀了三构。徐老高兴地说,在黄陂家乡,又见到故乡的美女,并且和几位文人欢聚一堂,只有这种难得的场合下,才有兴趣“讨上”几酌小酒。众人开怀畅饮。
        席间,徐老问我黄陂有没有老式澡堂,他想去泡泡澡,搓搓背。我告诉他有。徐老兴致颇高。下午,武汉电视台采访结束后,我便载徐老去找老式澡堂。在车上,徐老问老式澡堂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是在“夜壶点灯(塞口)”的地方,他立刻明白是滠口老镇。
        聊天时,我“旁敲侧击”打开了徐老尘封数十年鲜为人知的“举家回乡”的那段经历。徐老出身于开明地主家庭,一岁以后就离开故乡,跟随长辈漂泊他乡。他从小酷爱读书,旧式和新式教育都接受过,知识丰富。土改后回到武汉,在中南局作家协会招录时以优异成绩被录取,安排在文化部门工作,随后转到市图书馆。那时的徐老年轻气盛,加上性又耿直,结果得罪了关键领导,导致在“反右”风潮中成了挨整对象。
        徐老被划为右派,1962年下放回黄陂老家。从小熟读四书五经的他,不大会从事技术性的农活,故在生产队主要是放牛、照鸡(照看稻谷或秧苗芽防止被鸡偷吃),这份差事也算是家乡人对他的照顾。我们塆在六七十年代有一位老汉,他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塆里照顾他做些照鸡等打杂活儿,那时候有粮食就相当于现在的富户人家。这位老汉在翻晒稻谷的时候,很滑稽地穿着一双大鞋,因晒稻谷常要人来回踢走翻晒,这双大鞋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在脚内填满了稻谷,他就回家脱下鞋子,把谷子倒出。年积月累,省吃俭用,粮食就积攒得很多了。我小时候玩耍时,无意中看见他家一口棺材里全是谷子。塆里人缺吃少量时都找他借,后来形成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只要借户人家逢年过节请他吃一顿或者平时煨汤时叫他喝酒吃肉就行了。估计徐老是没有那种小农思路的,也没有粮食借给人家的。        冬天农闲时徐老就和一位老汉把一群牛赶到山上,晚上由固定的社员把牛牵到水塘喝水、撒尿。记得小时候我放牛时最怕牛撒尿在牛栏内,进牛栏之前把牛牵到有坡度的小水塘里,口里吹着哨子像给婴孩把尿一样,这一办法对牛十分奏效。那时我就揣摩着,牛站在水中可能与人感到寒冷时就会有撒尿欲望一样,会增加撒尿的次数。徐老觉得放牛和照鸡相比算是好差事。牛赶到山坡上就好办了,至于牵牛喝水、撒尿,进栏添料有技术含量的事他就不管了。照鸡的时间安排不同于放牛,因为鸡子不能用绳子拴着。天亮前鸡出笼了人就得起床,中午也不能回家,靠小孩送饭给他吃,一边吃饭一边防着鸡子。鸡子很通人性,它们在下午进笼前是最猖狂的时候。徐明庭与鸡为伴,时间较长,有一个好处是可以拿一本书看看,但若太专注看书,鸡子就可能来袭偷吃稻谷了。
        在农村放牛、照鸡,虽不属于体力活,但也浪费时间,埋没才华。随着农村新型文艺活动的增多,徐明庭有时被安排到大队和公社做些写写画画的事,由他对宣传方面比较在行,曾让蔡榨公社在全黄陂县赢得了表彰。
        徐老说,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道那时是怎么过来的。在乡下十七年,徐明庭一家五口生活很艰难,一年下来才刚“糊个嘴”,只有一年分了点钱。由此,我给徐老讲了一个笑话:过去我们大队有位老头叫“闻屎大爹”,他看到地上一坨坨黑的就低头去闻一闻,根据臭味判断是狗粪还是猪粪,于是人们就给他起了这个雅号。一天,有人问“闻屎大爹”捡粪怎么样?他也是回答“刚好糊个嘴”。徐老听到这里开怀大笑。
        “老来愈知学不足,春来弥觉物增妍。”“平生自省无他短,短在庸凡老始知。”“文革”时期,徐老经常背诵董必武和聂绀弩的诗以告诫自己。他说,年轻气盛顶撞领导一般是没有好下场的。

    点评

    他说,年轻气盛顶撞领导一般是没有好下场的——徐老早点跟我说就好了。  发表于 2019-1-16 21:46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47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2: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就知道武汉图书馆有这样一位饱学诗书、坦诚认真地为广大读者和地方史志工作人员服务的长者。
    那时候,徐老带的学生于世海跟我接触较多,每次到市图书馆都能看到徐老在工作。
    最近这些年,我与徐老接触越来越多,只要在一起,都会有谈不完的话题,时间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流走。总是到了两个小时后,我就起身说再见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47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2: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像徐老这样一辈子奉献了中国图书馆事业,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辛勤努力,为传承武汉地方历史文化,作出了突出的贡献,这在全国都很少见。因此,才产生了武汉图书馆徐明庭工作室,在全国图书馆系统都很少见。
    当徐老走了后,的确就好像我们武汉市少了一幅活地图,少了一册活字典,人世间少了一位武汉通!
    他的离去,让我失去一位亦师亦友的知己,更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435 天

    连续签到: 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1-16 22: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江日报讯(记者周璐)15日上午,武汉地方史志专家、有武汉“活字典”之誉的徐明庭因病去世,享年92岁。

        徐明庭1927年生于武汉市黄陂蔡家榨姜徐家湾,先后在武汉市文联、市文化局、武汉图书馆工作,是武汉市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主要编著有《武汉抗战史料选编》《汉口竹枝词校注》《黄鹤楼古楹联选注》《武汉风情》等著作。

        徐明庭一生经历坎坷,亲身经历了20世纪武汉这座城市的变迁,对武汉历史文化非常熟悉并有着深入的研究。他亲自主持的“徐明庭工作室”是武汉图书馆重要的地方文献服务阵地,虽然年事已高,他仍坚持一周多次到位于武汉图书馆4楼的工作室工作,不仅为武汉的修志工作做出重要贡献,还帮助了不少市民询查史料或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徐明庭生活俭朴,一直住在没有电梯的7楼,居室窄小。记者曾多次上门采访徐老,他待人热情亲切,睿智且记忆力极佳,举凡政商交往、地名典故、名人轶事、荆楚民俗、儿童游戏、方言谣谚,他都能竹筒倒豆子似的侃侃而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4-21 10:29 , Processed in 0.074503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