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武汉通“徐明庭驾鹤西去,享年93岁,遗嘱丧事从简。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23: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lili2081 发表于 2018-10-18 16:56
    徐老真是武汉的化石级国宝啊,希望他身体健康,福寿安康。

    谢谢关注。
    的确,徐老真是武汉的化石级国宝啊!可惜,现今仍存在世态炎凉,过河拆桥的现象。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20: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邮艺学会 于 2018-10-20 21:22 编辑

    注:今年10月25日是日寇侵华,武汉沦陷80周年纪念日,国耻难忘,特转发徐老往年曾经接受记者采访的几则报道。
    徐明庭老先生讲述武汉沦陷记忆(图)2014-07-07 03:04:00 来源: 汉网-武汉晚报


    上图:徐明庭先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昨天,“七七事变”77周年的前一天,本报记者特地拜访徐明庭先生,听他讲述他的沦陷记忆。

      汉口民谣记录了沦陷历史

      生于1927年的徐明庭先生,是武汉市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有武汉“活字典”之称,编著有《武汉抗战史料选编》等书籍。

      徐明庭先生回忆,当年,设在原大孚银行内(现在的中山大道南京路口武汉图书馆期刊外借处)的汉口宪兵分队,是日军的杀人魔窟,在这里有多种极其残酷的刑讯方法。每当夜深人静时,周围的居民都能听到阵阵惨叫声,有人甚至受不了而跳楼。

      武汉民众用民谣表达了对“大孚宪兵队”的恐惧和仇恨:“一进宪兵队,有去冇得回,就算回来了,也要成残废。”还有:“阎王大门朝西开,胡里麻里抓进来,各种刑罚都用尽,天天都把死人抬,惟愿鸡叫快天亮,惟愿日本鬼子早垮台。”

      武汉沦陷史的研究远远不够

      徐明庭先生对武汉历史文化的研究动态非常熟悉。他说:“对武汉1928到1937年的历史,对武汉沦陷史的研究,还远远不够。”

      他举例说:“比如武汉抗战史,很多只写到了1938年底撤离武汉,似乎从那以后就没什么可写的了,其实不然,‘暗火’一直在武汉燃烧。”

      说到这里,老先生用纯正的武汉话随口又吟出一首民谣:“东洋鬼子矮又矮,侵略中国拐又拐,有朝一日抓到你,把你塞进麻布袋,等到半夜三更后,拖到江边就一甩,甩呀甩,水流长江归大海,甩呀甩,叫你呜呼又哀哉!”

      徐老先生回忆,武汉沦陷期间,三镇设立了大大小小几十所“慰安所”,其中位于积庆里的“慰安所”原址,北京一位学者称之为“全世界保存最完好的慰安所原址”。由于这里的慰安妇很多来自朝鲜,韩国媒体和学者曾来找过徐老,并且十分关注中国各界对此有什么看法。

      “日本人也出了相关的书籍《武汉兵站》和《汉口慰安所》,可是,慰安所原址还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




      老人家清楚地记得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时的情景:1945年8月18日,他的一个表兄来找他,说有“好消息”;当大家得知日本投降后,他父亲立刻说:“搞几个菜,今天要喝酒!”大家都沉浸在喜悦中,湾子里一位邻居却涕泪横流,原来他想起了在黄陂王家河“石丘惨案”中被害的女儿女婿。
      抚今追昔,徐老不胜感慨:“到明年,就是抗战胜利70周年了,希望到那时,能出现一批新的研究成果!”

      记者张胜林 李煦

      编者按
      在“七七事变”暨中国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纪念日之际,本报派出记者,通过拜访专家、实地探访、查找资料等方式,再现当年武汉沦陷后那惨痛的日子,揭露日寇的侵略行径。

      本报此举,旨在尊重和维护历史的真实性和严肃性,捍卫人类的尊严和良知。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历史悲剧不允许重演。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20: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会战亲历者徐明庭建议:每年的今日举行抗战歌曲演唱会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2008年10月25日载) “自从大难平地起,奸淫掳掠苦难当,苦难当,奔他方。骨肉流散父母丧……”昨日,武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有着武汉“活历史”之誉的徐明庭老先生,在记者面前唱起了70年前的抗战歌曲,禁不住两眼湿润。
        今年82岁的徐明庭说,武汉沦陷后,国家虽未亡,但他和其他老武汉人一样都过上了亡国奴般的生活。日本人可以随便闯进百姓家中烧杀抢劫,出门见到日本人要鞠躬90度,稍微让他们不满意,就用“三块砖”惩罚——腿跪一块砖,头顶一块砖,手举一块砖。“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能体会那种屈辱的。”徐明庭建议,每年10月25日除了拉响防空警报外,还应该举行“抗战歌曲演唱会”,组织学生、专业文艺工作者和武汉会战的亲历者参加,形成固定制度。他说,这比光拉响防空警报更有意义,而且也容易操作。
        徐明庭还建议,武汉会战纪念馆建设应尽快提上政府议事日程。(记者徐颖 通讯员李俊杰)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0 21: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徐明庭: 回答不了自己的历史是“出挺“的事

    2014年01月02日凤凰网
    来源:武汉晚报








    原标题:徐明庭: 回答不了自己的历史是“出挺“的事
    《老武汉丛谈》是继清道光年间范锴《汉口丛谈》,以及民国王葆心《续汉口丛谈》和《再续汉口丛谈》之后,最新一部有关武汉的丛谈体著作。在这部书中,望九老人徐明庭细述武汉老街巷,畅谈武汉旧习俗。他客观描摹在武汉驻足过的英雄豪杰或争议人物,翔实考证黄鹤楼兴衰往事,史笔直斥汪伪闹剧,积庆里慰安所等等。它被称作“既是一部武汉城市的民间记忆,也是一部随笔体裁的信史”,同时“呈现了这座城市的良心”。
    记者叶军
    87岁的徐明庭被称作武汉通。他是黄陂蔡榨人,一岁就随家人来了汉口。小学在汉口市立九小(六渡桥小学),中学在教会学校尚志中学(今六中)就读,至今还记得儿时童谣,“来到六渡桥,一看冒得桥……龙王庙也冒得庙,小河连大江,洋船呜呜叫。”对武汉的好奇始终不灭,个人经历与城市历史纠结在一起。这样的人写出一本关于武汉的兴味无穷的书,又有什么奇怪的? 2013年12月25日,记者采访了这位眼光老辣,作风严谨却又童心未泯的老人。
    “诗能证史,诗能补史”
    记者:听说您在收集出书文章时有三个原则?一不录1979年前的作品,二不录与武汉无关的作品,三只录与武汉有关的随笔?为什么特别钟情随笔这种文体?武汉民间文献缺乏,有名的随笔多叫丛谈。比如清道光年间范锴六卷本《汉口丛谈》,以及民国王葆心《续汉口丛谈》和《再续汉口丛谈》等等,您这部作品也叫《老武汉丛谈》,这是一种巧合吗?
    徐明庭:我从小喜欢这类文章。包括叶调元罗汉等人的汉口竹枝词, “诗能证史,诗能补史”。不过,我跟范锴和王葆心也有不同。我这本书不像范锴的《汉口丛谈》里夹杂许多诗词,也不像王葆心写汉口之外漫谈其他地方内容,我写的内容全是与武汉有关的。
    记者:您在这本书里写到很多武汉老风俗,比如汉口岁末年尾的风俗,武昌甘蔗节,中秋送瓜祝子,放河灯等。很多现在都消失了。
    徐明庭:是啊。就比方说刚过去的冬至。老武汉人从这天开始,会拿张纸划上九九八十一个格,每过一天,就在格里做个记号。也有的画棵梅树,树上画九朵梅枝,一条枝上有九朵梅花,每过一天,就用毛笔将梅花填实一朵。梅花都填满的时候,冬天也就过完了。这就叫作“数九”。当时还有人家写数九诗,让写九个字,每字笔画都是九笔,连起来又有含义。一天双钩一笔画,直到春回大地。还记得小时候,有年冬至,祖父就招集我、堂兄、表兄五六个孩子写数九诗。你试试看,很难的咧。我们几个在那里冥思苦想,想破脑壳,后来我灵机一动,将当时很有名的一句数九诗 “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前后各改一字为“亭前垂柳珍重待春信”,有投机之嫌,不过由于其他兄弟都没能写出来,所以我还得到了祖父的夸奖。
    现在的年轻人好像更喜欢过洋节了,你看像圣诞节,情人节,万圣节这在过去都是没有的。
    记者:您对城徽黄鹤楼着墨不少。对于黄鹤楼,我们最耳熟能详的是崔颢的诗,但你写到中国最早对口相声也叫《黄鹤楼》?
    徐明庭:的确是。历史上有过妙趣横生的相声《黄鹤楼》,也有黄遵宪沉郁悲壮的《上黄鹤楼》诗篇,黄鹤楼的文化内涵并不单一。过去武昌老人每年会在重阳登黄鹤楼比脚力,还会在黄鹤楼上打诗牌。清人王景彝《晚登黄鹤楼纳凉》中就有“迎风安茗碗,待月设诗牌”的诗句,历史上黄鹤楼“一楼不作一楼用”,有多种功能。不像现在只是观赏楼了。
    记者:您在这本书里写到很多人,比如孙中山瞿秋白……有意思的是,正史中不苟言笑的张之洞,在您笔下好象是个附庸风雅的人?
    徐明庭:说来有趣。清光绪末年,武汉文人墨客喜制灯谜,张之洞亦好此道,比如用诸葛亮诗句 “两朝开济老臣心”打一中药名,谜底是“卧龙丹”。更有趣的是,晚清颇受争议的大学者辜鸿铭当时是张的幕僚,他看张之洞制谜颇为自得。就决定考他,说了六个中西合璧的谜语,比如宛在水中央,谜底是英文字母t,因为英文水是water。张之洞是探花出身,却不懂英文,只好认输。不过玩笑归玩笑,当张之洞在晴川阁宴请沙俄太子(也就是后来的尼古拉二世)时,随身就带着辜鸿铭,辜鸿铭灵活运用法语,俄语,希腊语,让宾客深为惊讶。
    我也写过盖棺难以认定的刘友才,英国人所写的《汉口》和《夏口县志》诸书对他都是正面评价,因为当年他是为军阀和洋人做事,但民间对他的评价却不一样。
    祖父允许我读“闲书”
    记者:您在书中多次以细腻的笔触提及自己的亲人,使整部书弥散着浓浓的温情。比如您写到年高的祖父。
    徐明庭:我祖父徐少陔是晚清秀才,他的思想很开通。年少时,我偶然在祖父书房里看到的《汉口丛谈》,叶调元的《汉口竹枝词》感觉亲切,我父亲觉得是闲书加以阻拦。但祖父对我说,你长大了要在武汉做事,知道武汉的历史是好事,还给我提供这方面的书,要我凡有不懂可问他。在他的鼓励下,在他去世前,我阅读的 《汉口竹枝词》就达三千多首。这成为我后来研究武汉历史文化的基础。
    记者:还有你们一家人1941年在武汉看日全食的情景。
    徐明庭:那是一次新修志书很少提及的日全食。当时看日全食会有人敲锣打鼓。说是天狗吃日头。我母亲用墨汁染黑玻璃,人手一块,我祖父还写了首诗。2009年,我在硚口一处高楼屋顶再次看到日全食,这次用墨镜看的,没有人敲锣打鼓了,不过六十多年前,看日全食的四位长辈都谢世了。
    记者:您也记录下抗战时一家人在武汉的生活,当时的日本人给你什么印象?
    徐明庭:我们上学放学的路上也会碰到日本人,他会逗你,教你唱歌。有首日本歌跟中国的龟兔赛跑很像(唱日语),但是心里还是很烦他们,那时大家唱童谣,“东洋鬼子矮又矮,一肚子坏水拐又拐”,只敢偷偷唱,怕被日本人听到。武汉沦陷史研究不够。这跟东北不一样。东北这方面的研究书籍非常多。甚至日本人对武汉抗战的研究也超过我们自己,日本人在抗战时期就写了《武汉巷史》、《汉口难民区》、《汉口,中央支那市场》,关于武汉抗战时期工商业的研究书籍就出了十余本。
    记者:您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这跟武汉历史文化好像没什么关系?
    徐明庭:当年学工商管理,和现在年轻人一样,是为了求职。我年轻时在市文联当编辑,最初的志趣是写诗歌散文。文革时受到冲击,就不写了,免得惹麻烦。转向研究武汉历史文化这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记者:很意外您原来是一文学青年。
    徐明庭:是啊(笑),新月派徐志摩,象征派戴望舒,郁达夫,周作人的作品我都看,还有汪增祺《大淖记事》、《受戒》。最近在看李碧华的《霸王别姬》,还有《青蛇》,至于张爱玲的《流言》,《传奇》,我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她刚成名时就看过了。
    过去我集过邮,收集过古钱币,古棋谱。小时候还爱攒洋画。不过,这些爱好现在都放下了。王葆心说,老去方知学不足,我现在对这句话深有体会。唯一保留的爱好就是看新文艺的东西。
    回答不了自己的历史
    是“出挺“的事
    记者:听说您在2001年就提出武汉学的理念?
    徐明庭:武汉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和光荣的革命传统,是被国家命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但武汉地区学者以武汉历史,文化研究为主攻方向的人并不多,研究尚不够全面系统,许多外国人,外地人提出的许多有关武汉历史文化的问题我们回答不了。比如辛亥革命最大战役阳夏保卫战死了多少人?我们只知道球场路埋了六大堆……这不是出哪个人的挺(出挺:老武汉话,意思为丢人、掉底子),这是出整个武汉的挺。
    记者:回答这些问题有这么重要吗?
    徐明庭:当然了。我到市图书馆后,发现前来咨询的九成问题和武汉历史文化相关。我这本书里有很多篇章就是别人问我,我不知道,就去探询,最后得到答案。可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找到答案。
    在北京,甚至出了《一岁货声》的书,一年里小贩叫卖的声音,都做记录和研究,北京的碑刻,招牌都有书出版。上海、温州、安徽对自身历史进行研究和整理的风气也非常深厚。
    武汉文献资料缺乏,可说是叫化子的母亲做月呐,要么事冇得么事。这是武汉的一个大问题。一方面,许多资料毁于战火,水灾;另一方面,作家彭建新写过一篇文章叫《武汉人都到哪里去了》,就是有感于叶调元,罗汉,王葆心这些人都不是武汉人。只有一个叫扬铎的武汉人稍有名气,他写了武汉第一本,也是中国第一本关于汉剧的书。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1 23: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bs.cnhan.com/thread-19348698-1-1.html
    2014年新年第一天,人文网友雅集:听米寿老人徐明庭先生讲那老武汉的故事
           2013年12月31日写于汉网:再过两小时,我们将迎来新的一年,素有“武汉通、活字典”美誉的文史专家徐明庭先生,也将迎来他米寿之年。
           在这新年的第一天,我们30余位网友,会从武汉三镇四面八方赶来,雅聚汉口南京路边一家小小的酒家,听这位“武汉通”米寿老人再讲一讲老武汉的故事。
          徐老从少儿开始,就在祖父的教导下,饱读诗书,熟悉汉口竹枝词,从而继承了我们这个城市的历史记忆。80多年来,他虽然历经沧桑,却不折不绕,至今仍为弘扬武汉优秀历史文化默默作出贡献。他虽然高寿,且蜗居七重天,却始终保持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总说“老来方觉读书迟”,坚持每天上下七层高楼取报、读报、研报,坚持学习新知识,吸取新观点,改正旧作不足。
          徐老谦谦君子风,总是虚怀若谷,精神矍铄,说话有条不紊,吐词清析,“童子功”扎实,背起古诗词来毫不输于年轻学子。听他老人家一席话,胜于我们读多少本厚厚的经典书籍。
           网友雅集,听徐老讲那老武汉过去的故事,将使我们更加热爱我们的家乡--武汉,听他讲那过去的故事,将使我们更加明辨是非,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今天幸福生活。
         (待续)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2 00: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遵照徐老的嘱咐,同时考虑到徐老年岁已高,不宜远行。我们这次筹办元旦人文沙龙活动没有特意邀请,也不打算扩大规模。一切顺其自然,简便、节省和就近。
            由于现场窄小,本来计划的20人,陆续增加到30人,一直到35人。好在有多位因事中途离去,才不至于太拥挤。如果有什么不周之处,还望各位版主和网络大侠鉴谅。
           感谢各位网管、版主和网络大侠,特别是“武汉通”刘谦定、市民参事施岚、地方志专家王汗吾、档案馆专家宋晓丹、汉网总编辑助理、论坛部主任申燕伟;曾为汉网发展作出贡献的老版主豆米、苦行人、康康48等网友光临指导;感谢徐老和徐明庭工作室对本次活动的理解和配合;感谢本会民间艺术家蔡文田、周抗美老师向徐老赠送亲手织的毛线帽和工艺马;感谢著名收藏家许一兵先生向徐老赠送高档2014年精品台历;感谢我的朋友:国家特一级厨师、中国烹饪美食作家、业余画家晏新民先生和他的女儿、亲家母及有口福家常菜酒店员工的配合和协助,使这次活动取得了预期的效果。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天前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10-22 00: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又过了 “新年 元旦” ...? 再仔细看 (版帖日期栏...)喔, 一切明白了  -  -  -  !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2 12: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笔漫谈,写尽老武汉旧日时光
    76发布时间:2018-09-10 09:54 类 别:诗歌散文


    徐明庭。汉网人文武汉网友侯红志供图
    长江商报消息 “武汉活字典”徐明庭新书面世
    本报讯(记者 谢方)昔有清朝道光年间范锴六卷本《汉口丛谈》,民国方志学大师王葆心又作《续汉口丛谈》和《再续汉口丛谈》,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风俗各方面说尽老武汉。将近八十年后,武汉文史馆馆员、有“武汉活字典”之称的徐明庭先生所著的《老武汉丛谈》,近日由长江出版传媒崇文书局出版。
    该书收录了徐明庭过去三十年创作的有关老武汉故事的散文、随笔,从武汉历史、老地名到娱乐、饮食、社会风俗等各方面, 最新散文,无所不包。看其文仿佛穿越百年历史,武汉的过去活灵活现地展示在我们面前。
    87岁徐明庭专注“老武汉”故事
    退休20余年来,徐明庭笔耕不辍,已出版了10余本著作,已经87岁的他仍然思维活跃。昨日上午,记者拨通徐明庭家中的电话,徐明庭在电话中介绍,他的新书《老武汉丛谈》主要收集了他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散见各地报刊发表的一些随笔、散文,是一本关于“老武汉的故事”。
    全书共三个部分,117篇文章,约30万字。作者从武汉一词漫谈,说到汉口的变化、民国时期活跃在武汉的各种人物,进而到那些见证了武汉历史的老地方、老地名,如“刘友才与‘功狗功人’”“瞿秋白故居和辅义里及其他”“孙中山与武汉”等。这些具为徐明庭亲自考证后,用随笔写出的武汉历史细节的故事,读来亲切、生动。
    徐明庭强调,该书只收录了有关“老武汉”的故事,内容集中在近现代,“清代也有一些”,当代内容不在其中,用随笔散文的笔法写来,所以也叫《老汉口丛谈》。
    从吃面窝写到1941年武汉日全食
    1927年出生的徐明庭于1937年底跟随家人来到武汉,几十年来一直居住在武汉,经历了武汉所有的重大事件,该书的一部分重要内容就是他的回忆性文章, 励志美文摘抄600字,读来有如口述史。
    徐明庭从吃面窝、热干面写到汉剧“吴天保的拿手戏《哭祖庙》”、1941年在汉口看日全食、洪山的甘蔗节等,从这些文章中,我们几乎可以看到1930年代和1940年代武汉社会生活的真实样貌。遗憾的是,还有一些重要的文章,因为年久未找到文本而遗漏了。
    徐明庭说,许多人也似乎更喜欢听他的这种亲身经历的内容,“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时,中央电视台采访我,希望不要讲书本上的东西,让我说说我经历的事”,该书收录的一篇《请你谈谈1938年》就讲述了武汉沦陷时期的真实生活,逃到租界去、周恩来在武汉组织的反日大游行、沦陷期间物质匮乏的生活等。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2 13: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者注:这是刘宝森老师五年前写的博客,现特转发。
      
      武汉有徐明庭,幸哉!——记徐明庭先生新作《老武汉丛谈》首发座谈会 (2013-12-10 22:08:54)
      
      武汉有徐明庭,幸哉!
      
      ——记徐明庭先生新作《老武汉丛谈》首发座谈会
      
      由郭迅老师和 “徐明庭工作室”共同组织“徐明庭先生新作《老武汉丛谈》首发座谈会在武汉图书馆4楼会议室举行。网友江南三月、董玉梅、刘谦定、文侠、甄荣、hying、三阳里、老调重弹、花楼百子、一人行、宜宾、花楼小董、学到老、东方铄、苦行人、兵哥哥、汀涛及杜宏英(“徐明庭工作室”负责人)、雨飞(长江网)、谢芳(《长江商报》记者)等参加首发座谈并发言。
      
      郭迅老师在座谈会上转告了远在外地的网友古三皇人的书面发言:《武汉有徐明庭,幸哉!》。
      
      网友江南三月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认识徐老的。从徐老那儿学到不少东西。人称“道德文章”,从交往中,体会到徐老是年高德劭之人。已到米寿,却为会仍是那样孜孜不倦地做学问。我的性格有些内敛、低调,徐老总是鼓励我,要敢于承担。很高兴看到徐老的新作《老武汉谈》,从目录和篇幅看,不是鸿篇巨制。这些随笔如一杯茶,需要仔细品味,才能体会到他的味道。徐老的文章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文章有3种境界,初学者不懂章法,不讲框架结构;成熟注意锤炼章法;到徐老这样的境界,无章法就是有章法。娓娓道来,畅快淋漓。徐老的文章,不同于学院派的那些专家、学者,他的文章不是从文献中抄来的,其掌故、史料是文献中找不到的内容。都是他亲身经历或所见所闻而得来的,徐老本身就是一部武汉近当代历史。
      
      网友董玉梅将徐老看作是前辈、师长和朋友。通过对徐老的请教,学习到很多知识。董玉梅老师以汉口“长生堂”开业于何时为例,道出徐老有那些专家、学者所不具备的谦和态度和涵养,对一般朋友对他提的意见十分重视,有错必改。书中文章以前也读过,但这次流览又有些新的体会。做学问不一定要做大学问。研究历史者很少研究身边的历史。徐老却恰恰相反,他关注的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点点滴滴的人和事,关注的是历史的细节。读徐老的这些文章,让人感到格外亲切。这是史学界所缺的。只有投入到对历史细节的研究,才能真正折射出所处的那个时代的文化内涵和时代特征。真正了解在历史大背景下所发生的事件。要增进对一座城市的了解,一定要从细节入手,使文脉代代相传。
      
      网友文侠最佩服的有3个人,一位是徐老,一位是武汉方言专家朱建颂教授,一位是刘谦定老师。徐老和朱老二人都为人谦和,治学严谨。都已达米寿高龄,却仍孜孜不倦做学问。刘谦定老师更多是投入到实际的对文化遗产保护之中,传承和弘扬历史文化。徐老的旧学功底十分扎实,毕一生精力从事历史文化的研究,日积月累,厚积薄发,治学严谨,是武汉地方史的权威,却从来没有摆架子,尽力提携后学。曾经为武汉方言“清铺”请教过徐老,徐老指出,应为“清谱”,即清你的姓氏、宗族、辈份等,这叫做“清谱”,而人们渐渐念成“清铺”。徐老积极参加各种公益活动,却从来不计报酬得失。
      
      网友三阳里认识徐老后,就国民时期马路上方型木头请教过徐老,得到满意的回答。在上世纪30年代,没有亲眼所见的人是回答不出这个问题的。网友一人行为徐老大热天里在楼梯走道上,打着赤膊,拿着蒲扇写作的形象所感动,对他的后半生将起到鞭策作用。Hying和杜宏英讲述了在徐老身边工作的动人事迹。
      
      在座谈会上,徐老讲述了《老武汉丛谈》的编录此书的原则及出版过程。10多年前,刚刚跨入70岁的门坎时,有朋友就请徐老将以前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收录成集,出一本书。被徐老婉言谢绝。最近三四年,又有朋友旧事重提。古人云:家有敝帚,价值千金。让许多有价值的文章散失掉十分可惜。为尊重朋友的意见,决定出版这本书。徐老对收录这本书的文章定了一个“三不收”原则,即1980年前写的文章不收录;与武汉无关的文章不收录;不是随笔体裁的文章不收录。朋友将历尽千辛万苦找到的文章开列清单,却有些遗漏。如《汉口的老会馆》,《敦本堂与红船救生》、《读私塾与教私塾》、《法租界蛰居散记》、《1944年冬月大轰炸》、《从受降到“劫收”》、《何其芳在武汉的影响》、《happy play与黑皮》等,然而只能如此。随后他指出因没有亲自校阅,可能有些谬误之处,请大家发现后及时指出。接着,他指导大家改正《后记》中发现的错字。
      
      在座谈会上,大家感受最深的是,能与徐老近距离的接触,聆听他讲述亲历、亲见、亲闻的历史掌故,感受他老人家所具有谦和品德和务实精神,确实是一种幸福。
      
      武汉有徐明庭,幸哉!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17
  • 签到天数: 400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9]以坛为家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5 14: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80年前的今天日军占领武汉
      
      下午4时试鸣防空防灾警报

      
      转发今天出版的楚天都市报报道:
      
      楚天都市报记者李月媛  通讯员文翔 郭迅
      
      1937年8月20日清晨5点,武汉首次鸣响防空警报,次日,日本战机开始轰炸武汉。1938年10月25日当晚10点,侵华日军先头部队进入汉口城区,武汉沦陷。在1年零2个月时间里,武汉共遭日机空袭72次,炸死1651人、伤3147人,炸毁房屋3437栋。
      
      2004年8月1日起施行的《武汉市人民防空条例》规定,每年10月25日进行全市人民防空警报试鸣。
      
      “那年我13岁,一听到空袭警报,老师带我们躲到了张公亭”
      
      ——92岁武汉沦陷日亲历者徐明庭
      
      “我当时正读高小,老师带领我们到中山公园远足。上午8点出发,在公园吃完午饭准备回来时,突然就听到了空袭警报。”令徐明庭记忆深刻的是1938年4月29日,他回忆说:“老师马上带我们在公园内找建筑物隐蔽起来,我们就躲到了张公亭。”
      
      “当时听到外面炮声枪声‘噼里啪啦’,不时听到外面有人喊,又打下来一架。”徐老说,这是当时武汉空战成绩最好的一次,中国空军和苏联空军志愿队共击落日军飞机21架。1938年10月25日,武汉沦陷,徐老说:“我当时只能休学在家。大部分生活在日占区的武汉市民,苦不堪言。”今天中山大道南京路口的物外书店,是当时日本宪兵队的驻地。这支宪兵队常常随意逮捕中国人,刑讯时拳打脚踢、鞭子抽,有时还将人的四肢反绑悬吊,或把人背起来往地下摔,或先灌大量盐水,然后再在肚子上踩,或用电刑,或叫狼狗撕咬……周围的居民,每当夜深人静时都可听到里面传出阵阵惨叫声。
      
      “2003年,我们提议:在每年的10月25日拉响警报”
      
      ——武汉市政协委员宋俭
      
      武汉市民防办工作人员介绍,2003年以前,武汉也曾数次鸣响防空警报,但时间并不固定。“我毕业于武汉大学历史学专业,专注于做党史研究。”作为武汉市政协委员,宋俭考虑从熟悉的领域进行提案。“2003年是武汉沦陷65周年,武汉沦陷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转折点。但对其相关历史,大部分市民尤其是武汉青年,即使知道也并不清楚了解。”宋俭认为拉响警报,能提醒全民尤其是武汉青年勿忘历史、珍惜和平、砥砺前行,也是一种国防教育手段。
      
      在2003年初的武汉市政协会议上,他联合赵俊新委员等提交一份提案:“在10月25日(武汉沦陷日)16时拉响警报,……并由此成为惯例”。2003年,武汉市首次在10月25日拉响防空警报。“拉响警报是一种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的仪式感,值得年轻人去关注。”现在,宋俭联合武汉大学历史系教授,希望在武汉建立“口述历史中心”。
      
      “任何时候都不能丢掉国家安全的观念,民防工作是居安思危”
      
      ——武汉地方史志专家王汗吾
      
      “民防工作任何时候都是不可或缺的,它不止包括人民防空,还有抗震救灾和核化救援等。要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王汗吾说,武汉抗日时,因为我们的防空能力特别是整体军事能力都远落后于敌人。面对空袭,只能通过传统的电话相互通知、警报设备也比较陈旧,导致百姓大量伤亡。在和平时期,更要合理规划、按步骤加强人防设备设施建设。“目前,武汉在城市建设中,比如地铁、地下商场、地下停车场等都具有人防功能,可在特殊情况下保护人员的生命安全,这是最重要的。”王汗吾介绍,我们还要通过经常性的演习来检验、改进日常的人防工作。同时面向群众开展人防教育,提高人民的防空防灾意识。在武汉沦陷日拉响警报,也是一种教育手段。
      
      王汗吾反复说道:“要以史为鉴,现代军事武器更为先进,信息化战争更难分前方后方,任何时候都不能丢掉保护国家安全、保护人民生命安全的意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2-23 17:41 , Processed in 0.226859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