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8|回复: 8
收起左侧

湘军援鄂——岳麓山和扁担山都不应忘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湘军援鄂——岳麓山和扁担山都不应忘记
明天这个日子,对于刚休完国庆长假尚在喘息的人来说,是容易忘记的。武昌首义百年过去,再也不会隆重纪念,即使纪念,后裔们也是“兔子汤的兔子汤”,越来越水淡了。
然而,我不会忘记。
庆幸的是,各咱因缘成就我一本《城市英雄——武昌首义世纪读本》,赶在2010年秋天出版。并在中华民国开元之年前往长沙岳麓山踏访了援鄂湘军的归葬之地。
转眼七年过去,我又一次上了岳麓山,为的是再次看望他们。
蒿草丛生,或许“双十”之日有人祭扫。同样是大汗淋漓,身边却无万学工。游山的人匆匆而过,没有注意这个角落。终于等到一个女孩走在台阶,请她为我照相。不好意思耽误她上去做工了,一问是安徽的。

想到我是代表湖北武汉来的,就在墓前石凳坐下,多陪他们一会。
有人于2001年底统计,岳麓山辛亥革命的墓碑共有53座,其中有14座个人墓、3座合葬墓以及两座公墓群。
碧峰屏升,秀如琢玉,层峦耸翠,山涧幽深的岳麓山,有着无数厚重而瑰丽的传奇。但很多的人并不知道,它的厚重也源于一个英烈群体,其中的每一位,在历史上都曾经显赫一时,他们用生命之光写就一部叫作“辛亥英烈传”的大书。这书由激壮的墓铭、静穆的墓庐、感怀的挽联做成轰烈的封面。这书由长眠在此的黄兴、蔡锷、蒋翊武、刘道一、禹之谟、焦达峰、陈作新、陈天华、姚宏业等辛亥革命英烈用血泪撰著,密密麻麻、星罗棋布地共同书写在这座见证了万年原始、千年风雨、百年兴衰的“辛亥山”上,耐心地等着后人来翻阅。
  岳麓山,一册辛亥英烈传,一卷中国近代史,一首民族正气歌。
  据报载,畅游岳麓山的游人络绎不绝,“但专门来祭奠的几乎没有”,甚至偶有误入的,
还要不免嘀咕几句晦气;一些浮浅潦草的祭奠活动也是有的,而往往是在“导演”的镜头下摆几个“POSE”,就将一次活动的“成果”搞掂,然后欢快地收工回家。这些大概是选择自己的灵与肉炼狱在血与火的交锋中的先烈们始料未及的。
许多人跟我年轻时一样,上岳麓山只到爱晚亭,对其余视为畏途禁忌,并认为非红色亡灵皆阴晦,更不会去寻找张辉瓒的墓茔了。而这次我深深感到,就中国青年而言,仅仅只知道刘胡兰和刘文学,那是非常可悲的。这个国家,如果只停留在对“红色”烈士的缅怀纪念,那是很可怕的事——将继续传承民族仇恨。这是我从不去那些烈士陵园的原因。
继续借用别人的话作为结尾吧“一个民族没有反思的传统已经足够可悲,但最致命的弊病乃在于失去对历史的认可与记忆!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民族根基和历史归属感、认同心的民族会团结一致继往开来,更难以想象的是这个民族何以摆脱既往遗毒的侵蚀而在健全自身的道路上一步步走下去。”
附录旧文一(原载《长江日报》)
大汗淋漓登岳麓
从贵州回来,我执意在长沙停下,去登岳麓山。
岳麓山上过多次,最早是一十六岁,如今六十一岁了,我为什么要故地重游呢?
我是专程前往拜访辛亥革命援鄂湘军烈士墓的。在创作《城市英雄——武昌首义世纪读本》时,我了解到百年前武汉发生过这一悲壮事件:武昌首义打响之后,全国呼应,其中湖南尤甚。约八千名湖湘子弟先后驰援武汉,参加阳夏保卫战。他们是王隆中、甘兴典、刘玉堂和刘耀武等率领的。这是一场及时雨,也是一支生力军。先头部队113日抵达武昌时,当时媒体报道:“湘军士兵都不过三十岁左右,军容甚壮。每人都有一支长枪,装有刺刀,身上还背上一把大刀,大刀都有红布裹缠。每个人都以黑布缠头,足登草鞋;这种草鞋系由布条和草绳编织而成,经久耐穿,听说都是士兵们自己编织的。”武昌人民看见来了这多的队伍,个个头扎英雄结,青绉纱裹头,身着蓝色新军制服,看上去就像戏中的黄天霸或武松,大有“还我汉家衣冠”之意,甚是好奇。全城军民兴高采烈,士气大振。
我一边登山一边想,湖北湖南真是一衣带水,地缘接近,乡谊深厚。黄兴等就读于武昌两湖书院,与湖北志士共谋反清大计,两地革命组织此呼彼应,休戚与共。及至武昌首义爆发前夕,以湖南人为主的文学社和以湖北人为主的共进会实现了革命大联合,为胜利奠定了基础。牺牲在专制社会黑夜中的三烈“彭刘杨”,刘复基就是湖南人士;而向腐朽反动的清政府发动进攻并保卫胜利成果的战斗中,湖南籍的指战员不计其数。有人说中国封建社会的起义始于“亡秦必楚”,止于“亡清必楚”,三楚人民真是功不可没,而湖南人居功至伟。
去年在汉口共进会旧址与湖南辛亥革命后裔聚会时,我听说岳麓山还有援鄂湘军烈士墓,甚感慰藉。今天,我冒着酷暑,忍着病痛,就是要对先烈们表达敬仰之情。
在湖南师大博导、湖南省辛亥革命史研究会理事长饶怀民先生的引导下,从西门上行约百米,我们首先找到了“辛亥援鄂民五护国阵亡将士公墓”,墓有二排,十六座,民国五年公葬,是参加过援鄂又参加过护国讨袁的死难者。接着又上行数十米,于丛林中找到了“辛亥援鄂汉阳阵亡将士公墓”,是民国元年的公墓。
草莽丛生,墓堆几被掩没,并附有苔藓,仍能辨识轮廓。长眠于此的烈士,像队列一样匍匐着,共有三排,这十八人显然是上千湘军烈士的代表,他们的英名是:贺汉云、李国卿、王炳初、石玉亭、刘冤生、彭德安、文光斗、严少全、罗清云、曾宽之、冯以义、冯润臣、王贵卿、左永兴、杨义胜、邓皇桂,还有两位永远也不知道姓名了,碑上只有“烈士”二字。
“赢得湖湘子弟来扶危济困,造成时势英雄去虽死犹生。”我面朝墓地肃立,心中喃喃。先烈们,我来晚了,总算赶在武昌首义百年纪念之前为你们而来,实现了自己的心愿。我要来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敬仰,你们为中华民国的诞生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在百年前的“南北战争”中为民主共和而英勇献祭。
烈日当空,我和万学工继续攀登,在山巅禹王碑下,终于寻找到了焦达峰的墓地。
焦达峰是湖南浏阳人,他长期在湖北从事革命活动,武昌首义之后长沙光复,他被推为湖南都督。焦达峰是湘军援鄂的主要组织者,“首定全湘,派兵援鄂,其功不可泯也。”(居正语)有人评价,焦达峰等人在湖南局势未稳、军政府受立宪派掣肘的情况下,毅然派兵援鄂,表现了以革命大局为重的可贵品德。正是因为把精锐派往湖北,身边空虚,焦达峰在立宪派策动的兵变中惨遭杀害,年仅24岁。
此刻,面对“浏水堕泪之碑”,我的全身湿透,背后是汗水,胸前是泪水。先烈们流血,我只有流汗,中医讲血汗同源,我们的民主自由之心是相通的,让它们倾注吧。
一座岳麓山,半部近代史。站在山上俯瞰,百年风云犹在眼前:
19111028日,王隆中率领新编独立第一协的队伍,在大西门登船出发。焦达峰、陈作新亲至湘江河畔送将士出征。长沙各界代表数百人赴河岸燃放爆竹,欢送出征。
  “无湘不成军”,湘军以勇敢善战著称。救场如救火,另一支湖南援兵到了,湖南协统刘玉堂率步兵一协前来接杀。他一来就上阵,坚守磨子山两日,英勇战死,喋血汉阳。这是阳夏保卫战最后一支援兵,虽然于事无补,但可以表明湖南人一衣带水的情谊和同赴国难的决心。
湘人多情。战后的民国元年,部分阵亡将士的遗体运回长沙。黄兴、蒋翊武、蔡锷等辛亥革命烈士共有50多人葬于岳麓山。据饶怀民先生介绍,当年的每次葬礼就是盛典,因为湘江还没有修大桥,要用木船摆渡,“当时是千船并发,规模相当宏大。当队伍到达岳麓山的时候,从长沙城望岳麓山是一片洁白。”而棺木下葬时,哭声震动天地……
也许没有人再为他们哭泣,但历史会永远把他们铭记。我想对着高山喊:湘军援鄂,可歌可泣。“衡湘间气,褒鄂英姿。霜寒肝胆,月朗须眉。黄鹤遐骞,琴台低俯。江汉炳灵,千秋万古。”(《黄**先生像赞并序》)
记住“鄂中军人之巨擘黄陂人蔡济民当年的这段话吧:“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是王隆中他们抛妻别子,舍弃升迁来武汉和我们并肩作战。半个多月前他们到武昌时人强马壮,而现在多少湖湘子弟捐躯湖北,活着的人没有不身披创伤血洒武汉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血肉之躯,青春年代,生死相许。我们湖北人应该世世代代记住他们,感谢他们!”
岳麓山和扁担山都不会忘记。
附录旧文二
上岳麓山拜谒辛亥援鄂汉阳阵亡将士墓。这是我去年清明应该来的——赶在百年纪念前了却心愿吧。总算有此迟到之行,全身湿透,喝了山泉。先烈们流血,我只有流汗,中医讲血汗同源,我们的民主共和之心相通。难得学工一直陪着。
小我十八岁的收藏家万学工,近二十年来从全国各地“淘”回来500余枚与辛亥革命相关的奖章、纪念章及徽章等,其中武昌首义与阳夏保卫战的历史风云在眼前:刻有“武昌守城司令部”、“出入城门证”的小小竹牌,是武昌首义后军政府发给的通行证和令牌;“中华民国湘军援鄂血战汉阳名誉徽章”及“中华民国广西北伐军纪念章”,则是百年前湖南和广西义军北上来汉支援阳夏保卫战的见证,十分罕见,令人振奋。前者还刻有“统领王奖”,说明当年率军来援的湘军一协统领王隆中并没有被追杀,事后还主持表彰安抚事宜。据了解,援鄂湘军幸存者荣获“湘”字名誉勋章,死难者遗骸丛葬于长沙岳麓山,不知王隆中是否参与此间后事。
附录旧文三
小蒋:
这次到长沙,酷热。上岳麓山访得辛亥革命烈士墓。湖南师大博导饶怀民引导,公墓有两座,一辛亥援鄂民五护国阵亡将士公墓,二排,十六座,1916年公葬。他们中可能既参加过援鄂又参加过讨袁。二辛亥援鄂汉阳阵亡将士公墓,三排,十八人。1912年公葬。这些墓分别在194319511991重修过。现在长沙市斥资500万准备重修。另外,湖南准备在黄兴故乡修建湖南辛亥革命纪念馆。
据饶提供的资料,援鄂的有王隆中独立第一协五个营、(1028日出发,112日到武昌;)甘兴典第二师第三协四个营、(118日到达汉阳。)刘玉堂第一师第二协四个营(1123日赶到汉阳)和刘耀武独立第九标三个营,这四批共十六营,总兵力在8千以上。
焦达峰、陈作新是主要组织者,他们在湖南局势未稳、军政府受立宪派掣肘的情况下,毅然派精锐援鄂,表现了以革命大局为重的可贵品德。“首定全湘,派兵援鄂,其功不可泯也。”居正语。1031日,两人遇难。
汉阳保卫战进行十天,死伤官佐220余人、目兵3100余人。甘兴典在岳州被拘拿正法。王隆中先是潜逃,后被谭延凯启用,任湘军第四师师长,部队驻辰沅永靖等地。从现存有“王”字的奖章来看,他参加了表彰活动。
更多情况拙著里面有。
1967年元月.jpg

图片说明
爱晚亭前,我不再是一十六岁的风华少年。岳麓山是我去得最多的外省山,至少五次了。第一次是1967年元月,与同学有张合影;第二次是1974年夏天,只在长沙桔子洲头有留影,手握的长沙地图还在,断了后帮的塑料凉鞋当然不存;第三次是1985年夏天跟文友来,有张照片;上次来是第四次,时为刚刚退休的病弱之人。应该有照片的,也没时间去找了。这次,我用手机,倒是方便,照了不少。
桔子洲头.jpg

点评

好文好图。不过,ku著“瞻仰”,吾兄当年也是粪土万户侯了。说句多余话,有些m什么,一方面极为崇拜m的粪土当年万户侯革命精神,但是别人批评几句m,这”m什么“恨不得上去撕人家的嘴。这m什么是两面人,心里阴暗  发表于 5 天前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湘军援鄂还有一位将士  --  宋锡全 ,可别忘了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ku著“瞻仰”,吾兄当年也是粪土万户侯了。  真还没注意,当年就是瞻仰。不过这样照相像什么似的,有点与众不同。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1:08
  • 签到天数: 1276 天

    连续签到: 2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人的性格不错,敢搞(霸得蛮)。在长沙国军的(集体陵园)墓冢好几处,都保持得不错。张辉瓒的也算是逃过一劫,现在树立完好。天兴公园我经常去,蒋公题写的陵园依然在墙。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称湖湘 似乎不妥  应该称湘楚和湖北的荆楚相对应 都是楚国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不应该忘记的,青树坪战役,战地,遗址,已经迁移别处,那里改建为娱乐场地,游乐,场所,游玩,正在建设中。

    很失望,也不失望,下次还会来的。

    那里现在被称为“归古”不知为什么?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到那里去都是为了看看青树坪战役的那个遗址,场地。

    到哪里没有娱乐场地玩?还会跑那么远去玩。

    这属于破坏遗址,也属于文化吧,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有故事的地方。非物质文化。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树坪地方政府,政府区域,像是个镇,镇政府。那里没有档案馆,双峰县不知道那里有没有档案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0-15 20:18 , Processed in 0.129373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