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汉网论坛暂停注册功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盖个楼,老武汉照片新看,不定期更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24 00: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6-24 09:43 编辑

老天宝银楼

在《湖广方舆纪要序》里,清初地理学家顾祖禹谈到:湖广之形胜,在武昌乎?在襄阳乎?抑在荆州乎?曰:湖广之形胜,在武昌乎?在襄阳乎?抑在荆州乎?曰:以天下言之,则重在襄阳;以东南言之,则重在武昌;以湖广言之,则重在荆州。这里大略指出了当时湖北乃至两湖湖广地区这三大城市的定位,其中他是这样表述荆州地区的战略意义的:何言乎重在荆州也?夫荆州者,全楚之中也。北有襄阳之蔽,西有夷陵之防,东有武昌之援。楚人都郢而强,及鄢、郢亡,而国无以立矣。故曰重在荆州也。作为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平原的核心地带,从古至今,荆州都是军事经济重镇,兵家必争之地。春秋五霸之楚国国都郢即为现荆州纪南城,而当时都城的一处外港,便是今天荆州市中心城区沙市的前身。北京奥运会前刚工作不久的我跟随领导去往沙市公安交流学习了半个月,自那以后,我就对这座素有“小上海”、“小汉口”之称的晚清埠头兴趣有加。清明节后,父亲应邀去沙市探访同窗故交,我找出一两日假来,陪他前往

1858年《天津条约》签订后,汉口开埠;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沙市开埠。可以说,同样是两湖地区长江流域的码头城市,这两座城镇或有相似之处。临行前一晚,我发现反应沙市城市风貌的各个年代的历史照片数量相当可观,如获至宝。但时间有限准备不足,到了荆州沙市后,最后留出的大半天行程也只能走马观花。不过最可惜的,当属被拆得面目全非的胜利街和改造成建材市场的中山路,无法循着老照片一一复原。我仅能从尚存的百来年的残破石板路上感受这千余岁的九十埠,那些被涂料遮盖被招牌遮挡的晚清民国时期的银楼、药铺和茶庄又似乎在诉说着这座城市曾经的热闹繁荣

老天宝银楼是中山路上为数不多有留存且翻修过的历史建筑。和“此地从来无土著 九分商贾一分民”的汉口类似,沙市的商贸活动也离不开由江浙湘赣地区的商业移民。待开埠之后外资外商进入,民间经济活动一定程度上也活跃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金业票号业的繁荣。以江浙商帮为背景的“老同震”、“老天宝”和“老万年”是沙市当地的三大银楼。以老同震为头牌,堪称沙市银搂业巨擘,与其对街的老天宝则次之。沙市老天宝银楼于1927年开业,工艺制作精良,但经营收入一般。武汉被日军占领后整个湖北的黄金市场萧条,沙市的银楼几乎全部倒闭,只有老天宝余息尚存,苟延残喘。建国后银楼曾接连用作中西医药铺、市生产资料服务公司、电气电缆经营部等,荆沙合并后现为老天宝酒楼,即新照片上所示

相关资料参考《沙市文史资料》中《老天宝银楼经营始末》。虽与主题“武汉老照片新看”相悖,但一想到沙市的近现代历史发展沿革和武汉极为相似,说是“小汉口”一点都不为过,于是就插个楼,还望各位不要介意。由于行程仓促只取得三组新老照片对比,还是颇为遗憾的


老天宝银楼.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16: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市商场

正如同“老”汉口的中心在中山大道而“新”汉口的中心在解放大道一样,在老一辈沙市人记忆中,建国之前,沙市“中心城区” 仅限于中山路附近,便河桥以北就是城市郊区。1958年,北京路开始建设,成为新中国沙市第一条主干道。路面宽度平均为四十米,道路中间是双向汽车道,两侧各有绿化带出慢车道和非机动车道,慢车道旁又是约二十米宽的林荫人行道。这种“人车分流”的设计理念典范颇为超前。不禁让人联想起在解放大道的先期建设规划上市领导做出的大胆决策,简直是如出一辙

解放大道是武汉城市发展的见证,在解放大道上,有长江大酒店、武汉商城、中山公园、协和医院、循礼门饭店、武汉剧院等等,不一而足。几乎囊括了汉口乃至整个武汉近四五十年来大多数重要的城市建筑设施。北京路亦是如此。依托近代以来沙市在工商业领域特别是轻工业上的蓬勃发展,北京路两侧的饭店、影院、商场、轻工业门市部和书店,在当时冠绝江汉平原。江汉平原最大的江汉电影院对面,即是沙市商场,建于新中国成立三十五周年的1984年,也就是现在的安良百货

第二天,父亲和我在北京中路的梅台巷吃完手工粉就往胜利街的方向走。胜利街是老沙市繁华的一个缩影,是荆沙商埠文化的一个象征。胜利街原名九十埠街,也称“九十铺”。早年,此街建筑在靠近长江的古堤上,因岸边多埠头而得名。“九十埠”最早成于唐代,距今有千年历史,时有“十里津楼压大堤”之盛。“九十埠”的称呼似乎得名于清,因此,这里保留下来的民宅大多是明清风格的建筑。许多宅院要越过天井才入得内室,又分正房、厢房、堂屋、阁楼等,杂糅了江夏民居和安徽民居的风格。清末,胜利街渐渐由青石板铺就开来

我们由安良百货到江汉南路,上坡前去探访胜利街的时候,发现道路已被打围隔成几段,一些房屋也被拆除,似乎是留存价值不大,好多青石板也因路基改变的缘故翘了起来,不免感到可惜。我们站在废墟上往东南方向望去,看到了活力28的大招牌。父亲对我说曾经的沙市不光有“小汉口”的称呼,更有“小上海”的说法——建国数十年来,轻工业一直是沙市的骄傲。活力28前身为李先念特批的沙市第一家国企沙市油厂,其副产品洗衣皂却“意外”地成为了拳头产品,于是在七十年代,企业改副为主,经营洗涤类日化的产销,也就诞生出为人熟知的“活力28 沙市日化”。除此之外,像是荆江热水瓶、沙隆达农药、鸳鸯牌床单等,都是那个时代,沙市作为省内老轻纺工业基地产出的重要品牌,享誉海内外

父亲问我还记不记得家里的老冰箱。我想起童年的夏日,母亲带着我去大陶家巷口的冷批挑冰品,用棉絮裹上二十来支菠萝冰棍香蕉雪糕两色冰砖,回家后腾到那台绿色小冰箱的上层冷冻柜里。父亲讲,当年全国电冰箱厂主要生产厂家的沙市电冰箱厂和日本松下合作,引入技术和核心设备,沙市和松下各取一字,申请“沙松”商标——这便是家里那台沙松冰箱的来头。从父母结婚到我毕业,老沙松一直好用未出故障。前个几年,母亲抱怨空间太小,换了台西门子的双开门。父亲不舍得丢,这台沙松冰箱就静静地呆在墙角。有时候不经意间看到它,我还记得关门时稍稍力大了些,父亲就会做发怒状吓唬我,偷拿冰棍时又被母亲责骂的场景


沙市商场.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30 22: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650319 于 2019-6-30 22:26 编辑

除沙松牌冰箱外,沙市冰箱厂同时还引进意大利技术,生产家美乐牌冰箱,我家85年花一千元就购买了一台,到北京奥运会那年才下岗,也是放了几年不舍得丢,发票说明书还保留着.....
80年代中期开始,家电大量进入市民家庭,彩电,洗衣机等,感觉那是一个充满希望,现在来看最值得回忆的时代。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1 16: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达 发表于 2019-6-16 21:37
今天参观集邮展览,一位武钢老职工告诉我,武钢除了冷轧车间以外,其他都拆了,“变成大花园”。不知真假

不准确。。。。。。。。。。。。。。。。。。。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00: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7-10 08:39 编辑

沙市中山公园

沙市有着悠久的历史,也是建国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湖北省乃至全国的重要的轻工业基地之一,因此,在沙市,有很多富有历史意义和时代特征的路名。比如说这便河,可上溯至春秋时期楚庄王主持开凿的运河,在其后的历史中,便河作为勾连荆沙段汉水沿岸各地的主要航道,一直发挥着作用,而今天的荆沙河跟荆襄河原来也属便河。再说这青莲巷,原是有青莲居士之称的诗仙李白那“千里江陵一日还”的短居之所,杜甫则在如今杜工巷留下过足迹。在沙市,有许多地名于马相关,像是洗马池、赶马台等,今天沙市的小吃一条街大赛巷前身即名大寨巷,相传是清朝年间驻守荆州的军将们常在此举行赛马的缘故。不难看出,这座成于春秋战国,蜚声于三国时代的中部重镇,实乃是兵家必争之地

此外,反映时代特色的道路比如说中山路、胜利街、解放路、红星路、工农路、跃进路等,而今依然在使用。在六十年代以后,武汉市紧跟国家形势,有将近百来多条街道被改成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名字。花楼街作向阳街,西马路作爱国路,兰陵路作延安路,黎黄陂路作韶山路,武泰闸改工农闸,阅马场改红旗场,昙华林片改反帝一街,桂子山改灭资山,翠微路变唯物路,十里铺变红光镇,凡此种种,不胜枚举。这些街道名称的改动曾一度造成了相当大的混乱,多年以后才慢慢恢复原名。也有少量保留了下来,例如省实验中学附近的火炬路

沙市中山公园是沙市的重要城市标志之一。沙市中山公园的兴建同样得益于地方经济的发展带来的城市市政建设的勃兴。公园于1933年在城郊处的一片沼地坟岗择址开建,两年后竣工。设计师为浙江籍建筑师王信伯。和汉口中山公园一样,沙市中山公园在其后的年月里不断改建、扩建,由最初的十八万平方米到现在的近七十五平方米,足足增大了四倍,时有传闻说沙市中山公园为世界上最大的中山公园。当时的公园园名由原国民党军长徐源泉所题。徐源泉本为湖北黄冈人,先后参与过阳夏保卫战、南京保卫战和武汉保卫战。在武昌昙华林,有座徐源泉公馆,我读初中的时候在十四中踢球曾有所见,相当破败,也不知现在如何了。公园门额两旁“雄楚”、“怀沙”四字则是由荆州本地书法大师李宝常所题。日军侵占沙市后,将中山公园作为马场,园内许多精美的景观建筑在当时被毁,这和汉口中山公园的命运相仿。建国后,公园得以重建,1965年董必武在视察湖北荆沙地区期间,又重新题写了园名

沙市中山公园内有中山纪念堂、孙中山先生铜像和中山亭,用以纪念中山先生。又有春秋阁、孙叔敖墓和卷雪楼这样富含中华历史韵味的人文景观。园内湖泊江津湖占了园区总面积的百分之六十,相比之下,汉口中山公园的园中湖就显得“小家碧玉”了些。沙市中山公园的各个时代的老照片有很多,这里选取的或为建国后,拍完这张照片,父亲和我在这里和他的同学旧友们话别,我们的荆沙之行也就到此结束。想要对沙市有个粗略的了解,两日一晚的行程还是很仓促的。相比之下,部分人文历史遗迹因拆围改建而无法近距离观察,这才是最最可惜的

诚然,在历史的行程和时代的浪潮中,由于缺少核心技术和自主创新研发能力相对较弱的主观原因,以及某些政策性的客观原因,沙市沉寂了下来。但是,当我徘徊在沙市的大街小巷里,从那些富有特色的地名中,从唐代“十里津楼压大堤”之盛,到北宋“十里长街,灯火不灭,其繁荣之景,唯扬州可比”,从清末“沙市江边草市河 发船打鼓更鸣锣 内通襄汉外川广 载得离愁何处多”到建国后的湖北省老轻纺工业基地,我好像能感受到这座历史名城工业名镇的风骨尚存——沙市绝非仅仅只是一个“地级市中心城区”的定义那么简单。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正如我泱泱中华,始终有华夏精神在接续,始终有中华文明在传承,即使在这五千年历史中浮浮沉沉,都会有重新站起来的那一天

回汉的动车上,父亲对我说起一位和荆州沙市有关的亲戚。三爷爷有两个儿一女,这个年纪跟我大伯相仿的小儿子就读于湖北医学院(今武大医学部)。许是这位伯伯年轻时心直口快,性格乖张的缘故,毕业时被分配到外地,也就是当时的荆州地区,后任职于荆州医院(今荆州中心医院)。听亲戚讲,伯伯的水平较高,负责任尽心力,在当时也有“江陵一把刀”的浑名。家人安排相亲,给伯伯介绍了一位小学女教师,后两人成婚。那个时候的交通条件远不如今,伯母也只得趁寒暑假的时候去荆州与伯伯团聚,照料起居。这恐怕是我了解到的家族里最早的异地恋了。再后来,三爷爷的大儿子在一次去西部某厂矿出公差的时候,因缺乏相关安全知识,不幸被大剂量放射线所伤,回汉后亦无法诊断病因,不久去世。考虑到家中没有男丁,再者,伯伯医技尚可,所以不多时便调回武汉,在市一医院工作直至退休——他也就是那个小时候我很羡慕的天天能吃李记热干面过早的伯伯


沙市中山公园.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01: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8-3 22:04 编辑

江汉关

“不务正业”地插楼说了下沙市,回到武汉。西方工业国家通过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中要求清帝国开放沿海以及内陆的港口埠头,在一定程度上确有推动发展的客观作用。长江流域上的重庆、宜昌、沙市、汉口、九江、安庆的这些内陆城市的繁荣发展,或直接受益于开埠后的外资进入以及官民资本的活跃,或间接受益于开埠城市的辐射。这其中,武汉三镇在清中后期,发展出较为完备的早期工业体系和商贸模式,摸索出现代教科文卫的雏形——正道是:驾乎津门,直逼沪上。这一切,和《天津条约》签订后汉口开埠不无关系。可以这么说,不平等条约是一个时代的屈辱,仍有其积极的意义。如果选一个能够代表汉口的城市地标,我相信,屹立在长江之畔的江汉关自是当仁不让

先贴一张不那么常见的江汉关历史照片占个楼,接下来简单地给江汉关与武汉城市发展记通流水账。这张老照片的建筑可算得上是第一代江汉关了。《天津条约》签订后汉口成为被迫开放的七个关口之一,这栋老建筑原为英工部巡捕房使用,1861年英帝国在汉口英界成立江汉关,在这里挂牌


江汉关2.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9: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8-3 22:03 编辑

江汉关

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英帝国与清廷签订《中英天津条约》,将长江流域内陆城市汉口、九江、南京、镇江列为开埠口岸。在这之前,武昌、汉阳、汉口先设有内陆关口,分别是武昌的江关、汉阳的朝关以及汉口的汉关和宗关(亦称上关)。1862年伊始,经清廷总事务衙门批准,撤销原有关口,在汉口设立总关行使相应权利,称江汉关,因地理位置的缘故,亦作江汉北关,定址于现汉江入江口一带

起初,因为缺乏相应现代海关意识和知识,早期的江汉关只作来往货物审报和检查,并不征税。后来随着江汉关业务量增大,加之交通不便,江汉关税务司就向总司建议移址新建。1899年,江汉关移至英工部局及巡捕房并挂牌,即老照片中所示建筑。此处交通便利,华界和租界在这里被歆生路隔开,沿江大道又是宽阔平坦,花楼街的商帮行会的码头经济和各殖民国的银行公司的外来资本在这里相映成趣。下图中左下角的木栅栏就是英界用于隔离华界和租界的设施


江汉关5.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23: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8-3 22:02 编辑

江汉关

作为江汉关大楼的前身,英工部巡捕房的公开资料相当稀少,大略知道是建于1891年前后。在1899年江汉关税务司就向总司提议迁址后不久发生了义和团运动,此提议便一直搁置。1906年,起义被镇压后,江汉关税务司长与英总领事就江汉关移址新建的问题进行了探讨,决定将工部局巡捕房的地皮让出修建海关大楼,前提是清廷必须保证其用途的纯洁性和单一性

由于物产变更的复杂性,搬迁协议的正式达成拖了十年有余,最终在1922年5月,江汉关大楼破土动工

从工部局巡捕房建成的1891年,到1922年江汉关新楼开工这近三十年间,有关这栋建筑的演变历程实难查证。不过,我们在不少的历史照片中都能看到一楼门帘上悬有“江汉关”的匾额,或许可以推断,在汉口海关业务日益增长的情势下,英工部巡捕房已承担起了部分江汉关的行政功能。工部局巡捕房可以算得上是江汉关大楼的前身,在江汉关的发展进程中有一定研究价值和历史意义,然而许多讲述江汉关沿革的文章只会对这段历史一笔带过,其紊乱的时间线让人不明就里,这多少是有些不负责任的

新照片拍摄于今年初春,底下是一幅带有手稿的老照片,潦草的英文字迹已难以辨析


江汉关8.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8: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8-3 21:59 编辑

江汉关

原来的英工部巡捕房是一栋典型的英帝国亚洲殖民地风格的建筑,全高三层其中主楼分别用希腊爱奥尼柱式作承托,远非部分简易木柱建筑所能比拟,可看出当时英方对其的重视程度。一二层均有意隔出荫廊,以应付汉口这湿闷的亚热带气候。巡捕房正立面两角分别有高矮不一的方形塔楼,在整体对称的结构中以不对称来提高建筑本体的趣味性和灵活性。设置塔楼的目的想必是便于巡捕房的瞭望警戒,右侧较高的那一座则兼作钟楼使用。在那个普遍依靠观察日升日落和打更来进行时计和作息安排的中国,早已完成初步工业化的大英帝国对效率的重视程度显然要高出许多。两座塔楼皆为近圆形穹顶,主楼为坡顶,并设有烟囱,更多地是考虑到了江汉地区夏季多雨和冬季湿冷的状况

依照该巡捕房的选材用料和规模上来讲,规格是较低的,而这栋建筑对于江汉关来说仅仅只是一个“过渡”,不过从功能和各种几何元素的使用上来看,多少还是能体现出设计师因地制宜的建筑技巧的

这是一幅日本永清馆发行的明信片,注明为“汉口支那税关及邮便局”


江汉关9.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7-28 17: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8-3 21:58 编辑

江汉关

英工部巡捕房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在其故址之上,新的海关大楼——江汉关大楼,于1922年中破土动工。英国建筑师辛普森(Simpson)参与主要设计工作,其隶属的斯蒂华达森&斯贝司公司(亦作思九生洋行)在上海和汉口皆有作品留存,如上海邮政总局和位于外滩的怡和洋行大楼

江汉关大楼施工由英商景明洋行负责监理,主体工程魏清记营造厂承建,填土奠基工作则交由“地皮大王”刘歆生旗下的刘歆记填土公司承包。江汉关的奠基工作花了约半年时间完成,先将百余根长约二三十米的木桩打到岩层,后用麻石及混凝土浇盖。为此,还专门铺设了一条从后湖姑嫂树到江汉路江边的轻便铁路,由火车头拖带运土翻斗车,将土方由汉口近郊运到工地。1923年初魏清记营造厂进场,花了近一年时间完成大楼主体建设工作。1924年1月21日,江汉关正式竣工


江汉关4.jpg


多谢@老调重弹 老师对于英工部巡捕房及后续江汉关地皮归属,原文“...英界巡捕房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中“英界”改作“英工部”,之前楼层纰漏处亦同。有关江汉关地界归属等详细资料可参见@老调重弹 老师近期好帖请教 江汉关的地皮是哪一年借给英租界的?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11-15 20:22 , Processed in 0.09745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