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请详细说明注册理由)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收起左侧

盖个楼,老武汉照片新看,不定期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天前
  • 签到天数: 74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9-6-17 14: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的照片更有意义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8 02: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非常用心的贴子。久不久上来浏览一次,带着感激之心看更新的内容。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9 15: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集腋成裘啊,向楼主学习!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20 01: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6-20 15:23 编辑

    武钢工人文化宫

    有关青山和武钢的新旧照片对比断断续续发了十来组,这是最后一组。老照片翻拍自武钢博物馆,新照同为上周末所摄。相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再来了,于是把大伯和父亲载着,一路上也看看青山区的变化

    红钢一街和建设六路交界处的武钢工人文化宫、东华园和工人剧院挨在一起,是武钢用来组织各项党团工会活动的重要地点之一,例如小型文体比赛、各类慰问表彰会议等等。我们这次去的时候,发现工人剧院沿街都打了围,招牌还没拆,主楼外的广场还举办过职工集体婚礼,也是武钢前些年每次冬季长跑的起点。现如今被当作临时停车场,附属的棚屋则挂着各厂部离退休办的招牌。工人文化宫和东华园人去楼空,大厅空旷,角落里堆放着杂物。大伯站在门外,说临退休时经常来这边打乒乓球,感叹到这一晃,都十多年了

    从建设六路往江边走就是临江大道,车少路宽,江堤外就是青山江滩。武昌青山江边完全比不上汉口江岸,往前几十年看,路况差劲且常有断头路土泥路,除了武昌老城江边和几个码头稍微热闹点,甚少有市民去到这个相对荒芜的江边。2010年后,随着积玉桥片、余家头片、罗家港片住宅区逐渐成熟,绿地集团拿下武车地块修建市最高地标绿地中心,连青山区府也搬到了江边上——武昌至青山段江滩的建设改造项目不紧不慢地进行开来。青山江滩一期和二期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建成开放,其总工程《武汉长江堤防江滩综合整治工程——武青堤段》(青山江滩)于2017年底获C40世界城市奖之“城市的未来”奖项,为本次唯一获奖的中国城市

    自武钢等大型企业建成以来,青山区格外重视绿化环保和环境改造。我想这可能是由于工矿企业“扎堆”的缘故。此外,相对中心城区而言,当时青山地价较低,历史包袱也不那么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适逢长江流域血吸虫病肆虐,青山区滩涂治理和游园修建并行。1991年青山临江公园开工,一期工程耗费近四十万元,其中一半由武钢资助,先期完成了部分园区绿化和雕塑水景。同年底,由一冶集团和青山热电厂等多个企业共同集资约一百五十万元,区部门投入四十余万元,建成了整体绿化以及少量娱乐设施,使园区初具规模。次年,园方采取边开放边建设的方法补充建设资金,又多方筹借,在园区内引入碰碰车、高架车、溜冰场等娱乐项目让青山临江公园在规模和可玩度上或能与中山公园争雄。小学的某次春游即在临江公园,那是个骄阳似火的春日,坐了好长时间的“手风琴”公交车才到了目的地。我记不太清当时都玩过哪些项目了,总感觉这个公园跟之前玩过的不一样,花坛和绿道都是那样齐整对称,像极了规正的红钢城街坊

    至此,有关青山武钢的新旧对比照片就告一段落了。实际上,手头相关的图片资料还有不少。杨主任他们固然热情客气,但在生产厂区进行私人拍摄毕竟是“违规”,像是炉前和冷热轧生产线以及控制室的影像基本上是无缘获得了。位于七街坊到十街坊这一片区的“红房子”,早在打围前我已留了些许图片,只是角度上却无法与历史照片相契合

    我深刻地明白,这十几组简单的图片对比和粗拙的文字说明,显然是无法去概括一个庞大的时代象征跟文化概念的——武钢既是国家工业系统和行政体系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也代表着国家工业发展史和武汉城市发展史上一个辉煌的时代,武钢更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符号和精神烙印,在武汉人文历史上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武钢的文化性之博大,绝非市内其余几个中大型工业及其聚居区能比拟。都讲要发掘、保护武汉工业存遗,通过这段时间对青山对武钢人文风貌和区域格局的进一步认知学习,我个人更倾向于积极研习现有的武汉大型工业企业的历史沿革和文化内核

    十里钢城在六十年前还是武汉城郊长江之畔的一片滩涂沼泽,那是一个现在的我们无法想象的艰苦年代,来自祖国各地的技术工人奔赴武汉,为武钢的创业和青山的建设献出了青春。或许有人说,那才是大武汉最好的时光。红太阳的光芒射过龟蛇两山头架起的苏式大桥,照进高炉淌出一包包殷红的铁水里。江对岸有宏伟的中苏友好宫和武汉剧院,珞珈山头武汉大学的青瓦台顶熠熠生辉。即便在当时,整个社会都充满着固步自封地民族主义价值观,但那的的确确是一个崇尚劳动光荣讲究阶级情感的炙热时代。二十年后,成长起来的新一批武钢人接过父辈的班,他们因为动荡而失去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但基础相对薄弱的他们刻苦自学,积极向日德专家求教,最终让企业在现代化进程中占得先机。没有他们,就没有武钢第二次创业的优秀成果。上世纪末,一曲“从头再来”后跟着的是“咱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国企改革进一步深化,不少在普通岗位干了大半辈子的工人师傅“被迫”下岗——难道他们果如宣传的那样捧着铁饭碗好吃懒做吗?就我前几年跟武钢职工打交道的经历来看,我个人认为,他们中的大部分或许存在工作积极度一般和创新能力有限的问题,但显然还到不了玩忽职守和好吃懒做的程度。经济改革必然要贯彻到底,随之而来的社会问题疏解措施自然也得到位。回过头去看,大方向是正确的。但不可否认,在改开这前几十年将利益做大再分配的过程中,一小撮人获利太大。而剩下的大部分,包括国家,都牺牲太多。这究竟是历史的不幸,还是个人的不幸?这究竟是时代的悲剧,还是个人的悲剧?或者说,我们能简单地、清晰地将这两者轻松地分开吗?我想很难。因为,悲剧可能是历史的,但泪水一定是个人的。我周围在工矿企业里工作的一些长辈多为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或平级分流或原岗位留守,安安稳稳直至退休,生活稳定,也算是幸事

    我和大伯谈起退休后的生活,自他搬回武昌后就没法和原来的老朋友老同事常聚了,问他会不会感到冷淡孤单。大伯先打趣道说“有麻将室的地方就热闹”,后来谈到虽然在青山生活工作了四十多年,仍无法完全融入进去,讲不来弯管子武汉话也分不太清具体的街坊。事实上,有关这点我是有切身体会的。前几年去青山去武钢公干,时常能听到“你们武昌/汉口”和“我们青山”这样的话语。似乎在青山这个工业生活区里,形成了一种游离于武汉之外的“文化岛”。彼时的青山尚属新兴城区,与中心城区交通远不如今日般联系紧密,地理上产生了一定程度的“隔离”;大型国有企业“小社会”的文化氛围以及工作休息娱乐方式的单一,使得老一辈职工倾向于去选择更加稳定的生活消费方式,储蓄率较高。这看似与武汉(特别是汉口)历来浓重的商业属性相悖,但我们绝不能简单地将武钢和青山的文化特质与整个武汉割裂开来——撇开历史上源源不断移居过来的江浙湘赣商民为这座城市在工商业和文教领域作出的卓越贡献,哪有武汉举足轻重的地位?!各种不同文化在这座九省通衢的中部大城里碰撞融合,就好像高炉里的炙热而又激烈的化学反应一样,最终熔炼成坚韧的钢材,就也形成了武汉这独有的江城文化。所谓“弯管子武汉话”,正是原属东北官话的鞍山方言跟武汉话融合的结果。孔夫子有论: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中华之所以为中华,在于其文明和文化的包容。武汉之所以为武汉,亦是如此

    驶出红钢二街到建设六路正好是中午,我看到三中的孩子们放学在外,整齐划一地穿着校服,三五成群在路边的小吃摊马虎地解决中餐问题。他们和武汉其他的青少年一样,会去省博看展览去省图借书,会去汉街去武广去武汉天地消费娱乐,会去归元寺祈愿;他们是武钢人的后代,不同于筚路蓝缕的创业者,他们有条件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他们将不再局限于青山,他们会去北京学习会去上海工作会去大西北援建。想到这里,又想起武钢的过往,我不禁感慨:武钢推进了新中国工业体系建设发展,使一个积弱积贫的旧中国大步迈进了工业社会。而在讲究效率的工业社会里,很多东西都容易过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可能终有一天,武钢也会过期,像武重武车武锅江车一样消逝在岁月之中,我未能亲眼见着武钢最好的光景,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记起她曾经美好的模样

    多谢各方鼎立协助,内容上如有谬误还请指正,部分资料参考《武钢志》、《武汉青山区史话》以及《武汉市青山言语社区弯管子话钻研》


    武钢工人文化宫.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天前
  • 签到天数: 74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9-6-21 10: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照片里面包含着新故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21 16: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24 00: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了不起的胖马畅 于 2019-6-24 09:43 编辑

    老天宝银楼

    在《湖广方舆纪要序》里,清初地理学家顾祖禹谈到:湖广之形胜,在武昌乎?在襄阳乎?抑在荆州乎?曰:湖广之形胜,在武昌乎?在襄阳乎?抑在荆州乎?曰:以天下言之,则重在襄阳;以东南言之,则重在武昌;以湖广言之,则重在荆州。这里大略指出了当时湖北乃至两湖湖广地区这三大城市的定位,其中他是这样表述荆州地区的战略意义的:何言乎重在荆州也?夫荆州者,全楚之中也。北有襄阳之蔽,西有夷陵之防,东有武昌之援。楚人都郢而强,及鄢、郢亡,而国无以立矣。故曰重在荆州也。作为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平原的核心地带,从古至今,荆州都是军事经济重镇,兵家必争之地。春秋五霸之楚国国都郢即为现荆州纪南城,而当时都城的一处外港,便是今天荆州市中心城区沙市的前身。北京奥运会前刚工作不久的我跟随领导去往沙市公安交流学习了半个月,自那以后,我就对这座素有“小上海”、“小汉口”之称的晚清埠头兴趣有加。清明节后,父亲应邀去沙市探访同窗故交,我找出一两日假来,陪他前往

    1858年《天津条约》签订后,汉口开埠;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沙市开埠。可以说,同样是两湖地区长江流域的码头城市,这两座城镇或有相似之处。临行前一晚,我发现反应沙市城市风貌的各个年代的历史照片数量相当可观,如获至宝。但时间有限准备不足,到了荆州沙市后,最后留出的大半天行程也只能走马观花。不过最可惜的,当属被拆得面目全非的胜利街和改造成建材市场的中山路,无法循着老照片一一复原。我仅能从尚存的百来年的残破石板路上感受这千余岁的九十埠,那些被涂料遮盖被招牌遮挡的晚清民国时期的银楼、药铺和茶庄又似乎在诉说着这座城市曾经的热闹繁荣

    老天宝银楼是中山路上为数不多有留存且翻修过的历史建筑。和“此地从来无土著 九分商贾一分民”的汉口类似,沙市的商贸活动也离不开由江浙湘赣地区的商业移民。待开埠之后外资外商进入,民间经济活动一定程度上也活跃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金业票号业的繁荣。以江浙商帮为背景的“老同震”、“老天宝”和“老万年”是沙市当地的三大银楼。以老同震为头牌,堪称沙市银搂业巨擘,与其对街的老天宝则次之。沙市老天宝银楼于1927年开业,工艺制作精良,但经营收入一般。武汉被日军占领后整个湖北的黄金市场萧条,沙市的银楼几乎全部倒闭,只有老天宝余息尚存,苟延残喘。建国后银楼曾接连用作中西医药铺、市生产资料服务公司、电气电缆经营部等,荆沙合并后现为老天宝酒楼,即新照片上所示

    相关资料参考《沙市文史资料》中《老天宝银楼经营始末》。虽与主题“武汉老照片新看”相悖,但一想到沙市的近现代历史发展沿革和武汉极为相似,说是“小汉口”一点都不为过,于是就插个楼,还望各位不要介意。由于行程仓促只取得三组新老照片对比,还是颇为遗憾的


    老天宝银楼.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16: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市商场

    正如同“老”汉口的中心在中山大道而“新”汉口的中心在解放大道一样,在老一辈沙市人记忆中,建国之前,沙市“中心城区” 仅限于中山路附近,便河桥以北就是城市郊区。1958年,北京路开始建设,成为新中国沙市第一条主干道。路面宽度平均为四十米,道路中间是双向汽车道,两侧各有绿化带出慢车道和非机动车道,慢车道旁又是约二十米宽的林荫人行道。这种“人车分流”的设计理念典范颇为超前。不禁让人联想起在解放大道的先期建设规划上市领导做出的大胆决策,简直是如出一辙

    解放大道是武汉城市发展的见证,在解放大道上,有长江大酒店、武汉商城、中山公园、协和医院、循礼门饭店、武汉剧院等等,不一而足。几乎囊括了汉口乃至整个武汉近四五十年来大多数重要的城市建筑设施。北京路亦是如此。依托近代以来沙市在工商业领域特别是轻工业上的蓬勃发展,北京路两侧的饭店、影院、商场、轻工业门市部和书店,在当时冠绝江汉平原。江汉平原最大的江汉电影院对面,即是沙市商场,建于新中国成立三十五周年的1984年,也就是现在的安良百货

    第二天,父亲和我在北京中路的梅台巷吃完手工粉就往胜利街的方向走。胜利街是老沙市繁华的一个缩影,是荆沙商埠文化的一个象征。胜利街原名九十埠街,也称“九十铺”。早年,此街建筑在靠近长江的古堤上,因岸边多埠头而得名。“九十埠”最早成于唐代,距今有千年历史,时有“十里津楼压大堤”之盛。“九十埠”的称呼似乎得名于清,因此,这里保留下来的民宅大多是明清风格的建筑。许多宅院要越过天井才入得内室,又分正房、厢房、堂屋、阁楼等,杂糅了江夏民居和安徽民居的风格。清末,胜利街渐渐由青石板铺就开来

    我们由安良百货到江汉南路,上坡前去探访胜利街的时候,发现道路已被打围隔成几段,一些房屋也被拆除,似乎是留存价值不大,好多青石板也因路基改变的缘故翘了起来,不免感到可惜。我们站在废墟上往东南方向望去,看到了活力28的大招牌。父亲对我说曾经的沙市不光有“小汉口”的称呼,更有“小上海”的说法——建国数十年来,轻工业一直是沙市的骄傲。活力28前身为李先念特批的沙市第一家国企沙市油厂,其副产品洗衣皂却“意外”地成为了拳头产品,于是在七十年代,企业改副为主,经营洗涤类日化的产销,也就诞生出为人熟知的“活力28 沙市日化”。除此之外,像是荆江热水瓶、沙隆达农药、鸳鸯牌床单等,都是那个时代,沙市作为省内老轻纺工业基地产出的重要品牌,享誉海内外

    父亲问我还记不记得家里的老冰箱。我想起童年的夏日,母亲带着我去大陶家巷口的冷批挑冰品,用棉絮裹上二十来支菠萝冰棍香蕉雪糕两色冰砖,回家后腾到那台绿色小冰箱的上层冷冻柜里。父亲讲,当年全国电冰箱厂主要生产厂家的沙市电冰箱厂和日本松下合作,引入技术和核心设备,沙市和松下各取一字,申请“沙松”商标——这便是家里那台沙松冰箱的来头。从父母结婚到我毕业,老沙松一直好用未出故障。前个几年,母亲抱怨空间太小,换了台西门子的双开门。父亲不舍得丢,这台沙松冰箱就静静地呆在墙角。有时候不经意间看到它,我还记得关门时稍稍力大了些,父亲就会做发怒状吓唬我,偷拿冰棍时又被母亲责骂的场景


    沙市商场.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30 22: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650319 于 2019-6-30 22:26 编辑

    除沙松牌冰箱外,沙市冰箱厂同时还引进意大利技术,生产家美乐牌冰箱,我家85年花一千元就购买了一台,到北京奥运会那年才下岗,也是放了几年不舍得丢,发票说明书还保留着.....
    80年代中期开始,家电大量进入市民家庭,彩电,洗衣机等,感觉那是一个充满希望,现在来看最值得回忆的时代。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1 16:3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达 发表于 2019-6-16 21:37
    今天参观集邮展览,一位武钢老职工告诉我,武钢除了冷轧车间以外,其他都拆了,“变成大花园”。不知真假

    不准确。。。。。。。。。。。。。。。。。。。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8-25 05:53 , Processed in 0.081630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