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72|回复: 27
收起左侧

新发现老资料:1936年 梅兰芳第三次来汉演出在光明大戏院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9-12 09:0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调重弹 于 2018-9-12 09:11 编辑

    QQ图片20180912084309.jpg

        一个网友在网上找到民国时期报纸的广告,就这么一点点,但透露出一个重要的信息,民国时期戏剧大师梅兰芳三次来汉口演出,1936年5、6月的这一次未见记载,但确有其事:1936年5月31日日场甘露寺代芦花荡,夜场凤还巢;6月1日夜场女起解、汾河湾。在特二区兰陵路光明大戏院演出,电话2470.     这次来汉演出与老生奚啸伯合作。
         前两次梅兰芳来汉演出人们耳熟能详,但这第三次不见记载,汉网的收藏大咖可有资料?抗日战争期间,梅兰芳蓄须明志,不登台演出。

         光明大戏院解放后改为中南剧场,放电影、演话剧。
         1962年六一儿童节,下午我在这个剧场看过儿童剧《小铁脑壳遇险记》,四人帮垮台后看过《于无声处》与《雷雨》,都是武汉人艺(武汉话剧院)演的。后来剧场垮了,新建的中南剧场在京汉大道。文革前奚啸伯率领石家庄京剧团来汉演出,在友益街人民剧院,少年的我随舅舅曾一睹风采。
          武汉戏剧志修订时应该补充这个资料。
    下面是网上的资料:

          1919年的冬季,梅兰芳首次来汉演出,演出地点就在汉口(合记)大舞台,同行的有王凤卿、姜妙香、朱素云、姚玉芙等名角。由于名角荟萃,群星辉映,那次演出在汉口掀起一股京剧热潮。后来,盐业银行得知汉口(合记)大舞台经理赵子安与湖北督军王占元关系较好,便通过王占元收购该处房屋及地皮,于1926年建成盐业银行大楼。1934年梅兰芳再次来汉演出,演出地点则换到友益街上的汉口大舞台。当然,此大舞台非彼大舞台,第一次来汉演出时的大舞台已被一座宏伟的银行大楼所取代。

    那年,梅兰芳应汉口合记大舞台经理赵子安的邀请,到汉口作第一次演出。同去的有王凤卿、姜妙香、朱素云、姚玉芙等名角。按照当时的行规,梅兰芳在演出前,先到武汉的一些头面人物家中“拜客”,受拜访者则须设宴为他洗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武汉当地的一些头面人物请梅兰芳到汉口襄河边鲍家巷的“武鸣园”去吃河豚,以尽地主之谊。“武鸣园”的河豚实在是味美,梅兰芳品味后赞不绝口。当时闻讯梅兰芳在“武鸣园”,“观梅”者络绎不绝,留下了“名伶名肴两相彰”的佳话。演期结束,梅兰芳回北京后,逢人就说:“汉口的餐馆,数武鸣园最好。”

    后来有人在汉口的《镜报》上发表竹枝词予以赞赏:“口之于味亦犹人,到底梅郎赏识真。舍命但求能适口,武鸣园里吃河豚。”可见梅兰芳汉口吃河豚这件事影响之大。


          1934年,他二度来汉,在汉口大舞台唱完后,转场到民众乐园又唱了3天,此次演出堪称盛况空前。“连续加场,站着都毫无落脚之地,最高票价更是卖到了4元6角”,那是武汉戏曲界前所未有的天价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18 收起 理由
    兵哥哥 + 18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09: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QQ图片20180912093717.jpg
    兰陵路上的中南剧场旧址
    QQ图片20180912093732.jpg
    中南、中原、武汉、解放四家电影院,那时是汉口人经常光顾的电影院,其它3家只放电影,只有中南放电影、演话剧。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09: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口电影之旅小考
      
      影院汇聚之地
      
      7天,进5家影院,看6场电影,田镇瀛先生无疑是个电影爱好者。
      
      那么,他来汉口,“仍寓东方旅馆”就对了。东方旅馆位于法租界与华界交界处,在今日的中山大道上,也就离大智门老火车站不远。
      
      在汉口的英俄法德日等租界中,法租界最小,离火车站最近;今天的蔡锷路、车站路、黄兴路就是当年法租界的三条纵向主路,沿江大道、胜利街、洞庭街、友益街则是法租界四条横向主街。美国领事馆是我们的主人公田镇瀛的目的地,它就在沿江大道的车站路口。
      
      所以,田镇瀛住得离车站近、码头近、领事馆近;而这个区域,也是整个武汉三镇娱乐事业最发达的地区。史载,到1930年,汉口有11家专业电影院,其中8家在这个区域,而武昌同期仅有一家电影院。
      
      大光明的野鸡国产片
      
      1934年5月6日,田镇瀛开始了他的汉口电影之旅。一起床,吃过早饭,他就到“大光明”看了早场,可惜是一部野鸡片厂出的国产片,”糟甚“,他实在看不下去,没看完就出来了。
      
      这“大光明”可不是后来吉庆街背后的光明电影院,而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中南剧场”,位于兰陵路上的话剧窝子。1924年,意大利商人鲍特在兰陵路开设环球大戏院。1929年汉口商人刘玉堂和华侨江顺德、谭芹生合股10万元,顶下了“环球”,将其重建并更名光明大戏院。
      
      事实证明这笔投资很不错,仅1927-1931年,“大光明”就赚了17万;这里上演《啼笑姻缘》时,曾把一部小汽车开上舞台,轰动一时。冼星海、赵丹、陶金、舒绣文都在这里留下过足迹。
      
      解放后这里改为“中南剧场”,在1959年武汉剧院建成以前,仍然是武汉最高档的文化活动场所,仅1957年10月,就有英国芭蕾舞团、越南文工团、匈牙利歌舞团在此表演。汉口老人回忆:“那是一幢巴洛克式建筑物,内部是西方歌舞剧院的样式,大约可容纳一千多名观众,只有一层,当时武汉的各大剧场里,唯独它是用真皮包裹过的简易软凳……乌兰诺娃在那儿跳过《天鹅湖》。”
      
      没有不落幕的戏剧。1991年8月6日傍晚,一股龙卷风袭击了中南剧场。当时200多名观众正在欣赏电影《鬼楼》,突然银幕右后方透进一片亮光,继而从剧场外传来“轰隆”巨响声。原来,舞台天幕正上方的木结构屋顶被龙卷风卷走,露出一个长约15米、宽4米的大洞,大雨从洞中倾盆而入。观众见状,迅即奔走躲避,幸而没有发生伤亡事故。剧场舞台屋顶被揭走约60平方米,经济损失2万元。据负责人介绍,这家剧场从建成至今,屋顶没有大的改动。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啦,京汉大道上有了一个新的“中南剧场”。
      
      田镇瀛失望之余,下午去买书,“并到上海影院看《得心应手》,虽系外片,有声,照样无聊”。
      
      上海影院即后来的中原电影院,1930年,浙商陈松林耗资8万银元建成。这里起先专映外国三四轮影片,生意不佳。1932年陈松林与美国福克斯、派拉蒙签约放映有声片,一举扭转局面。他又与美国西屋公司签订10年合同,租用“片上发声”放映机,租金1万美元,先付5000元,余款一年内付清;每月还要负担该公司工程师服务费200美元。如果放映机发生故障,工程师由上海来汉口修理,不但包接送、包吃住,还要再付修理费每天20美元。修理时,公司还将中方人员支开,以确保技术垄断。
      
      虽然条件苛刻,但电影院还是赚钱。像《得心应手》这种歌舞片,正适合上海影院的路数,他们当时在报上大作宣传,广告词令人佩服:“八大明星杰作!超一切歌舞滑稽巨片!春花般美眷、春水般柔情、春莺般歌声、春燕般俪影!此片包含着大腿美、肌肉美、舞蹈美!”
      
      两家隔壁的影院
      
      5月7日,田镇瀛到中央影院看《罗宫绮梦》,剧情尚可。歌唱有味,五角代价尚值。
      
      中央影院就是今天的解放电影院,前身是1918年西班牙商人开设的威严大戏院,后来转给前面提到的意大利商人鲍特,这是唯一有冷暖设备的高级影院,票价贵一倍,专映外国二轮名片。
      
      说起《罗宫绮梦》,《鲁迅日记》1934年10月10日有记:“夜同广平往光陆大戏院观《罗宫绮梦》。”此片英文名Roman Scandals,直译《罗马丑闻》,是美国1933年出品,从日记来看,汉口比上海似乎还先放映。
      
      8日晚,田镇瀛到明星看《离恨天》,“国产片。名字很好,内容甚糟,又是野鸡公司出品”。
      
      明星大戏院,就在“中央影院”隔壁;换句话说,就是今天的武汉电影院。它的前身是1920年的汉口大戏院,由鲍特(又是这个鲍特,武汉电影史似乎应该有他一笔)租下来经营。1930年华商郑孝坤接手改建,30年代以后,这里专映国产影片,算是与隔壁中央影院专映外国影片的错位竞争吧。
      
      民国女性的职场政治
      
      汉口电影之旅的高潮来了!
      
      9日,田镇瀛又赴明星,看了胡蝶主演的《脂粉市场》,评语是“尚佳,是可以与泊来品抗衡了,虽然技巧上还差些。”又很搞笑地自我解嘲说:“今天正当国耻日来看电影,初进去颇感不安,所好’娱乐不忘国耻‘,等着以后雪吧!”
      
      “五九国耻”,源于1915年的这一天,袁世凯接受了《二十一条》。国民政府把这一天定为国耻日,报纸会发社论、名流们要举行大会演讲等等,然而倘没有新内容注入,又不与时代衔接,或竟然言行不一,种种纪念活动终不免流于形式。当时报纸上,连各种卖药的、卖烟的广告都以“救国”为噱头,在这种氛围下,“等着以后雪耻”只能是老百姓的普遍心态。
      
      而《脂粉市场》则确是佳作,被认为“反映了民国时期女性的职场政治”。
      
      10日,田镇瀛诸事办妥,即将离开武汉了。他“去世界影院看了约翰巴里木的《江湖情侠》,述法王易十一时法受外侮,爱国志士奋斗的情形。父死子继为祖国尽力的壮举,中国是正需要着,国难方急,人人应着最大的努力!怀疑到我应当怎样做呢?到国外去又当向那一方面努力?真有徘徊歧途之感,自己总觉着不乐观”。
      
      世界影院1927年开设,1929年迁移至今天的五芳斋一带,1944年被美军飞机炸毁。
      
      《江湖情侠》或已湮没,记者感兴趣的是田镇瀛看《江湖情侠》的感想。
      
      为了还原他的汉口电影之旅,记者在武汉图书馆查阅了1934年5月上旬的旧报纸。那些大标题都很夺目:“英日商战白热化”、“国联仍愿与我国合作”、“德国增设警察部 戈林任部长”、“美舰东移太平洋”、“法国海军大操”等等;关于国内时局,更是触目惊心;“日探活跃京沪”、“日军驱赶伊兰农民”、“日人勘测地形”……
      
      准备留学的大学生,在民国可说是万中无一;田镇瀛是这批精英中的一个,他不可能闭目塞听;他能感觉到大变局要来,但又不确定自己的位置,只能“徘徊歧途”。
      
      武汉晚报记者李煦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0: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psb.jpg
    曾经的北方四行之一——盐业银行,大收藏家 张伯驹的老子张镇芳的董事长,袁世凯的老表。
    现在是中国工商银行,还在北京路上。
    1911年1月21日黄昏,汉口人力车夫吴一狗悲剧的发生就是从这里起步的,他拉着黄包车向怡园行进......
    坐在公交车上手机随拍。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12 10: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15]-09 QQ截图20180911094053._副本..pn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12 10: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15]-10 QQ截图20180911095726_副本.pn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12 10: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15]-11 梅兰芳等为刘玉堂祝寿_副本.jpg [15]-11_副本.pn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12 10: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15]-12 _副本.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9-12 11: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王兄资料提供,看样子是把1934年演出与1936年的演出混到一起了。
    QQ图片20180912112928.jpg

    民国时期汉口有大刚报,不知道还有没有大字开头的报纸?
    这家报纸的名称还不清楚。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12 11:29:07 | 显示全部楼层
    1936年6月30日《戏剧旬刊》第15期东篱汉皇所撰《武汉艺坛零七碎八集》一文记述了1936年发生在武汉京剧界的几件特別趣闻,包括梅兰芳、白玉昆、李万春三人在汉跑码头的轶事。序曰:“一九三六年度武漢劇壇上,確乎具有幾個奇異的變態,也可說是出人意料外武漢劇史的特殊紀錄吧,記者摭集零拼,湊成此篇,正史外傳,無以命名,僅曰「零七碎八集」。”
    有关梅兰芳的记载标题为“拒梅迎梅和挽梅”:“光明戲院,和所謂一代藝人梅蘭芳簽訂合約來漢,獻技以後突然發現了一個「拒梅團」,小報紙上的來稿,和印發的宣言,都是冠冕堂皇理直氣壯,什麼拒絕梅蘭芳搜刮漢口的金錢,保持漢市市場的元氣,真是不啻一篇陳琳的討操檄,所以梅大爺在滬上接到這紙宣言會發生遲疑,緩緩其行的,不能早日命駕,還是這位趙二霸王(趙二霸王是光明的約角人趙菊存,排行在二,最近金少山刁難不來漢口,曾經有人提議,叫趙代替霸王別姬的項羽,所以寵加九錫,落得這個二霸王的綽號)手服通天,慢慢的疏通,結果一幕掀天的風潮,在六百元「拒梅妥協費」和五百元廣告費的支出項下,平靜了下去,梅蘭芳到達漢口以後,迎梅的空氣,忽然又緊張起來,一家拒梅特刊的報紙,轉變了作風,又出一頁迎梅刊,一迎一拒,矛以刺盾,何者為堅,連它自己也鬧莫名其土地堂,梅蘭芳在光明的預約,言明十天,但是再加上臨別紀念三天,情商挽留五天,再度挽留若干天,連續到梅蘭芳飛滬,方才打消。”
    梅兰芳、金少山与汉剧名家余洪元合影如图。

    image.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25 12:40 , Processed in 0.071959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