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梁西皮
收起左侧

为纸质书的末日唱一回挽歌 ——由敬一丹演讲而想到写篇前言或后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17 18: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怀旧是要有阅历的,走过了崇山峻岭,才有可能回眸来时的路。度过了若干个十八岁,才可能看清第一个十八岁的价值、对一生的重要性。这是不少80后、90后、00后不愿参与这项活动的原因之一。他们甚至问,写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让我感到了失望和悲哀。
他们,或许从没想到什么社会意义,但一个人懂得珍惜,就是生命的最大意义。若不珍惜自己的十八岁,认为它没有意义,那么,这个人的一生或许也就不那么有意义了。往事不愿回首,怪不得有人那么健忘。

深有同感,引起共呜。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10: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沙洲.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22 11: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1963年购书发票.jpg   这些都可能放入《十八芳华——与武汉同行一书中》,每年一二件,共七十年,老郭有吗?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10: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中秋,想昨天晴阁雅会,月上中天,江风习习。座中竟听辛亥革命博物馆马先生朗诵拙诗,乃首届晴川诗会拙作,转眼十轮秋月,人不老乎?曲终,听武汉音乐学院彭甜一首“望月”,清丽缠绵,发人幽思。伴我何人?唯建雄伟哥矣。




晴川阁上致崔颢

罗时汉

一千二百多年前你曾来过,一路坎坷
像我一样的无名诗人啊,不失浪漫,有点落拓
你倚在黄鹤楼上,白云悠悠,不见黄鹤
空荡荡的乡愁,无尽在日暮乡关的万里烟波

是的,那时的盛唐,文光射斗,群星璀璨
无论是李白、王维,还是宋之问、孟浩然
成就和名声都远在你之上,你有点生不逢时
从东北宦游此地,面对的还是别人的江南

罢了,此岸的芳草萋萋,彼岸的晴川历历
没有屋舍的鹦鹉洲啊,不见亲人的汉阳树
在你眼中留下最后的惊鸿一瞥,就此别过
从此无为驿路,走马华山,学长生而远名利

然而,你知道吗?就是你一挥而就的涂鸦
有意无意间点化了江天寥廓间的诗情不朽
黄鹤楼“自经崔颢题诗后,别是人间瀚墨场”
晴川阁“凭栏日暮怀乡国,崔颢诗中旧日愁”

是绿色的烟云成就了一位无名诗人的千古名篇
还是于落寞困顿中道出了心灵深处的无尽怅惆
机遇就是这样青睐了你,你以诗魂高踞于江城
——正如王勃于滕王之阁、范仲淹于岳阳之楼

知道吗?你走之后黄鹤楼晴川阁屡废屡兴
在黄鹄矶、禹功矶上夹岸而峙,遥相呼应
两者有文野之分,一显一隐,一闹一静
或居庙堂之高忧民,或处江湖之远忧君

相信你不愿再登临黄鹤楼上高高地俯瞰
更愿贴近江水保持晴川阁下的一种仰视
这可能是一个更清醒地反省生命的视角啊
在人生的高潮之后,急流勇退,大隐于世

时代变了,景物变了,生命的本质亘古不变
远离闹市人声、利禄奔忙,方知“何物是清闲”
这返朴归真的休息游观之所,哪怕一年只来一次
借天高气爽、清风明月,展我胸怀,开我慧眼

世上谁能写尽一个愁字,惟有“崔颢题诗在上头”
大笔挟风雷,词气倒江流,《全唐诗》中名列篇首
开七律之先河啊,仅有这个“第一”已经足够
竟能叫诗仙李白也甘拜下风,怅然叹息,搁笔而走

人皆可为尧舜,谁都可以是最优秀的,独占鳌头
功到自然成,除了尽心尽力,还要有点偶然因素
既然无意插柳,何必刻意栽花,不妨见好就收
艺无止境,人生苦短,除了拼搏,还有诸多享受

来吧崔颢,在这中秋之夜,“却归来,再续汉阳游”
“当年对岸飞黄鹤,好看神仙出没者,莫若斯楼”
在你写出成名作的福地,大声呼喊着举起杯中美酒
对着晴川阁上月,仰头干了罢——与尔同销万古愁!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天前
  • 签到天数: 1294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9-25 13:3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正十八岁
    微信图片_20180925.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25 22: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请麦壳儿来篇千字文?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9-27 00: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丽婷杉杉 于 2018-9-27 01:03 编辑

    今天中秋,中秋节快乐!她来了,她就在他的不远,一个城市。汉阳——武昌。
    她是昨天晚上来的,是奔着他来的,是投奔他来的。有点疲劳,疲惫。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马不停蹄的奔着,差点误车。
    到了武汉,可以到他那里,可以到弟弟的家,还是选择了大浪淘沙休闲中心住下。太疲劳了,但心里是高兴地,做了两件有意义的事。
    第一件:群主发月饼,不知不觉中,还是第一人,在全国都没有的事,开了个先锋。
    第二件:昨天给养老院送月饼,今天院长就可以发到老人的手里,每人两个,小小的月饼,代表着喜悦,一种心情。
    养老院一个大家庭,献爱心给老人们。祝她们中秋节快乐!
    忙碌后,一阵阵疲倦的来袭,无力,软软的,软弱的,就是想睡觉,休息休息,逃避任何事情,缓一缓恢复恢复体力,感觉像透支了一样,缺乏维生素,耐力,体力。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你在哪里?在哪里?还在望江花园吗?
    是嘛,是那里吗?
    有多少人去过了那里?
    爱兮,情兮。
    情未果兮。
    是三观,三合不一兮。
    折折曲曲不平兮。
    缘兮。
    天涯共此时,近在身边不远,未来见。相思,相念。情系挂牵,月有阴晴圆缺。同样是美,此情景,心心相印无缠绵。
    爱恋。
    未见,不等于不见。其心与心早已碰撞着喃喃自语,无法眷恋。
    这是迟来的爱,,,,,,,,暖暖的在内心的爱意,爱恋。凄美,凄凉的故事,苦中有甜。(写于中秋节——24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28 20: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洪烛 沿着长江来武汉
          1985年,我十八岁,面临高中毕业,由于偏执于文学,数理化成绩一塌糊涂,连高考预考都未通过,只好准备做个”待业青年”。但自己仍想像高尔基那样到社会(“我的大学”)上继续实现文学之梦。有个中学同学的哥哥是开照相馆的,我甚至准备毕业后去那儿当临时工……幸好南京梅园中学觉得我给母校争得些荣誉,从报纸上看到武大校长刘道玉是教育改革家的报道,想出了一招:把我发表的作品及获奖证书复印许多份,向武大等全国二十多所大学寄发了推荐函。刘道玉校长读到南京梅园中学推荐信和我获奖的诗歌,特意派一位负责招生的老师来南京,领我坐长江上的客轮去武汉面试。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在珞珈山,几位中文系老教授问了我一些文学问题,我初生牛犊不怕虎,对答如流。他们让我就前来武汉面试的感受当场写诗,我联想到坐在江轮上看的风景,一气呵成一首《长江拐弯处》,暗喻长江拐弯处也正是我人生拐弯处。老教授传阅后大加赞赏。我想王勃当众写《滕王阁序》语惊四座时也这么兴奋吧?只是由于武汉大学还要向教育部汇报并提出特招申请,没法当场拍板。
    我回南京后,华东师大也来电话了,让我去上海参加面试。后来,这两所大学几乎同时寄来了录取通知书。我选择了武汉大学,作为免试保送生,没参加高考就跨进了大学门槛。哦,对于我而言,缪斯不仅是诗神,更是我的命运女神,她带给我好运气!
    我中学时候因为写诗,发现叫王军的特别多,写诗发表作品很容易跟别人重名。那时候我比较喜欢闻一多的诗集《红烛》,所以就用“洪烛”作为自己的笔名,使它更像一个姓名。而这个笔名也好像命运安排。进入武大后,中文系组织参观武大的老建筑,来到樱园,看见有一个名人雕塑。老师介绍说:这是我们武汉大学以前的文学院院长“闻一多”。我觉得冥冥之中也是诗人闻一多保佑我,因为我用他的那本诗集做了笔名。我们不再叫闻一多老诗人,而改口叫他老院长。整个大学时代,老院长都叼着那支著名的烟斗,坐在山坡上看我们这班后生们写诗。这也是一种文学传统吧:武大是一所为诗人树立有塑像的学校。偌大的武汉,也只有两位诗人以塑像的形式站立着。另一个是东湖公园里的屈原石像。第三尊塑像会留给谁呢?我可要加把劲啊。有如此想法的也许不只我一人。那个时代的诗人都有类似的雄心壮志,我周围的同学,有不少都是在闻一多铜像前宣誓成为诗人的,譬如李少君(现任《诗刊》副主编)、陈勇,譬如低年级的邱华栋。我们都是浪淘石文学社的。类似的社团,仅武大就有十来个,各自招兵买马,举办朗诵会,油印诗刊,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常去的桂园咖啡馆里,有售已毕业的校友王家新的诗集——其时王家新在《诗刊》,我们便觉得北京的《诗刊》跟武大有缘,谈论王家新像谈论一个发达了的亲戚。这种亲近感是可以理解的。那时我刚刚写诗,还是不谙世故的少年,却有了这样的梦想:但愿一百年后,我也会被塑成同样大小的铜像,立于故乡南京的新街口……我愿意用血肉换取一块尚未冶炼出来的青铜。或许,那才是我来世的骨头。
    洋溢着理想主义精神的八十年代是出诗人的年代。在全国高校,几乎每个中文系的学生都算半个诗人。我也未能例外,觉得一下子由混沌的尘世进入诗人的乐园。春天,樱园的樱花便开了,武汉三镇的市民,成群结队地到武大校园内赏花,有一条路也以樱花大道命名。浪淘石文学社,也该举办邀集湖北各高校诗人参加的樱花诗会了。八十年代的朗诵会,可比九十年代的要阔气得多,一声号令,千人云集,有兵团作战的气势。我参与主持的几届,由学校派车接来碧野、徐迟、曾卓等老作家担任评委,评出的好诗都有奖品,且在校报校刊上发表。朗诵者大都是各校的名花,莺歌燕舞,陪伴着各自的诗人逶迤而来,真是才子佳人大聚会。诗会隆重得像选美。难怪那时候诗人多呢,读者中美女也多,女大学生们以认识诗人为荣。顺便提一句:曾在樱花诗会朗诵拙作并获奖的华中师大“战地夜莺”(校广播员)孙汀娟小姐,毕业后成为湖北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多年后,偶尔调频道重睹她的芳颜,我自作多情地猜测:美人是否还记得我的诗呢?
    本文是一个武大毕业生、一个退役诗人(新世纪又归来)的回忆录。但时代是否也会如此这番地回忆我们呢,它是记住了,还是遗忘了?

    十一期间,欢迎大家继续来稿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9-29 22: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期间,欢迎大家继续来稿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 11: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哪位高人有武泰闸照片?请提供。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1-13 06:42 , Processed in 0.122246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