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03|回复: 2
收起左侧

《史可法全传》中有关武昌的一段情节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6-14 12:04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8-27 16: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五章 豫亲王策马征江南 南宁侯起兵清君侧

    6
    武昌宾阳门内的高观山半腰,一座阁楼掩映在绿树丛中。这座用粗木搭建的阁楼架在高高的立柱上,四面没有墙壁,都是视线宽阔的栏杆,凭栏四望,可以将山上山下看得一清二楚。南面山下是个演兵场,此时将士们正在场内进行刀兵演练:在战鼓声中,千军万马跑动有序,刀光剑影,杀声如雷,让阁楼中的人看得如痴如醉阁楼南面栏杆前是一张巨大的枣木公案,案后铺着虎皮的座椅上,坐着一位头戴绫罗彩绣玉珠帽,身穿大红蟒袍的大帅。他在一群文武官员的簇拥下,边喝酒,边检阅着山脚下的这场兵演。这位大帅就是镇守武昌的宁南侯左良玉,而这座楼,就是他刚刚搭建起来不久的阅兵楼。
    左良玉此刻的心情很复杂。想起一年以前在李自成的追击下四处逃窜,心中还真是有些酸楚,而现在自己则成了武昌府的主人,又觉得心情十分爽快。人啊,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
    崇祯十五年十二月,李自成率领农民军攻打襄阳,左良玉刚一接战,便吓得弃城逃窜,一路溃退来到南方。当时虽然拥有二十万之众的队伍,但因军饷匮乏,饥饿不堪,士气低落,只能靠劫掠百姓来维持生计。到了承天附近,本想借此处暂歇一脚,但当时在承天守陵的湖广巡抚宋一鹤害怕这股乱军骚扰百姓,吓得连忙将城门紧闭,死活不让他进城。左良玉退而求次,乞求宋一鹤给他发点儿军饷,也遭到断然拒绝。几经辗转到达武昌后,他就向楚王朱华奎乞求,说:
    “我愿为王保境,只是请求给二十万人的饷银。”
    可是那个小气的楚王却舍不得给半点银子,对他的要求不理不睬,他只好在城内外纵兵大掠,一时间,武昌城的火光将长江上下映照得通红抢罢杀罢,二十万大军又顺江东下,继续向九江溃退。当时从武昌到九江,长江中战船排列上百里长,吓得驻守在南京的明朝官员大惊失色,连忙派兵前来堵截。前有官军堵截,后有李闯农民军追击,二十万大军又饥肠辘辘,无心恋战,最后那难熬的日子也不知是怎么过来的。
    想到这里,左良玉心中五味杂陈,刚刚喝进去的一口酒也差一点吐了出来。他放下酒壶,伸头向山脚下看了一眼。
    阅兵楼下的这一片平地,原来就是武昌城内面积最大的建筑群楚王府。楚王府建造在城中央的最好位置,它背依蛇山中峰高冠山,坐北朝南,南抵大朝街,西抵长街,东抵阅马场。东西宽两里,南北长四里,正门在最南面,称“镇楚门”。进入镇楚门,除了承运大殿、圜殿、存心殿等宏大的建筑,还有两侧的配殿、左右两庑及正殿后面的正、中、后三宫,共有大小八百余间房屋,还有金鱼池、御菜园、长春寺等建筑。在楚王府周围,还环伺着督署、抚署及府、县衙署。可是现在,这座规模宏大的楚王府已经不复存在,早已被张献忠烧得一片狼藉。
    就是在自己离开武昌,逃亡九江后的不久,具体说,就是在崇祯十六年五月,张献忠又率领农民军西取汉阳,从鸭蛋洲渡过长江,迅速攻占武昌府城在楚王府库中他们仔细查抄,获取宫中金银各百万,其中一部分拿来赈济灾民,大部分装载了数百车运往湖南、贵州。而那个可恨的楚王朱华奎宁愿把金银财宝放在王府中,也不愿发给自己援助饥军,最后被张献忠捉住,装在竹笼中投入长江而活活淹死。张献忠还将王府一把大火烧得精光,而整个武昌城也差不多都被夷为平地。此时的左良玉已经在九江站稳了脚跟,听到这一消息,他一点儿都不着急:这个抠门的楚王,鬼才来救他,让他自作自受去吧!
    也许是自己与武昌有缘,到了这年夏天,李自成、张献忠先后放弃经营湖广。李自成主动将大军撤至河南,张献忠也向南攻占岳州、长沙,逐步向四川转移。他们撤离后,在湖广一带留下了大片空虚地区,保存实力避而不战的左良玉机会来了。他不失时机地派兵“收复”了武昌、汉阳及周围一片地区,自己也从九江回到了武昌。为此,崇祯皇帝十分满意,为了勉励他在军事上继续有所作为,不仅大加赏赐,还加封他为宁南伯,命他驻镇武昌。
    左良玉在八月里进入武昌时,城中四十八座公署及大量民居被焚烧殆尽,只有故侍郎郭正域的府第独存,左良玉便以此作为军府,把武昌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开始正儿巴经地经营这片地区。他先招回流亡百姓,并用军船运来在下江所掠夺的货物,以低价出售,商贾闻之,纷纷前来做生意。而逃亡的明朝地方官员听说大兵到了,也纷纷返回原地,修理城郭,招收兵马,楚地的局势渐趋稳定。南明政权建立后,左良玉扼守南京上游,西可防张献忠东下,北可防李自成南进,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尽管他对弘光朝廷十分傲踞,但福王并不敢轻待他封黄得功、高杰、刘泽清、刘良佐为侯为伯时,同时也封左良玉为宁南侯,并荫其一子锦衣卫正千户,继而晋他为太子太傅,将长江上游的防守任务也都一股脑交给了他后来李自成败于山海关他又趁机恢复了楚地西边的荆州、德安、承天,湖广这一带便是他独占的天下了
    楚王府占据了整个武昌城的中心位置,他要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于是他命部下将这片废墟好好收拾了一番,改造成了今天的这座演兵场。
    良玉想到这里,脸上不禁浮起了笑容。他放下手中的酒壶站起身来,来到东、北、西三边的窗口分别站了一会。
    楼的背后,也就是北边,是一座东西走向,长约五六里的山峰,由于地势狭长,故称蛇山。实际上蛇山由西向东是由五座山峰连接而成,它们分别叫黄鹄山、蔡东山、殷家山、高观山、棋盘山。西边的黄鹄山一直延伸到长江岸边,与对岸的龟山遥遥相对。抬头看,就在黄鹄山的矶头上,有一座二顶三层的建筑高高耸立,这就是闻名古今的江南名楼黄鹤楼。登上黄鹤楼极目远眺,只见滔滔大江由西南向东北滚滚而去,浩浩汤汤,气象万千。古今以来,有多少迁客骚人来到此,无论是崔颢、李白还是白居易,这些诗仙诗圣们都要亲自登临黄鹤楼,在此观赏美景,吃酒吟诗,并留下许许多多让后人千古吟诵的优美诗篇。而阅兵楼所在的高观山恰好就是蛇山中间的最高峰,自己今天就如这座山一样,也是武昌一带谁也超不过的新王侯。
    踱回木案前,他端起酒壶又喝了一大口酒,看了看山脚下正在认真演练的大军,叫过身后的儿子左梦庚,嘱咐道:
    “练完这个科目,给我演练攻占山头!光在操场上进进退退又有什么意思?”
    左梦庚听后笑了笑,咄咄逼人地对他父亲说:
    “父亲手下八十万大军,一天到晚光在武昌城内练来练去又有什么意思!”
    左良玉听出儿子话中有话,将喝到口里的一口酒又吐了出来,不高兴地问道:
    “以你的意思,还想将他们带出去抗拒北兵不成?”
    正像左梦庚所说,现在左良玉已经拥兵八十万,号百万,分为十个大营,前五营为亲军,后五营为降军。每到一年的春秋季节,他便演兵武昌诸山,山头插着不同颜的旗帜,山上山下是兵卒,千军万马跑动起来,声震如雷,惊动数里,好不威风只是,这一年多来还真没有拉出去好好打过一仗。
    “谁要你去抗拒什么北兵!现在北兵在黄河一线,就是打也轮不到我们。那是他们江北四镇的事。”左梦庚被他呛了两句,一点也不含糊,几句话立即回了过去。
    “那你想我带兵到什么地方去打仗?”
    “去南京啊!现在人家都骑到你头上拉屎拉尿了,你还不想过去教训教训他们?”
    “混蛋!有你这样跟老子讲话的吗?南京住的是咱皇上,你想让你爹犯上作乱?”左良玉见儿子用这种口吻与他讲话,不禁勃然大怒,他将手中的酒壶一把甩过去,差点没砸在左梦庚的头上。
    站在一旁的黄澍见势不对,连忙笑着劝左良玉:
    “大帅息怒,大帅息怒!公子的话说得有点不动听,但还是有点儿道理的。”
    “什么道理,犯上作乱?你等不要动不动就拿这话来劝我,我是大明的臣子,再怎么也不能做这种不仁不义的事!”
    其实,部下对他提出这样的建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去年三月京师被陷,崇祯自缢的消息传到武昌,他的部将就群情激愤,请引兵东下南京,占据江南自立。但左良玉恸哭不已坚决不同意这样做。
    没有这样做,并不见得对南京这个朝廷就服气。五月里福王在南京监国,使者将监国诏书送到武昌的时候,他心中就不服。当时他坚决不肯下跪接诏,最后还是在湖广总督袁继咸力劝下,他才勉强按君臣礼节去做。在其后的时间内,马士英拥兵临江,自请入朝,占据了首辅位置,将史可法排挤到扬州去督军;再接着,马士英又与阮大铖等人沆瀣一气,把持朝政,打击和迫害东林人士。侯恂是东林党人,最近马、阮二人借口侯恂投降“逆闯”,意欲迫害他,甚至还要捕捉侯恂的儿子侯方域。由于侯恂的提拔,左良玉才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对侯恂是十分敬重的,马、阮二人对侯恂的迫害,使左良玉十分愤恨。更为令他愤怒的是,马士英还在军饷问题上对他百般刁难,甚至还调遣兵力构筑板矶城,用以扼守长江上游,对自己严加戒备。这一切,都使左良玉深为不满,他与马士英的矛盾一步一步在激化。
    去年九月,黄澍借着左良玉的势力入朝面劾马士英,为马士英所痛恨。后来马士英便教唆楚王府的中尉朱盛浓上疏参劾黄澍,说黄澍凌逼宗室,贪赃激变。接着马士英凭借着首辅的票拟权,私发圣旨命将黄澍逮捕问罪。虽然黄澍奏疏辨解,但马士英再次票旨:
    “盛浓害非剥肤,何至千里叩阍
    圣旨下后,还派遣缇骑立即前往武昌逮捕他。不过,黄澍此时躲藏在左良玉军中,得到左良玉的保护,马士英拿他也没有办法。左良玉与马士英之间的矛盾越发深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6-14 12:04
  • 签到天数: 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8-27 16: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澍躲过一劫,更是痛恨马士英,便一再鼓动左良玉进军南京,推翻弘光朝廷,另立新政,只是左良玉一直不敢有所行动,更何况现在已经体弱多病,不再有过多的非分之想。现在听到儿子左梦庚与黄澍旧事重提,儿子还用如此不恭不敬的口气来挖苦他,心里更是十分不悦。但是黄澍并不就此罢休,笑了笑,又俯身在他耳边轻言细语地开导说:
    “大帅忠君报国的品行一向为大家所知,也为本官所敬佩。只是,现在马士英、王铎在南京共谋残害太子,将先帝之子定为奸伪,不明不白付之刑狱,难道大帅为太子伸张一下公道,或者尽自己的一点余力去拯救太子,就陷于不仁不义之地了吗?”
    “……”
    黄澍这几句话一出,左良玉刚才的火气有所缓解。最近发生在南京的三件案子,已经闹得全国上下沸沸扬扬。特别是北来太子一案,尤其让广大官员和百姓无比激愤。本来大家听说前朝太子尚在人世间,都十分兴奋,但现在弘光皇帝不但不让大家朝见,还说他是假的,将他关进大狱对他进行迫害。这些时来世间都知道天子暗弱,马、阮浊乱朝政,而且都认为太子的。而弘光皇帝说太子是假,完全是因为怕太子出现会威胁到他的皇位,让马士英、王铎等共谋戕害太子。左良玉自己也于近日上疏,谴责弘光身边的大臣迫害太子,并间接地谴责了弘光。可是弘光却下旨答复说:
    东宫果真,不失王封;但王之明假冒,正在根究。其吴三桂、史可法等语,尤系讹传。法司将审明情节,宣谕该藩。
    虽然弘光皇帝及马士英、王铎等有所忌惮,一直对王之明不敢加害,但太子一直都被他们关在大狱里,至今生死不详。说起来,先帝一直对自己不薄,有了功绩,自然大加封赏;即便有过失,也一再宽容。现在先帝之血亲受奸人残害,自己不闻不问也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可是……
    黄澍见他半天不做声,便进一步劝他说:
    “再说,大人这样做,只是为了讨伐皇上身边那几个奸人,即古书中所讲的‘清君侧’,并不是为了有所图谋。”
    “‘清君侧’这一说法我知道,但我也知道,自从《公羊》上有‘赵鞅取晋阳之甲,以逐君侧恶人’之说,就成了后世之人称兵向阙的一种托词。我想你也知道,凡是有假借晋阳之事来做胁制君王之举的人,都是被称为‘造反’的。现在我将近花甲,可不想再做这些让人唾骂的事了。”
    正在黄澍不知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有校尉前来向左良玉禀报,说:
    “禀报大帅,沔阳有消息来报,说驻守在东荆河口马进忠、王允成部防线被闯贼的队伍突破,贼寇主力全部渡过长江到达簰州。
    左良玉大惊:
    “什么?不是说袁总督已经从九**兵前来拦截了吗?他们干什么事去了?
    “大人说的是!不过大人派来的队伍以为他们将沿长江北岸进南京,便将军队往蕲以便与左大人隔江相呼应。不料闯贼无比狡猾,他们并没有按正常的行军路线东进,而是在沔阳改变了方向,偷袭了在此处扼守长江的马进忠、王允成部,从沙湖渡过长江到达南岸簰州
    原来李自成潼关一战失败,知道守住陕西已无望,就决定放弃西安,取道蓝田、商洛向河南方向转移。在清军的追击下,先逃至荆、襄一带,准备顺流东下武昌,进而占领南京,此时他身边的军队只剩下十三万左右。由于遭败绩全军士气低落,加上被家属辎重所困,行动十分臃肿不灵,一路走来非常被动至于前进的方向,李自成似乎也不十分明确。他曾有意直趋东南,抢在清军之前占领南京,由于顾君恩的竭力劝阻,才决定南下襄阳、承天。正月二十九日,主力撤到河南内乡后,在这里停下来进行了较长时间的休整,直到阿济格率领清军追了上来,才于三月南下湖广
    李自成一到达襄阳,左良玉就听到消息了,接着又打探到他们从襄阳到承天,又由承天进抵汉川、沔阳,一步一步向武昌逼近,他不禁有些慌张。看来与李自成的又一场恶战是不可避免了。有道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虽然自己手下拥有百万兵马,实力远远超过李自成,而且他们一路逃过来,急如丧家之犬,自己在这里以逸待劳,打败他们是不成问题的。说来也怪,现在一听到他们又打过来的消息,自己还是十分慌张,脚下总有一种想逃跑的欲望。李自成的厉害自己是知道的,当年不就是被他从襄阳赶到武昌,又从武昌赶到九江,让自己十分狼狈,十分被动吗?三月五日听说李自成到了承天的消息后,急忙向南京告急,请求朝廷派兵支援。想不到袁继咸却错误估计了他们的进军路线军队部署在了却让大顺军从沙湖渡过长江到达江南岸,直接威胁到武昌的安危,使左良玉大为震惊。他想了想,扭过头对一边的黄澍说:
    “你刚才说的那件事,有空明天再说,现在我心里有点闷,先回去歇息一下。”
    说完,他便带着随从离座走了。
    黄澍跟在他后面要陪他下楼,他伸出大手摇了摇,让他止步。黄澍尴尬地停了下来,然后向愣在一边的左梦庚做了个眼色。左梦庚会意,与他一起走到一边,用睁大的眼睛看着黄澍,问道:
    “老头子不愿干,咱们没戏啦?”
    “非也,大帅心中正在犹豫,他要回去好好想一想,才能做出最后的决定。”
    “你有什么根据?”
    “他现在体弱多病,只想过几天安生日子,不想再有什么建树了,清君侧救太子的事也许他确实没有什么兴趣……”
    “那……”
    黄澍用手势制止了左梦庚的发问,接着说:
    “……但是现在有一个人让他不得安生,这个人就是李自成。刚才你没有看见,谈到拯救太子的事时,他脸色并没有什么过多变化,但是一说到李自成打过来了,他却显得是那么震惊……”
    “你是说……”
    “最后他并没有将话说死,特别是听说李自成军队已经逼近武昌,大帅说不定也会以此为借口东下避避风头。因此我们再给他加一点压力,说不定还有希望说服他。”
    “怎么加压?”
    黄澍招了招手,让左梦庚附过耳来,在他耳边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阵,左梦庚高兴地连连说:
    “没问题,这件事就包在本人身上了!”
    当天晚上,左梦庚就将军中三十六个营的大将召集到自己的身边,黄澍先在密室中对他们进行了一番鼓动。由于他们素来不满马士英、阮大铖的所作所为,大家一拍即合,都支持黄澍的建议,就是有些犹豫的人,现在也不敢出头反对。他们先是在一起歃血盟誓,然后又在一起私下策划,最后达成了一致意见。
    第二天,他们一起前去见左良玉,再次劝说左良玉举兵东下,前往南京铲除皇帝身边的奸臣马士英、阮大铖之流。只是,任凭他们一个个激愤不已地鼓动,左良玉一直端着酒壶,低头沉吟未决。
    此时一员大将拂衣而起,他跪在左良玉面前愤愤地说:
    “如果遇事迟疑不决,则将一事无成。假若大帅不愿行动,我等请求自行,再不能郁郁不得志,久居此地矣!”
    其他人见状,也一起在左良玉面前跪了下来,齐声说:
    “请大帅及早做主!”
    见如此阵势,左良玉知道再坚持下去就难以服众了,只好违心地点点头,表示同意照他们的意思去办。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25 22:36:29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昌没有史可法,真好!!否则又被杀光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1-13 06:48 , Processed in 0.136113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