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丹枫白露
收起左侧

[城市印象] 老汉口的夏夜,怀念那个光着上身躺竹床的日子……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7 天前
  • 签到天数: 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并不喜欢用空调,但到了晚上,隔壁左右都打开,热气和噪音挡不住,不得不打开。
    现在就是个“互害”的时代,持续下去大家一起玩完。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陶陶 发表于 2018-7-11 10:15
    你说的小西瓜,我们那会儿叫苦瓜(当时还不知道真正的苦瓜),外表有花纹,因此像极了西瓜,只是体形要小 ...

    是的,我们说的应该是同一种东西,以前知道它的学名,现在忘了。
    记得棉花地里特别多。
    一般情况下是拿来玩的,不好吃。同样是野生的,远没有春天里的槐花好吃。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梅 发表于 2018-7-11 12:07
    五十年代武汉还能捉到萤火虫,抬头能仰望星空,后来都成为童年的回忆了。有一次走318国道开夜车从恩施回 ...

    被成百的萤火虫围绕的体验是在荆门市的山里。
    那是8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晚上,山里的一条土公路,沿着山谷七拐八拐的一直通到山外一头连着荆门市一头听说连着胡集镇(没有去过)。我要从山里的一个村落摸黑走到山上哑口处的那个小村落里去,中途拐过一个急弯,就看到靠山头一则的凹地里有成百的萤火虫在深草丛上飞舞,非常好看。那情景真是童话一般,夜静悄悄的、无数的荧光在你的周边缓缓飞动,无声无息,宛如无数的精灵。
    我伸手抓住一只在手里,萤火虫腹部和尾部有节奏的蠕动着,柔软得让我不舒服,荧光就在蠕动中时强时弱。

    点评

    是的。磷硫矿,矿上的待遇很好,他们自己发射电视信号看录像片。  发表于 7 天前
    荆襄磷矿在胡集。  发表于 7 天前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隐侠 发表于 2018-7-11 16:37
    小时亲眼见在外婆邻居家一小男孩玩水淹死了,在现在的西北湖。当时他父母哭得那个惨,让我终身难忘。

    最初对死亡的认识,一是来自街坊邻居家老人过世时在家中停尸的情景。夏天,几块大冰块围放在床的周边,冷气不断向四下散去,说是怕没有死彻底,魂魄还没有离去,所以要停尸三天。那时,居民用电电力不足,偶尔,电灯会忽明忽暗起来。每当这时,都被解读为鬼魂来了,这让做小孩的立刻毛骨悚然,默不作声,很是害怕,害怕中,又向屋里黑漆漆的地方探望。二是来自长江被淹死的消息和尸体。有个模糊数字,大约每年有40个人在江里溺水(也不知真假)。
    被淹死的人总是无声无息一样悄悄消失了,就像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那样独自走了,离开了江边。只是再也没有回到他的家中。
    我的街坊四邻和认识的同学亲戚朋友中,一直都没有被淹死的事情发生。我们都不怕水,水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增强。家长们倒是都很担心。
    为了躲避家长的检查和有条干净点的裤子穿回家,我们常常是把衣裤脱在岸上,光着身子在江里游泳(由此也引出蛮多故事)。
    其实,无论如何是骗不过经验丰富的家长的,只需用手指甲在手臂皮肤上一画,一条黑白分明的线条就出来了。有时免不了挨打,大多时候家长们忙,没时间理会自己的孩子一下午到哪里去了。(反正也没有见谁出过问题)
    那些被淹的事情过程和原因,成为我们的经验教训,成为我们需要注意和遵守的教条。那时的我们就是这么自我学习、自我教育的,但没有人轻易放弃过到长江里去游泳。
    我也从没有畏惧和放弃过,直到能横渡长江了我也总是遵守着一些长江里游泳的“守则”。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发生过一次危险,连脚抽筋这样的事都没有。
    (现在的家长们啊,小孩其实很聪明的,千万不要溺爱包办和过多担心。)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吾心秋月 发表于 2018-7-12 15:35
    小时候玩得最多的还是那种**,用橡皮筋的那种,当然都是跟街坊大一些的娃娃学的,里面放火炮,一块钱一板 ...

    这种枪我们叫链条枪,枪管用牛皮筋将一组自行车链条捆绑起来。一个空固定在铁丝上,另一个口的口径刚好用来发射火柴棍。火柴头上的火药由铁丝做的撞针击发。力量可穿透好几层纸。

    图片里的枪因该是现在做的,工艺很精致,有焊点焊接。以前,我们没有焊接的工具。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anganyan 于 2018-7-12 21:49 编辑
    丹枫白露 发表于 2018-7-9 17:57
    其实,我们每一代人都有着不同的童年经历。对于每个人来说,童年并没有一个标准或清晰的模样,但多 ...

    有二厂汽水的时候,我也是不能常常喝得到的,夏天能降温解暑的是大人单位里分发的西瓜。无论生熟,大小,一次分发上百斤,塞满一床底。只在晚上,吃饭后,人静下来歇凉的时候,一家人一起吃。到80年以后条件好多了,家里的西瓜又好又多,可以随便吃。但是一家人一起吃西瓜的规则,上了年纪的老人却遵守惯了,他们还认为吃西瓜是件重要的聚餐,好东西必须一起分享。记得我外婆有次大声批评道:“这家人才好玩呢,谁想吃西瓜,谁就去自己切一块吃。“
    而在武汉市刚有二厂汽水时,对于我来说,每天能喝上二厂汽水那是一种待遇。716横渡长江前要进行一段时间的集中训练。游泳是件很消耗体力的运动,天又热。每次训练结束,、每人发一瓶汽水,两块面包。然后,各自挤公汽回家,那时的公共汽车的车门外都挂满回家的人。
    (这也是我们值得骄傲的少年、童年。我们街坊一个小孩7岁,也参加了一个渡江方队)

    这都是武汉夏天的故事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2:00
  • 签到天数: 11 天

    连续签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jianganyan 发表于 2018-7-12 21:45
    有二厂汽水的时候,我也是不能常常喝得到的,夏天能降温解暑的是大人单位里分发的西瓜。无论生熟,大小, ...

    老兄,二厂汽水当时不是奢侈品了,西瓜每年都会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2:00
  • 签到天数: 11 天

    连续签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jianganyan 发表于 2018-7-12 19:54
    被成百的萤火虫围绕的体验是在荆门市的山里。
    那是8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晚上,山里的一条土公路,沿着山谷 ...

    老京广线以内的区域在“灭四害”的时候就看不见萤火虫了,江边边也没有,连蚊子苍蝇也好像很少看见,不像今天蚊子苍蝇特别多。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家里有台黑白电视机那是件非常辛福的事。,我们家很长时间没有电视机。每到夏天暑假,晚上没有事做,就是四处闲逛。而能找个地方看一晚上的电视,那是最快乐的事了。停泊在岸边驳船上的轮渡客轮总是在放电视。与船上有朋友的家长常常带着孩子上船去看电视。我们有时,便假装成随这些家长一起来的样子,骗过看门的人混进去。有时,来的人与看门的太熟了,一看我们不是他的孩子,就会把我们拦下。当混不进去时,我们就等看门的人关上铁门也进去看电视时,从驳船爬上客轮,从船外面翻上轮渡客轮的二楼,再钻过二楼栏杆,进到船舱里,摸黑找个座位偷偷看电视。中途常常被发现赶了出去。(无论怎样,反正是都算度过了一个无聊的晚上。)
    清楚的记得《清清的小河》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完的,那是部为反击右倾翻案风拍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anganyan 于 2018-7-13 07:58 编辑
    丹枫白露 发表于 2018-7-12 22:01
    老兄,二厂汽水当时不是奢侈品了,西瓜每年都会分。

    是的。汽水是整箱的买回家,喝完了,再用整箱的空瓶去换。一群打着赤膊的男人们,围坐在矮桌前,喝着兑上白酒的汽水,那是大人们的聚会。通常,喝汽水是有定额的,一天一瓶。(不像现在的小孩。现在有的小孩,基本上不喝水,全部由酸奶、牛奶、各种饮料替代)。
    更早一点,喝汽水存在故事里的时间要长一些。
    有一则故事,结巴说喝汽水。结巴看着卖汽水的,非常想要喝的样子。老板就主动问他:喝汽水吗?结巴说:喝、喝.....,老板啪的一声把汽水撬开了,结巴接着说:... ...喝、喝不起。
    所以,我小时候的那个年代里喝汽水,也不具备像后来想喝就买的条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7-19 00:20 , Processed in 0.065592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