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文侠
收起左侧

请英伦赤子先生翻译一下几块外文碑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22 09: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巴拉第是巴公么?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侠 于 2018-6-22 10:16 编辑
汉皋书生cnwh 发表于 2018-6-22 09:32
是俄文的。不是墓碑,是纪事碑。请人看过,大意是巴拉第1857年在汉考察。

    王老师,如果是纪事碑,那就有研究价值了。这个巴拉弟也不简单,是个文化名人,搞汉俄词典研究的,在中国很多地方搞考察,可能在武汉待了一年时间,巴拉第·卡法罗夫(П.И.Кафаров,Палладий.1817-1878)。1857年到汉口,40岁,1878年在法国因病去世。他跟教会有密切联系,所编写的俄汉词典之类的书,早期主要用于教会,这块碑出现的地方,不是东正教堂吗?可能是都不认识外文,混在一起放着。如果说不是墓碑,碑上又有一个长长的巨大的十字架,感觉像是墓碑,会不会这块碑也有点纪念他的意思?就像汉人的衣冠冢?又或者是教堂为了表彰他一生的功绩,特地为他立了块“功德碑(纪念)”。总之,感觉越来越有味道了。这件事可以慢慢查。碑文如能全译出来就好。我怎么说神不会无缘无故地要我去管这几块碑的闲事的,八竿子打不到,想来会不会是要找点么事要我做的。尽量争取搞清楚点。05年放到现在也没搞明白。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1878年8月30日临回国前,他给一位经商的中国学生写信,信中说“我的健康状况很糟糕,因此,看样子,今年可能还编不完我的汉俄词典。如果上帝让我的健康稍微好转一些,什么时候完成,我将把它携带到欧洲,那里比较方便出版这类东西。而且,那里很多人都熟悉我”[9]。可见,巴拉第·卡法罗夫完全是带病工作。可惜,他信仰的上帝很绝情,没有让他的身体好转。10月2日,在一名法国使馆医生的陪同下,到了上海,以便从那里通过海路到西欧。医生告戒他,因为气候变化剧烈,如果巴拉第·卡法罗夫马上回到俄罗斯,那么,将会对他虚弱的健康以致命的打击。在围绕亚洲大陆进行了长时间的旅行后,这位俄罗斯学者于12月5日到达马赛。第二天下午3点,他因心脏病发作猝然逝世。1879年元月2日,遗体被运到尼斯,葬在靠近东正教教堂的俄罗斯人墓地[10]。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在1878年2月1号巴拉第·卡法罗夫在写给一位朋友的信中透露,他已经开始联系出版词典的事宜:“К·А·巴拉马耶夫(俄国驻汉口总领事——译者注),给我写信,他提议我们汉口的商人出资出版我的词典,可是所有人都拒绝了。但是我绝不求他们,我想我的词典要通过另外的方式出版。……我的词典仅仅针对研究,不是作一般用途的”[13]。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巴拉第·卡法罗夫本人早在1878年2月份以前,就已经委托汉口领事巴拉马耶夫联系过出版事宜,企图由商人出资出版。但是,这群商人觉得该词典只对学术研究有用,不是一般的翻译词典,所以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了。为此,巴拉第·卡法罗夫还很伤心,他说:“词典只能采取另一种方式出版了”。直到1886年,波波夫增补工作差不多完成的时候,又开始了出版事宜的联系。也许吸取了教训,也许他清楚巴拉第·卡法罗夫所说的另一种方式的内涵,所以,这次就没有去找商人资助,而是向沙俄政府直接请求帮助。1886年3月份,他就满清政府的政治问题,给当时外交部副部长A·弗拉卡林写了份很详细的长篇报告,其中也请求政府拨款资助出版巴拉第·卡法罗夫的这部已经完善了的词典。他在报告中说:“12年过去了……··大司祭巴拉第编辑了汉俄词典,这部词典是我们长期以来深感必须的一部词典。特别渊博的学识,加上有鉴别力的头脑——这些就是即将出版的这部富有价值的著作所允诺给我们的,它出自一个德高望重的汉学家之手。令我们非常遗憾的是,我们的这份愿望似乎命中注定难以实现。长期地,孜孜不倦地劳累损害了大司祭的身体,残酷的死亡之手把他从我们身边夺走,他那开始了的著作还没能进行到一半。不止我一个人对死者怀有特别的敬意,而是所有熟悉他的人,都认为它的著作具有现实意义。一想到这部著作,就像很多前辈们的著作一样,命中注定要成为牺牲品,在档案馆沾灰尘,我们就心痛。受这种感觉的影响,我不顾自己力量微薄,学历不逮,仍然决定把完善词典的这份重担挑起来。已故学者所掌握的历史资料,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的我的负担,5年后,我成功了,最后终于完善了这部词典”“阁下,您比任何人都清楚,像这类著作对我们俄罗斯人来说,特别是现今需要扩展与中国的贸易、政治关系是长期必需的……”[17]。这样的表白,可谓情文并茂,感人肺腑。果然,外交部的官员被感动,于是呈报沙皇,请求批准拨款。1886年7月,沙皇终于批准了亚洲司关于请求拨款出版这部词典的报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巴拉第•卡法罗夫《汉俄合璧韵编》浅析
作者:陈开科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世界汉学》2006年总第4期 更新时间:2006年03月16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1921年为什么要立这块碑呢?其中有什么故事呢?是否与这位知名的巴拉弟有关呢?各位,比拼研究能力的机会来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0: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侠 于 2018-6-22 10:57 编辑

这份资料值得一看:

19世纪俄国汉学大师巴拉第的生平和学术
作者:陈开科 文章来源:载(台湾•国家图书馆)《汉学研究通讯》(ISSN 0253-2875),2006年第25卷第3期(总99期) 更新时间:2007年08月25日
http://jds.cass.cn/ztyj/zwgxs/201605/t20160506_3326915.s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22 10: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侠 发表于 2018-6-22 10:55
这份资料值得一看:

19世纪俄国汉学大师巴拉第的生平和学术

原来是这样,学习了。武汉人文历史非常有研究头。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1: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他也是研究佛教的,这么说来,还是有点机缘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6-24 18:57 , Processed in 0.074440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