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依丽婷杉杉
收起左侧

黄鹤楼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22: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三十号下雪
全国各地有降雪

武汉也有降落雪
黄鹤楼银装素裹

满景色白雪茫茫
眼前的一切静爽

冷冷的美不凄凉
感觉到它的纯洁

超美超然与高冷
给力豁然与浩然

融合这世界一体
锦上添花堪大气

穿出你的品牌气
风格骨质感骨气

铁骨铮铮不畏寒
飞雪英姿飒爽情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01: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依丽婷杉杉 发表于 2018-12-30 22:38
今天三十号下雪
武汉有没有降雪
肯定也有降落雪

好无聊,发几次发不出去。删又删不掉,不会是故意的吧?那管理员,是哪位管理员呢?

怎么会是这种情况,这种样子,像是那么回事吗?一看就是不正常。

是谁不正常,是我吗?奇了怪了?真是个奇迹,奇了怪了,传奇,,,,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23: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零一九是新年
慢慢的远去告别
二零一八年跨越
不思不想也不念

曾经的追逐癫狂
泪洒梨花湿衣裳
只为了篇篇作品
能成为铅字诗章

入眼耀眼的梦想
沉甸甸的书页锁
满心的惆怅彷徨
黄鹤楼听故事讲

汉阳晴川历历目
江边公园有倩影
徐徐微风拂面吹
等他不来同路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23: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下雨小雨点
小小的冷风嘻嘻

下雪不冷化雪冷
黄鹤楼不见雪迹

是因为温度升高
气温融化了雪景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23: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感情
走进去不难——相处
走出来是痛——舍不得
因为还有孩子——牵挂
情与爱的选择
爱与美是最好的永生相伴
欣赏 是最好 最高的境界 境地
还有思维 眼光
假如 无奈 你的情感 受挫
音乐 它可以 疗伤
旋律 入魂灵
治疗 伤感 疲劳 疲惫
碰的焦头烂额 满身是伤
猛然转身 豁达 开朗
原来是如喝下一碗八宝粥
营养 滋润 伤感 伤痛
都在里面 故事
一曲 一幕 一段
一长段 完成 完美
一小段 一小段 精彩 无限
没有不堪
这就是生活 社会大舞台
没有重复 人生之路之谜
如八宝粥里的红豆
相思豆 爱情豆 人生就是赌一场
越爱 越深 越疯狂
又是一春 还有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6 23: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昨天
一位老人驾鹤西去
93岁的高龄徐明庭老人
武汉的“活地图”“活字典”
人文武汉的网友
都在怀念 纪念 悼念他
缅怀着深情
一个老牌大学生 经历 坎坷
乡下十七年的生活 岁月蹉跎
始终不变的是爱书 看书
学习 历练 磨炼
探究 研究 知识 挖掘 传播
文史研究馆终身馆员
一路走好
鞠躬尽瘁 文作流芳
哀悼怀念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21: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月驾鹤西去的还有一位老人
汉阳老三 不是很老 也不年轻
地地道道的武汉人 老汉阳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经不起病魔
多才多艺 钢筋铁骨 胖胖的体型
重重的份量 抵挡不住
抵挡不了肾衰的终了 生命的终止
他去了 他走了 他去与他的女老板
相会去了 女老板脑梗塞先行一步
俩个人都去了阴间重逢
没有人会议论纷纷
没有人会指责他们男欢女爱
留下了像“金瓶梅”又不是金瓶梅
露骨的私人空间 情感 欲望 发泄
他或许知道他的日子不是漫长
漫漫长 来日方长 心里清楚
外人不清楚 隐蔽的而又激情的岁月
走了 去了 去追寻他的女老板去了
一路走好 一个有趣味的故事
没有令人生畏  反感
是因为他是个男人
男人的骨气 没有丢 男人的生理
需求都是一样 二人的世界
谁又不享受着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18: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小年,小时候很喜欢过年,因为过年有新衣服穿,有零食糕点,还有大鱼大肉,美味佳肴,卤味肉食品,豆腐泡。素元子,就是藕,还有萝卜做的。
兰花豆是父亲买的蚕豆提前放在盆子里用水把它泡起来,发胀后,我们就用剪刀在蚕豆的屁股后面剪一刀,或两刀,放在筲箕里,把水沥干,然后再放在油锅里炸,那炸出来的兰花豆,香酥脆,可好吃了,上面再撒上一点点盐,味道也不错。
还有拔丝香蕉,用香蕉切成一段一段的一小段,在调好的芡粉中滚一下包裹一层外衣,放在油里炸,炸成焦黄焦黄的捞起来放在盘子里,然后用白糖加点水在菜锅里炒,炒的变了颜色,透明的焦黄色还粘连着不是很稀的液体拉起来有丝,然后趁热浇到盘子里炸好的香蕉上,一盘香香的诱人的,好吃的拔丝香蕉做好了,冷却后,外面是脆脆的,里面是软的。
还有一盘奇异怪妙的菜,吃完了都不知道是什么菜,后来父亲告诉我们是小葱蔸子。他把洗洗干净的葱蔸子,放在用面粉鸡蛋调料调好的配料里,搅在一起,然后一个个的拿出来放在油锅里炸,炸好了就捞出来,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觉得好吃,好好吃。
还有翻身果,麻条,猪耳朵,都是父亲做给我们吃,过年的年味,味道。其乐融融,满心欢喜,记忆难以抹去,不忘。
我们俩个女孩就是两个小公主,还有俩个小小少爷是在湖南长大的。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不在父亲的身边长大,有没有体会到父亲的温馨,温情,感情,情感。父爱如山,顶天立地,精明能干,病魔夺去,夺走了他的生命,父亲,我的父亲。
因为那时候没有冰箱,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存放的,放在筲箕里吊起来挂着。小时候也“馋” 搭个凳子站上去“偷”着吃,做菜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热的又不吃。有点淘气,调皮,长得貌相秀秀气气,可就是一个男孩子的性格,一颗好奇狂野的心,被父亲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七、八、九,闲死狗,就是形容,那个时期,那个年龄段的生长期,淘气、特别的调皮、顽皮,冬天放寒假,夏天放暑假,都是锁在屋里的。好在有妹妹陪伴也不觉得孤独、孤单,做作业,看书,走军棋。军棋有两种走法:一种是比较简单的翻棋,翻开看着双方的棋子走。一种是立起来的双方看不见对方的棋子走。
有司令、军长、师长、旅长、团长、营长、连长、排长、工兵、地雷、手榴弹、军旗。走几盘玩累了,不好玩,就不玩了。
用罐头瓶盖子,做一个称东西的小“称”玩,在盖子上,用钉子,锤子,打三个小孔出来,再用线索子穿起来系在一根筷子上,找一把小锁,系上线索,称砣就做好了,一把自制作的手提小“称”成功了。有一种喜悦感,开心的感觉。过家家,称东西玩。
玩几天不好玩,没有意思,就用集攒起来的多种多个颜色大小不一的瓶盖子,做小动物玩,那盖子是塑料的,用细铜丝把盖子固定起来,盖子上要打眼,从孔眼中来回穿一下,再用钳子夾住铜丝扭紧固定不动,就好了。做的小鸡,小鸭,小鸟,好看极了,立体感比较强。
两个同样的小牙膏盖子做脚,一个大一点的盖子做身子,小一点的做头,再小一点的做嘴巴,简单又好玩,主要是有颜色不同的组合,吸引,变化,变换。兴趣过去了,又寻找新的吸引有趣味的好奇,探索。
把家里的缝纫机当玩具一样的好玩,两只不大不小的脚踩在缝纫机上,不知道是正转,还是反转,还是蛮有意思的,空转。有时是两只脚,有时是一只脚,踩不动,没有找到窍门,诀窍,技巧。
过年母亲给我们做新衣服穿,都是百货公司买来的零碎布头子,刚刚好做一件衣服的布料,或者是一条裤子、两条裤子的布料。因为她在百货公司上班,布匹柜台上班的阿姨给她留下来的吧,占点便宜,不知道有没有打折,钱还是要给的,可能是要便宜一点吧?要不然,谁要呢?找人加工制成衣服,还是要手工费的。
自己做就不要手工费了,能够穿上新衣服,还便宜,好看,想做什么样子的,就什么样子。(母亲给我做的衣服不好看,老样子。有点影响。我长大了就自己给自己做好看的衣服穿,爱美,时尚。)
冬天,看见邻居小朋友,在外面马路上溜冰滑雪,我为什么不可以,锁住了房门,锁不住我的心,从窗口里翻出去,爬出去。把窗口栏杆扒开,站在凳子上翻出去,让在屋里的妹妹把洗衣板,就是搓衣板,还有小凳子从厨房的窗口递出去,给这个胆子够大姐姐,潇潇洒洒的在那马路上,坐在那搓衣板与小板凳搭在一起的滑板上,由邻居小朋友推着从这一边到那一边,又从那一边推动着到这一把边,来来回回几个往返,好玩的,开心极了。
还有滚雪球,做雪人,打雪仗,玩嗨了,玩疯了,玩野了,收不住心,就不好办了,不能安静下来学习,读书。还好,玩是玩,读书是读书,学习是学习,没有受到影响。
差不多快到了,吃饭的时间,父母亲应该要下班了,赶紧打住,不能再玩了。于是,又从窗口翻爬进来,在外面向屋里爬不好爬,还是蛮费劲,费力气的,外面的地势比屋里的地势低,还没有凳子搭脚,人只有窗口那么高,就凭着两只手,两只脚的力气,赶在父母下班前要翻爬进去,回去。不知道妹妹有没有告知给父母,应该没有吧?
要不然怎么还有第二次的,又一次,从窗口翻出去,那是夏天,偷偷地爬出去到大游泳池游泳,可能是衣服是湿的,晾在家里的绳子上,被发现了。好像被训了一顿,以后再也没有发生过此类式的事情,解锁了,不锁了,锁的住人,锁不住心。
那爬窗子,冬天还好,有棉衣棉裤隔着,没有受伤,伤着哪里。夏天就有受伤,两个膝盖和手肘子部位,没有东西护着,就磨皮,都磨破皮了,洗澡时见水,都痛,怕感染,就擦抹一些红药水,紫药水,消炎。女孩子像男孩子一样的性格,难怪得听母亲说:我父亲总是叹我要是个男孩就好了。父母亲住了一辈子的一楼,孩子时的我当然也不例外,跟着父母住着的一楼。只是在工作成家后,才有住过楼上,高高在上的感觉,其实也差不多,就是光线好一点,亮一点,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
自从父亲去世以后,感觉过年都没有过年的味道,虽然是在餐馆里,美味佳肴,大鱼大肉,满汉全席,都赶不上,父亲,亲力亲为,亲手做的味道,情深,情意,源远流长。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31 14: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依丽婷杉杉 于 2019-1-31 14:52 编辑

今年吃年饭,是在老房子,母亲的家里,也是曾经父亲居住过的地方、家里、屋里。那个大方桌子和椅子,多少年没有围着、坐着在一起了。四姊妹,还有母亲,加上三个后来进入加入彭家的亲人,“女婿”及出生的“晚辈”,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及一个漂亮的美女。
其他人工作,没时间也离得远,在深圳,在南京,在武汉,也没有放假,各个小家庭代表了,三代同堂,像老一辈,大人问候,问好,安康,长寿,吉祥!
主厨的是妹妹和她的漂亮女儿。一个母亲掌勺,一个女儿做助理,配合的相当默契,一大桌子的菜,非常丰盛,味道美极了。感觉到了,家的温馨,温情,温暖。
没有什么甜言蜜语,甜言美语,都在这无声的话语中,精心烹调制作的佳肴里,色香味美俱全。而妹妹她却没有吃一点点,可能是油烟子熏的吧?也可能是累着了。
但,看得出来她是高兴的,满意的,有种成就感,因为每一道菜都是她精心制作的作品,母亲吃她做的扣肉,蛋饺,鸡肚汤,连连称赞,吃了不少。
我吃她做的牙签肉,红烧黄鱼,泥蒿炒腊肉,羊肉萝卜汤,还有脆脆的苔菜,红椒蒜苗爆炒小肠,豌豆炒虾仁,麦菜。胡萝卜丁、苔菜、虾球,好看的三种颜色混搭在一起,又是一盘,都感觉比餐馆还做得好。
一双巧手,在妹妹那里,还有绣花,做手工,拖鞋,也是杠杠的。打毛线衣,勾花边都不在话下。做面食,糕点:馒头,面包,蛋糕,又是她这一两年经常拿手的一套,做给母亲吃。
2018年,儿子过生日,就是妹妹给他做的蛋糕,“18”送给他,相比之下感觉我这个做母亲的惭愧,可是儿子非常理解她妈妈。话语不多,有情就好,年年如此,山不在高,聚少离多,缠缠绕绕,血脉亲情,阻隔不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1-31 15: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家的两段故事好。点赞!家事城事皆人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4-21 10:52 , Processed in 0.070460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