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KSWP
收起左侧

[交通建设] 再谈电动自行车目前存在的重大、特大和所谓的严重问题!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5-30 22: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灰常首肯的是K君大文中提到的如何在现有即将有之通行道路上提升商品流通效率(即市区小商品,主要是各种外卖等类的及时物流)问题。效率就是芒宁啊

您家绕来绕克最后还是绕到了您家曾经提出,后被被广大有常识但冇得么文化之士纷纷唾弃的,不希望三眼桥路马上可以看到的扩宽、扩容之现代城市道路建设工程上来了。年底就是三阳路隧道通车之时,大交通的通行效率也要得到保障撒。

市长一词是阔以直截带汉网说的,非须屏蔽之关键词,您家干嘛灰要用大写罗马字母代替?您家带勒一点上蛮有病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0: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8-6-1 08:27 编辑
二横一杠 发表于 2018-5-30 22:26
灰常首肯的是K君大文中提到的如何在现有即将有之通行道路上提升商品流通效率(即市区小商品,主要是各种外 ...

    第六章  当年有人骂我“子不教父之过”。如果把这个原理用在《社会学》中,那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当你们在痛骂电动自行车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想想城市道路规划者的问题呢?


    我们中国的李鸿章也是一位非常伟大的社会学科学家,他早就预见了我们今天电动自行车存在的问题——如果体制有问题,贼是越杀越多。

   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到今天,其解决社会问题或矛盾的办法就只有三个途径:

    1、压制。其手法一般为对社会问题进行抑制、取缔、禁止、取消,此方法一般多见于落后的封建农耕时代。

    2、体制变革。其本质,就是所谓的顶层设计。把上梁扶正,下梁自然就不歪了。用大白话来解读,那就是——领导带头,党员干部冲锋在前。

    3、暴力革命。暴力革命的本质,是与第一种压制方法有直接的关系,其与第一种压制方式是一种因果关系,其连间接的可能性都没有。因此,这个暴力革命是目前人类文明时代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就以上三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来说,压制是最简单的,当然也是最粗劣的;而体制变革,则是技术难度最大的,一旦变革的途中出现问题,它是可以间接地导致第三种情况的出现;暴力革命坚决不能提倡,除非有它的合理性。

    而我们的一些网友在建议对电动自行车进行管理的方式中,几乎就是直接地压制。那我问你们——有效吗?那我们就用事实数据说话:

    当年,取缔了三轮麻木之后,摩的迅速崛起;摩的禁止了之后,电麻木迅速崛起;电麻木还没有等到消灭干净,黑的就迅速发展起来了。你越是压制,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就会失去平衡,导致反作用力更大,而且是加速度的。最后,导致“滴滴”合法化,河南的空姐被杀!

    请问你们,你们还想要么样?——你能解决人类社会上下五千年发展史中的这个历史宿命吗?啊!——除非,你是东方升起的第二个太阳?
  
    贼越来越多,绝对不是贼的问题,而是你的道路设计或道路规划有问题。——子不教父之过嘛!
   
    你想压制的话,他们大不了白天不出来,他们晚上出来,看你么办?你能一天24小时不睡觉,把电动自行车栓在你的裤腰带上吗?

    因此,必须要在道路设计和道路规划上想办法,设计出一种能让电动自行车自觉遵守交通规划的好道路。

    真不是吹的——如果你能让我担当城市道路规划局的正局长,我保证为武汉设计出一条可以让电动自行车自取灭亡的《金光大道》。我设计的这条《金光大道》,根本不用你费死力的去禁止电动自行车,你就是白送他电动自行车,他都不会再骑了,而且说不定他们还倒贴钱把车子都交上来。不过,这只是个梦想,因为我马上就要退休了,还是你们自己去想办法吧!





    (声明:本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不代表汉网论坛观点。有很多话不好直说,这不是我害怕什么,而是想让汉网为难。反正我和我的那个苕儿子都是就了气的,少活几年也不过少吃几饭碗,我没什么害怕的。真不是吹的,我的祖宗八代全都是有文化的精英阶层,没有一个是底层的工人和农民,这个我在杂谈里交待过,所以我多多少少还是遗传了我祖宗八代的好基因,至少我自己认为是好基因。因此,汉网好不容易给了我们一个可以提建议的平台,我们也要抬汉网的庄撒,对不对?来得克得撒!)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5-31 13: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说经济在勇往直前,体制原地打转咯?经础与上筑不相适应咯?

我感觉是说到点子上了,K君,继续掰撒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6: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8-5-31 16:38 编辑
二横一杠 发表于 2018-5-31 13:31
就是说经济在勇往直前,体制原地打转咯?经础与上筑不相适应咯?

我感觉是说到点子上了,K君,继续掰撒: ...

   
    第七章  我从来冒呛你这样说啊!你么都往我身上推!我只是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电动自行车存在的问题,那绝对是普遍性的。因此,这肯定是我们的将蛮熊,结果熊了我们骑电动自行车一大窝。

    我的这个概念,是针对性的,不是宏观的概念。我们有好的机构,但机构中的科学设计人员有问题,这与“恢复高考”是有最密切的关系的。

    当年,每个大中小学校里面都一支工人宣传队,俗称“工宣队”,其实它就是人民群众在学校里的代表。设置“工宣队”的目的,就是让人民群众来督促你们学生学习,怕你们这些死读书的学生们在学校里所学的知识脱离了我们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切身需求,避免你们这些学生将来毕业后坐在办公室里设计出来的产品不能很好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对不对?

    因此,当年在经济体制下设计出来的非机动车道,那条条都是能通往共产主义《金光大道》。那不是今天的这些“恢复高考”之后考上大学的某些个不热爱劳动、不帮助同学、不做好人好事、看不起我们工人阶级的那些专家、学者们设计的坑坑洼洼的所谓道路能与之相提并论的。

   
不信,你看看今天的设计院里,有几个是我们工农兵自己培养的专家?因此,他们设计的任何产品,那绝对是不可能与我们广大普通人民群众的需求去相适应的。

    因为“恢复高考”之后的设计人员官僚主义思想非常严重,他们不知道我们广大人民群众最需要的是什么,导致最后被那些深入在最基层下面的水货产品产品占了空子。水货产品之泛滥成灾,与其能广泛适应广大民众的实际需求,那是绝对密不可分的。

    因此,我们在批判水货产品和电动自行车时,我们那些有严重官僚思想的设计部门或人员是不是也要自我检讨一下?

    因为在市场经济中,市场是决定一切的,所以水货产品就能清楚地看到市场经济中的那只“看不见的手”,瞬间钻了市场经济的空子。

    而坐在办公室里的那些“恢复高考”之后不愿意下基层的官僚们,我敢保证他们连自己的手都看不清楚,所以他们设计出来的道路,那就象“汉网某客”先生说的那样——象刚被敌机轰炸了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 12:37:11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K 君,快克瞄哈那个戏子的猖狂那个贴,有童鞋说你每天念兹在兹的以前汉网杂谈就是个

点评

他们连今天演员高收入的本质都没有搞清楚,我懒得跟他们嘴,水平太低。不懂马克思主义理论,你就搞不懂为什么今天中国演员的演技不行而收入反而却非常高的原理。  发表于 2018-6-1 12:51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 14:4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江大桥确实是个范例,六七十年前的产品能放到未来依旧实用,真是有远见性,如今的桥,高架,部分马路,要么只给机动车,连个人行道都不做,比如二七大桥,天兴洲大桥。你越是限制自行车,那么人人都回去买车,开车,因为你的路只让汽车走嘛,然后行人和自行车走在路上毫无安全感,可以采访下以前走东湖绿道,中山大道的居民和如今对比是什么感想。人,自行车被撞事件也频频发生不足为奇了,反而正常起来,汽车和汽车擦碰都经常发生,何况人肉。应该按大桥的方式,将道路分道行驶,最好中间用隔离绿化,或者护栏分离,提高油价,限制汽车运行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0: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8-6-1 20:46 编辑
tianzhizi 发表于 2018-6-1 14:49
长江大桥确实是个范例,六七十年前的产品能放到未来依旧实用,真是有远见性,如今的桥,高架,部分马路,要 ...



    第八章   你的这段回复中的很多观点,愿望是好的,但有时候理论无法去与实践相结合。——理论与实践无法相结合的案例,在全世界都存在,但在中国最多。因此,虽然“五七干校”有问题,但也不能说它全错了!


    中国文化最大的问题,就是理论无法与实践相结合。因此,尽管中华民族的文化灿烂辉煌,但无法与全民教育相适应,这就是白话文运动的本质。

    当年,英国在城市建设中就吃了很大的亏,他们当时的设想——富人有车,让富人去郊区住,他们可以开车到城里来;穷人没车,就在城中心住。其结果并不理想,因为所有资源都在中心城区,穷人在中心城区消费不起;富人由于太远,又不想往城里跑,因为富人有钱,他们不在乎你的热干面涨到多贵。就是说,原来富人在中心城区住时,一天逛三次新世界、武广,现在住远了,一个星期逛一次或是更少,而穷人又消费不起,导致中心城区空心化。

    还有汽车上的安全装置——原来,欧美科研人员以为汽车有了安全带和气囊,开车的人就不会被撞死了,结果事实证明事与愿违。汽车自从有了安全带等安全装置之后,车祸的死亡率反而增加了1亿万倍,每年全世界因车祸死亡的人数,相当于一百次世界大战的损失,也就是每年要发生一百次世界大战。究其原因,原来是因为汽车有了安全带或气囊之后,人们就以为安全了,所以就会把汽车开得更加之飞快。

     人性、人性、人性啊!我今天才明白——马克思之所以
年年被欧美革命人民群众评选为世界第一伟人,那不是因为他的《资本论》写得好,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人性化。

     大家明白了吗?——中国的那些个右派,他们是多么的坏透了啊!他们右派们自己没有人性,反而说伟大的马克思先生忽视了人性。他们右派在后来四十年里的所有言论,几乎全都是倒打一钯,把我们全中国人民忽悠得是一楞一楞的呛NM苕一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09: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8-6-6 12:47 编辑



     第九章   再来从技术上分析——我们为什么熬不过人类交通文明史上最伟大的“22秒”?



    请武汉城市道路规划局的农民设计师们、汉网的网友们、那些热爱大武汉却找不到武汉病根的热心市民们,你们大家仔细好好想想看——我们武汉所有红灯时间最长的地方,都是些什么地方?

    在这里,我告诉大家——武汉红灯时间最长的地方,那一定是武昌那宽大的新农村主干道上的十字路口上。

    对不对?我说错了冒?大家想想看,为什么会这样?其科学道理和科学原理在哪里?——我真心希望武汉城市道路规划部门的某些农民设计师们,应该从YRYXB重新开始进修!

    由于武昌的道路几乎全都是由非常宽大的主干道快速路组成,因此数量众多的车辆一个个在没有任何缓冲的情况下迅速地集聚在了十字路口。到了这个时候,你这个十字路口上任何一个路口的红绿灯,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化掉这些从快速路上快速集聚到这个十字路口上的车辆。

    因此,哪怕你这个时候的快速主干道十字路口其中一个红灯只有10秒,而把这10秒平均分滩到另外其它五、六个路口红灯的时间上都会远远超过22秒以上。——这个时候,那些短距离流通的行人、自行车和电动车肯定就忍受不了的。

    因为在十字路口那六、七个红灯把你这10秒钟轮番转一圈的话,总会有最后一个路口的红灯时间要超过22秒、或者更长。

    因此,我们在武昌新农村的十字路口上,红灯时间几乎全都是在一分种以上。因为从武昌新农村快速路上迅速集聚过来的汽车太多,你用十几秒时间的绿灯一次性根本消化不了。这个时候,那些靠短平快进行商品流通的行人、自行车、电动车根本就忍受不了,只得“绳之以法”——在十字路口用绳子代替法律,把行人、自行车、电动车的情绪控制住!

    为什么欧美人民群众都比较遵守交通规则呢?因为欧美的城市道路都是次干道,次干道上的车速缓慢,所以集聚在次干道路十字路口上的车辆就不会很多,一般每个绿灯只需要10秒钟就足够消化掉次干道十字路口上的那区区之几辆车。

    如果武汉城市道路规划部门的农民设计师不信邪,你们可以在汉口的次干道十字路口上看看——有时候,根本不需要红绿灯,更不需要“绳子之以法”了,我们汉口连22秒都免谈了!——这就是我们汉口年年能够战胜武昌新农村这科学道理所在。

  


  (注:我“工农兵”一个,被公知们拒之于“城市道路设计学院”大门之外。因此,我在文中无法用学术性的语句来表述,但我的大白话应该是不难听懂,绝对不会比我的英文水平差多少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16: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8-6-8 10:11 编辑



    第十章  宽大的主干道在城市道路建设中也是必须的,但是那是要有科学和技巧的,绝对不是随便把马路一拓宽就完事了的!



大家可以看看我们老汉口的主干道——我们原来老汉口的主干道,都是为次干道服务的。


    这个“服务”的概念就是——主干道是路,次干道是家。人们都是从主干道上回到次干道的家里,或从次干道进入主干道去另一个次干道邻居家拜访。


    这个“服务”的原理,也象我们学校教学楼的原理一样——我们学生们都是从宽大的走廊按顺序走进自己的教室。这个时候,走廊就是主干道,教室就是次干道。如果这个时候你在走廊的中间纵向再插一杠子再来一排教室和走廊的话,那一旦遇到地震和火灾,那学生们在逃命时,那整个走廊瞬间就乱套了。


    因此,我们老汉口在设计城市主干道时,都是尽可能地“边缘化”,靠近长江边横向发展。


    因此,你走在老汉口的中山大道、解放大道、沿江大道才、建设大道时,只要是没有被那些插入敌后的纵向主干道拦腰切断的地方,都不会堵车。


    当年我浅见哥天天在汉网上骂死的那个汉口沿江大道堵车的地方,就是因为把汉正街多福路拓宽了之后导致的恶果,而汉正街其它没有拓宽的地方道路则是井然有序的。


    就是因为当年规划者在老汉正街上随意拓宽次干道,直接导致了整个汉正街被搬迁的悲惨命运!


    因此,主干道两侧的次干道,那是绝对不能随意拓宽成多车道的主干道的。你要想拓宽次干道,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立交体来进行缓冲。


    立交桥,那是北京土包子们的办法,因为北京从来就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城市。因此,北京是一个难以下咽的大饼,它必须要一口口地咬下来吃,所以北京不建立交桥没办法。而我们汉口则是爽口的面条,直接“霍”就行了。


    如果大家不识黑——我把同样分量的一块大饼和一碗面条给你们吃,你们看看它们两个哪一个难以下咽?






    (声明:本回复为KSWP原创!真是累啊,计划经济年代我在幼儿园小班代课时,都没有这么费劲的!这“恢复高考”还是存在着很严重的缺陷的,而我们的J车居然还为他们考生开道,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6 09: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说:“这个原理,就是高速公路的原理——在高速公路上,如果你的车速低于规定的车速,那是绝对要至人于非命的。”——这是真的吗?道路交通法规定在高速路上行驶车速不低于60KM/时,如果低于60就是违法,是不是低于60就“绝对致人于非命”呢?我看不见得!作者在这里用耸人听闻的推理在这里胡咧咧。我懒得看这样的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6-19 07:07 , Processed in 0.158904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