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40|回复: 1
收起左侧

[文学园地] 第34届楚才作文竞赛优秀选登作品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5-9 10: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34届楚才作文竞赛优秀选登作品





        智能植物

        作者:倪远钊  齐心小学五年级

        在四维时空,时间是清晰、透彻的,在我们眼里可以看见、测量。也就是说,时间是静止的,我们四维人既可以将时间存在小易拉罐里,也可以把时间当作一条平整笔直的马路在上面行走。我们甚至可以把时间加工,压缩塑形——时间在我们手中,就如同一团橡皮泥。

        但四维世界,并不全是这样。

        在时间的最北方,有一片森林,我们称它“禁忌之林”。在这片区域,有特制的一片时间膜加以隔离。为什么要隔离这里?因为在这片森林里时间是流动的。森林里的所有植物都是有智慧的。这些植物并没有大脑,我们叫它“智能植物”。

        四维人虽然可以掌控时间,但还是会死。我们称这种死为“朽化”。进入“禁忌之林”的人,统统都会因为时间流动而加速朽化,直至变成一堆数据。所以,没人敢去那里面。

        这天,我代表学校去另一所学校学习,乘上直升机飞入云霄。往下望去,便看到了那片被时间膜罩住的“禁忌之林”。我叹了一口气,又转头向蓝天望去。

        “不好!桨叶停止运转了!我们正往‘禁忌之林’的方向坠落!”突然,直升机驾驶员惊叫起来,我也一下子瘫在地上。没等我来得及反应,直升机就以极快的速度冲破了薄膜,往地上坠去**我只觉身体被什么东西抓住,眼前一阵晃荡,我的身体竟浮在空中!我往地上一看,那可怜的驾驶员已经朽化成了一堆乱码。

        我惊魂未定,用手摸了身体好几遍,才确定我没有被加速朽化。真是不可思议!

        正在疑惑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孩子,别害怕,我给你喷了一种液体,它可使你不被加速朽化。”这声音,很沙哑。

        孩子?我们四维人寿命很长,除了我父母,还没人这么叫我呢!突然,我被那植物放在地上,它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继续说道:“我是植物,生而死,死而生,已活了万年之久。这才是生命真谛呀!来吧,我带你去三维世界瞧瞧吧!”

        突然,我的意识一阵恍惚**

        我睁开双眼,只见一个蓝色球体。一群生物从海洋爬上陆地,它们变成了鳄类与恐龙类。但一颗陨石的降落,终结了这个被蛮力统治的世界。尘埃落定,灵长类进化成了一个与我们名称相同的新种类——人。他们无比聪明,渐渐不再满足于只是适应环境,而是努力去改变。人类统治了这个世界。但镜头一转,我却看见了一种小生命,蚂蚁。它们虽生活在三维世界,但大脑却不能感知到三维,它们的视角,是二维的。但人类却不知,蚂蚁有着比人类更强的生存力。人类,终敌不过自然。无数年过后,人类灭绝,蚂蚁称霸世界**

        我的思绪又回来了,若有所悟。植物又开口道:“我们如同蚂蚁,和你们维度不同,但我们有着更高的智慧,因此我们明白,没有什么是绝对不朽的。只有用更低的目光望向世界,只有与其他生命共存,才有一线生机。”

        那些植物放我回来了。后来,我经常跟身边的同类讲:我们总以为人是万物的灵长,但宇宙中最高的智者,也许正是那些永远沉默,看似平凡、低微的植物**

        听者皆茫然。

        获奖理由:科幻题材,绝不只是奇思妙想,除了基本的科学知识、科学逻辑、科学想象,也要观照人类的现实和未来,反思人性的来处和归宿。小作者思维的妙处在于:植物的智能是人赋予的,但植物的“智慧”也许一直在默默地“俯瞰”着人类。不足之处是,智能植物的由来交代不清、不够。

        量子霍金

        作者:汤浩  武汉外国语学校高二年级

        昨天清晨,一封比紫色更紫的信躺在我书桌上,当我觉察到它的存在时,它却消失了,蒸发了一般,只留下一缕清新的芬芳。闭上眼,那芬芳仿佛钻入我的脑袋,气味如同游走的笔锋,画出些模糊的图像来。

        “年轻人,别睁眼。”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脑中回荡,陌生而又熟悉,“这封信是量子态的,实际并不存在,当你观察它时,概率云会坍缩到不存在的现实态中。”

        “是您吗?先生!”我闭上眼睛,声音有些颤抖,因为我已差不多听出他是谁了。“您终于脱离了轮椅,脱离了那乏味、笨拙的电子语音机器,成功逃脱了地球的引力,成为了弥漫在宇宙中的、轻盈的灵魂?”

        “是的,我是斯蒂芬·霍金!”那声音再次响起,“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听过自己说话了。哈哈**”笑声爽朗,但仍旧带点金属的味道。

        “先生,您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没有打听霍金什么时候学的中文,他大概是将量子信息直接传送到我的脑中,所以没有交流障碍。

        “这就说来话长了。”那声音变得模糊、飘忽不定起来,就像陷入沉思一样。

        “在我生命中的最后一次眨眼时(这估计是英格兰俚语吧,翻译成汉语听着怪怪的),我遇见了他。”

        “他?”

        “对,排险者。”

        “天哪!”我惊叫着,“这不是中国小说家刘慈欣《朝闻道》中的情节吗?您真的见到那‘东西’了呀!您真的成了地球上第一个问倒了外星智能生物的人,可能还是银河系的首例?”

        “是啊,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小说竟然成了现实——不,也许那只是彼岸的另一种真实而已——总之,2018年4月14日伦敦时间3点33分,我问他,宇宙的目的是什么?他脸上立刻涌现出悲哀的黑云。”声音抖动起来,就像提起什么童年趣事而笑得有点打颤那样。“他告诉我,我的问题令他难堪,尽管他不能将终极文明知识输入给我,但看在我行将就木,而且是唯一一个登上‘真理祭坛’的残疾科学家的份上,他成全了我,将我瞬间转化成了量子态,没有质量,光速飞行,并且比人类世界身处的维度更高,高两个哟**”

        那声音居然跳起舞来,类似于《云南映象》中的那种热情奔放的舞蹈。是的,我发誓,是声音自己的舞蹈。伴奏和舞步完美融合,俨然像3点33分以前,肉体和灵魂融为一体那样鲜活而有趣。

        “羡煞我也!”我咽着口水,同时理解了为什么只有闭眼才能交流,观察者效应嘛。

        “我向他提出了那个难题,”量子霍金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其实并不是为了弄清宇宙的真谛是什么。”

        “那是因为您那‘哲学已死’的观点吗?”

        “年轻人,看来我这个宇宙中的‘量子漂流瓶’是寄到知音的手上了,”声音放松下来,听起来更惬意动听了,“确实如此。哲学正是来提供一种宇宙根源性解释与模型的学科,但在我看来,它已无法做到。”他停了停,像是沉思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哲学要求绝对客观,绝对真理。但人类的探索历程无法逃离那个大环境,大环境不是指地球,而是那寿命与人类史等长的主观限制,比如宗教、伦理等,过去无法逃脱,将来也不可能逃脱。原因很简单,一旦脱离的话,人就不再是人了。诚然,这些限制带给了人类文化与灵性;遗憾的是,它也夺走了通往真理之门的钥匙。”

        知道我听得一头雾水,霍金又举了一个例子:就像鱼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活在水中。人生来就像被一层纱罩住了眼,那层纱叫做——现实。

        “我破茧成蝶,成为量子态后,这层束缚就烟消云散了。世界骤然在我眼中变得清晰明亮起来!我去过银河系中央的大黑洞,那古老的‘风眼’贪婪地吞噬着万物,维持着那厚积薄发的电磁波风暴,那是能量的风暴,色彩的风暴!我有人类万倍的色感,见识过比紫更紫,比红更红的颜色。那是地球上无法想象的视觉奇观。我还见过强子的多态叠加。而所谓时空的扭曲与坍塌,在那里是小学生都了解的常识**”就这样,霍金向我描述了他在另一个世界的见闻。

        “年轻人,最后我想把排险者在我临终时的一段话传达给你。”声音顿了顿,然后以另一种更庄严的腔调回荡起来,“请记住,维持人类世界的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家庭氏族,甚至不是基因,而是探索的欲望。因为政治的边界是技术;家庭的边界是生死;基因的边界,那太多了。唯有探究的心是永恒的。人们最终会发现,过去的艺术无法被未来人理解,过去的道德终无法僵化未来的车轮,唯有追求真理之美是永恒的。”

        “然而,人类的探索史是一部与成规、与自然,甚至是与生命的斗争史。假如像你们国家明代士大夫万户那样身绑爆竹就能扶摇直上,去抚摸天女的面庞,那么,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便不会满怀希望地摔碎在大地上。往外飞,会流很多血,死很多人,但这是值得的!”

        “先生,按您的说法,既然哲学已死,那么文学呢,是否也面临着相同的命运?”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刘慈欣小说里的情节居然成了另一种更高层次的真实。

        “文学不会死亡的,年轻人。起码,只要人类存在一天,就还会有文学。因为——”就在这时,我的头脑中没有了音讯。他还没有正式解答呢,我也还有好多话要问。

        “谢谢!”我知道霍金已经离开了,想拼命地忍住眼泪。

        睁开眼,发现妈妈望着我。

        “你怎么哭了?刚刚对我说谢谢干嘛?”

        获奖理由:借量子态的霍金之口,讨论宇宙与人类的诸多终极问题。想象奇异瑰丽,叙述从容、精致,细节生动富于张力,对话严谨而蕴含深刻,是科幻与哲学、文学水乳交融之作。

        梦想可贵,低头无罪

        作者:陈研  华师一附中

        亲爱的女儿:

        见字如晤。

        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晚,三月瑞雪,不知你的城市是否也披上了银装?昨夜雪势凶猛,晨起推门,院子里的那棵青松,也被这雪压弯了腰,不复飒爽风姿。

        忽得忆起你的笑靥,想起你儿时在这棵郁郁葱葱的老树下,一板一眼地背着“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的情景。看来这诗人并不一定是个好的观察者,重压之下,几人能不弯腰?

        诗人总是避谈这类“屈尊忍让”的姿态,可我认为,宁死“不肯过江东”和“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度固然令人敬佩,但谁说低头妥协的姿态就不雅难看呢?孩子,你一定猜到了,妈妈是想告诉你:你在生活中可以慢慢学会适当地低头。

        还记得你上封信中说自己与上司发生了一些争吵,我相信你是有充分的理由才这样做的。妈妈从小一直教育你,人要有原则,触及底线的事情不可一味退让,这也养成了你倔强固执的性格。有时候啊,真是犟得十头驴也拉不回来。

        可现在,你已步入社会。社会不是你慢慢成长的温床,而是为梦想厮杀的战场,太过锋芒,棱角尖锐,只会被打磨得体无完肤。上善若水任方圆,有时候,流,哪条不是九曲回肠,在不停的妥协与退让中汇入大江大河,终归大海的!

        孩子,梦想可贵,低头无罪。妥协不是放弃,只是暂时的退让,最终的目你需要适当地低头,用温润如玉的处事方式,支撑自己走得更远。大地上千万条河的正是为了回到原则和底线。傲骨铮铮的青松被雪压弯了腰,待到冰雪消融,不又是昂首挺胸,独领风骚?学会低头,是为了让灵魂抬头。韩信也曾胯下受辱,勾践也曾屈当人仆。每个人的梦想都需要精心养护,你又怎么可以不向现实退让呢?

        著名导演冯小刚曾说三十岁可以妥协为赚钱去拍电影,到了六十岁就不想再为赚钱妥协了,而要拍自己喜欢的电影,哪怕花巨资,哪怕不赚钱。孩子,妈妈不希望,也不愿意你只拥有一个妥协的青春,你不需要当代90后“佛系青年”的标签,你要有信仰、有热血、有原则、有担当,不可绝不妥协,更不可一味妥协。你要时时提醒自己:在这熙熙攘攘、利来利往的红尘中,一定要用低头的姿态,守住内心的一片桃源。

        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奏出世间的绝唱;只有弯过腰的脊梁,才能承担起梦想的重量。孩子,当你低头时,你或许会感到辜负了志向,牺牲了梦想,这也许就是米兰·昆德拉所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吧。人生的路还很长,妈妈年轻时,也经历过一段难以忍受的蛰伏,但也正是那段时光,让妈妈能有“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任天上云卷云舒”的气度。

        心中有梦,处处可栖,即便是“零落成泥碾作尘”,也“唯有香如故”。学会低头,也是一种人生的智慧。孩子,偶尔地向现实妥协,你可以捡起身边的“六便士”,更可以仰望头顶的“月亮”。

        行文至此,不再多言。再过几天就是春分,还望保重身体,穿暖吃饱。特别是不要赶什么时髦,冷天里的把脚踝露出来,那样会得风湿病的。冬天过去了,就是春天,被雪压过的老松树,还要挺拔地向上生长。

        我与你爸身体都好,切勿挂怀。

        爱你的母亲

        丁酉年×月×日

        获奖理由:别出心裁地以一封家书的形式,探讨年轻人如何在坚守梦想与适时妥协之间取舍平衡。夹叙夹议,娓娓道来,以情动人,以理服人。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20 收起 理由
    林学锋 + 20 点赞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2-23 13:23
  • 签到天数: 925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5-9 16: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0-17 10:33 , Processed in 0.090250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