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武汉的星空
收起左侧

汉安村的故事(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01:02
  • 签到天数: 5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20: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9)
       大办钢铁的喧嚣声逐渐平息之后,汉安村又出现了新鲜事。巷子里办起了食堂,食堂就设在18号的一楼。对双职工家庭来说这也许是一件好事。但当时是一刀切,居委会规定每户必须有一人参加吃食堂。一个月的伙食费要一次交清,然后用餐票到食堂取饭。然而,食堂没办多久就散伙了,其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当时中国的经济正面临一个异常严峻的时期,几乎所有的食品和日用商品都需要凭票证购买。人们的主食已由大米逐渐变为杂粮和蔬菜、瓜果之类。此时,在巷子里开始出现了讨饭的人。与今天我们所见的乞丐不同,当时那些讨饭的人真的就是为了为了活命而出来讨一口饭吃。我祖母信奉佛教,但凡见到有讨饭的人过来,就会从我们当天的食物中盛出一小碗来让我们送下楼去。如果讨饭的是带小孩的妇女,她会让我们搬个小凳子,让她们坐下来慢慢吃。有时候,祖母会坐下来听她们讲述自己的遭遇,往往在抹完眼泪之后,她会偷偷塞给她们几毛钱。那段时间,祖母经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一间小房间里用她那只铜香炉焚香拜佛。现在我还能清晰地记得她当时跪在一个坐垫上,口中喃喃地念着什么,一付极虔诚的模样,也不知祖母对佛说了些什么。不久,经济开始有所好转,讨饭的人渐渐少了。虽然还是吃不饱,但在市面上能买到杂粮的窝头和烧饼。同丰里旁边有一个卖过早的小吃店,晚上也卖一些烧饼和烤红薯之类。一个冬天的晚上,由于没吃饱,我和姐姐申请到“经费”去那小吃店买点吃的。不记得当时究竟是买的烧饼还是红薯,我两手捧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兴冲冲地和姐姐沿着中山大道柺进汉安村。就在刚走进巷子口时,只觉得一个影子从墙根的黑暗中唰地朝我们冲过来。我姐吓得大叫,我只觉得有一阵风将我逼得倒退了两步。然后,影子很快从中山大道拐弯后就不见了。这时我才发现手上的食物已经没了。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遭遇到的抢劫。回到家,向祖母汇报了案情,她只说人没事就好了。今天的中国,吃饭的问题已经彻底解决了。没有经过饥饿的人或许很难理解,在中国几千年历史中解决人民吃饭的难题曾经是一个何等艰难而巨大的政治和民生问题。然而今天,有一部分人因为营养过剩从而导致高血压,糖尿病的发病率上升而形成严重的家庭和社会医保负担。(下图为作者祖母在汉安村平台,摄于1975年)
    9.jpg


    点评

    一看就是慈祥善人。  发表于 2018-5-7 23:55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261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5-5 00: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汉口的汉安村,汉安村,这个位于武汉市繁华市中心的"城中村",可是拥有90多年历史,独一无二的民国高级民居老建筑。
    说它独一无二,不仅是指它由中国人自己设计,中国人自己建造;更是指这个汉安村,不像其他里份主要是木结构,而它是从地基到屋顶平台,都是全钢筋混凝土建筑,屋顶平台可打球,室内还有卫生间。其周边的银行、电信局、教堂、学校、商店及高等级里份等应有尽有。要环境有环境,要历史有历史,要故事有故事。因此,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武汉市政府文化局就一再把它纳入有保留价值的历史建筑。
    由于我长期在邮电系统工作,骑自行车上下班或走路办事,经常会出入这一带。因此,多多少少对这些里份有些接触、有些了解。
    大汉口的汉安村,汉安村,它并无一处属于危房,更非所谓城中村杂乱无章,而是彰显武汉城市历史文化品位的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是我们武汉市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爱国,必然会爱家乡,爱生养自己的城市和里巷。
    感谢楼主带头讲大汉口汉安村的故事,希望有更多市民朋友都来讲好自己所在里巷的故事。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01:02
  • 签到天数: 5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11: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5-5 00:06
    大汉口的汉安村,汉安村,这个位于武汉市繁华市中心的"城中村",可是拥有90多年历史,独一无二的民国高级 ...
        感谢老师的支持,历史需要传承,这里讲述出汉安村居民自己的真实故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欢迎汉安村的老居民和熟悉汉安村的人士共同参与,讲出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留住历史根脉 传承中华文明,
    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精神财富。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01:02
  • 签到天数: 5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5 23: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10)
          
        在60年代最初的那几年,由于经济逐渐好转,从而促进了文化和艺术的发展。各种古装戏和现代剧如雨后春笋般地在各地涌现。就在人们开始欣赏文艺大花园中百花齐放的灿烂景观时,一场以文化为源由的革命风暴正在形成。这场风暴对汉安村的居民们真正产生影响的是1966年八月的“破四旧”运动。所谓“四旧”是指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
        一开始,巷子的人们对此并不以为然,认为这只是文艺界的事与百姓无关。但很快,随着抄家之风的兴起,人们才意识到这“四旧”是一定要破的。与其让别人来破还不如自己主动去破。于是,巷子中的一些有识之士当街将自己家收藏的瓷器砸碎,或者将一些名人字画付之一炬。用这种方式来向社会表明自己破“四旧”的决绝之心。其实,这也只是蜥蜴断尾式的求生之术。尽管如此,抄家之风还是以不可阻挡之势刮进了汉安村。
        记得最先被抄的是家住15号,姓刘的老姐妹俩。她们曾经住在北京路20号,是刘有余堂的刘家后人。印象中的这对姐妹,时年约50-60岁左右,平时打扮得干干净净,皮肤保养的很好,头发梳得油光水滑并在后脑盘成一个圆髻。夏日的早上,她们通常身着一套棕黑色的香云纱,拎个菜篮子去菜场。晚上则换上白色丝绸中装,坐着三轮车去民众乐园(新市场)看戏。当年,红卫兵从她们家抄出大量丝绸布料,皮革服装等。甚至有整箱蜡烛、肥皂、食糖、火柴之类各种生活用品。这些物品从地面一直堆到二楼的窗子。当天夜里,除部分物品被运走,大部分被焚烧。被剪去头发的刘家姐妹,已失去昔日的雍容华贵,正狼狈不堪地站在火堆旁“烤火”,木然地望着那充满浓烟的火苗,仿佛在思索何以遭此一劫。现在恐怕很难搞清当年的红卫兵是如何知道刘家姐妹身份的。
        巷子中,也有邻居们互相揭发而导致双方被抄家。汉安村有一栋的二楼,住有两户。其中一家据说祖上曾官至翰林,供职于前清翰林院。另一家的一个中学生引导其学校的红卫兵将翰林的家抄了。翰林家果然不同凡响,抄出物品的质量比刘家高了几个档次。其中虎皮就有好几件,最好的那一件,其虎头和四肢都是活的,放在地上整个老虎栩栩如生。除了抄出大量瓷器和字画,还发现了多套清代官服,这也证实了其家族曾经的显赫。所幸的是这些珍贵文物并没有被当场烧毁,而都被运走了。然而,无知的红卫兵还是砸碎了大量晚清时期的玻璃干板底片,其中既有人物也有风景照。可惜这些价值连城的珍贵史料被毁于一旦。没过几天,翰林家也找来一支红卫兵把邻居家给抄了。邻居的男主人解放前曾在一家报社任主编。其实他们家除了书(非线装书)以外没有找到可称为“四旧”的东西。红卫兵认定这位前主编是反动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因此要揪出来斗。当时的斗争对象已由地富反坏右黑五类,扩增为叛头、特务、走资派(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等九类。其中知识分子被冠以“臭老九”的称号一直延用多年。当年的“破四旧”不仅毁坏大量文物,而且致使国人的价值观开始与中国传统文化逐渐割裂。(下图为网络下载照片)
    10.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01:02
  • 签到天数: 5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11)
           人类历史上所有的革命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争夺社会资源的分配权。作为一种运动,“破四旧”当然也不例外。在汉口,大量被抄出的“四旧”被集中囤积在上海路天主教堂的大厅内,后逐渐被人以极低的价格“买”走。在当时看来,把资本家或者“黑五类”的东西分给革命干部和工农群众似乎是天经地义,没人会有异议。此外,另一项资源就是住房的调整。汉安村有一居委会的“干部”,一家六口人住一间在平台上搭建的十几平方的小木屋。当时汉润里有一家资本家被抄,于是,该居委会“干部”搬到汉润里,而资本家则搬到汉安村平台那间十几平方的小木屋。事实上,搬来汉安村的只是资本家的儿子。小伙子是一个年约 20几岁,显得很阳光的待业青年。尽管中学毕业后在家待业,其一身时髦衣着和他的行为举止依然透出富家子弟做派。时常邀三、五好友,或聚于斗室,或游于郊野。经常由于回得太晚,大门已锁,不得不靠翻院墙入室。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当年的待业青年或许已继承其父辈的衣钵成为新一代资本家。
        随着“上山下乡”和“五七”干校的开展,巷子中的人数逐渐减少,住房也被进一步调整。邻居中搬来一位人称“胖伯伯”的老两口。胖伯伯约60岁左右,一付慈眉善目,对晚辈更是笑容可掬。在武汉炎热的夏天,他经常打着赤膊,挺着大肚子,坐在家门口手上摇着一把蒲扇,那简直就是一尊活脱脱的弥勒佛。偶尔,他会用一句字正腔圆的黄陂话“咧将个麽话哩!”来表达其不满。胖伯伯在当年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中非常繁忙,那段时间前来“外调”的人每天络绎不绝。显然,胖伯伯握有的信息足以决定那些正在接受审查的走资派们的生死。后来通过聊天才知道,胖伯伯在大革命时期(30年代)曾任中共黄陂县的县委书记。他年轻时的那些战友此刻都在省级的领导岗位上工作。当年,大革命失败后,他与组织失去了联系,就此解甲归田。解放后,对他的身份问题一直没有定论,在60年代末曾一度被作为叛徒来批斗。直到80年代初,通过审查才解除了一切对他的诬陷,并给了他正常的退休待遇。
        大约1971-1972年 汉安村11号一楼 搬来一位 新住户,那就是后来武汉市的黎智市长(原名闻立志,系闻一多的亲侄儿)。60 年代中期,黎智任中共武汉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后来由于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班子被当时的“革命委员会”取代,黎先生赋闲在家。也许是为了更清静些,他离开了市委机关大院选了汉安村作为他的临时住居地。黎先生在居住汉安村的那段时间与周围邻居关系很好。在夏天的晚上,巷子里有人下象棋,他经常乐哈哈地加入其中。1973年黎智出任武钢一零七工程总指挥。从此,黎智作为武汉市主要领导人之一,曾任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为武汉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及法制建设起到重要的作用。
    11.png
    11青年时代的黎智与魏克(来自闻立树,北京党史,20045 33-37页)

  • TA的每日心情
    A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3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5-7 05: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u=752619359,380991785&fm=27&gp=0.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5-7 10: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49-54,我家住汉安村。文革后期我师从某参事老先生学习传统文化,又经常去汉安村。
    两个号码都不记得了,最后一次去找,是2013年,一片狼藉。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01:02
  • 签到天数: 5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2: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支持和关注!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01:02
  • 签到天数: 54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3: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125109 发表于 2018-5-7 10:11
    49-54,我家住汉安村。文革后期我师从某参事老先生学习传统文化,又经常去汉安村。
    两个号码都不记得了, ...

    谢谢关注,欢迎参与讲述汉安村的故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5-8 09: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继续写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26 07:18 , Processed in 0.069693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