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武汉的星空
收起左侧

汉安村的故事(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51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8:51:58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7-7 19:21 编辑

    谢谢分享!图片是近期的吗?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51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00: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7-8 00:19 编辑

    汉安村的故事(22)
         宗教信仰是人们用来解释社会以及规范和指导个人的行为准则。宗教之所以能在民间长存,传播和发展也是反映了当时百姓们的精神需求。在中国由于历史悠久,世界上各主要教派都在中国留下痕迹。与我们家有关的是天主教和佛教,母亲信奉天主教但并非正式教徒,祖母皈依佛教则是拜过师门的。一家两教看似不可思议但她们却从未因教派观念不同而发生口角。
        母亲和天主教的渊源是源于她中学时期的天主教传教士老师。在汉口她经常参加上海路天主教堂主办的活动。文革前,每年母亲都带我们去天主堂参加圣诞活动。当我第一次走进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大厅时,墙上的大型油画和屋顶的巨型吊灯令人眼花缭乱。在唱诗班的音乐和歌声中,小天使们在台上翩翩起舞,使人误以为是步入仙境。我认为母亲带我去教堂是想让我感受那种文化氛围并非要我真的成为信徒。有一次,母亲带我去见她过去的一个老师,此人当时正是天主教堂的主教。此时我还在上小学,母亲是想让他帮我提高中文写作能力。第一次是母亲带我去的,主教的办公室在教堂旁边的另外一栋楼,里面光线暗淡,上了几层楼梯后才找到他的办公室。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门,一看是个面容和蔼的中国老头,这时我这才坦然了一些 ,原来以为是个老外。主教和我聊了几句,规定每月写一篇作文交给他然后由他批改,讲评。指定了要写的题目并要求一个月后的某天再来这里把作文交给他,然后我们告辞。现在我也记不得当时究竟写的什么内容,只是在一个月后,带着作文本独自一人穿过那曲折而昏暗的楼梯找到主教的办公室。然而,当我敲门进去后却发现房间主人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中年人。那人告诉我,主教已调走,以后不要再来了。听到这消息,我当时竟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祖母每年都要带我到汉阳归元寺去“敬菩萨”。通常是在汉安村的北京路口坐24路汽车到汉阳钟家村下车,然后坐三轮车到归元寺门口。其实我当时最感兴趣的是放生池中的那些乌龟,每次都会趴在栏杆上看一会才肯进去。一进门的那四大金刚总使我心生畏惧,赶紧跟着祖母往里走。祖母是见佛就拜,而要求我对佛祖后面的观音必拜。那尊多手观音并非垂直站立而是以一定角度站在波涛汹涌的海浪之中,似乎寓意着普度众生。我必须在那园跪垫上对着有三百多年历史的观音叩三个头,此时祖母还要递上香钱,这才完成“敬菩萨”的全套程序然后回家。祖母好像对寺中的那五百罗汉并无兴趣,很少带我去罗汉堂。后来我才知道归元寺的五百罗汉是镇寺之宝。文革中,多亏当时的昌明法师给周恩来总理写信请求保护归元寺,这才使我们在今天还能够看到从明清时代保存下来的珍贵历史文物。其实武汉市历史最远久的寺庙应是武昌洪山的宝通寺,另外还有莲溪寺和古德寺。古德寺的历史稍晚但融合了伊斯兰风格。可惜的是宝通寺、古德寺和莲溪寺在文革中都遭到彻底地破坏。现在我们看到的这几个寺里面的佛像都是在八十年代后所重修的。在文革初,一次机缘巧合我曾亲眼目睹一群暴徒毁坏莲溪寺的过程。
        文革刚开始,学生都不上课了,我随着巷子里几个比我大一些 孩子们出去玩,那天他们学校到武昌一个砖厂学工劳动。那个地方我从未去过,好像有点远,要坐火车去而当时坐车不要钱。到了那里一看到处是人,学工劳动一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既然没有正事我们就开始在附近逛。走着走着,大家就走散了。当时我有点着急,想尽快找到他们,就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赶。结果走到一个人多之处竟是个火葬场,于是赶紧回头,见旁边有一座庙,再一看是莲溪寺。只见庙里,庙外有很多人,我想也许他们在这里。当我一进入庙门就觉得不对劲了,只见满地都是黄色的被撕成单页或碎片写着经文的纸,偶尔也能看到较完整的线装本的经书。现在想起来那些经书至少应是清代的木刻版,要放在现在不知价值几何。后来知道莲溪寺藏经楼的经书在武汉的寺庙中是保存数量和种类较多的。等我走到大雄宝殿,看到令我终身难忘的一幕。大约有一、二十人正在用一根粗铁链套在释迦牟尼佛的脖子上,试图把那一丈多高的佛像拉倒。大殿的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八罗汉,其中一些罗汉由于头部着地而使得面目无比狰狞恐怖。当时看着这些罗汉就想着不知归元寺的罗汉们怎样了。此刻那些拉铁链的人喊着号子正在使劲拉,但佛像岿然不动。突然看到有两个人不知从哪弄来把斧头,对着佛像的基座使劲地砍,这下佛像坚持不住了。看着逐渐开始摇晃的佛像,那些人欢呼着越发使劲地拉。终于,在基座砍到一半时,佛像轰然倒地,激起一片灰尘。只见那两个拿斧头的人快速地钻进佛像的底座。过了一会这两个灰头垢面的人一无所获地从里头钻出来了。其中一个人提着斧头对这佛像后背又是一顿猛砍直到出现一个能容人钻进去的口子。于是这人拿着斧头又钻进佛像的体内,出来的时候那人手上拽着一个心形的金属片。后来周围有年长者告诉他这是铜的,那人显得很沮丧的样子。此时我已不想再看了,也不想再去找人了,找到火车站后赶紧回家。很多年后,那些躺在地上的罗汉们的扭曲狰狞的面目时常在梦中出现。佛教讲究因果报应,不知当年那些破坏寺庙的人至今是否安好。(待续)



    file22.jpg

    点评

    大革文化命  发表于 2018-7-8 14:04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7-10 23: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星空 发表于 2018-7-7 18:51
    谢谢分享!图片是近期的吗?

    大概是两三年前拍的。
  • TA的每日心情
    A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58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7-11 17: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星空 发表于 2018-7-8 00:16
    汉安村的故事(22)     宗教信仰是人们用来解释社会以及规范和指导个人的行为准则。宗教之所以能在民间长 ...

    我母亲信佛,因此,我从小也是每年跟着母亲过河到归元寺还愿,拜观世音菩萨。
    楼主所述文革初期莲溪寺见闻,那个时候,莲溪寺大殿前方旁边不远的地方,就是武昌地区的火葬场。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7-11 22: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引起我很大共鸣,海军造鱼雷的历史太珍贵希望继续找找,在武汉会战期间,在武穴田家镇国军搞过鱼雷封锁线,后来在谌家矶一代,国军也搞过鱼雷封锁线,回头我查查历史资料。我也发过围棋历史帖子,当年十五中的李益谦老师,也预测中日围棋擂台赛中方会赢,文章发表在蜀蓉棋艺杂志上,当年武汉围棋风气很浓的,我很乐于手谈的,现在都是小孩下围棋为了升段赚钱,失去了围棋忘忧清乐的意义。那位研发洗衣机的工程师让人尊敬,最近我在研究武汉第一家蚊香厂——新新蚊香厂历史,生产线的设计者也是武重的老工程师,解放前旧军队的军工,可惜名字都被历史淹没了,工业科技史研究人太少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51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21: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城月 发表于 2018-7-11 22:41
    好帖子,引起我很大共鸣,海军造鱼雷的历史太珍贵希望继续找找,在武汉会战期间,在武穴田家镇国军搞过鱼雷 ...

    谢谢分享及参与讨论。我们这里讲述的汉安村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近百年来,历史变迁,地处汉口中心这条里分究竞经历了些什么也许很难搞清。特别是民国时期(1927-1938)和沦陷时期的情况缺泛相关资料。望有更多网友提供信息参与讨论。对于历史只有还原真相对当代人或后人才有价值。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51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7-12 22: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7-11 17:33
    我母亲信佛,因此,我从小也是每年跟着母亲过河到归元寺还愿,拜观世音菩萨。
    楼主所述文革初期莲溪寺见 ...

    当时祖母带我哥去归元寺时汉水桥还没有建,那时就只能坐划子到汉阳去。而带我去时桥已修通。听我哥说祖母还有法号的,他回忆说见过祖母有个小折子,或是证书?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51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18: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23)
             
    现在年轻人从学校毕业到参加工作(就业)的过程称之为找工作。然而从1949年开始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参加工作的方式是由政府分配工作。 那时候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初中学生毕业后可通过考试升入高中继续学习或进入中等专业学校(中专)以及各类技术学校(技校)。中专和技校生毕业后大部分人会作为技术人员分配到工厂。高中毕业则通过高考后继续接受高等教育,毕业后可分配到党政机关成为机关干部或分配到大型工矿企业培养成为工程技术人员。其中少部分人在完成研究生教育后补充到师资队伍从事教学或科学研究。文革前,因为各种原因其中包括政审不合格而没有被录取到大学或中专的学生成为待业青年等待街道办事处分配工作。待业青年有可能分到各种街道办或区办的工厂成为工人。另外一条道就是支边,到新疆建设兵团或是到武汉附近农场务农。
        文革时期,由于学校的正常秩序已完全打乱,在大学里已滞留了五届毕业生(从61年至65年入学),此时一次性被分配到三线工厂(当时为备战需要一些与军工有关的工厂搬迁到西部山区称之为三线)或远离大城市的县级工厂。而滞留在中学则称为老三届,初中加高中共有六届中学生等待毕业。在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一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应运而生。当时这些学生被称为“知识青年”(知青),其实知青中有些根本就是小学或连小学都没毕业的。这其中当然也有不下乡的,其理由可以千奇百怪,但主要有两种:1 因患有疾病不能下乡(这里不包括下乡后通过病转回城的);2 参军。前者多为平民百姓而后者则是高级干部或与这个阶层有关系的子弟。这其中当然有例外的,下面要讲的是发生在汉安村的真实故事。
        我家楼下住着一家姓W家庭,他们家上中专的大女儿(暂且称为小W)正赶上文革期间毕业。小W被分配到一家偏远的三线工厂。小W的母亲虽然为这个平常做事大大咧咧的女儿担心。但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命运,除非你不要这份工作。一家人送小W在大智门火车站上了北上的列车,随着火车的徐徐开动,W家人也只能默默地祝愿小W能尽快适应那里的生活。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小W的母亲兴奋地上楼来和我母亲讲述了小W的奇遇经历。原来小W从汉口站出发后要到郑州下车,然后转乘去西边的列车。在郑州火车站转车时,小W阴差阳错地跟错了队(现在应说是跟对了) 。直到跟着那队人马到达了目的地,当所有的人都带着自己的档案和报到通知书开始报到时这才发现小W应去的报到之地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地方。而小W来到的是地处河南的一所军事院校。小W在得知真相后不知所措而顿时嚎啕大哭。此时军校领导得知此事后,一方面安慰小W,另一方面在看了小W的档案后,就决定录用她。于是由部队出面给那家三线工厂打电话通知他们小W已被该军事院校录用。如此这般,小W 正式穿上军装成为一名文职军人。
        上述的小W是由于自身的一次错误而歪打正着地改变了命运。另外要讲的一个故事则是由于一个偶然机遇,在一个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一个正确的地点而导致职业生涯的改变。我的一个邻居小Z,当时在20中上高中。面临毕业的他,下乡是唯一出路。一天小Z在课间休息时间去找一个同学。有人告诉他要找的人在某教室。老远小Z见有一大群人围在那间教室内外。由于不得近身,小Z只得扯开嗓子喊了一声那人的名字。待小Z走到那群人跟前一看没人讲话,很安静,于是又喊了一声。片刻,圈子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的女中音“那位同学请你进来一下”小Z挤到圈子中心看到两个胖胖的中年职业妇女。当小Z得知 她们是武汉歌舞剧院的正在20中招考演员时,一边说“我不会,不会”一边转身想再挤出圈子。而此时有些好事者知道小Z从不参与文艺活动但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把小Z又往里推。武汉歌舞剧院的两位老师 阅人无数,看得出小Z从未受过专业训练,就对小Z说你只需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即可。事已至此,小Z只好硬着头皮背了一段语录,两位老师对他的音色和音域都挺满意。临走时告诉小Z两周后到歌舞剧院某楼参加面试,需要准备两首歌及背诵毛主席诗词。回家后小Z向我讲述了上述经过,并对吴雁泽也要来参加面试显得有些惶恐不安,想要我陪他一起去。我当即对他说这是一次机会,去见吴雁泽就吓成这样,至于吗,同时我同意陪他一起去。
        自从来自武汉第20中学的著名演员谢芳取得成功后,武汉歌剧院对于从20中的学生中发现文艺人才情有独钟。谢芳原名谢怀复在汉口圣罗以女中(现第20中学)就读。1951年毕业后,被当时南下的中南文工团吸收为演员,后该团改名为武汉歌舞剧院.1959年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青春之歌》,谢芳被著名导演崔嵬选中,因成功扮演林道静一角而一举成名,从此步入影坛。谢芳当时是借调到北京去拍电影,武汉歌舞剧院多次到北京要求还人未果。为平息武汉的抱怨,北京方面同意在当年中央音乐学院的毕业生中任挑选一名到武汉。于是将1964年刚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准备留校任教的吴雁泽与谢芳对调,从此武汉歌舞剧院有了一位著名男高音歌唱家。
        面试那天我们准时到达地点,一间大约十几平方的琴室。除了那天去招人的两位主持老师,还有一位弹钢琴的老师和另外两位显然是主管人事部门的行政人员,而主试老师吴雁泽还未到。大约十分钟后,吴雁泽一边风尘扑扑走进来,一边说对不起了,飞机晚点,刚下机就赶过来了。于是面试开始,唱也唱了,背也背了。然后又聊了些别的。两位主持老师望了望吴雁泽,见后者点点头,于是对小Z 说今天就到这里了你回去等通知吧。不久小Z进入武汉歌舞剧院接受培训,再然后成为一名男中音演员。(待续)
    23.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58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7-18 09: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星空 发表于 2018-7-16 18:07
    汉安村的故事(23)         现在年轻人从学校毕业到参加工作(就业)的过程称之为找工作。然而从1949年开 ...

    汉安村的故事,越讲越多,赞!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51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09: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7-18 09:31
    汉安村的故事,越讲越多,赞!

    谢谢老师的支持和鼓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19 08:45 , Processed in 0.065771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