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5897|回复: 225
收起左侧

汉安村的故事(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8-5-4 01: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bbs.cnhan.com/forum.php?m ... mp;fromuid=12745308 (出处: 汉网论坛)[/url]

    补充内容 (2018-9-18 07:12):
    谢谢麦壳老师的鼓励和支持!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18 收起 理由
    麦壳儿 + 18 辛勤爬梳 考证详实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9: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麦壳儿 发表于 2018-9-4 10:32
    原来这个朝胜利街的大门是不开的。工作人员是从面对大楼的左边一个侧道进去,里面有一个不太大的院子,洋 ...

    谢谢麦版主更正和对这栋楼的详细介绍,对这栋楼我只有些儿时的依稀记忆,现在弄得面目全非,只能说我们不仅缺钱更缺文化。哪一天知道珍惜历史建筑物了才是武汉市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城市的那一天。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09: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什么原因汉安村的故事被删了,重新发出后又发现不在人文武汉板块里面,而且图片都没有了,为此准备在此陆续再发出,敬请谅解!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09: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是戊戌变法120周年,中国人民为了把一个落后的闭关自锁的农耕社会转变为现代化强国进行了不懈的奋斗。其实这120 年中国社会变革的历程就是一个社会科学大试验的历史。就任何一个科学试验而言,无论成功与否,只要能详尽地记录其试验过程,保持原始记录真实性和完整性这个试验就有意义。其意义在于,告诫后人要以史为鉴。原始记录不仅仅是文字记载,记录一个城市历史的重要载体是历史建筑以及与之相关的故事。今天我们对历史建筑的保护还只是在关注建筑物本身,往往忽略了建筑物只是人文和历史的一个载体的事实。在历史建筑中曾经发生的故事无不折射出当时社会的真实面貌。以汉安村为例,汉安 村也就是武汉几百个里分中普通的一个。要写汉安村的故事也只是要保留一分真实的记忆而已。其中所述的只是普通市民所经历的凡人小事,对我们当代人来说,也许并无太多无新鲜之处。但对于后人了解我们这一代和上几辈人曾经经历过的社会或许会有帮助。历史是需要传承的,同时真实历史在民间。
         汉安村的故事在人文武汉原已连载(1)-(7)集,不知何故被删除,今天只好全部补上。

    汉安村的故事(1)
      
       汉安村建于民国初年(1925)的原英租界内,取名宏安里。1930年改名汉安里,后又改名汉安村(又名汉安邨)。1967年文革中曾改名兴国四里, 1972年复名汉安村。
        汉安村位于武汉市江岸区中山大道与北京路相交处的原盐业银行大楼背后。其北口通北京路,南口通同丰里(文革以前汉安村与同丰里之间有一堵墙并不相同),西出中山大道。共有8条巷道,主巷长140米,宽8米,巷内曾设有消防水龙头及铺设地下排污通道。汉安村为典型汉口里分的巷道结构,巷内共有23个门栋。从北京路入口,由北至南并排的联栋房,门牌分别为 1一7 号,2一8 号,9一17号, 10一18 号 共有4排; 19一23号位于中山大道大门入口左侧的两排联栋房。
        里分内的楼房均为二层全钢筋混凝结构,楼顶为整体浇注的大平台。每栋楼配有独立小院和内走廊。带百叶窗的双开大窗及内置阳台充分保证了室内的采光和通风。一楼及一、二层之间的地板是在钢筋水泥地面上约一尺高再铺设松木地板并且在地板和水泥地面之间还垫有吸潮用的火山石。每层楼内含独立厨房和带有抽水马桶的卫生间,每间房都预留有烧壁炉用的烟囱和烟道。从20世纪初直到至今,类似建筑结构的里分在国内实属罕见。因此汉安村被武汉市房地局划为高等级住宅建筑同时也被武汉文保部门规定为不得拆除的保护历史建筑。
        从五十年代后期开始至文革末期,江岸区上海街房管所为解决其职工住房问题,先后在汉安村二层的平台上又加盖了一层,从此,汉安村颇具特色的建筑外观遭到破坏。

                                      Fig1.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0: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2)
          晚清,民国时期,武汉著名的杨氏名医世家,医寓于武昌贡院街(现楚材街武昌实验中学一带)(武汉市志(1840-1985)-人物志-目录-人物传-文化),其家族名医辈出,家传十五代,在武汉享有盛誉。第十三代名医则以杨小川、杨秉三、杨小阶3人为代表。杨小阶于民国初年在武昌故寓执业,后迁至汉口汉安里(汉安村),一楼为诊所,二楼为其待客及住宅(新浪微博-万木草堂堂主的博客:近代武汉名中医,2013-6-13)。
        据记载 “杨小阶,系秉三之堂弟,原在武昌贡院街行医,后迁汉口宏安里(现汉安里 )应诊,擅长于温病,尤精妇科。每天门诊数十人,出诊八九家之多。他的医寓成为谈医、论文、求方的处所,经常前往求医的更是络绎不绝,如中南银行行长卓小梅、汉口厘金局局长邓寿菴等及其家属也多求其诊,外地慕名前来求诊的也不乏其人。他母亲生日,黎元洪亲为题字赠匾巾帼完人,从此声威益震,蜚声医坛。”(摘自Oklining,汉网论坛-人文武汉-杨寿丰药堂与刘有余堂, 2015-2-16)。
          汉安村2号一楼曾住有一位姓高的前国民党军医,解放前在一楼开诊所。解放初期,有人怀疑他们家中藏有枪支,结果把一楼的地板全撬了也没发现所谓的枪支。高老先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文革中教一帮无学可上的小孩子们在家下围棋,据说他是武汉近代名医高氏姐弟(高欣荣、高有焕和高有炳)的本家。大约是1968年的夏天,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正在高老先生家里下棋,忽然巷子里出现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并伴随零星的枪声,高老让我们别出声并立即关闭室内的灯光。等那群人走远后,我们继续下棋。
    据巷子中老一辈人讲,2号在民国初年就是一位名医的诊所。据此,杨小阶当年在汉安里的医寓疑是设在汉安村2号。
         下图()为上世纪三十年代汉安村北京路和中山大道口的抗洪情景。该图右边为盐业银行,右边第二栋建筑是汉安村靠北京路口的第一栋建筑(至今尚存)。左边是紧靠智民里沿北京路的一排商铺(2006年被拆除)。右图为民国时期的中药店(下载网络照片)。
           Fig2.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0: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3)
        在中国抗日战争时期,人们熟知中国陆军和空军无数可歌可泣的史迹。而海军在抗战中的战迹和作用却鲜为人知。由于先天的劣势,在抗日战争全面打响时,中国海军舰船总吨位不足6万吨,最大舰艇仅3000吨,而且大部分是百吨级小艇。而日本海军的舰船吨位高达116万吨还拥有10艘航空母舰和万吨级战列舰。在1937922日的江阴之战,由于汉奸泄密,致使中国海军几乎全军覆没。面对无舰可用的困境,以海军舰艇监造办公室监造官曾国晟为首的一批青年军官决定研制水雷用于阻止日军军舰在长江的程
        最初的水雷设计办公室设在上海重庆南路182号海军联欢社。淞沪会战后撤到南京,随后迁至汉口汉安里(汉安村)的海军联欢社。在1938年武汉大会战期间,中国海军研制的水雷全面封锁了长江水道,使得日军舰艇在武汉会战期间始终未能沿江而上。关于曾国晟所带领的研究团队研制水雷的经历及设在汉口汉安里的海军联欢会的详细报道从网上可查到(龙山神獒:http://blog.sina.com.cn/fjfz369 2017-08-09;沉雷张蜂鸟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3832646706)。从现代的军事观点来看,水雷不是什么尖端武器,在现代战争中似乎不值一提。但抗战早期,如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中,侵华日军的海、空优势,特别是军舰的巨炮对于陆战的胜败起到决定性地影响。在1938年的武汉会战时,阻止日军军舰的直接参战是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举措,否则武汉会战的历史进程可能会被改写。
         我们现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不应忘记曾国晟等海军将士在汉安村曾经为保护大武汉所做出的贡献。建议在汉安村设立一个抗战遗迹纪念馆使后代铭记那些为保卫民族和国家做出贡献的英烈。(下图为下载网络照片)

    Fig3.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0: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4)
           讲到汉安村就不能不谈到近邻的原盐业银行大楼。具有北洋背景的盐业银行被称为民国初期的北四行之一(盐业银行、金城银行、中南银行和大陆银行)。建于1926年的汉口盐业银行建于汉口中山大道北京路口,这里曾经是著名的汉口合记大舞台的地基。其方方正正的外形及由大块花岗岩砌成的地基和外墙给人以厚重、扎实的感觉。具有内廊式大石柱的三个外立面展示了罗马古典复兴的建筑风格(图4-1)。内部中空的大厅和房顶的彩色玻璃天花板使得整个大厅淋浴在大自然的采光之下,此举堪称绿色设计的典范。遗憾的是原来由手工雕琢的花岗岩外廊在文革中不知何故被拆除 (据说是为了停放自行车方便),现在看到的外廊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由水泥浇注的仿品。作为银行职员宿舍的汉安村与银行的后门相通。由于与同丰里有一堵墙相隔,关闭两个巷子口的铁门之后,汉安村就形成了一个安全、封闭的居民小区。
            抗战时期,南京会战后,当时的国民政府迁往武汉。盐业银行大楼一度作为重要外交活动场所(图4-2)。1938年10月25日汉口沦陷后侵华日军的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曾设在汉口盐业银行(吴明堂,王汗吾,沦陷时期武汉侵华日军遗址)。当时汉安村中的原住户大多随银行西迁至重庆,而汉安村则成为日军司令部的军官宿舍。几年后华中派遣军改为第六方面军,其司令部改设在日租界(《冈村宁次回忆录》,第242页和267页,稻叶正夫编,天津市政协编译委员会译,中华书局1981年北京出版)。盐业银行则成为日军的后勤部门。
           1945年美军开始对汉口的日军驻地进行定点轰炸。有一颗炸弹的目标是盐业银行,但却落到距银行本体不到20米远的汉安村1号。这颗炸弹直接从汉安村1号的楼顶坪台贯穿到地下形成一个约十余米深直径约20多米的大坑(康军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汉安邨” 武汉文史资料2006年第9期)。尽管如此,二层建筑四壁的墙面及剩余的房间依然保持完好,可见当时的建房质量绝非今天可比。大约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汉安村1 号重新修复后由北京路银行用作幼儿园。

           Fig4.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0: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5)
            抗战胜利后,盐业银行回迁原址。此时汉安村的居民大多是从大后方返汉的银行职员,另外一些是与国民党军方有关系的人员。军方是最先从日本人手上接受这些房子的。当时在汉安村21号的均义盐号内成立了一家官商合办的前导同讯社。该社社长魏绍征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湖北省政府新闻处长,而其真实背景是中统特务。武汉帮派大佬杨庆山是该通讯社控股公司的股东之一(http://blog.sina.com.cn/jingshiwenzhai)。
         国民党中统机关习惯于用公司、商社的名号作为其公开身份。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由于中共叛徒顾顺章的出卖,命悬一线的上海中共中央机关得以提前安全撤离,归功于潜伏在中统总部机关内的钱壮飞提前截获情报。而当时的中统总部设在南京市中央路的正元实业社内。解放前夕,汉安村21号的前导通讯社,正在演绎着十多年前在南京正元实业社内所发生的故事。中共地下党的城工部通过进步记者的渗透,争取到副主编的支持,继而逐步控制了前导通讯社。
         由于缺乏史料,今天我们已经很难想象曾经有多少类似于谍战片中的精彩故事在汉安村21号上演。现在有记载的主要是两件事:一、揭露国民党中央银行汉口分行偷运400万枚银元到广州之事。此事由武汉各大新闻媒体披露后,舆论大哗。迫使当时主政华中的白崇禧将这批银元扣留下来;二、通过通讯社向各报同时发稿,将获取的国民党国防部保防会议将要在武汉大肆搜捕共产党人的密件公布于众,从而破坏了国民党的阴谋(武汉解放——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www.whds.org.cn/index.php/index-view-aid-212.html)。 1949年5月,驻守武汉的国民党军队决定对城市进行大规模破坏后撤离。地下党针锋相对地提出保卫城市,迎接解放。当时,武汉地下党的指挥机关设在离汉安村约500米距离的保元里9号。由中共地下市委书记曾淳直接指挥。为保卫家园,汉安村的居民购买了枪支弹药,成立了一支由青壮年组成的护卫队,用实际行动保卫武汉,迎接解放军进城(下图均为网络照片左为解放军进城;右为市民在观看解放军的布告)。
           Fig5.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5: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6
        汉安村的地理位置十分便利,首先是交通:从汉安村出发到当时的大智门火车站,长江轮船(到上海或去重庆)客运码头和过江轮渡码头,步行10-15分钟之内,公交车站在5分钟之内可达。出北京路口,有1路和24路汽车。在中山大道的南京路和汇通路分别有2路电车和38路汽车。
        美食:老通城就在跨过中山大道的斜对面。到五芳斋,四季美,小桃园(筱陶袁)仅5-10分钟距离。跨过中山大道几分钟可达吉庆街夜市大排档(现已拆除重建)。
        购物:从中山大道的巷子口出来,左边是著名的怡和服装店。街对面,沿着中山大道在黄石路和大智路之间的一排建筑(现在已拆除)有黄石路副食品商店,长江照相馆,白蚁防治中心,新进文具店,创新电料行,保华洗染店,绸布店,北京路百货商店,中药店(仁仁堂),理发店,北京路医药商店和虹光油漆店。买菜可以穿过东山里到胜利菜场约 5 分钟左右。买粮食在合作路粮店(20中学对面)。另外还有一家杂粮店在中山大道及同丰里和文华里之间。买煤在中山大道和黄石路口的拐角上。东山里内的东泉池洗澡堂为民众提供了洗澡的机会。
        娱乐:中原电影院(旧称上海大戏院在汉口洞庭街76号),中南剧场(旧称大光明电影院在汉口兰陵路上,已拆除)和光明电影院(在吉庆街附近)都在步行十分钟之内。在鄱阳街和合作路口处的文化俱乐部(现为武汉市群众艺术馆)内有一个露天电影院每周末放映,有时该场地也用来举办舞会。小时候我们经常从侧面靠墙的一个垃圾箱的出口钻进去看“免费”的电影。另外,在胜利菜场内还有一家小型的皮影戏院。
        教育:北京路小学,天津路小学(后改为中学),洞庭街小学和鄱阳街小学。中学有20中和21中也都在10分钟之内。
        文化:武汉图书馆(南京路和胜利街口的商业银行,现为儿童图书馆)和少年儿童图书馆(金城银行,现为美术馆)及图书馆外借处(大孚银行,中山大道及南京路口)均在10分钟之内。距汉润里旁边的荣宝斋仅几分钟。
        宗教:俄国东正教堂(旧称阿列克桑东正教堂在天津路和鄱阳街路口),上海路天主教堂(旧称圣若瑟天主堂在上海路和鄱阳街的拐角处),荣光堂(旧名格非堂,为本市现存最大的基督教礼拜堂,黄石路26号)。步行去以上任一教堂均为10 分钟之内。去归元寺则须乘坐24路公交车到钟家村下车,时间较长。     医疗:在胜利街和北京路口曾有一所职工医院后改为外贸进出口公司,其前生是历史悠久的英文楚报馆。位于胜利街和南京路有市立二医院(曾经是天主教医院现在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另外还有一家妇幼保健站在胜利街上(天津路和合作路之间)。从汉安村出发不到10分钟便可到达这些医院。
        通讯:发电报、打长途电话(当时只能到电信局打长途电话)到天津路电信局约5分钟左右,上海路邮政局也在10分钟之内。上述的时间均为步行的时间。
        历史:北京路巷子口对面曾是武汉著名的刘有余堂老板的老宅(北京路20号)。那里曾发生过震惊全国的双钉案。解放后,刘家老宅先后为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武汉市司法局和武汉市出版局等单位使用,目前已成为活动式公共厕所。
        由于汉安村得天独厚的交通和通讯条件,民国时期,众多国民党军队曾将驻军办事处设在这里(汉安里)。现在知道的有海军联欢社(实际上是海军驻武汉的办事处)、陆军第四十七师驻汉办事处在汉安村18号(师长上官云相),第二十军兼二十六师驻汉办事处(师长郭汝栋)在汉安村15号,第二十一军特税办事处设在汉安村8号(负责人叫何恩容)。(感谢郭讯老师提供上述30 年代国民党军队在汉安里设办事处的资料)
    汉口中山大道与大智路口.jpg
    6-1 汉口中山大道与大智路口。图中岗亭上警察面对大智路背后为电信局,拍摄时间不详。
    汉口大智门火车站.jpg
    6-2民国时期汉口大智门火车站。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5: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7)
        五十年代初的汉安村在康军先生的文章中已有生动描述(康军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汉安邨” 武汉文史资料2006年第9期),那曾是一个安逸而祥和的社会。武汉在中国近代史上的两次重大战争(1938年武汉沦陷和1949年解放军进城)中都是以非战争方式结束的。这不仅使得大量城市建筑得以完好保留,同时传统里分中的守旧且安于现状的市民心态随之而传承下来。完成社会主义改造的公私合营后,汉安村的管理已由银行转交给了江岸区上海街房管所。而此时巷子中的住户不仅数量大增,由过去一层一户变为一层多户共用。同时也由过去单一的银行职员逐步开始了多元化。当第一次看到有户人家因为家里丢了一支鸡(当时允许家里养鸡但不得养狗),就一手握着菜刀,一手拎着砧板沿着巷子叫骂时,才意识到其实菜刀和砧板不仅是做饭用的同时还兼有道具的作用。
        随着巷子里人口的剧增,孩子们由过去在家里“圈养”转变为“放养”的模式,这种变化给孩子们带来无穷的乐趣。放学后,男孩子喜欢在侧巷子里踢球,打羽毛球。有的打珠子,拍“洋画”(挎撇撇)。这其实都是在培养竞争意识。当时收集香烟盒和糖果纸应是最原始的收藏爱好。女孩子喜欢跳橡皮筋,跳绳子和跳房子,脚上的鞋子主要是在这些“跳”中消耗的。还有一些像贴墙飞糖纸,跳八关和官兵捉强盗都是当时喜欢的游戏。在平台上放风筝是一项有一定技巧的活动,一般需要大点的孩子带着才能玩。而且通常是当风筝“淌”了之后带着无限的懊悔和遗憾而收场,但仍期望着下一次可能会运气好点。
        巷子里的青少年们自娱自乐的文艺活动也是丰富多彩的。在夏天的晚上,悠扬的笛声,深沉的黑管,欢快手风琴的和弦伴随着如歌如泣二胡琴声交织在一起,给夏夜乘凉的人们带来一丝的轻松和惬意。一般在江汉关的钟敲响十下后,这些乐器便会先后停止,否则,一旦音乐演变为噪音,其演奏者将会成为众矢之的。在夜深人静之时,大智门火车站广播员播报列车进站的通知,并伴随着江汉关(一度被叫做武汉关)每15钟一次浑厚的威斯敏斯特钟声,似乎在提醒那些已进入睡梦中的人们,武汉是一个不夜城。现在的同龄孩子,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家庭作业以及周末的各种辅导课、培训班。之所以这样努力据说是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按照现在这样的标准,当年的那些孩子们早已经输在摇篮里了。
    Fig7.jpg
       
    Fig7.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5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4 15: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8)
        解放后的汉安村由江岸区上海街办事处委派的居民委员会(居委会)来管理。1950-1960年代的居委会主任是一位处事精干,公道的中年妇女,在居民中颇有威望。当时的爱国卫生运动是做得非常彻底的。为了除四害,消灭老鼠和蚊子,要定时地清扫路边的水沟。只要一声令下,各家各户自觉自愿地派人出来参与,决无偷懒一说。为了做好居民工作,经常要召开全体居民大会。这种会一般在汉安村19号举行,因为那里有一个大天井,为这种会议提供了良好的场地。能参加居民会议的人有家庭妇女,退职,退休的职工,另外,还有各种原因的待业人员包括从各类学校毕业但尚未找到工作的青年。但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后来加上右派)等五类分子不得参加会议。尽管成分复杂,居民们对居委会的号召都是一如既往地积极响应。
        在巷子里筑炉炼钢铁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但在1958年的大跃进时代,这事却是真真切切的在汉安村发生着:名曰“大办钢铁”。要炼铁必须要有铁矿石,但这种资源对里分的居民们来说是极为有限的。于是取而代之到各家各户去收集废旧铁器,实际上一些正在使用的铁锅也被砸碎回炉。据说当年汉安村的大门口装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大铁门,为了炼铁而毁。筑炉和做坩埚所需的耐火材料是当时短缺的物资。一种称为观音土的白色矿物质被用作耐火材料。观音土又叫高岭土是一種含矽酸盐矿物同时也是景德镇制造瓷器的主要原料。由于缺乏机械,将矿石制成耐火材料需要大量人力,当时,甚至让在校的中学生每人一把小锤将石头砸碎并碾成粉末。解决原料问题之后,汉安村的主巷道一字排开地筑起多个砖砌的土炉,看上去就象一个露天的铸造车间。在烟火缭绕,鼓风机的噪声中,人们急切地期盼着能为实现当年炼出1070万顿钢铁做出贡献。然而,打开坩埚后呈现出的却是一块块毫无用处的铁渣。
        一个甲子已经过去了。中国钢铁生产能力世界第一,已成为亟待去产能的行业。如今,我们没有权力取笑当年那些屡败屡试的炼铁者,从他们身上似乎呈现出一个有几千年历史的民族精神:凝铸力和信仰。当然,科学技术问题须由专业人士来解决,绝非人多就一定能赢。同时任何一项工业技术进步都和其他的相关产业紧密相连。当这些基础条件并不具备时,单项的工业技术不可能取得进展。另外,任何一个新兴产业的兴起或现有技术的改进有赖于相关基础研究的突破。这就需要有一批人能静下心来甘心坐冷板凳。只要花上几十年的时间来从事重大产业的基础研究,任何技术问题都能解决。我国六十年代成功研制原子弹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事实上从原子弹第一次爆炸的那天(1945年)中国(当时的国民政府)就派出自己优秀物理学家到美国学习制造原子弹的技术。但美国只让中国科学家学习相关的高能物理课程,不让他们进相关实验室及了解其核心技术。1950年代新中国和前苏联达成合作研制原子弹的协议。但60年代中期由于意识形态的分歧,苏联撤走专家,收回图纸。之后新中国依靠那一批30-40年代留学欧美的科学家成功研制出原子弹。虽然研制原子弹和大规模工业生产技术是不完全一样的,但从业者发展战略的指导思想应是一致的。总之,新的技术既不可能用钱买来的,也不可能用“人民战争”的方法一哄而上,50年代“大办钢铁”的教训必须吸取,发展新技术要脚踏实地,循序渐进。(下图为下载网络照片)
    Fig8.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23 12:11 , Processed in 0.070971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