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武汉的星空
收起左侧

汉安村的故事(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7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1 23: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的支持和鼓励,祝好!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7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4 12: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25

        在上世纪大革命时期,武汉是一个风云际会的城市。当时,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们包括国民党、共产党和其他进步青年集聚在武汉为推动社会进步,同封建军阀及帝国主义在华势力进行了生死博斗,演绎出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九十多年过去了,许多故事已沉积在历史的尘埃之中。最近在1927年11月22日的《申报》第七版上看到一篇报道,题目是“西征军云集武汉后要讯”,其副标题是“鄂省政府请速解决职责,武汉各级训政处成立联合办公处”。此文中提到“在汉口一三里26号第七军政治训练处召开联席会议”(见附图35-1)。这里参加联席会议的各单位即指当时西征军已经到汉的各军、师级的政训处。准备在武汉成立一个联合办公处(设在联保里10号)。实际上该机构是指挥、组织、协调以上各个部队的临时指挥机构,同时也是西征军对外联络、宣传及物资分配的首脑机关。
    file:///C:\Users\ycj_cw\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23C.tmp.png
        何谓“西征军”?究竟为何事而云集武汉?在这里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当时的历史背景。1927年北伐军在武汉取得胜利后,以汪精卫为代表的一部分国民党人在武汉成立了国民政府。但蒋介石不乐意,开始他要建都于南昌。“清党”之后,在南京成立了另一个国民政府。此时,造成民国时期的一国两府,这就是史称的“宁汉分裂”。由于具有共同的经济和政治利益,很快(1927年7月15日)武汉的国府也开始“清党”。尽管在“清党”问题上“两府”一致,但为争夺对国民党政府和军队的领导权,汪、蒋的意见很难统一。于是1927年8月,在汪精卫支持下由唐生智领衔对南京政府进行武力讨伐,即所谓“东征”。对此,南京政府于当年十月决定由李宗仁任总指挥成立“西征军”讨伐唐氏。一个月后,“西征”击败了“东征”, 唐生智下野出逃。1927年11月14日李宗仁占领了武汉(李宗仁回忆录,第393-408页)。在上述的《申报》报道中所称的李总指挥及胡夏叶各军长就是李宗仁和当时“西征军”已到达武汉的第十九军军长胡宗铎、第七军军长夏威和第四十四军军长叶开鑫。该报道所称的“南京谭主席”是指谭延闿,其“主席”的称号并非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而是当时协调宁、汉之争的联合会议主席。谭的确当过南京国民政府主席,但那是在1928年。上述报道中提到“孟潇出走”是指唐生智下野,已逃离武汉(图35-2中所示各军头的照片)。
    file:///C:\Users\ycj_cw\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24D.tmp.png
       
         至此,我们已大致了解当时的情况。这篇报道有两个内容,其一,湖北尚余的几个省政府委员给南京政府的电文,表态支持西征军,由于唐生智出走,湖北的政坛出现真空,亟待建立新一届领导机构。其二,由各驻军的政训处牵头组成一个联合指挥、管理机构。为进一步了解当时的政治形势,再来看《申报》1927年11月29日的另一相关报道(图35-3)。题目是“武汉党部发生纠纷,对整理党务委员分迎、拒两派”。文中指出,武汉党部对南京派来的整理党务委员分欢迎和反对两派。其中欢迎派在一三里23号成立了一个筹备办事处,商议筹备欢迎西征军的有关事宜。显然,欢迎派将其办事处设在一三里23号是希望在第七军(一三里26号)的庇护下工作。这说明他们也懂得“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说到这里,我们对于在宁汉分裂至宁汉合流这段时期当时武汉的政治演变过程应有基本了解。

    file:///C:\Users\ycj_cw\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24E.tmp.jpg
        但当时的始作俑者,蒋介石和汪精卫都到哪去了呢,为何上述报道中只字未提?其实在唐开始“东征”时,蒋介石就宣布“下野”了。“西征”时 蒋正在溪口老家准备筹办与宋美龄的婚礼。而汪精卫在东征开始时发现势头不对就与当时的另一路东征军张发奎的第四军回到广东。后来引发“广州起义”,此乃后话。在民国时期,“下野”似乎是个好东东。唐生智打输了就“下野”;蒋介石也曾多次“下野”。政治人物,一旦失败就“下野”,则其所犯错误甚至违法所造成损失都可不予追究了。这有点类似于当今西方企业的破产。一旦破产则债务免除,几年之后当事人还可东山再起。
        由于本文主题所限,在讲完上述故事后,我们还是要来讨论这个一三里26号和23号与汉安村究竟有何关系。也许有人会说,一三里的位置在30年代的地图上标示得清清楚楚,就是今天的同丰里。其实,只要是去过同丰里的人就会知道,这里头并不简单。同丰里共有6排房子(不包括中山大道街面上的一排),每排三个门栋(图35-4)。同丰里总共有18个号码,即同丰里18号就是最大的号了。那一三里26号和23号在哪里?图35-4(a)所示的民国时期(1927-1931)的地图所示,紧靠一三里的汉口小学在同丰里改名叫一三里时就包括进去了。所以一三里26号和23号就应在地图上标示汉口小学的那几栋房子里,而这个汉口小学就是今天汉安村的一部分。至于这个一三里26号和23号究竟是汉安村的几号,恐怕很难查到。 现在我们知道当年总工会招待所的那几栋房子,据老一辈知情者讲,那里原来都是办公室,是不住人的。图35-4(d)所示的汉安村的一处房子的天井,当年那周围都是装修豪华的办公室。

    file:///C:\Users\ycj_cw\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24F.tmp.png
       
        尽管在今天看来,这些饱经90年沧桑的房屋显得那样的陈旧甚至破烂,但这其中的一砖一瓦无不浸润着历代先辈在此地生活、工作和战斗的故事。当年“意气风发”的李宗仁以西征军总指挥的身份想必曾多次前来第七军政训处听取汇报和指导工作。第七军是李宗仁的王牌军队,是最早进入汉口的西征军之一。但为何会选在一三里作为其办公地点,应该还有一些未知的故事。(待续)



    补充内容 (2018-11-4 23:16):
    此标题应该是《汉安村的故事-35》,误写为25,特此更正。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7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23: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11-4 23:52 编辑

    汉安村的故事(36)
        西征军(即桂系军阀)主政湖北的一年半(1927年11月-1929年4月)被后世认为是武汉历史上最黑暗和血腥的一段时间。尽管李宗仁在回忆录中对其被称作新军阀曾表示极大地不认同,但历史的评价似乎很少会受到当事者自我感觉的影响。一段历史总是会在人们的记忆中和在一些重大事件的历史记录中留下痕迹。这种痕迹可以是一段文字记录也可能是一个历史存留物包括历史建筑。当时的一三里(今天的汉安村的一部分)就是汉口为数不多的记录当时这段历史的建筑物。《申报》1929年8月26日第九版有一篇短讯“驻汉铁甲车之调动” (图36-1《申报》报道)。其中讲到武汉的铁甲车的调动情况,“云贵号”由信阳北移至驻马店,“长城号”则由巡礼门开往刘家庙。同时提到统领汉口铁甲车三大部的队部(即司令部)从歆生路(江汉路)迁至一三里。该报道并未说明该铁甲车队部迁往一三里的缘由,但相信不会是因为在江汉路的原队部要拆迁而临时到一三里来过渡。
        36-1.png
        当第一眼看到这则消息,开始我以为是要把坦克或装甲车开到汉安村来,心想汉安村的路面能经得起几十吨的坦克吗?再仔细一看原来只是将其司令部搬来。另外,当时所谓铁甲车部队也并非今天的装甲兵部队,铁甲车就是在火车的外壁挂上钢板并能装上75毫米口径的炮和重机枪(图36-2 铁甲车的历史照片)。这种铁甲车可以是单列也可以像正常列车那样拖挂多列车厢以达运兵的目的。这种能攻能守并能快速移动的装甲列车在上世纪20-30年代的战争中可算得上是大杀器,但其致命的弱点是对铁轨的依赖性。1925年年过70岁的施从滨被奉系军阀张宗昌派去与孙传芳作战。战败后乘铁甲车逃命时由于铁轨被破坏而束手就擒。施从滨被捕后,孙传芳并未按当时惯例优待战俘,而是将施从滨斩首并将其头颅示众三日。此种恶行导致其女施剑翘在十年之后,只身持枪击毙孙传芳为父报仇。
          36-2.png
        上述《申报》报道中并未说明铁甲车队部前往一三里的几号。在上一篇故事中我们知道桂系第七军的政训处设在一三里26号, 23号也是属于桂系部门的办公用地。那现在又一支部队开进来,一三里(汉口小学)能容纳得下吗? 其实,此时的桂系军队已被赶出武汉了,原来的一三里23、26号的房屋都已经空出来了,想必这就是铁甲车队部前往一三里的动因了。事实上,一三里驻军的变动反映了当时中国国内政局的变化。这里有必要简单了解一下当时国内的政治形势。1928年后北伐胜利,宁汉统一,蒋介石在南京正式成立国民政府。但让蒋烦心的是,当时的军队并未成为蒋家的军队,北方有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和阎锡山的第三集团军,南方则有桂系李宗仁的第四集团军,蒋氏所掌握的仅仅只有第一集团军。因此,裁军被提到议事日程。1929年1月在南京举行的国军编遣会议就是引发后来几年军阀混战的导火索(图36-3 为编遣会议结束时的合影)。
        30-3.jpg
        1929年4月爆发的蒋桂战争其起因据说是因为当时主政湖北的夏威、胡宗铎、陶钧发动对湖南鲁涤平的军事行动(李宗仁回忆录,第444页)。而此时蒋介石正等着一个契机发动对桂系的征伐。于是,蒋命其嫡系刘峙率数十万大军沿江西进,直逼武汉。同时,蒋另派一路人马暗中策反了桂系王牌第七军第一师师长李明瑞。后世人调侃蒋介石只有三流的军事指挥能力,但却有超一流的政治手腕。当年民国乱世,蒋是靠政治手腕而非军事实力驾驭了当时的军阀割据的局面。在刘峙兵临城下之时,任总指挥的夏威突然生病,于是委托李明瑞前往黄陂代行总指挥之职。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了,夏、胡、陶得知李明瑞反戈的消息,惊恐万状,决定弃城而逃。夏、胡、陶流窜到荆、沙、宜一带后,以下野方式结束了战争。于是蒋以兵不血刃方式占领了武汉(李宗仁回忆录,第448页)。
          36-4.png
        回头再来谈谈桂系执政时在武汉的表现。其实胡、陶都是正宗的湖北人只是早年参加了广西军,多年拼打,混到高位。当年的西征胜利后,李宗仁听取湖北当地士绅的意见启用所谓“鄂人治鄂”但结果却造成“恶人治鄂”。当时,胡宗铎武汉卫戍司令,陶钧任副司令。他们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当时已处于地下的共产党人大开杀戒。1927年12月,大革命初期时任教育厅长的李汉俊和财政厅长的詹大悲被汉口公安局长林逸圣在汉口日租界抓获。李、詹二人并未按当时规定押往卫戍司令部,而是临时收押在花楼街的汉口市公安局。然后林逸圣当晚到胡宗铎家请示处置办法。胡深知李、詹两人的强大社会背景,决定连夜执行死刑。于是当晚深夜,李、詹二人未经审讯就在汉口水塔附近当街枪决(李春初,胡宗铎、陶钧在湖北的统治与崩溃,《湖北文史资料-政治军事卷》第352-377页)。李汉俊为中共一大代表,而一大会址为其兄李书城的在上海住宅。詹大悲是参加辛亥革命的老国民党员,从来就没参加过共产党。由此一例,可见当时草菅人命已到何等地步。诗人、中共党员夏明翰和中共妇女运动领导人向警予都是在这一时期中被杀的。除了杀人外,收剐民财是他们另一件所擅长的事情。陶钧在升任18军军长后,在鄂西清乡时在宜昌发现一个月收入百万的禁烟督察局,于是委派其军需处长为该局局长。除部分收入作为军费外,大部进入其私囊。可惜当时没有“反腐”这一说,不然这样的败类早应被双规了。在李春初的上述回忆文章中还讲述了胡、陶下野后的一些经历,但由于主题所限就此打住,有兴趣的读者可见本文附录。
        36-5.png
        最后回到一三里来。我们知道这些军队占用房屋都是属于在1927年由刘蔚如所创立的汉口小学。那这段时间汉口小学是“停课闹革命”去了,还是该学校被撤销了?我们还需更多的史料来了解这段历史。(待续)
        胡宗铎和陶钧在湖北-1.pdf (1007 KB, 下载次数: 7)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08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5 14:2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星空 发表于 2018-11-4 23:10
    汉安村的故事(36)    西征军(即桂系军阀)主政湖北的一年半(1927年11月-1929年4月)被后世认为是武汉历 ...

    有史有据,非常精彩。谢谢分享!
    辛亥革命先驱詹大悲,一直以来,都与孙中山、李大钊、毛泽东、董必武、李汉俊、恽代英等人交往密切,其牺牲后,多位弟弟参加共产党,也有一说他是中共秘密党员。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7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13:5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11-5 14:26
    有史有据,非常精彩。谢谢分享!
    辛亥革命先驱詹大悲,一直以来,都与孙中山、李大钊、毛泽东、董必武、 ...

           谢谢郭老师补充,詹大悲是国民党内著名左派人士,一直坚持孙中山先生联俄容共方针。詹大悲的政见与行为处事与当时的共产党人很接近,但是否在组织上参加过共产党一直存在争议。
          在李春初的文中(见附录第356页)写道:
        詹大悲1.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7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11-12 00:25 编辑

    汉安村的故事(37)
        在前面的故事中我们曾多次讲到汉口一三里。当时这个处在汉口中心的里分几乎已成为一个驻军的兵营。那些在一三里巷子中来去匆匆“军爷”的变换反映的不仅是武汉,而且是中国国内政治形势的风云变化。那一三里究竟在哪里?有人说一三里就是现在的同丰里,如果仅仅从30年代的地图来看此说并没有错(图37-1)。 但如果了解当时同丰里和汉口小学的关系就会知道此说是不准确的。
          
         上图(图37-1)左边所示的是1927年-1930年时期的汉口局部地图。这份地图我们已在前面几篇故事中多次使用过。上图右边这幅地图则是最近(2018年11月)下载的汉口局部卫星地图。比较两图可见,尽管时间已过去九十多年,而且这块地上的CQ已经进行了10年,但其巷道空间和格局并未改变多少,所不同的只是标示名称的改变。当年标示为一三里的地方现在为同丰里,当年的汉口小学已在汉安村的范围(黄线所示)。现在我们要搞清楚的是当时的汉口小学和一三里的关系。
    刘仲衡老先生曾在《武汉文史资料》第十五辑上有一篇文章“在董老哺育下的湖北人社”。该文中谈到,在收回英租界之后“我政府将汉口旧英租界改名为‘汉口特别第三区’。并将袁世凯之子袁克定在汉口英租界的财产同丰里改名为‘一三里’,以该里房屋开设‘汉口小学’一所,以志收回汉口英租界纪念,洗雪国耻。” 这段文字中包含了两个重要信息: 1)同丰里的老板并非为现在所认为的由陈椿堂、王维周与袁兴臣三人合资所建(董玉梅编《百姓里分》第347页)。当然,这里也不排除陈、王、袁只是袁克定的“白手套”,真正同丰里的老板其实还是袁克定。要确定同丰里的老板究竟是谁,还需更多的史料来证实。2)汉口小学的房屋是属于一三里的土地,那就是说汉口小学的房屋是属于当时同丰里的产权。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当时刘蔚如开办汉口小学时是租用还是买下了同丰里的这几栋房屋,但汉口小学是建立在原同丰里。也可说汉口小学是在一三里之中应是不争的事实。澄清这件事的重要意义在于我们应意识到1930年之前的同丰里和1930年代之后的同丰里所占有的地皮是不一样的,虽然都叫同丰里。1930年代后(具体时间不详),汉口小学的地皮和房屋被盐业银行收购于是改名叫汉安里(现在的汉安村)。图37-1的右图中用不同颜色的线将不同时期的同丰里和汉安村的面积标示出了。该图中用蓝色虚线所示地域就是当时的一三里,其中包括汉口小学。而黄色的实线则是现在的汉安村的范围。由图所见,汉口小学是重叠在一三里和汉安村之中。所以现在可确认的是一三里的门牌号码是包括汉口小学中房屋的。现在的同丰里中,除面临中山大道那一排的门牌号码应按中山大道的编号外,其余6排房子,每排3个门栋号,共有18个门牌号。因此,一三里中凡大于18 的门栋号都应是汉口小学的房屋。
        在刘老先生的文章中,还谈到成立汉口小学时的盛况,“汉口小学成立时,在汉口‘血花世界’(即民众乐园)雍和厅举行开学典礼。董必武、张国恩老师、邓演达主任、郭沫若副主任以及张复初、丁觉群、刘仲衡、宛希俨、向忠发、吴德峰等参加典礼并演讲,痛斥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罪行,… 典礼后还进行了游行示威,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这段文字把我们带回到90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代。此刻,我似乎看到无数穿着民国时期服装的青年学生和工人,手持竖着写的标语,涌向英国领事馆,耳边徊响着一阵阵“打到列强和军阀”的口号声。其实这是60年代所拍的电影“风暴”中的一些镜头。如此众多的民国大佬们为一所新办的平民小学站台,这在民国时期也并不多见。
        在2018年第二期《人物春秋》中有一篇由李桂芳写的文章“1927年刘少奇在武汉”。其中讲到刘少奇在汉口办工人运动讲习所的事情。“4月中旬,工人运动讲习所又招收第二期学员,所址迁至汉口同丰里(位于汉口中山大道黄石路口)。” 关于1927年刘少奇、李立三等在汉口一三里开办第二期工人运动讲习班的事在前面的故事中已提到过。当时我对在同丰里的某一栋楼里开办100-200人的训练班是心存疑虑的(图37-2 (a)和(b)),但现在则豁然开朗。在一三里的汉口小学中开办一个200人的训练班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图37-2 (c)和(d))。由此我们可以确定,当年董必武的学生,刘蔚如先生开办的汉口小学不仅仅是一所为普通平民所办的小学,这些校舍同时还用来做培训工人运动骨干的训练班。也许这也是为何有众多共产党领导人和国民党左派人士来出席汉口小学的开学典礼。当时的教员有李立三、刘少奇、项英、陈潭秋、林育南等中共早期重要领导人。只要看一看工人运动讲习班的这些授课教员的阵容就可知道由这样的教师所培养出的学生必将能够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材。
         汉口一三里从诞生(1927年1月)到结束(1930年7月)历经3年半的时间。其间经历了中国近代史上最血腥和黑暗的国内战争。汉口一三里发生的故事不仅反映了国、共两党从合作走向对抗的历程,同时也展示了国民党内部在孙中山逝世后,各种派系,主要是蒋介石和汪精卫之间为争夺领导权所暴发的冲突。一三里的故事,主要是汉口小学所发生的故事,是汉口大革命时期的一个时代缩影。从一三里的命名到工人运动讲习所,反映的是国共合作的“蜜月”时期。接下来的“清党”及蒋桂战争都能从一三里驻军的变动中感受到当时时代的脉搏。一个如此重要的历史建筑群竟然被荒废十年,至今无人问津。我常常在问自己,是不是我们武汉人(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太笨,不懂得如何保护这些建筑;或者是我们根本就不了解这些建筑的历史价值;又或者我们对于历史已经“麻木”以致于对赚钱之外的事都没有兴趣。 (待续)

  • TA的每日心情
    A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08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星空 发表于 2018-11-11 17:23
    汉安村的故事(37)    在前面的故事中我们曾多次讲到汉口一三里。当时这个处在汉口中心的里分几乎已成为一 ...

    历史上,汉安邨既是大汉口最高等级的市民建筑,也绝对是大汉口集军事、政治、文化诸多方面历史人物、事件的建筑群之一。汉安邨发生的故事,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许情有可原,但这种情况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相信从您们写出汉安村的故事开始,这种无视将成为历史。
    加油!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7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11-11 22:33
    历史上,汉安邨既是大汉口最高等级的市民建筑,也绝对是大汉口集军事、政治、文化诸多方面历史人物、事件 ...

        谢谢郭老师点评和支持保护汉安村和同丰里的革命历史遗迹。最近有朋友的同学看了《汉安村的故事》在他们的群里面发表了些评论,并向有关上级部门反映了汉安村现在的状况,下面是他们的聊天记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1-18 06:13 , Processed in 0.110101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