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武汉的星空
收起左侧

汉安村的故事(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0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8-1 10: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文史资料文库第八卷,历史人物中,第二篇丁隆昌先生写的就是宋的简介。宋清同治五年(1866年)生,1927年逝世,终年61岁。文中没有宋在汉住址的信息。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2
  • 签到天数: 8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8-1 20:35:13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8-1 10:06
    武汉文史资料文库第八卷,历史人物中,第二篇丁隆昌先生写的就是宋的简介。宋清同治五年(1866年)生,1 ...

    感谢郭老师提供宋炜臣先生的历史资料,宋先生为武汉作出了巨大贡献,很想真实还原宋先生当年在武汉的历史记载。
  • TA的每日心情
    A
    2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0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8-4 17:12:15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见图
    IMG_20180802_233649.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2
  • 签到天数: 8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8-5 14: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8-5 14:55 编辑

    谢谢郭老师提供历史资料,祝夏日安康!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2
  • 签到天数: 8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8-5 22: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8-5 22:38 编辑

    汉安村的故事(26)
          据记载汉安村是由原来的汉安里改名而来,但当时是改为汉安邨而不是现在的汉安村。“”和“”同音不同字,“”一般用于乡村中的村庄,而“”却是用于城市中的住宅里分(里分是汉口的叫法)。解放前上海的里弄可分为四个等级,即弄、里、坊、邨,邨为最高等级住宅。现在没有确切史料来证实“汉安邨”是何时改名为“汉安村”的,但50年代初的确是叫“汉安邨”。“汉安里”又是何时改为“汉安邨”?在没有看到档案和确切记载之前只能靠推测。在汉口沦陷之前的民国时期(1938年)还是叫汉安里”。“汉安邨”这名字如果不是在日军占领时改的,那就应是1945年之后才改。据历史资料报道“汉安里”的前生是“宏安里”,至于这名字是何时改的则并无记载。据说“宏安里”的建造时间是1925年。近日读到昔日《申报》上的一则旧闻则可颠覆上述说法。该报在1915年(民国四年)39日第11版登有一篇题为《前商办四川川汉铁路股东维持会宣言书》文章。该文中提到上述股东维持会的联系地址是:宏安里七号(见图26 当日申报的影印件)。提到这个股东维持会就有必要谈到一百多年前对中国近代史影响深远的川汉铁路股权风波。
        1903年四川总督锡良向清政府提出修建川汉铁路的计划。次年清廷批准设立官办川汉铁路公司。但由于当时的清政府正面临庚子赔款所带来的巨大经济压力,根本不可能为川汉铁路提供资金。1905年官办川汉铁路公司改为官绅合办川汉铁路公司,继而于1907年改为商办并正式更名为商办川省川汉铁路有限公司。这一步实现了由国有到民营的转化。商办川汉铁路资金来源分别从四川、湖北和湖南三省集资。湖北和湖南主要为绅商集资,用当今的话来说就是中产阶级用手中的余钱集资。而四川则是用所谓 “抽租之股“,简称租股。租股其实就是一种变相加税,而且是对全省普通民众带有强制性的征收。尽管如此,其所筹集的资金远不够修铁路所需费用。而四川公司内部高层将部分本金拿到上海去做证券投机生意,结果是血本无归,造成公司巨额资金流失。面对大量民怨和遥遥无期的铁路,清政府决定收回该铁路公司管理权,委派晚清重臣盛宣怀负责铁路事务。盛就任后立即宣布由商办再次改为官办,将从四国(英、法、德、美)银行借款来筹措资金,商股不退现金而是转为“国家保利股票”。但由于对两湖和四川采用了不同的转换率,从而引发四川民众反弹。
         1911 年的辛亥年注定是个多事之秋。年初的黄花岗广州起义揭开了辛亥革命的序幕。在四川发起的保路运动形成辛亥革命的高潮。保路运动由一个开始的经济维权事件很快就转化为一场波及全国的政治运动。随着四川总督赵尔丰下令对成都抗议民众开枪镇压,使得矛盾升级为武装冲突。当曾任湖广总督的端方带领湖北新军赶赴成都后,武昌起义的成功变成为必然。而辛亥革命的结果最终导致了清王朝的复灭。一百多年过去了,从单纯的经济学观点出发,晚清时期民不聊生,由民众集资办铁路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而盛宣怀利用外资的国有化政策则可能是唯一有效地措施。一个看似有效的经济政策,在提出之初即遭到民众如此剧烈反弹,并最终导致了一个王朝的覆灭。可见一个成功经济政策的执行必须考虑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
        现在还是回头来说“宏安里”,通过这则《申报》的报道我们能确认宏安里在1915年就已存在,至于宏安里是何时建成的依然无法断定。另外宏安里七号也许并非就是现在的汉安村七号。因为在里分变换名字的过程中,其中的每栋楼的门牌号码都可能会有所变化。老古董老师曾在人文武汉中老调重谈版主的贴子《汉中街7号在哪里?11路军办事处与刘公馆》中提供一则国民党第26师驻汉办事处设在汉安里新19号的启事 (见图26 右图)。这个汉安里新19号 是相对于过去的宏安里的门牌号码而言但应就是今天的汉安村19号。(待续)
    图片3.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2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0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8-8 20: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上海村、怡和村、咸安坊等均为当时汉口地区高等里巷住宅建筑。
    而汉润里、积庆里、方正里等均为中等里巷住宅建筑;坤厚里等则为普通里巷住宅建筑。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2
  • 签到天数: 8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21: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8-8 20:10
    汉安村、上海村、怡和村、咸安坊等均为当时汉口地区高等里巷住宅建筑。
    而汉润里、积庆里、方正里等均为中 ...

    感谢郭老师提供信息,当年蒋介石来汉口都是住在怡和村的。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2
  • 签到天数: 8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8-12 21: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8-12 23:21 编辑

    汉安村的故事(27
        1920年7月23日申报第六版报道了一起发生在汉口英租界宏安里(即:现在的汉安村)的枪击事件(详情见附录原文)。事件的起因为时任长江上游司令部司令兼四川查办使的吴光新(1881年-1939年)被湖北督军兼两湖巡阅使的王占元(1861-1934年)在武昌督军府拘捕。当时吴光新卫队营的王营长住在汉口宏安里。王督军派人试图说服王营长背叛吴光新未果,并由争吵演变为一场枪战(对该事件的具体报道见申报原文)。民国初年王占元设鸿门宴拘捕吴光新是直皖战争中的重要事件之一。直皖战争是当年北洋军阀(直、皖、奉)之间一次重大政治实力的较量,其结果是由直、奉系军阀开始主导北京政局,皖系退出(有关吴、王二人的简历见图27)。
        谈到直皖战争之前,我们应简要回顾一下当时国际和国内的政治形势。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中国作为战胜国不仅未能分得任何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的好处,反而要将原由德国占有的山东省划为日本的殖民地。消息传来,举国哗然,当年五月四日在北京爆发的 “五四运动” 表达了国人对国际列强的愤慨,同时也声讨了当时懦弱的北洋政府。参加和会的中国代表们竭尽全力希望为中国保留一点面子(顾维钧回忆录, 第一分册,第172-214页,中华书局1983年5月第一版)。尽管如此,和会的主导国,美、英、法、意、日(所谓十人会)毫不在意中国这个主权战胜国的利益和愤怒,坚持要中国代表在同意出卖国土的和约上签字。对此,中国代表团只好以不参加签字仪式的方式来表达对和约的反对。再来看国内,自袁世凯于1916年去世后,北洋军伐分为两大派系,冯国章,曹琨和吴佩孚为直系代表,而段祺瑞则为皖系的代表人物。除北洋派外,东北有张作霖的奉系和西北的冯玉祥。另外,南方有以孙中山为领袖的国民党正在为即将开始的北伐积蓄力量。而此时中国共产党还未成立。1920年的中华民国实际沦为四分五裂,在各大派系的背后都或多或少可见到国际列强的影子,皖系和奉系为日本人支持,直系亲英、美,广东的孙中山正在寻求和苏俄合作。
        1919年在冯国章去世后的北京政府实为段祺瑞的皖系所控制。 曹琨和吴佩孚的直系对此极为不满,欲去其段而代之。老谋深算的段祺瑞自知直、皖之战不可避免,1920年6月即派出自己的妻弟吴光新任湖南省督军兼省长,打算在关键时候给地处河南正欲北上的吴佩孚背后一击。 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战争其实为直、奉联合下与皖系进行的。战争从7月14日开始至7月19日结束,历时仅5天。而此时的吴光新还逗留在汉口,7月16日当王占元邀请其过江到武昌的督军府赴宴时,竟未能识破这是一个鸿门宴。吴只带了少数随从过江,其结果可想而知。不过王占元对吴还算客气,对其只是软禁,直到1921年吴光新逃脱,返回北方。直、奉、皖战争的结果是皖系出局,而由直、奉瓜分北京政府的权力。这种不稳定的二元结构导致了先、后两次直、奉战争。直至北伐战争国民革命军才将吴佩孚的直系军队彻底消灭。
        其实民国这段往事对关心历史的人都是熟知的。这里重新提起这段历史是想围绕宏安里的枪声这一突发事件做一些可能的解读。就当时的情形来看,王占元作为一个地方的军区司令敢于将一个有通天背景的野战军司令拘留,除了要有足够的胆量之外,应是对当时的战局已有了透彻了解。而吴光新则不仅未能了解战局走向,同时对当时的政治形势也未有清醒认识。在对王督军是敌是友都未能分辨时,竟敢贸然赴宴,岂有不栽之理。另外,对于这件事的善后处理也有点意思,原文是这么说的 “王督军电令汉口商会会长万泽生会同镇守使副官毕君、赴汉口英界宏安里…商令缴械…”。按我们今天的理解也许会问,此事何须商会会长出面?而且是电令,即命令万泽生参与此事,但万会长并非军人岂能被电令。此事要发生在今天,我们断不会让卓尔的老板阎志先生随同区公安局长去给一群持枪通缉者做思想工作的。实际上,民国时期控制社会稳定的基本力量在乡村为乡绅,而在城市则是商绅阶级(城市民族资本家)。由这些人来作为政府和民众之间的桥梁,民间和政府的交流,上传和下达都由这个桥梁进行。因此,在当时看来维护社会治安是商会责无旁贷的任务,故才会由万会长领衔参与地方维稳事件。  (待续)
    27.png
    QQ图片20180812213954.jpg
    QQ图片20180812214049.jpg
    QQ图片20180812214107.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2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30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8-13 22: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又有新史料,谢谢分享!
    天热保重。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5:02
  • 签到天数: 8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8-15 20:48:11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郭老师点评,多保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2-11 22:12 , Processed in 0.401529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