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武汉的星空
收起左侧

汉安村的故事(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16 23: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7-11 17:29
    我从小也是每年跟着母亲过河到归元寺还愿,拜观世音菩萨。
    楼主所述文革初期莲溪寺见闻、那个时候,莲溪 ...

    当时祖母带我哥去归元寺时汉水桥还没有建,那时就只能坐划子到汉阳去。而带我去时桥已修通。听我哥说祖母还有法号的,他回忆说见过祖母有个小折子.,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00: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23)

        现在年轻人从学校毕业到参加工作(就业)的过程称之为找工作。然而从1949年开始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参加工作的方式是由政府分配工作。 那时候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初中学生毕业后可通过考试升入高中继续学习或进入中等专业学校(中专)以及各类技术学校(技校)。中专和技校生毕业后大部分人会作为技术人员分配到工厂。高中毕业则通过高考后继续接受高等教育,毕业后可分配到党政机关成为机关干部或分配到大型工矿企业培养成为工程技术人员。其中少部分人在完成研究生教育后补充到师资队伍从事教学或科学研究。文革前,因为各种原因其中包括政审不合格而没有被录取到大学或中专的学生成为待业青年等待街道办事处分配工作。待业青年有可能分到各种街道办或区办的工厂成为工人。另外一条道就是支边,到新疆建设兵团或是到武汉附近农场务农。
        文革时期,由于学校的正常秩序已完全打乱,在大学里已滞留了五届毕业生(从61年至65年入学),此时一次性被分配到三线工厂(当时为备战需要一些与军工有关的工厂搬迁到西部山区称之为三线)或远离大城市的县级工厂。而滞留在中学则称为老三届,初中加高中共有六届中学生等待毕业。在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一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应运而生。当时这些学生被称为“知识青年”(知青),其实知青中有些根本就是小学或连小学都没毕业的。这其中当然也有不下乡的,其理由可以千奇百怪,但主要有两种:1 因患有疾病不能下乡(这里不包括下乡后通过病转回城的);2 参军。前者多为平民百姓而后者则是高级干部或与这个阶层有关系的子弟。这其中当然有例外的,下面要讲的是发生在汉安村的真实故事。
        我家楼下住着一家姓W家庭,他们家上中专的大女儿(暂且称为小W)正赶上文革期间毕业。小W被分配到一家偏远的三线工厂。小W的母亲虽然为这个平常做事大大咧咧的女儿担心。但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命运,除非你不要这份工作。一家人送小W在大智门火车站上了北上的列车,随着火车的徐徐开动,W家人也只能默默地祝愿小W能尽快适应那里的生活。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小W的母亲兴奋地上楼来和我母亲讲述了小W的奇遇经历。原来小W从汉口站出发后要到郑州下车,然后转乘去西边的列车。在郑州火车站转车时,小W阴差阳错地跟错了队(现在应说是跟对了) 。直到跟着那队人马到达了目的地,当所有的人都带着自己的档案和报到通知书开始报到时这才发现小W应去的报到之地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地方。而小W来到的是地处河南的一所军事院校。小W在得知真相后不知所措而顿时嚎啕大哭。此时军校领导得知此事后,一方面安慰小W,另一方面在看了小W的档案后,就决定录用她。于是由部队出面给那家三线工厂打电话通知他们小W已被该军事院校录用。如此这般,小W 正式穿上军装成为一名文职军人。
        上述的小W是由于自身的一次错误而歪打正着地改变了命运。另外要讲的一个故事则是由于一个偶然机遇,在一个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一个正确的地点而导致职业生涯的改变。我的一个邻居小Z,当时在20中上高中。面临毕业的他,下乡是唯一出路。一天小Z在课间休息时间去找一个同学。有人告诉他要找的人在某教室。老远小Z见有一大群人围在那间教室内外。由于不得近身,小Z只得扯开嗓子喊了一声那人的名字。待小Z走到那群人跟前一看没人讲话,很安静,于是又喊了一声。片刻,圈子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的女中音“那位同学请你进来一下”小Z挤到圈子中心看到两个胖胖的中年职业妇女。当小Z得知 她们是武汉歌舞剧院的正在20中招考演员时,一边说“我不会,不会”一边转身想再挤出圈子。而此时有些好事者知道小Z从不参与文艺活动但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把小Z又往里推。武汉歌舞剧院的两位老师 阅人无数,看得出小Z从未受过专业训练,就对小Z说你只需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即可。事已至此,小Z只好硬着头皮背了一段语录,两位老师对他的音色和音域都挺满意。临走时告诉小Z两周后到歌舞剧院某楼参加面试,需要准备两首歌及背诵毛主席诗词。回家后小Z向我讲述了上述经过,并对吴雁泽也要来参加面试显得有些惶恐不安,想要我陪他一起去。我当即对他说这是一次机会,去见吴雁泽就吓成这样,至于吗,同时我同意陪他一起去。
        自从来自武汉第20中学的著名演员谢芳取得成功后,武汉歌剧院对于从20中的学生中发现文艺人才情有独钟。谢芳原名谢怀复在汉口圣罗以女中(现第20中学)就读。1951年毕业后,被当时南下的中南文工团吸收为演员,后该团改名为武汉歌舞剧院.1959年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青春之歌》,谢芳被著名导演崔嵬选中,因成功扮演林道静一角而一举成名,从此步入影坛。谢芳当时是借调到北京去拍电影,武汉歌舞剧院多次到北京要求还人未果。为平息武汉的抱怨,北京方面同意在当年中央音乐学院的毕业生中任挑选一名到武汉。于是将1964年刚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准备留校任教的吴雁泽与谢芳对调,从此武汉歌舞剧院有了一位著名男高音歌唱家。
        面试那天我们准时到达地点,一间大约十几平方的琴室。除了那天去招人的两位主持老师,还有一位弹钢琴的老师和另外两位显然是主管人事部门的行政人员,而主试老师吴雁泽还未到。大约十分钟后,吴雁泽一边风尘扑扑走进来,一边说对不起了,飞机晚点,刚下机就赶过来了。于是面试开始,唱也唱了,背也背了。然后又聊了些别的。两位主持老师望了望吴雁泽,见后者点点头,于是对小Z 说今天就到这里了你回去等通知吧。不久小Z进入武汉歌舞剧院接受培训,再然后成为一名男中音演员。(待续)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81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7-17 17: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星空 发表于 2018-7-17 00:26
    汉安村的故事-(23)
        现在年轻人从学校毕业到参加工作(就业)的过程称之为找工作。然而从1949年 ...

    人生不由己,既有很多偶然,也有很多机遇。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09: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7-17 17:25
    人生不由己,既有很多偶然,也有很多机遇。

    谢谢关注,人的一次偶然的机遇会改变一个人的生活轨迹,因此有了机遇学会把握。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81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7-18 12:52:46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1
    IMG_20180718_130722.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23: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7-18 23:54 编辑

    感谢老师分享出珍贵手迹,值得收藏!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3 11: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24
           今天我们处在一个高度竞争的社会,小孩从一出生就被父母置入激烈的优胜劣汰的竞争之中。在我们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虽说在学校也会有各种竞争但远没有像今天的学生那样的激烈。我的童年时代是在祖母的影响下度过的。祖母不识字却能完整地背诵“三字经”。在祖母身上中国传统文化所提倡的吃苦耐劳、勤俭节约以及对孙辈教育的重视都留下深刻记忆。
           由于父亲下放后全家人的生活仅靠母亲的工资维持。祖母不但要做饭等家务还要给我们做衣服和鞋子。记得小时候睡觉前常常是望着祖母在昏暗的灯光下纳鞋底,听着夹钳(针穿出鞋底后必须用夹钳才能拔出来)在有节奏的拿起和放下的响声中逐渐进入梦乡。直到中学我一直都是穿着祖母为我做的外衣和布鞋去上学。那个时候在家里洗澡都是用一个大木盆放在房间里,烧好热水后倒进盆中。一般家里的木盆用过几年后就会漏水,这时就需要打篐上油。这件事一般都会请专门的人来做,巷子中也经常有挑着担子吆喝着“打箍-打油!”的人经过。而祖母却告诉我那些人经常偷工减料,她是宁愿自己干。一般是在炎热的夏天,先将待修的木盆放在烈日下使之彻底干燥,随后将废弃的旧鞋底烧成灰末后再用桐油调成糊状。在将桐油糊灌入底部与盆围的交接缝后将两根箍在盆围上的铁丝由底部向上收紧。然后将整个盆刷一遍桐油后置入阴处晾干。等到完全干了以后还得再刷一至二遍,等到木盆彻底干了才能使用。祖母去世前的一年,她身体大不如以前,那年夏天她让我当帮手将家里所有木盆油了一遍。并且说这是我最后一次修木盆了,以后就照着这个样,你应能自己动手修了”。 说起来惭愧,至今我从未修过木盆,而且这个行当也早已被淘汰了。今天我们都是用天然气做饭,祖母那个时代做饭要用煤,早先是煤球后来改为蜂窝煤。由于不完全燃烧,不管是煤球还是蜂窝煤,其芯部总还有一些黑色部分。对这些尚未完全利用的资源,祖母一定要在去掉外面那层灰白色的部分后将黑色的部分重新打碎再做成煤球然后放在平台上晒干备用。蜂窝煤则一定要用钢锯将其分成两截因为有时候只需加半个蜂窝煤就可完成一天的需求。
            对社会资源和物资的节约本是一种全人类的美德。但祖母那个时代的某些节约行为在今天看来不仅匪夷所思,有时甚至是一种浪费。祖母经常会买一些鸭蛋回来自己做成盐蛋(咸鸭蛋)然后放在一个坛子里腌一段时间就可吃了。然而,祖母所制定盐蛋能吃的标准却是臭了没,只有臭了才能吃。而检验盐蛋的工作通常是由我哥来完成的。有时为了能尽快吃到盐蛋就抱着坛子摇摇使鸭蛋碰撞受损后就容易变臭了。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盐蛋就是应吃臭的就像臭豆腐那样。直到有一次,祖母让我哥去检查盐蛋,我带着期望的眼神在旁边站着看这个检验过程。哥打开坛盖,闻了闻然后对祖母说“臭了”。这次我哥没说实话,其实盐蛋还没臭。于是我终于尝到正常盐蛋的味道,而且感觉到不臭的盐蛋要更好吃。祖母当然是知道这点,但为何一定要等到盐蛋臭了才能吃,我当时是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看来祖母是把盐蛋当作“战略资源”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还有一次,因为一个玩具掉进墙壁角落的一堆杂物之中,于是我用一根木棍在上面捅着试图把玩具弄出来。直到有液体从几个木桶间的地上流出来,我这才发现捅出篓子,当时并不知道流出的是啥。后来才知道那是一瓶大约5斤的食用油,据说祖母已储存了多年以备不时之用的。直到半年之后,祖母终于发现这件事时非常愤怒。当追问到我时,我承认是我干的但当时不知这是油。我的罪名是未能及时汇报,于是跪下反省。此时我姐在旁边插了一句“我早就看到了”,祖母转头对她说你知情不报,同罪,也得跪下。其实那种放时间太长的油根本就不能用了,这是我们今天的常识。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总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祖母虽没受过正规教育但却能深刻理解环境对于我们的重要性。那时不像今天有电视、互联网,当时对小孩的成长影响最大的是结交的人群。祖母对于和何人交往有严格要求。当时隔壁小C经常来找我。祖母则坚决不让我和小C来往,而且 只要他来就会用扫帚去赶他走。有一次,她误把另外一个人当做小C,举起扫帚就要打时,那人连喊“奶奶我不是小C,打错了,错了... ...!”。若干年后小C 因为吸毒而导致家庭、人生诸多悲剧,且多次戒毒而未果。现在想起来当年小C的行为也并未有出格迹象,不知祖母当年是如何判断此人不靠谱的。而凡是祖母当年认可的那些人后来证明其人生都是成功的。真不知祖母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待续)
    图片24.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81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7-25 21: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的星空 发表于 2018-7-23 11:13
    汉安村的故事(24)       今天我们处在一个高度竞争的社会,小孩从一出生就被父母置入激烈的优胜劣汰的竞 ...

    汉安村的故事,亦是汉口版的<四世同堂>(人民艺术家老舍作品)。作者祖母就是这个四世同堂大家庭的主心骨,大家长。在历史关头,是她老人家支撑着这个家,是她老人家的家教使作者的父亲和作者的兄弟姊妹个个成才,读来令我等非常感动。
    在我们武汉市,不少家庭都有类似汉安村这位老祖母一样的故事,她们身上体现出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所体现的家国情怀,是每个家庭的值得传之永久的精神遗产。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6 09: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郭老师的点评,的确祖母曾是我们家主心骨,她身上渗透着中国传统文化中那些流传多年的文化基因。像吃苦耐劳和勤俭节约的品质在现代年轻人看来也许过时了,但这是当时那个时代的真实写照。相信在武汉会有很多类似祖母这样的老人和故事。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6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8-7-28 16: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汉的星空 于 2018-7-28 16:42 编辑

    汉安村的故事(25
            祖母在世时常常给我们讲她小时候读书的事情。祖母出生在晚清光绪年。幼年时父母相继去世,几岁就由姨妈照料。而实际上是给他们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而换口饭吃。姨妈家是一个大家庭,请了个教书先生在家对家族里的学童做启蒙教育。祖母经常在干完活后偷偷地躲在窗下听里面教书先生给孩童上课,当时讲的是三字经。有一次,先生要求一个学生背诵三字经,该生不会,又叫另一个学生还是不会,先生一气之下将上课的所有学生点出来竟没有一个人能背下来,先生不禁大怒。瞥了一眼此刻正在窗外捂嘴偷笑的祖母,其实先生早就发现窗外这个一直在偷听的编外“旁听生” 。于是将祖母叫了进去,先生对祖母说,我知道你一直在窗外听课但你是否能背出三字经?见祖母居然能将三字经一字不落地背下来,先生对祖母大为赞赏。课后先生找到姨妈要求让祖母也正式入学并对姨妈说“这个学生的学费我分文不收而且所有书本费用由我承担”。姨妈为难地对先生说“不行啊,我这侄女到这里来是要干活的,哪能让她去读书啊”。就这样祖母连在窗外旁听的机会也没了。然而在晚年直到去世前,她还能背出三字经。其实那时候我们并不懂她背的是什么只以为是古文。
            小时候祖母要求我们每天睡觉前必须把自己明天要用的物品准备停当,并把明天要穿的衣物、鞋帽放到固定的地方。为了加深我们对执行这项规定的理解,祖母讲了她小时候的一个故事。那是她在姨妈家时,有一次,半夜里家里突然起火,很快就把姨妈住的那间房子烧着了。当姨妈冲到屋外时,大火已经封了门而且屋顶开始坍塌。此时,姨妈突然想起自己的侄女还在屋里,于是疯了似地要往屋子里冲去,口里喊着“我侄女还在里面,你们救救她吧“。于是有几个人冲上来拦住姨妈说”现在太晚了,没法救了“。此刻,姨妈忽地觉得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襟,听到祖母的声音”姨妈,我在这里“。低头一看,自己的侄女穿戴整齐地站在身旁。姨妈喜极而泣,一把抱住侄女连声问道“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周围的人也都七嘴八舌地夸奖说这孩子真机灵。原来祖母每天睡觉前有把衣服放到固定地方的习惯。大火初起时就起身把衣服鞋子穿好,然后跟着大人跑到屋外。这个睡前整理衣服的习惯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项家规。虽然我从未在睡觉时遇到过火灾,但在生活中也时而得益于这项规定。有一次出差时,要赶第二天清晨的飞机而睡前忘了设置闹钟。当早上醒来一看离飞机起飞时间只有几十分钟了。好在头一天已准备好一切。终于赶在在飞机关门前到达。当我坐在飞机座位后不禁感概“祖训有时还真是挺有用的”。
             祖母一生历经晚清、民国至新中国,其间经历无数战乱、灾荒和逃难。为谋生计,祖母在幼年时学会做针线活,后来凭着这本领为生,特别是她的刺绣绝活那是人见人夸。民国初年,经人介绍,在汉口南京路上给一个富商家里做针线主要是刺绣。他们家的夫人对祖母的绣花技术极为欣赏,同时夫人待祖母如同待自己的姐妹一样,除了工作就是陪着夫人聊天。在那里工作的几年是祖母一生中最为惬意,轻松的时光同时也挣了不少银子。记得祖母时常提到当年她在南京路上那家高房子家里的情形。然而在我印象中当时汉口南京路上并无所谓的“高房子“。有一次我和父亲走在南京路上,当路过铭新街时父亲指着路边的一栋楼房(南京路113号)对我说你看,这就是当年你奶奶做针线活的那一家的房子。我望了望那楼,也就是3-4 层楼高,这哪能算是”高房子“。见我不以为然的样子,父亲又说到他们家的主人是既济水电公司的董事长也是该公司的创始人,同时还是当时武汉商会的会长。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当年汉口最大的民营企业的老板。父亲接着回忆道 6-7岁他第一次来汉口来见祖母时。就是在这栋楼里,那家年约十几岁的少爷见父亲这个乡下小孩从未见过汽车就叫上司机邀请父亲坐着他们家的敞篷车到外面遛了一圈。他家的新鲜玩意不光是汽车,还有电影放映机,能够在家里播放无声电影,这也是父亲在应城时闻所未闻的。
             据祖母讲南京路高房子家的主人后来得了重病不治,离世不久,其夫人和儿子也相继病逝。根据祖母和父亲的讲述,查到民国初年的既济水电公司的董事长和创始人为宁波商人宋炜臣。但由于史料缺乏对宋炜臣这位对武汉近代工业做出杰出贡献的宁波商人身世和家庭我们后世人了解太少。由于缺乏准确史料我们至今不能断定宋去世的准确时间,也不知他在汉口的旧居在何处。本文根据祖母和父亲的历史回忆,也仅能提供参考。武汉似乎缺少对宋炜臣一家的历史交代。(待续)
    微信截图_20180728161215.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0-19 04:04 , Processed in 0.28883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