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武汉的星空
收起左侧

汉安村的故事(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23:55
  • 签到天数: 3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08: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15)
    在人世间,真正能做到掌握自己命运的人凤毛鳞角。通常个人和家庭的悲欢离合及历史走向很少会依个人的意志而改变。父亲回汉后,面对由曾经住一层楼到如今只剩一间房,且成为两家过道的住房现状似乎并未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应。五十年代初,随着公私合营的进行,汉安村的住房都必须交由房管所实行承租制,所有的住户每月交租金给房管所。此时,我家仅保留一间堂屋和里面靠左面的一间房。1958年父亲下放到农场后,两间房的租金在今天看来并不多但靠母亲微薄的工资仅勉强能维持家庭开支。只得将里面靠左的那一间 房让出来,但这家人的进出则要从我们家经过。下面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里屋靠左那间房里住的姓L的两姐妹。迫于当时家庭经济条件,祖母和母亲原来只是想将这间房让给一个单身房客,寻思着也许以后还有可能再收回。前来与 祖母见面的是L妹。L妹当年约40多岁,略有腿疾,是市立某医院产科护士,声称每星期仅周末偕其丈夫回家一次。但到了搬进来时,L姐一同前来并解释说她是来照顾妹妹的,所以要姐妹俩同住。事以至此,祖母和母亲也只能接受了,但当时提了一个条件即今后父亲回来后,她们必须让房。对此要求姐妹俩满口答应,当时谁也不曾想这个过程竟等了20多年。姐妹俩搬来后的某个周末我们见到L妹的丈夫 T先生。T先生近50岁是武汉某医学院教师,文质彬彬,和蔼可亲,一见面就和所有人包括小孩打招呼,充分展示一个专业教师的亲和力。这时L妹就自然被称为T 妈,而L姐据说曾当过小学教师于是被称为L 老师。此后的几年,L 老师每天在家做家务,而T 妈和T先生周末才回。每到周末,公用厨房就成为T 妈演示烹调技艺的展台,特别是那色味香具全的红烧糖醋鱼。每当回想此时此景,那厨房的空气中漂浮着甜、酸、辣的鱼香味时,至今还是那样的令人唾涎。T先生似乎很忙,并非每个周末都能回来。回来了常常也是住上一晚,第 二天早上就走了。记得是1964年初夏,某个周末的中午,T先生匆匆而来,照例和每个人打过招呼后进入房内。大约是喝了一点小酒,整个下午只听见T先生在里面含糊不清讲着,时而愤怒斥责,时而娓娓解释,时而唏嘘不已,直到黄昏时才离去。以前T先生从未有过如此失态之举。从那后,T先生再也没出现在这里。多年后,我们才得知T先生其实有妻子和孩子,而且他的妻子就在附近一个医院做护士长。如同历史上的传统做法,其妻在得知丈夫和T妈的关系后,向T先生的单位领导求助希望夺回丈夫。然而,不久后一个夏日的晚上,T先生从最后的一班长江轮渡船上跃入滚滚的江水之中,从此与 家人和T 妈阴阳两隔。T先生的儿子是一个品学兼优的高三学生,如无意外进大学应毫无悬念。但由于父亲的问题政审没通过,从此与大学无缘。此后的若干年,我们时常看到在夕阳西下之时,T 妈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凝视着压在茶几玻璃板下那几张泛黄的照片,一坐就是一下午。五十多年过去了,故事的主人公都早已离世,但愿她们在“那边”能有一个和平和安详的家。(待续)
    15.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9:04
  • 签到天数: 231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5-23 12: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见证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大汉口的发展,其发表的还仅仅是其个一位老市民讲的几代人往事。
    这已足够能像电视剧大宅门,编辑成若干连续剧了。
    几年来,我之所以关注并多次呼吁保护汉安村近代老建筑,还原这处被房管部门破坏了的近代老建筑,实在是因为作为近代高等级民居汉安村,其建筑质量、其造型、其建材、其工艺、其环境、其历史、其故事,都是值得武汉人引以为傲的。今年,在湖北美术学院举办中国近代建筑展览中,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处这类近代高等级民居建筑保护,都说明汉安村完全不输于其所展示的一些近代民居建筑。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23:55
  • 签到天数: 3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00: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5-23 12:33
    汉安村的故事,见证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大汉口的发展,其发表的还仅仅是其个一位老市民讲的几代人往事。
    ...

    非常拥护老师的建议,保护修缮汉安村是一项利国利民举。谢谢关注!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23:55
  • 签到天数: 3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00: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5-23 12:33
    汉安村的故事,见证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大汉口的发展,其发表的还仅仅是其个一位老市民讲的几代人往事。
    ...

    非常拥护老师的建议,保护修缮汉安村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善举。谢谢关注!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23:55
  • 签到天数: 3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12: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16)
       父亲回武汉后不久,在一次闲聊中我们向他讲起在经济困难的那段时间,曾收到一封来自香港的信。该信的地址是汉安里,收信人是父亲,寄信人是香港的一个信箱号码。当时父亲下放在农场,母亲下班回来,打开信仅扫了几眼后,吓得脸色煞白。看到房间的几个房门都是关着的,才神情紧张地吩咐我们立即将此信烧掉。并嘱咐我们在外面谁都不许再提起这封信的事。尽管此事已过去了多年,旧事重提,母亲似乎仍心有余悸,小声地对父亲说到“信是王理原从台湾寄来的,问我们生活得怎样,需不需要他的帮助”。 听到此时,父亲望着窗外的天空,久久没有出声。
       王理原(1896-1970)湖北随县人,早年留学日本,经济专业毕业。抗战时期任湖北省银行鄂北分行经理(行长)及第五战区军粮处处长。抗战胜利后王理原来到汉口,先后任汉口市财政局长,汉口公产清理处负责人,湖北省商业银行行长,汉口第一纱厂董事会秘书长等职。据史料记载,王理原与曾任湖北省主席和湖北省参议会议长的何成濬(1882年-1961年,湖北随县人,国民党陆军二级上将)关系密切,曾担任何成濬的军需负责人(《湖北文献》 第86期 作者:[url=]何庆华 沈云龙[/url],1988)。在省鄂北分行,父亲从一个普通会计员升至副经理,经理(行长)应离不开王理原的提携。1948年2月父亲到汉口后,是王理原帮忙在汉口同兴里找到临时住宅。由于鄂北分行已撤销,父亲面临着两个选择:1.继续跟随王理原去财政局或是商业银行;2.留在湖北省银行,到张难先任董事长的兴复实业公司。最终父亲去了张难先的公司任财务部经理。这个决定导致了我们搬进了汉安村。
        其实王理原这个名字我们并不陌生,小时候,祖母经常对我们提到。1949年武汉解放夕,王理原曾三番五次到家中劝祖母和父亲一起与他们迁移到香港去。为了说服祖母,王理原经常开着小车到汉安村来接祖母去和他的家眷一起看戏顺便继续做祖母的思想工作。至今我们都能记得祖母那模仿王的语调“老太太,要走啊,不走不行啊”祖母当时的回答是“让我儿子一家跟你走,我是不会走的”。见祖母的回答每次都是如此坚定,王理原知道父亲决不可能抛下祖母跟他们到香港去,最终只好带着他的家眷离开武汉了。
    后来祖母对我们解释了当时执意要留在大陆的理由竟是祖父去世前曾对她说过“共产党是好人,是我们的人”。此话颇耐人寻味,在我们家族中祖父的身份至今是个谜。父亲决定留下来其实并不奇怪,和当时大多数进步知识分子一样,对当时国民党政府中贪污腐化深恶痛绝。相比共产党的清廉,开明和务实的作风,人心向背一目了然。当父亲决定去张难先的公司去上班而未去做自己熟悉的银行业务时,其答案就已经出来了。我很想知道父亲对王理原的看法以及当初选择留在大陆的真实想法。然而,父亲已于2000年去世了,因此我们也只能揣测父亲当时的心态。多年来,我们对王理原先生在台湾的景遇一无所知,直到最近查到一篇台湾报纸上有关王先生逝世的一篇报道(见下图右)。(待续)
    16.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23:55
  • 签到天数: 3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6: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17)
        在中国现代史中,20 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是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革的时代。由于过去十年的政治动荡,一切社会的正常秩序都被打乱。其中对后世影响最为深远的恐怕是中断十年的教育体系。虽然从70年代初,中、小学已开始复课,大学也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但由于招生制度和教学理念的问题,使当时的大学并未能培养出一代合格的科技人才。中国社会历来有尊师重教的传统,这应是中国历史、文化能够传承数千年的重要原因之一。1977 年恢复高考,随后在全社会兴起了尊重知识和尊重人才的热潮。人们逐步认识到只有科学和技术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
        在汉安村的某栋楼,1966年前的大学生(包括在校和已毕业的)有五位,几乎该楼每家都有一位。这里要讲的是其中一位姓W 的先生于1979年研制成功家用全自动立式套缸洗衣机的故事。武汉人一度引以为自豪的荷花牌洗衣机的第一台家用单缸样机诞生于1979年11月。1980年小批量试生产,1988年试制全自动洗衣机(马丽华,消失的荷花牌洗衣机,武汉文史资料,2014年第7期,49-53页)。著名的小天鹅洗衣机厂于1978年试制出第一台单缸洗衣机,直到1987年通过引进国外技术才开始生产全自动洗衣机(万森,小天鹅再飞翔,进出口经理人杂志,2010年5月12日)。因此就技术复杂程度而言,W先生研制的应是中国最早的家用全自动洗衣机。
        W先生1964年毕业于华中工学院(现为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系。毕业后他在市某局研究所任工程师 (后任该所所长)。经过十多年的荒废,1978年W先生终于申请到一个研制洗衣机的项目。1979年初他和另外两个同事组成的项目组在参考国外样机的基础上设计出整机及零配件图纸。紧接着,他们在汉安村附近找到一家具有机械加工能力的工厂来参与洗衣机的试制工作。这家工厂以制作冲压模具为主,因此具备基本的车、钳、刨、铣、磨的机械加工能力同时该厂还有一个技术不错的扳金工。但由于不具备大型塑料零件的加工能力,其中的内、外桶身及传动部件均为金属材料。这不仅增大了机械加工的工作量,而且使得总装时调整动平衡更为困难。经过大约三个多月的奋战,其中的艰辛也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到。W先生当时上有年届8旬的老父,下有两个几岁的儿女。在一百多天里,每周7天,日以继夜,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在工厂技术人员和工人的配合下,用100多天的时间成功完成了洗衣机的试制。最终,这项成果通过了鉴定,作为科研人员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事情已经过去40年,W先生研制洗衣机的故事早已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今天,人们也许会问,当年既然已研制出样机,为何不顺势而为,将其转化为产品投放于市?如果当年W先生研制的洗衣机能形成量产,将比荷花早九年,比小天鹅早八年推出国产全自动洗衣机。然而,历史是没有如果的。一切历史的形成都有其必然的因果关系。当年那家参与试制的工厂是一家由街道办事处管理的工厂,从维护自身利益的角度,管理者并不希望这个工厂过于壮大而失去控制。而W先生所在研究所不具备生产能力。另一方面,生产出一个高质量的全自动洗衣机需要三个基本要素:合格的材料,精确的加工能力和稳定可靠的电子控制技术。从当时的客观条件来看,前两条件可基本达到,但国外已广为采用的集成电路(芯片)控制技术在当时国内却很难实现。当年的荷花败走麦城就是输在当时国产的控制器不过关。而小天鹅则采用与国外合资的方法,暂时度过一关。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能生产各种先进的洗衣机并大量向欧美国家出口。但我们不应忘记大量像W先生这样长期埋头苦干的工程技术人员为我们今天的发展所起到的铺路砖作用。(待续)
    171.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23:55
  • 签到天数: 3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13: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18)
        父亲回武汉后已年届退休,于是在原工作单位办理了退休手续并拿到一纸“改正右派通知书”至此,他的身份从1957年开始由“右派分子”变为“脱帽右派”再到现在的“改正右派”历经了20多年。此刻父亲似乎并不太在意自己头上帽子的演变,而是想着还能做点什么。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正是中国改革大潮兴起之时,各种新事物方兴未艾。由计划经济过渡到半市场和半计划经济,不仅需要大量理论阐述而且亟需建立一整套与之配套的财务和企业管理的规章制度。1949年前父亲长期在银行工作,对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会计制度从理论到实践都有较深刻了解。1946年他曾起草《汉口市银行会计规程》。此时,湖北省成立了会计学会并由该学会牵头办了一家会计与企业管理的杂志。该杂志社找到父亲,聘他为杂志社的副主任和副主编。同时,另外有一家本市大型商贸集团也找到父亲要聘他为该集团的总会计师。最终,父亲成为杂志社的副主编。当时,我们调侃他,说除了在民国时期的湖北省银行做过一段鄂北分行行长外,纵观一生,他都是在任副职,当然除了那当右派分子和脱帽右派的20 几年。父亲很认真地说,其实任副职是做具体工作的,更能展现出工作才能因此也更重要。凭心而论,一个旧社会(1949年以前)的留用人员能够在解放初期的中南区财经管理核心部门任副职,其出众的专业素质和工作能力应是主要因素。
        几年之后,父亲工作的杂志成为国内社科系列的核心期刊之一。对此,父亲颇为自豪,然而麻烦也接踵而至。当时,开始在企事业进行会计职称评定,获取职称是提升职务和工资待遇的必要条件。而职称评定中有发表论文的要求,因此一些人通过各种途径找到父亲,希望能在其杂志发表文章。有一位多年的老邻居Z 先生来找父亲,他已年过半百任职于某大型国企财务部门,这次希望能晋升高级会计师。由于是半路出家,又无学历,但有多年的相关工作经历,按规定如有一篇核心期刊论文则可晋升。父亲在读过他的文章后颇为踌躇,该文从语言到内容均未能达到杂志的最低录用标准。父亲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帮他改写。父亲花了一整晚上,那几页稿纸几乎是整个被重写。最终,Z 先生如愿以偿得到晋升。
        80 年代初的一天,一个年轻人两只手拎着大大小小的瓶子和盒子到家里来找父亲。他自我介绍姓C在本省某地区财政部门工作。原来C先生不久前投了一篇文章到杂志社,但自知其文章未能达到录用标准,希望父亲能给予“通融”。父亲搞清其来意后,脸顿时沉下来,告诉他有事应去办公室并立马让他拎起东西走人。C先生极为尴尬地走了。事后母亲告诉我们说你父亲就是这样的倔脾气,看不得一点弄虚作假的事情。其实父亲挺重视这件事,在办公室找到C先生的文章,仔细读后,写了一篇长信寄给他。信中不仅提出对该文章的修改意见而且告诫他应全面提高自己的专业素质,循序渐进,不要企图走捷径。后来,C先生告诉我们,父亲的信给他极大震撼和鼓舞。从此,他努力提高业务和写作能力并始终和父亲保持通信联系。几年之后,杂志社公开招聘新编辑,C先生通过所有的测试和审查后,终于成为父亲的同事。九十年代初,C先生决定到深圳一家大型合资企业应聘财务总监。父亲去世后,C先生回到武汉,在父亲墓前长跪。父亲对C先生有知遇之恩,另一方面父亲生前也常以C先生迅速提高的专业能力而引以为傲。在很长一段时间,由于杂志社长期依赖几个七、八十岁老头们主持业务工作,父亲生前曾对这种青黄不接的状况极为担忧。父亲走后不久,C先生又回到杂志社并成为主编和杂志社主任。相信若父亲知此,定当含笑九泉。
    18.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前天 23:55
  • 签到天数: 3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8: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汉安村的故事(19)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师徒之间绝非一般的师生关系。特别是在一些需要较高智力和经验的竞技项目如围棋和中国武术,都极为讲究师徒传承。在围棋界,名师出高徒几乎已成金科玉律。在历史上这种例子比比皆是。近代史上的围棋大师顾水如培养出新中国第一个战胜日本九段的围棋国手陈祖德,其实顾大师还有一个学生在日本,那就是在日本被称为棋圣的吴清源。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我们熟知的聂卫平。从聂卫平之后中国围棋从此雄风再现,力压日本。但知道聂卫平的老师过惕生的人也许并不多。过惕生就是中国围棋界著名的北过南刘中的北过,而南刘则是上海的刘棣怀。陈祖德和聂卫平可称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国手,他们都是在幼,少年时师从一代围棋大师,这才有后来的造化。因此,一个优秀围棋手的产生除了天赋聪敏的自身条件,还必须要经过一个大师级老师的指点。
        下面要讲的故事是在汉安村里的一个优秀的围棋少年的故事。九十年代初,搬来一个姓Y新邻居,他们家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我们且称为小Y。 小Y的父亲是一家机械厂的技术工人(后任该厂的车间主任),母亲是一家福利工厂的行政干部。小Y的父亲是一个围棋爱好者,经常在家里和儿子对弈。小Y对围棋极有天赋。在送去青少年围棋训练班之后,其父已远不是他的对手。经过几期培训,小Y终于获得一次武汉市少年围棋赛冠军。此时的小Y已受到武汉围棋界元老刘炳文的关注。刘老亲自给小Y制定培养计划,并规定每周一到两次要到刘老家里由刘老亲自和小Y下棋,复盘,讲棋。刘老当时做的正是一个培养优秀围棋手的必要步骤。然而,小Y毕尽是一小孩,贪玩乃天性。有时他不想去做那枯燥的训练,刘老就来到汉安村找人。曾有好几次在炎热夏天的晚上,只见刘老身着汗衫,短裤脚穿拖鞋,手里还拿着一个手电筒来找小Y。有时候就在小Y家上课。当时还没有空调,一个七十多的老人和一个几岁的孩子在武汉的酷暑中进行着围棋训练。刘老认定小Y是可造之材, 希望小Y能在即将举行的湖北省围棋集训队选拔赛中取得好的成绩。不久,小Y顺利通过集训队的考核,但另外一件事却使大家料所不及 。要想进集训队,通过考核后还要交一大笔培训费。在当时这钱决非一个工人家庭所负担得了的。为这事刘老出面在各方周旋也不行,在赵公元帅面前人人平等。在当时中国,体制决定一切。进不了省集训队就没有资格参加全国性的围棋赛事。而不参加全国比赛,其棋艺何以确认?这个打击与其说是对小Y 还不如说是对刘老。在中国文化中,一代名师一定要有几个高徒,否则其事业就不算完美。此后的围棋训练虽还在进行,但目标却没了。直到有一天,刘老的家人来到小Y家告知刘老去世的噩耗。严格说起来,小Y应是刘老的关门弟子,理应给老师送行。事后,小Y获得了彻底的“自由”,再也没人督促去下棋了。然而,武汉就此失去一个极有天赋的优秀围棋手。
        其实刘老和汉安村还真有缘分。记得文革中我们在高老家下棋时,高老得知刘炳文是当时武汉围棋的头块牌时,就提出想和刘老(当时刘炳文还是中年人)磋切棋艺。后来,不知是谁牵线,高老如愿和刘老在自己家里对弈一局。结果是刘老让一子后双方走平。刘老在1962 年的全国赛中曾赢过惕生先生,在全国的棋坛中亦有一席之地(陈祖德,《超越自我》第135页)。我对刘老敬佩的不仅仅是他的棋艺,更是他的为人和处事的原则。九十年代后,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一切向钱看。若刘老以他的名声办收费的围棋训练班,岂不会赚得盆满钵盈。然而他却甘愿对一个非亲非故的少年,去花费如此心血。中华文明之所以能传承几千年正是因为有像顾水如,过惕生和刘炳文这样的一代大师沤心沥血培养年轻人,才使得我们的文明得以传承。
        我们常说不以成败论英雄,然而真正做到却并不容易,因为历史是由英雄们写的。一个人的成才离不开两个因素:一是个人的努力,二是名师的指点。在很多时候尽管个人很努力,但由于没有机缘遇到大师级人物,而最终难成正果。另一方面,通过个人的努力,持之以恒也一定能有所造诣。但由于道路艰辛,在多数情况下是被自己放弃了。由于没能做到“坚持最后5分钟”,而终难以再上一个台阶。2009 年汉安村搬迁后,我们就没有小Y的消息了,希望我们以后还能见到小Y在围棋界的身影。(待续)
    图片19.png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9:04
  • 签到天数: 231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6-15 23: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邮艺学会 于 2018-6-15 23:59 编辑
    武汉的星空 发表于 2018-6-14 18:58
    汉安村的故事(19)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师徒之间绝非一般的师生关系。特别是在一些需要较高智力和经验 ...

    我国著名围棋大师刘炳文先生,是我邮局的老同事。我国外交部长陈毅元帅生前,只要是来到武汉,就会专门派车到邮局找他到其所住宾馆里手谈。他的儿子也是我省、市围棋界高手。
    刘老为人非常真诚老实,虽然在邮局不受重视,但他只埋头工作,而且不仅是下围棋高手,他的书法也非常了得。有一段时间,我写的稿件,还是请他刻的腊版。甚至大字报、通告等,都是由他代劳。
    特别是我夫人1974年在四川华西医大参加卫生部高级师资进修班学习时,更是亏他利用到成都参赛的机会,两边帮我们带东西。
    谈到刘炳文先生,我就禁不住想念他,我的眼前就会出现他的影子。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9:04
  • 签到天数: 231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6-16 14: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网上找到刘炳文公子刘力的一张照片。

        湖北队获团体总分第三名,赛后合影拉我入镜,因为我与他们有同根同源的关系。例如领队刘力(前左二)是职业五段棋士,武汉前辈围棋名将刘炳文的公子,早年他到第十五中学来下棋,我还让过他四个子呢,有棋谱为证。王新洲(前右二)是同门师弟;朱家明(前左一)、蒋锡久(后右二)在我启蒙的时候已经是武汉市少年棋手的佼佼者了。 (前排左二是刘力,左三是任周宇,左四汪伦瑾,右一杨承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8-20 20:53 , Processed in 0.111271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