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89|回复: 6
收起左侧

当家花旦是怎么炼成de①? ——知名楚剧新生代演员倪小曼访谈录 [B]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0-22 13:0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4-16 15: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yt002019 于 2018-4-16 16:05 编辑

    当家花旦是怎么炼成de①?
    ——知名楚剧新生代演员倪小曼访谈录[B]



    56555555545.jpg




    题记:

    “她原是乐队打扬琴的,在福星楚剧团工作时,张巧珍去了,发现了她,就让她跟着学唱,一句一句地抠。如今在蔡甸楚剧团,这个倪小曼已是当家花旦。”

    著名剧作家沈虹光

    “你错了,我对你没有什么恩情,楚剧是我的母亲,我是楚剧的女儿,还是楚剧传承人,党和人民给了我那么高的荣誉和待遇,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楚剧,那是完全应该的唦。”

    著名楚剧表演艺术家张巧珍

    我常想,中央为什么三令五申弘扬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决不止演几出戏吧,里面肯定还有深层的东西,那可能就是与之相连的人。要精品,要精英,更要精神。我写书的初心正在这里。
    人说,鉴往知来,认识过去才能预测未来。要饱蘸着传统文化的浓浓墨汁,写好张巧珍奋斗故事和阐释她的精神,向后人、世界传达中国价值。其中,当然包括和谐。不过,这是我的一个梦。能否实现?还靠我们共同努力啊……

    笔者


    笔者:再介绍一下你在演员成长路上的情况,思想上碰到什么困难哪,怎么克服的呀,你又上演了哪些戏?
    小曼:提起这我得感谢张老师教戏育人,思想上给了我蛮多正能量。比如《可怜天下父母心》伴唱是张老师教我唱的,她较满意。但要参加汇演时我被换下来,想不通,我向她诉苦。张老师不为我反而批评我。
    笔者:据我所知,她一贯是个和事佬。还会批评人?
    小曼:她直通通地说:

    “你必然是有缺点人家才挑,如果人家挑什么毛病,我改什么毛病不就好了吗?每个人都是在别人不断挑刺中长大的。要想做个好演员,就要受得住气唦。”

    笔者:你在福星正式彩排、演出了的戏,又有哪些呢?
    小曼:演出?惭愧。真正算我演出过的只有《珍珠塔》里的陈翠娥,《英台打赌》里的英台,那还是在外包场时会跟别人分唱前后半部。 三年里,一出戏完整地排练下来的有《访友》、《百日缘》和涂崇华老师教的《双玉婵•悲蝉》,但从来没有演出过。有一回更惨,团领导安排我演一个比较重的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排练好了。正要开演,又被搅黄了,我难过极了。
    笔者:你在福星工作了多久?
    小曼:也许有人认为,我的本事和年纪一样小,比几个当家演员相差十五到二十多岁,不在一个档次上。总之,我半乐队半演员搞了两年,正式搞演员三年,老总也从来没听过我唱一句,叫人十分悲观。每到此时张老师待我最亲,像母亲似的安慰我。她深知,社会上竞争激烈,我们不怪任何人。她经常这样对我谆谆善诱。还鼓励我:

    “受得气,成得器,这恰恰说明你将来必有大用唦!”

    于是,我拼命练功,练唱,只等圆梦。
    笔者:有人认为,当演员靠天赋,不是刻苦发愤所能达到的,后来你的梦圆得怎样?
    小曼:我觉得勤奋也能出天才。但在福星难,非常难。在张老师不厌其烦的口传心授下,我在唱腔方面大有进步。一回,剧团业务科长派了我上大型连台《不孝亲娘孝晚娘》的主角。啊!我终于也可以演主角了,非常高兴,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师后,她的脸笑得开了一朵花似的说:

    “太好了!太好了,我来帮你设计唱腔。”

    世上哪个母亲不愿看到自己子女早日有出息呢?
    笔者:所有人都是矛盾的共同体,张老师在工作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有什么故事吗?
    小曼:当然有。她有时蛮像“一根筋”似的,对艺术有点霸气,心里想的、眼睛看的,唯有艺术。想说的话不管什么场合一定要说,尽管是好意,但方法差点。
    笔者:那会得罪不少人吧?
    小曼:肯定难免。但凡遇到这类事将要发生时,只要我老公在场的话,我们不会置之不管。我生怕别人的不周而令老师不快。但我口笨,只好暗中干着急。那天,正排某戏,张老师先看得蛮高兴,后看到某演员一出场时,眉头皱起来了,越看越不高兴,然后大声喊:

    “停下!这角色应该要帅一点,谁谁比他合适,我建议你们把谁换上。”

    那位被指要换掉的演员顿时脸通红。我立即向老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打圆场。老公赶紧把那男演员拉到后台…… 这才避免了一场矛盾。但老师也丝毫没感觉自己不对。
    笔者:你们师徒感情不一般。类似生动的小故事还有吗?
    小曼:我们平时偶尔听到人家聊天,也许有口无心,那话的意思好像觉得张老师的表演弱,我听到后,心里不舒服。但又怕人家说的是真的,于是我就暗暗观察。一回,张老师在看《可怜天下父母心》一剧排练的时候,原戏中有个角色是农妇,性格泼辣,她揪丈夫耳朵的动作是揪下耳垂。她认为个动作不对,那么做使扮丈夫的男演员脑袋只好朝下,这样观众完全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效果出不来,人物就更谈不上。她改为揪上不揪下,并以媱旦身段示范,如此一来,表演不仅规范,而且戏活了,受到导演和师生们的一致赞扬。
    笔者:她老公去世后,又退休,这些事对她打击很大,她工作精神状态怎么样?
    小曼:有一段时间,老师情绪蛮不稳定、蛮低落的。但白天,她工作非常认真,精神饱满。可一到晚上,在冷冷清清的宾馆房间教我累了后,就谈她幼年的无依无靠,青年对艺术的狂热,中年为坚持演出,儿子失踪没时间去找,当她有时间想去找儿子时一切都晚了。晚年失去丈夫,失去舞台,突然间象个孤儿……
    笔者:她还跟你说了什么,比较贴心的话?
    小曼:她什么话都讲,甚至讲她的情感世界。我实在不忍一位大艺术家晚年如此悲凉,但不善言辞的我无法用言语去安慰她。她哭我也哭,还比她哭得更历害些。这时,她倒反过来替我擦眼泪,破涕为笑地说:

    “我就喜欢你的个傻样,纯真,不掺假。”

    显然,张老师因突然失去太多太多,感情变得十分脆弱和敏感。此后,我俩俨然成了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女。
    笔者:我听说她生活上不光普通庸常,还有点抠门。你认为呢?
    小曼:不!我不同意。老师曾拒绝高薪。那是她在宾馆教我戏休息时说的。大意是,老总要按公司内部更高级别给她开工资,她老人家坚决不要,说只要跟一般演员差不多就行。实际只拿2300元/月。她还说党给她待遇很高了,要不是怕别人不好想,她一分也不要,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因为她只想为楚剧献余热。
    笔者:是呀,她干得好好的,后来为什么突然离开福星,假如她留下来,也许就躲过了那个生命中的大劫难,依然活着该多好。这其中究竟有何缘故?
    小曼:这真的说不好。但我们离开福星的那个黑夜,我老公在路上就曾担忧地发出了预言。
    笔者:什么预言?
    小曼:他叹了口气后说:
    “张老师啊,在福星肯定呆不长……”
    笔者:啊!?呆不长?
    小曼:我们在那里时,张老师什么心里话都跟我们讲,我不敢劝她,但小马会提醒她。她老人家有个缺点,就是不怎么善于观场子。这世上哪一个名演员背后不被人说呢,好似不被人说的演员不算名演员。单纯的张老师却浑然不知……




    DSC_6153_副本.jpg



    笔者: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你们两口子在福星等于呆了六七年,听说后来到蔡甸楚剧团,换了新单位业务上一定会很顺吧?
    小曼:到蔡甸后前两三个月,业务组给我只派些三四路的角色,我心里蛮不舒服,就打电话向张老师诉苦,我想她当年并不支持我跳槽,一定会乘机批评我,不料,她非常高兴地接听,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耐心劝导我:

    “我年轻时团里有时也派我演老旦,虽不喜欢,但工作必须服从。不过我坚持自己的理想,后来领导还是发现了我的潜质,快中年又改闺秀、青衣。领导要你唱什么你就唱什么,并要唱好,小角色也能看出一个演员的水平。更重要的是你得先把嗓子的毛病看好,再会唱也得有本钱,演员无音客无本唦……”

    笔者:有个伟大的导演说过,叫只有小角色,没有小演员。尽管这句话非常有名,但舞台很骨感,它只属于王者。
    小曼:老师的教诲让我安下心来。我去做了声带息肉切除,手术十分成功。开口一唱,团领导十分高兴,让我以戏带功把身段、表演带上来,慢慢担任主角了。我和小马合演《访友》在蔡甸影剧院公演,一跑打响,我出场后第一句"听说梁兄来访友"一唱完就得了个碰头彩!因为这第一句老师抠得最多。
    笔者:早听说过那里也是个戏玛头,这剧团实力也不错呀。
    小曼:他们旦角的力量蛮强,有几个很不错的女演员,她们都是我的老师。如说能让我唱主角,那是领导培养和老师捧场,当然主要是张老师教的唱腔有魅力。
    笔者:"当家花旦"不好当啊,演出担子很重吧?
    小曼:嗯,先后主演了《梁祝》、《盘妻索妻》、《孟姜女》、《杜十娘》、《半夜夫妻》等戏里的女一号;连台戏《四下河南》、《郭丁香》、《孟丽君》、《玉堂春》和《乞丐皇帝》等,都是四五本,我从头演到尾。其中《访友》和《双玉婵•悲蝉》在2013年武汉市第八届江花奖评选活动中获“江花奖”。
    笔者:到外地巡演了吗?那观众反映又怎么样呢?最好能举一两个典型事例加以说明。
    小曼:非常难忘2013年春节,那是一个戏迷看过我和小马演的《访友》后牵线订下的演出合同。演出地点蛮特别,是在武昌东湖开发区群英集团荷花园社区,此前是省楚在这里连演了两三个春节,我听了心里直发慌,压力大,如果观众反映不好或没人看,主演当然有责任。不料,《孟姜女》一炮打响,戏完后观众不肯走,都纷纷围着我,问这问那。第二天观众爆棚。甲方来人请客说:“没想到你们一个基层剧团能填省楚的场子。你们团那位年轻女演员唱得好!观众非常喜欢,我们董事长已备下酒席,派我来请你们的团长和这位演员赴宴。”
    笔者:在那里一共演出多久?
    小曼:一连演了十场,合同圆满结束后,约好第二年再演。那真是场场人山人海,观众差点把台都挤垮了,有很多小伙子、小嫂子拼命往前挤,谁说楚剧无年轻观众?
    笔者:在观众中有没有人说你像张巧珍的呢?
    小曼:有。每到一地演出完后,观众第一印象就说我的唱腔像张巧珍老师,其实我从来没有去有意模仿,可能是深入骨髓了。总有观众问我是不是张巧珍徒弟,我就实话实说: 张巧珍老师教过我,但我还不配当她的徒弟哟。
    笔者:除了送戏下乡和在剧团的剧场演出外,还参加过什么重要的活动,比如汇演哪,比赛什么的?
    小曼:2009年,省里主办楚剧艺术节,我们团长派我参加,在申报剧目时,我就毫不犹豫地报了张老师教我的《访友》。团领导安排张庆平导演给我排练,张导为我付出了很多心血。又请来省楚著名作曲家、巧珍老师的老搭档胡继金来帮我抠唱腔。开排前我打电话征求巧珍老师的意见——谈自己想把其它名家唱段的韵味用进去,老师说:

    “在发挥你嗓音特点的基础上,还应该多学沈派、关派,甚至京剧等全国大剧种的东西,那样你会自然而然从中得到养分。老师我就很爱评剧,流行歌曲等,也吸收了它们的一些元素。你只学我的东西,那就会永远赶不上我,你要超过我才对唦。”

    老师掏心窝子的话,透出老前辈对我们80后的期望。非常感激她为我打开了思路。从此在师承方面增加了勇气,我还泾常学习其它剧种的名师名段,特爱程彩萍老师的汉剧唱腔,叫老公向程老师的先生要了蛮多程老师的录音资料,有段时间天天下班后学着唱,研究其特点。
    笔者:没有哪个艺术家不是博采众长的。好!我们再来着重谈谈《访友》得奖的情况吧?
    小曼:这个戏排好、并公演了,后因客观原因没有参赛。但是观众看了我的演出,有了好评,说我吐字清晰,行腔有味。从此以后,剧团领导、老师们也开始认可我了,定下我的行当,并慢慢地成了当家花旦了。接着,我们钟永波团长见我能“镇”得住场子,有观众。决定提升我的整体水平,请张光明老师帮我排她改编的《双玉婵•悲蝉》,因为前有巧珍老师《访友》打的底子,后又有光明老师教《悲蝉》,帮我抠身段表演,还有我团蔡华安老师也帮着抠身段,才使我获得“江花奖”。在颁奖晚会上,我的《访友》片断,被大会安排为楚剧组的压轴戏。
    笔者:你这些成绩、喜讯告诉过张老师吗?
    小曼:获奖后,团长提出要我拜张光明为师。但一想,我虽没有正式拜巧珍为师,但她亲授我那么多拿手好戏和做人的道理,我也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师父。拜别人为师,一怕巧珍老师有想法,二怕光明老师不接受。我左右为难,实在不好开口,更不敢给巧珍老师打电话,只好求老公,他停了半晌还是打通了,当时我的心呀,砰砰乱跳,哪知道送进耳朵的却是巧珍老师如她唱腔一样甜美的声音:

    “你们团长真有水平,光明是我要好的师妹,她在身段表演方面办法蛮多,这正是小曼需要的。先让你们团长去跟她说,她万一不收,我再找她算账……”

    笔者:小曼,再重申一遍,不要夸大,不要缩小,不要水份,这个话是她亲口说的吗?
    小曼:对呀对呀!她亲口讲的。老师的话,给了我无穷的力量!
    笔者:摒弃门户之见,打破宗派壁垒,不把徒弟当私有财产,这种广阔胸怀,高尚风格,尤其是希望你超过她的这种境界,楚剧皇后,艺术家,她配!
    小曼:自从拜师后,本来心里就虚,不料几天后偏遇到教过我的某老师,她一见面就生气地问我,我无地自容。转而一想:某老师只教我一出戏都如此,那巧珍老师不气死才怪哩。所以从此我不敢与她联系,只要别人一提张巧珍三个字,我就躲开。以后打电话总是老公跟她老人家打,我只贴在旁边偷听,但从来也没听到过巧珍老师埋怨一声。真的!



    7878799989.jpg



    笔者:小曼,下面我们再换个角度,请再谈谈张巧珍老师生活上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小曼:她重感情、也是一位孤独的人。唉!我最大的遗憾是2014年的某天,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是老师不得不接。她口气平和开玩笑地说:

    “曼曼,你们总说来看我总不来,上次回福星正遇老总家的服务员要把一块银质纪念品寄给你们,我打刧在手上带回家了,你们不来我这里玩,这宝贝么,就不给你们了……”

    笔者:银质纪念品,那很贵重的呀?
    小曼:那东西是谭总原夫人去世时,我赶去烧了香,送了情就忙着走了。张老师知道后,把纪念品顺便帮我带回武汉了。其目的是想师徒们也好见个面,可见思徒心切,其实我也一样。
    笔者:呵呵,那你老师这个玩笑开大了,居然把“打刧”的东西又带到马克思那里去了,你了不起!善解人意呀。
    小曼:我在手机里对张老师说,我一直想您,今年特别忙,等放春节假我一定去看您,张老师十分高兴地说:
    “好!一言为定!”
    小曼: “好!一言为定!” 我十分认真回答。
    笔者:难道你们分别后,师生就没有重逢么?我作为旁观者,十分渴望看到那个人生最美好、最动人的风景哟!
    小曼: 那一次,我冥冥中感觉到她老人家有好多话要说,或是要再教我一些东西,可是我,唉!那个约定的日子还没到,她老人家竟……
    笔者:是的,2015年2月19是春节,她是2月5号走的,离春节还差14天哪。
    小曼:再说,我夫妻偷偷离开福星,得罪了老总,他也是个爱才如命的人,骂我们无情无义也难怪。头几年,我们不好意思去福星,逢年过年张老师又回武汉了,时间都紧,约了几次,不是我们忙,就是她忙。这些张老师也蛮理解,总在电话里面说:

    “你们刚到一个新单位不容易,肯定很忙。工作任何时候都是第一位的,千万不能耽误,我们就在电话里聊聊也一样唦。”

    笔者:张老师在我们团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她说“戏大于天”。为事业舍子,舍夫,舍家,你们80后应有自己道德评判和价值取向,这点可别太像她哟。
    小曼:蔡甸剧团由于各种原因,十几年演戏没走出过区。现在好不容打开了武汉、孝感、汉川、江汉平原和鄂东等市场。演出任务重,遇包场一天两场戏,一连几天,几乎百分之九十的戏都是我主演。为保持嗓音和体力,我会服些激素。一直坚持没怀孕的我,被查出因滥用药物可能导致不孕。于是病急乱投医,又服了大量照土方子开的药,头昏脑胀、上吐下泄好多天。正在这时,福星剧团同事打来打话,说张巧珍老师病故了!我听了如晴天霹雳,一下子倒在床上起不来。想起老师为楚剧奉献一生,辛辛苦苦教的徒弟,只说春节相聚,不料提前走了,在她临终前我们师徒也没见上最后一面,我不禁失声痛哭……
    笔者:是人终究都得走,只有把她的艺术和精神传承下去就好。
    小曼:也许是张老师舍己为公的精神溶进我的血液里了。为工作我坚持六七年不要孩子,以至于不孕。后来不得不做试管婴儿,剖宫产下宝宝后,按规定我应有产假五个月零八天,但休一个月零八天我就上班了,刀口还未全部复合就投入《双玉蝉》的排练。
    笔者:记得你师父大儿出生才两三个月时,就主动要求下乡去搞斗批改。依我看,你不仅唱戏有她的味道,做人也很有一股张巧珍精神。
    小曼:我这也不是去刻意模仿,都是不知不觉的,没法。
    笔者:我老头子说个不该说的话,你们那个样子离开福星是否有点欠妥?这么多年未必你们就没回去看看谭总?
    小曼:2014年下半年,说我唱腔如何如何好、什么当家花旦等传闻,早已飞到福星去了。一天,他们的一位副团长打电话对我说:

    “只要你们回来,董事长愿把同济、协和医院的教授请到家里来为你们治不孕症。”

    听到这些,我俩感动了,便回福星去了一趟,谭总亲自接见了我们,他老人家十分大度,往事不提,对我们诚恳地说:

    “你们若回来,你(指马)也可以竟争团长啊,别以为有些事很难,当你觉得难时,别人也觉得难,他们可能都知难而退了,也许你努点力很容易,因为并没什么竞争者了。”

    笔者:那后来呢?
    小曼:我们被谭总的关怀所打动,回蔡甸后,跟团长果断说明去意,团长当然不同意呀。后来冷静一想,他们是个有着60多年历史的老团,各方面较规范,对我二人信任培养,几年来各种大型活动都是我夫妻为主,我俩担任男女一号的剧目占演出的近百分之九十,若走了可想而知。当初离开福星背了骂名,现在离开蔡甸肯定又背更大骂名。同时小马也考虑到他不是当团长的料,于是决定不回去了。这样我们等于又一次得罪谭总,他和一些同事肯定恨死我们了。
    笔者:不至于吧?
    小曼:易老师,真的希望您的这本书早点日出来,也好早点化解谭总与我们,甚至人与人之间的某些误解或不和谐啊!
    笔者:我常想,中央为什么三令五申弘扬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决不止演几出戏吧,里面肯定还有深层的东西,那可能就是与之相连的人。要精品,要精英,更要精神。我写书的初心正在这里。人说,鉴往知来,认识过去才能预测未来。要饱蘸着传统文化的浓浓墨汁,写好张巧珍奋斗故事和阐释她的精神,向后人、世界传达中国价值。其中,当然包括和谐。不过,这是我的一个梦。能否实现?还靠我们共同努力啊……




    8989898999_副本.jpg




    【注释】
    ①本文摘自长篇名人传记《“楚剧一代悲后”──张巧珍传》(书稿)
    (待续)
    附作者通
    邮址:tysr998@sina.com           QQ 号:1121652618
    手机:15972902328                微信号:15972902328



    易俗  2018年1月8日—2月18日采访/2018年1月9日草稿/2018年4月12日修正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0-22 13:0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6 16: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易俗携《当家花旦是怎么炼成de①? ——知名楚剧新生代演员倪小曼访谈录 [B] 》报到,敬请老师们批评指正!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02
  • 签到天数: 284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4-17 00: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楚剧深受城乡市民的喜欢,相信在新一代楚剧明星的努力下,楚剧的发展前途无量!
    愿谢楼主精心写作,辛苦了!
    建议分章节发表,免得一次发的太多太长,网友看不完后,索兴就不再看了。
    如若分章节发表,网友就会有期待,也便于阅读全文。仅供楼主参考。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6-7-17 15:34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4-17 04:23:02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荆楚邮艺学会 发表于 2018-4-17 00:23
    湖北楚剧深受城乡市民的喜欢,相信在新一代楚剧明星的努力下,楚剧的发展前途无量!
    愿谢楼主精心写作,辛 ...

    荆版意见不错。
    长篇大作,呈现的形和序重要。
    又,楚剧复兴,要两个轮子。传统剧目传好,不要失色,兑水。二要切近现实,切入人心,有好剧作。楚剧适合写沉冤积愤。现实剧,历史剧,要用好这个艺术形式。次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0-22 13:0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17: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二位版主关心!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3 天

    连续签到: 2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4-22 17: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张巧珍大师的德艺双馨精神点赞!感动!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63 天

    连续签到: 2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4-22 17: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张巧珍大师的德艺双馨精神点赞!感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0-23 11:47 , Processed in 0.097029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