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43|回复: 16
收起左侧

请人文武汉诸友研究一下洪益巷新心佛堂的历史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5 20: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武汉诸友研究一下新心佛堂的历史




    最近,共享遗产研究会人文武汉学会诸友数次寻访了“新心佛堂”的遗址。

    IMG_9470b.jpg

    IMG_9483b.jpg

    该遗址位于汉口洪益巷靠近统一街一端的一个幼儿园范围内,但原始建筑已经荡然无存。

    在幼儿园外墙一端,嵌着一块墙角地界碑,刻着“忠贤慈圣新心佛堂墙角地界”。

    IMG_9462b.jpg

    IMG_9464b.jpg

    IMG_9465b.jpg

      IMG_9466b.jpg

    在幼儿园外墙另一端,也有一块墙角地界碑,刻着“新心堂”。看来一个是全称,一个是简称。

    幼儿园的遗址后墙比较完整,也很震撼。墙角地界碑也是全称。

    IMG_9484b.jpg

    这个“新心佛堂”或“新心堂”,诸友均表示不知来历。

    既曰佛堂,难道是个佛寺?而后墙的建筑形式又非传统建筑形式,有一点外国风味,莫非是外来“佛堂”?

    网上查询:

    1,徐州市铜山区彭祖路上有一个新心堂基督教会。

    2,南阳佛教均属禅宗支脉中的临济宗与曹洞宗,后期又以临济宗为主体。曹洞宗分布于镇平、南召、唐河、南阳市(县)、社旗等县。以菩提寺、丹霞寺为代表。临济宗分布于淅川、内乡、西峡、桐柏等县。以香严寺为代表。……菩提寺清嘉庆十六年(1811)无名碑载:“......不立规范,恐有折损田土,灭香火之弊,故新心和尚”(《正法眼藏》第四十四世)与众同议子孙之门,顾并传两门,源流永远如是,不许更改。


    3,最近在苏北沐阳破获的“神门道”及在四川内江、重庆等地破获的三起反动会道门,也与解放后早已禁绝的“一贯道”一脉相承。……
        解放初期,除一贯道外,还有同善社、西天异门、道德学社、龙华会、大刀会、红枪会、红学会、九宫道、新心佛堂、连兴会等会道门。以一贯道组织最大,并分为本一道、天道、圣贤道、孔孟圣道、白阳教、合一大道、黄极道、孔孟道、至一道、中庸道、老母道、正义道、性理天道、共济道、金钱道、阴阳道、陆通大道、二贯道、真一道、无极道、济公道等派系。仅在武汉开荒办道的共有十六个系统,设有总坛、本坛、分坛、家坛、佛堂等一百零三个。

  1955年4月。武汉市花楼街一百九十七号新开了一家合兴隆杂货店,门面不大,白天顾客不多。但到了晚上,合兴隆来的“顾客”就多了,来的顾客不买东西,上楼坐坐就走。店老板叫刘柏堂、韩华堂,几个伙计待人和气,常带笑容,从不与人争执。

  一天又来了客人,男的女的,有商人、摊贩、还有农民打扮的。他们三三两两、鬼鬼祟祟地进了店门,一边上楼一边回头四处观看。到了二楼,进了黑房便把门关上,里面就不见一点声响了。据说店主和客人都信道,是吃斋的善人,楼上是佛堂,他们都会传三宝、念咒语。其实这店主和来的客人、伙计,都是“先天道”的道首,合兴隆只是其活动的一个据点。这家杂货店先开设在汉口武圣路八十号,因为那儿人多眼杂,怕露出马脚,才搬来花楼街。店主刘柏堂是“先天道”的大道首,也是安徽、河南、湖北三省“先天道”的负责人。这伙暗藏的中、小道首,准备将刘柏堂推选为全国的总道首,以统领全国的“先天道”。店中的伙计和来的客人,都是负责湖北省、武汉市、以及黄陂、沔阳等地“先天道”组织的道首。

  出入合兴隆杂货店的道首们愚弄道徒们说:“‘先天道’又名‘瑶池门’,‘先天道’三字不得外传,如若说给别人,对道有三心二意,就要遭受天谴雷诛,双目落地,身化脓血而死。”这些话是“先天道”的戒律,用来控制道徒。

  早在解放前,刘柏堂在武汉掌管“先天道”就多年了,经他培养了一批中、小道首,如韩华堂、汪金堂、陈祖述、张盛元、杨冰轩、彭执中等人都是他的有力助手。下面分“万全总堂”、“同仁堂”、“广合堂”、“天客堂”、“清濂堂”等据点。不明底细的人一看这些堂,还错认为是中药铺一类的商店,其实不然。如“同仁堂”的道首彭执中,又名彭明澈,化名彭蔚华,他在下店横行霸道,放火烧农民的房子,弄得不少人家破人亡。

  武汉解放以后,刘柏堂改佛堂为商店,继续进行传道活动,在合兴隆杂货店里发号施令,命令中、小道首消声匿迹潜伏下来,待机活动。一面积极组织串联,研究对策。藉办丧事、“拜馨会”等机会召集道首“示神”、“发示”,发展孝感等地的“先天道”。

  1952年4月间,刘柏堂接见了一位客人,客人交来一百万元(旧币)和四两七钱黄金。客人名叫雷应龙,是公安县“先天道”的道首,这些钱都是从公安县的农民手中骗来的。几年来他们在武汉骗取的居民的钱,至少在五万元以上。其骗钱的名目有“行动费”、“放生费”、“结缘费”、“挂号费”、“印书费”、“助道费”等。   ……
  在解放前后,几乎所有的会道门道首。都利用封建迷信的手段诈骗钱财,*妇女,用香灰给人治病。如一贯道新心佛堂的坛主夏某就用香灰佛水治死了居民杨重阳、胡家耀等七人。该道道首也用“下马”的方法治死小孩三人。
   ……
  鉴于各种会道门利用鬼神欺诈残害人民的行径,1953年2月2l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和全国各地人民政府都下令取缔一贯道反动会道门,并迫令道首道徒们登记、退道,禁止其一切活动。于是各种会道门及其迷信活动一时消声匿迹。


  这个“新心佛堂”的历史究竟为何?是否与“一贯道”有联系?请诸位朋友研究一下。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18 收起 理由
兵哥哥 + 18 推荐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21: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资料:

    1953年春,时任湖北省人民政府主席的李先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关于严厉取缔反动会道门的命令》,签发布告:

    “查一贯道、同善舍……道德金门……新心佛党等反动会道门,在历史上即为蒋帮特务利用,成为反革命活动的工具。其中首恶分子多系匪特、汉奸、军阀、恶霸地主、反动党团骨干分子。抗战期间,媚日卖国,危害国家民族利益,成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走卒。日寇投降后,又与美蒋特务勾结,积极破坏人民解放战争。全国解放后,他们执迷不悟,继续勾结残余匪特势力,发展组织,造谣惑众,扰乱治安。本府为了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活动,确保社会治安,维护人民的利益,保卫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安全,并挽救误入歧途的受骗群众,自即日起,对一贯道等反动会道门组织予以严厉取缔……”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5 21: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1993年出版的《武漢市志 政法志》有這樣一段內容:
新心佛堂.png
这一段历史,当年作为镇压反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可信度有多高?不知。
再,扯一句野棉花。单看张公堤天主堂育婴堂档案,有些事情就说不清楚:档案分两部分,一是宣传部动员堂内人和街坊揭发,其中就有“动员发言”字样。一街坊控诉称:只见有幼伢进来,就没见有长大的。一是安置组工作人员的统计,几百号人,绝大部分是成年人,其中多数是1931年大水时收进育婴堂的。1931年到1951,期间至少二十年。可见那没见有长大的说法,就是撒谎,但两班人马之间没有对好抠子,露了汤。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5 22:19:46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如此说来是上世纪50年代初取缔的反动会道门遗迹?
敏感话题呀!尤其如今当朝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22: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哥特有财 发表于 2018-4-15 22:19
嘿嘿!如此说来是上世纪50年代初取缔的反动会道门遗迹?
敏感话题呀!尤其如今当朝


  一个遗址、一堵破墙就敏感了?难道当朝这不自信?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5 22:59:53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动会道门五十年代定性为推翻人民政权的宗教组织。研究什么都可以,研究或者恢复或者保护这种遗迹纪念怕是不妥,尤其现在。就跟发轮工一样,这类东西的遗迹有什么值得研究考证的。现在的风向您难道感觉不出来?明显管控严了,社会上和网络上的不同声音多种观点明显少了,禁言了。免得惹一身骚。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23: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61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4-16 00: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我家紧隔壁也是两层楼的木屋,住是是姓谢叫长寿的一家人,我也经常到他家玩。不过,在他的母亲住的二楼,则是一个佛堂,街坊邻居们都说这个老太婆成天装神弄鬼,为来求助的居民做法事,用香炉灰水治病等等,后来在镇压一贯道反动会道门时,该佛堂才被处缔。
    据说,谢长寿有个兄弟,是挖煤的,后来死在煤矿里。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84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23 21: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处民国前可能为夏口厅审判厅。网上有陶农的回忆文章。

    生活在繁华闹市中的贫民窟
           儿童时期,我的家住在汉口民生路审判厅巷(现名新风巷)9号。(照片)这个地方原是清代提审和关押犯人的监牢,民国初期监牢移走,市民在此圈地建房,并将建好的房屋出租给从乡下来汉打工的农民和无房市民,于是形成了这条街巷,取名“审判厅巷”。我出生前,父母从老家(黄冈县阳逻镇)逃难到汉口,先后租住过几个地方私房,我出生后也搬过两三次家,大约在我七、八岁时才租住在审判厅巷9号。
           审判厅巷周围有民生路、花楼街、统一街、洪益巷、中山大道等街道,中山大道与民生路交汇处是解放前武汉市著名的商业中心,也是金融黑市交易中心。汉口几座箸名建筑,如民众乐园、南洋大楼、水塔、璇宫饭店、长江饭店、江汉关等,都在我家的附近。虽然我的家位于汉口的繁华闹市中心,但是它却是闹市中的贫民窟,这里巷道狭窄,房屋简陋,阴暗潮湿,人口稠密;居民都是社会最底层的市民,有小摊、小贩、农工、店员、船工、裁缝、卖唱、**,大多数人过着朝不保夕生活,我童年就生活在这样的贫民窟里。



    夏口县志有记载为:
    2345截图20180423212246.pn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23 22: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皋书生cnwh 于 2018-4-23 23:07 编辑

        比较可信。

       最好把《夏口县志》这一页或相关页完整附上。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22 06:57 , Processed in 0.104320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