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58|回复: 6
收起左侧

[读书与评论] 亲水平台散文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3-10 07:20
  • 签到天数: 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4-11 05: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丽江游记
    航班从三峡机场起飞,路过重庆,在昆明降落。我们在昆明航空港商务酒店住宿一宿,从昆明飞往丽江。丽江古城是目前在国内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区三大国家级五A旅游风景区之一。丽江是美丽的,也是重生的,是少数民族聚居区,以纳西族为主,还有土家,苗族,彝族和摩梭族等其他少数民族。  
    我去丽江,是出于对大自然的敬畏,是对民族文化的深厚感情。人是感情动物,1996年的丽江发生的7.6级地震被媒体低调处理了,丽江古城保存了它原始的自然风貌,东巴文化,人文景观,水车,石板街,风味小吃,摩梭风情,古城集市,旅游工艺品,纳西舞蹈,美丽的云南姑娘,还有小桥流水人家,古老的四合院,我沉醉在夏日的习习晚风中,与妻子和朋友家人流连忘返,心就留在云南天堂,彩云之南。   
    去丽江,肯定要去国际湿拉市海划船,去茶马古道骑马,在划船和骑马的途中,我找回了人类童贞的感情。我还想起了云南作家白桦,他在流放大理和香格里拉时写下的《百年一瞬》,还有周勃老师请来给我们讲座的云南诗人晓雪,多年过去,我依然记得晓雪的样子,他是周教授在武大中文系的同窗,还有故去的郑秀梓。当年周勃是执意让我读他的文艺理论硕士研究生,我婉言谢绝了周老师的好意,选择了南京师大中文系吴调公教授的古代文论专业。人的命运就是这样,很多机遇与你擦肩而过,你却浑然不觉。后来长阳一中的青年教师陈伟以宜昌师专的专科底子,考取了周勃的研究生。现在周教授已是国内著名的文艺理论家和文学评论家,他的弟子遍布全国各地,我却不敢尊称他老师,怕我的才疏学浅堙没了先生的一世英名。   
    我们离开丽江古城,去了玉龙雪山,这是海拔2300多米的高原。我的妻子得了高原红,她和她的同事留在了海拔4300米的半山崖,等待我们回来一起坐缆车下山。我和其他人坚持爬上了海拔4800多米的玉龙雪山山顶,一下就惊呆了,圣洁的雪峰,寒冷的冰川,蔚蓝的天空,还有高高飘扬的鲜红的国旗。我们就站在国旗下合影留念,唱着国歌眺望远方,那是大理,是美丽的金沙江畔,是中国人心中的香巴拉,还有美丽圣洁海拔6000多米的更高更美的哈巴雪山。   
    我爱云南,云天南山,彩云之南,丽江古城就在我朦胧的泪眼中藏进心底,化为永恒的记忆。若干年后,我会再来,也许就在梦中。   
    下山后,我们又去了蓝月湖,高原的湖泊是一个颜色,那般蓝。从丽江飞回昆明,我在春城的五星级宾馆里,打下这篇新散文的腹稿,再见了,丽江,再见了,云南!      

    2,武汉的雨季

    四月的武汉是个多雨的季节,这个季节是容易引发人的情愫和让人产生联想的。对于武汉这座由三镇组成的中心城市,湖北省的省会城市,人们一般是从表相上了解他,而忽略了历史文化的深刻内涵。雨季让繁华热闹的大武汉变得柔媚和温柔起来,这并不是武汉这座城市的个性。在内地,我也去过为数不多的几个大中城市,很多是留于表象浮光掠影的。我去过北京和上海这些一线城市,无论是旅游,还是外出考察,开会学习,我都像一只侯鸟,或者是个过客,匆匆忙忙地来去不停,许多年后就慢慢淡忘,没有留下些许文字,连图片也很少。
    武汉不可能这样轻易地从我记忆中消失。他是那么顽强而执着地侵润我的生命,让我觉得武汉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的小半辈子人生除了生养我的山区县城,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随意地把自己变成一只飞来飞去不停歇的候鸟,让自己成为一个隐身的谁人不知的过客,这是不可能的。我去过西安,成都,重庆,也去过昆明,丽江,贵阳,还在许多年前到过厦门和杭州,去年三月去山东,到了曲阜,泰安和济南,在我有限的外出去过的几个城市,我可以轻松地把自己当成一只候鸟,过客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隐身人,来了就来了,走了也就走了。武汉却不能,他是那么强烈地进入了我的生命,在我的内心深处生出一份情感,为他留下一个位置,默认他是我的第二故乡。让我产生这种想法的理由很简单,不是因了武汉的城市建设,也不是因了这里的人文地理,更不是因了武汉三镇的风景,而是因了我自己和我的亲人,这里是我求学和工作过的地方,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武汉呆过八年,现在我的女儿定居武汉,这座城市和我有了不解之缘。
    但是我并不喜欢武汉下雨,也不喜欢四月武汉的雨季。雨水太多不是件好事,出行不方便,人只能闷在家里,唯一的感觉是城市的天空因雨季的来临变得不明朗,到处是潮湿的雨雾朦朦的感觉,很多的阴谋家正在这种天气和环境里谋划一场改变历史的革命,而我们是局外人,对政治和历史没有一丝半点的兴趣。
    这是我感觉中的武汉,氲氤的氛围,有点暧昧,不是我喜欢的大气,青春和阳光。深圳再好,是别人的深圳。美国更好,是别人的美国。而武汉,我可以喜欢,也可以不喜欢,我可以来住,也可以不来住,这里有我的栖身之处,有一个可以安放和牵挂的地方,他是直接有了关联的城市。
    武汉的雨季,在四月的雨季,一场美丽的邂逅演绎江城感天动地的爱情。只是,岁月无情,物是人非,红颜易逝,唯一留下的,是时光的永恒和生命的咏叹。对这样一座城市,你完全可以不加褒贬的拥有他,用你的余生写出一部传世经典,题目是一个人的江城。

    3,登泰山

    夜里被叫醒,我和妻子女儿走出宾馆,坐旅游大巴到红门,半小时后也就是凌晨一时半到达中天门,几十人下车,买好电筒和香烛,有的还买了拐杖,水和租了大衣。开始登山。
    从登山开始,顺着一级一级的台阶往山上爬,除了沿途昏暗的灯光,其实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几乎是爬一段再坐在石梯上休息一会儿,然后接着往上爬,越往上去雾气越大,到后来就分不清是雾水,是露水,是雨水,还有汗水。有很多年轻的情侣结伴而过,还有一些警校的大学生,在爬了无数级台阶后,听见一个年轻的女人对她的男友说:“我现在不是腿迈不动,是气儿接不上来。”男的也不说什么,所有的行李都在他肩上扛着,包,水瓶,相机,他把拐杖也给了女伴,希望她能好受些。妻子一直在为买羽绒服和租大衣纠结,她一直担心我上山后感冒,女儿一直穿着羽绒服,一件红色的好看又保暖的羽绒服,后来我们三人都租了大衣,我还是感冒了。四条登山线路有三条必须经过南天门,过了南天门离玉皇顶就只有30多分钟的山路了。一对女伴从我身边走过,一个说:“只管埋头爬山,不看目标还有多远。”另一个说:“不说话,节约体力。”我们一起默默地爬山,爬一会儿再歇一会儿,休息几分钟后接着再爬。妻子就想起几年前登华山,自古华山一条路,华山的险峻天下无双。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泰山位居五岳之首,东岳泰山,五岳独尊,泰山作为历朝历代开国皇帝举行封禅大典的圣山,在山脚下泰安市区建有岱庙,泰山沿途无数庙宇,有些已不知始建于何年何月。过了南天门,风很大,雾正浓,气温下降,虽然租了大衣,还是感觉寒风刺骨。有些人已经往回走,准备下山,冷,什么也看不见。我们没有退缩,才过凌晨五时,我们最想赶在黎明前看日出。
    泰山极顶看日出,这是人生的一大向往,也是幸运。日出是很短暂的,也就是1分多钟时间。站在泰山顶上,一轮红日跃出海面,喷薄而出,朝霞映红了海面,这是一幅无与伦比的大自然的奇观。登山是一种乐趣,体验登山的过程就是人生的一种乐趣。有人登过很多次泰山,真正看见日出的状观也不过一、二次。  
    我们过了天街,看见神仙的境界,有一首诗歌是怎么说的:
    远远的天街上
    是否有牵着牛儿的牛郎
    点着满天的星星
    来来往往
    站在无字碑前,我们等玉皇庙开门。不远处的日观峰,已经站满了观日出的人群。玉皇庙的门开了,人们涌进去上香许愿,登泰山保佑家人平安。这里是海拔1545米的最高峰,也就是泰山极顶。泰山极顶,孔子登泰山而下天下,杜甫吟诗“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这就是高度,这就是境界。有了高度和境界,如果再看见并欣赏那海面上一跃而出的金轮,旭日东升,各路神仙路过泰山,让泰山得道成仙,道观和佛家寺庙让泰山成了一座仙山。人生就是完美的境界。
    我们没有看见日出,只看见云雾,雾很大,耳畔松涛阵阵,什么也看不见。离开日观峰和玉皇顶,我们殃殃地往回走。走到碧霞祠,有人叫起来:“日出,那不是太阳吗。”我们回过头去,泰山顶上,远远的天际里一片浮云,一轮又大又圆的面盘在云海里穿行,开始看以为是月亮,过了一会儿,太阳出来了,万缕金线牵着泰山顶,金碧辉煌,泰山真的很美!当太阳再次普照大地时,连我的家乡清江河畔都可以看见晨曦初露和旭日东升,这已经是最平常不过的景色了。
    人生没有遗憾。登泰山是我们长久的心愿,今天终于实现。泰山极顶看日出,那是机遇,是幸运,我们努力过了,从凌晨一时半到五时半,四个小时的登攀,我们登上南天门,到达玉皇顶时还不到六点钟。真正日出是在六时十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雾大,我们没能在日观峰看见日出。人生有很多目标,有大目标,有小目标,大目标又是若干小目标组成。我们登上了泰山,就达到了目标,没有看见日出也不会成为人生的遗憾。
    吃过早点,我们下山。放弃坐索道下山,我们选择原路返回,去欣赏原路忽略的风景。康熙和乾隆的摩崖石刻,泰山奇石,挑山工,泰山松,还有陆陆续续爬泰山的游人。选择登山就选择了登山的过程,而登山的过程就是人生的乐趣。登泰山而小天下,何等的气魄,何等的胆识!历代皇帝将泰山作为封禅大典的圣山,泰山作为五岳之首成为天下第一名山,成为权力的象征。我感觉先人的聪明和勤劳,千丈梯,从中天门到南天门,每一步石梯都是同样工整,一斧一凿,透出工匠的执着和耐心,而在运输工具相当匮乏的古代,完全靠人工肩挑背扛,不知付出了多大代价。相形之下,现代人更多了许多的矫情,就是登山还要配带手电,拐杖,茶水饮料,租借大衣,不愿爬山的还可以坐轿子,从索道坐缆车,就根本体验不到登山的乐趣了。
    从泰山下来,坐上返程的旅游大巴,我默念着祈求泰山神灵保佑,学着庄子,我梦着泰山也是泰山梦着我,我还会再来,不为别的,就为泰山顶上看那一轮鲜红的日出。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20 收起 理由
    林深数树 + 20 春天来了!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6-7-17 15:34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4-13 08: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登泰山,品人生,也是极致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261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4-16 10: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曾登泰山,游云南,可惜无"文"
    感谢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3-10 07:20
  • 签到天数: 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2 16: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大将启动长阳崩尖子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制定工作。4月17日,县人大、崩尖子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到崩尖子自然保护区召开立法调研座谈会。会议介绍了崩尖子自然保护区的历史现状,听取了都镇湾镇人大对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调研情况及护林员日常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的汇报,都镇湾镇政府提出了立法要明确责任,处理好保护与开发关系的建议。县人大副主任李晓英要求,要保护好山,保护好水,保护好地下资源,各部门要协同合作,共同做好立法前期基础工作。
    人大机关廉政文化之书画1.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3-10 07:20
  • 签到天数: 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4 08: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情况,汉网还在调整,没动劲哦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3-10 07:20
  • 签到天数: 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


    2016年10月29日凌晨三时五十八分,在长阳县医院经剖腹产手术,孙女甘雨灵降生,体重6.7斤,。

    徐家有女字楚馨,
    结婚在家已怀孕。
    十月辛苦期限满,
    生下雨灵合家庆。
    傲娇宝贝似天使,
    心尖哭啼泪先盈。
    三角梅花露笑脸,
    阳台尽藏满目新。
    2018.5江景苑 长阳
    湖北作家千里烟的诗歌:
    千里烟诗歌:地铁里的孕妇

    千里烟诗歌;


    我是一个孕妇  地铁外  
    几个园林工牵着铁锹舞蹈
    他们不允许槐树的思想有一根
    杂草  从柏油路到盲道
    从黄的南瓜花到紫的喇叭花
    每一天的潮汐   无可抵挡

    灰墙写满手机求救号   
    清洁工背靠樟树
    身边是一把裙裾飞扬的扫帚
    戴着鸭舌帽的他看上去像个
    刚回城的文艺青年  
    身后的数字是前世的财富密码  
    与他无法接通
      
    我是一个孕妇
    一个背着炸药包扑向火线的
    战士   一个与钢筋铁骨较量硬度
    而又合谋的技术工人   
    一个穿越城市火柴盒
    盗取童话的叙事者

    我身体沦陷  即将拆迁      
    饥饿是需要哺育的侵略者
    和我的行走一起扩张  我必须
    把自己捶打成性别不明的拳手   
    必须强壮  粗线条生活  
    用汗液充当粉底液   偶尔
    姿态优美地呕吐

    我习惯大口大口咀嚼
    满脸悲伤的麻酱烧饼  
    肠胃只是补给管道   
    我是一个弹尽粮绝的捍卫者  
    我也必须  先于黎明起床   
    和黄昏假装成
    相濡以沫的爱人   拥抱城市   
    这个我无法割舍的男人  
    不锈钢饭盒  
    是我们的定情之物   
       
    地铁口是一种眼神和漩涡  
    我被裹挟进时并未听到风声  
    夹层里没有甜心  我只是
    微不足道的叶  骨骼轻盈  
    我仅仅只是路过
    一如昨天和明天  
    空气稀薄
    语言躲在各自的角落   
    我淹没在无数腹部中间  
    这是一次  悬浮肚皮们的狂欢   
    没人知道   此刻我拥有
    一个拖泥带水的名字——   
    地铁里的孕妇
    别人的孕妇
    别处的孕妇

    车厢是所有车厢中的一节   
    这坚硬的馒头   填满空虚的旅途
    除了与别的车厢骨肉相连
    没有什么特别   
    它是所有柔软抑或不柔软
    鼻尖处的麦田  这里适合
    长眠般的守口如瓶   
    就像女人的子宫私藏婴儿   
    那个天真可笑的隐秘  
    是我囫囵生活的全部追忆  

    这节车厢与前线  一墙之隔  
    坦克般的地铁   脚掌狭长   
    宽厚仁慈   拥抱我的梦境  
    我被允许在弹丸之地   
    咳嗽和呼吸  或者搜集
    些许二氧化碳   制造沉默  
    与不断遭遇的暗夜同谋   
    一起撕裂一道缝隙

    我是一个孕妇   
    我的胎儿是我的勋章   
    隐秘而伟大  我热爱战壕     
    骨头是我硬邦邦的武器
    然而,还是请允许
    我这种婴儿的眼神存活
    我是一个勇士  却不敢抬头看
    广告单上的树  怕惊走
    正在筑巢的飞得最慢的小丘鹬
       
    我渴望土地和清泉  
    我是离开故乡的花朵  
    手持绢花的身份证  试图挤进
    每个葬礼  谋求新生   
    我痴迷  泡沫般的死亡和新生
    贫穷且爱生活的人们   
    我与你们拥抱   又冷若冰霜
    看似充满惊喜的相遇   其实是
    不再相见的决别

    我幻想花苞和晨露
    还有手牵风筝   谈一场
    想分就分的恋爱   这个早晨  
    我等待暴雨  这个离家出走
    跋涉千里的少年  他终于来了
    他躲避化工厂的炊烟
    他逃离门可罗雀的校舍
    寻觅披着打工外衣出逃的父母
    这对狗男女
    白天湮灭在建筑工地
    晚上隐匿在地下室
    牲口一样活着
    世界上最无聊的私奔  
    不过如此

    我就是暴雨  是那个离家出走
    跋涉千里的少年  我一口气吃了
    一千颗莲子一万粒大米
    用自来水将自己灌得烂醉
    刹那间又回到我儿时水乡
    纵容水草们拖住我
    溺水的脚踝

    所有下沉的和上升的
    所有关闭的与打开的
    所有沉睡的与醒来的  
    请听  
    我的故事是鲜花  一缕一缕
    舒展  我的胎儿在偷学   
    即将松绑后的第一声
    啼哭  

    这次营养不良的旅行   
    兵荒马乱是所有行李
    我是一个孕妇
    地铁里的孕妇     
    拥挤中 我已学会与他人
    没有爱情地长久凝视
    看对方长出胡须和皱纹   
    舌尖失语  爬满奶汁
    我哺育自己  足以存活
    我把自己当做一种植物
    与空气土壤和水
    来一次毫不退让的谈判

    这一次站立  我需要一些时间
    积攒土壤   和仆仆风尘  
    让自己重新生根  发芽   
    或让野草疯长  
    层层打包我这尊易碎的瓷器
    我幻想自己也是钢铁之躯
    呵护每一处弱小  与钢轨亲吻  
    那是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我是已绝经的地铁收养的女儿   
    他的怀抱里  我们彼此胆怯疏离
       
    这是一次令人窒息的浸泡  
    我梦见自己浮出水面   
    不再流泪  不再装模作样
    吟诵那些稚嫩的句子   
    不再渴望降落  去拥抱另一粒灰尘
    也不再渴望遭遇牛粪  萤火和
    混着青草味儿的泥土

    我是我的蜜   复杂且单纯  
    我的抵达  终究是一个
    词语的抵达
    我躲在我的骨头里  
    像拔去爪牙的退潮的海水  
    像歇息在橡树枝头俯视人间的
    翠鸟   
       
    我是脚尖离地的舞者
    我的支点如钢钉一样挺拔  
    刺向虚脱的   名叫生活的夜   
    我是一株   瘦骨嶙峋的树  
    收敛全部的妖娆和丰腴   
    把名字写在叶片上   

    想象车厢里所有陌生人  
    来自老家  那个巴掌大的小镇   
    气息清甜
    堂哥表妹姐夫舅舅大伯  
    以及我曾最讨厌的邻居
    簇拥着我  一起回家   
    我们是亲得不能再亲的
    亲人

    我忍不住把脑袋搁在
    一个男人肩头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也不需要知道他的名字  
    深潜者已经熟睡
    钢筋铁骨在时间的河流里
    慢慢衰老  唯有我的不锈钢饭盒  
    这条漏网之鱼
    我与这个世界的定情之物   
    如胎儿一样  和我血肉相连

    八点钟的苹果园   
    只有窗外那棵百年老樟  从地底  
    拔出生猛的脚爪  
    所有树叶伸着舌头
    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这些年来  其实
    我一直  像动物那样
    活着
    这个清晨  七点钟的怡乐中街
    我嗅到草地上割草机的血腥   
    瘦狗  以马的姿态狂奔   
    此刻它是身处异乡蜕变后的
    骏马   那些宝马、悍马
    囚禁机械的力量
    趴在车库里喘息  

    麦穗般啰嗦的高楼  唠叨的  
    不仅仅是天空朋友圈日日兜售的
    雾霾  还有前面拐角处
    一跃而下的那些麻雀们  
    失联的眼神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3-10 07:20
  • 签到天数: 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8-5-6 09: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千里烟个人简历和照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26 20:49 , Processed in 0.077724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