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二横一杠
收起左侧

[与K大炮茶叙】2018中美贸易大战对武汉建设会产生神马影响?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4 11: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章  因此,美国不仅非常巨怕战争的,同时巨怕贸易战。因为美国没有谁愿意去当替死鬼、因为美国商人都是极度追求自己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因此,你们么看美国军事上什么高科技的,俄罗斯只需要一架1950年代生产的破旧图95,就能让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全都要吓个半死。

    因此,你们么看美国在成天在发明创造的,中国只需要一卷什么色彩都拍不出来的乐凯,就能把美国最先进的柯达及走狗富士吓个半死。

    有人说,中国在贸易上吃亏了。之所以吃亏,那是因为你在计划上出现了问题,右派过去的全盘西方是有不可推卸之责任的。

    因此,中美贸易战还没有开始,中国只一句“奉陪到底”,就吓得美帝国主义赶紧找叙利亚这个软柿子捏。

    其实,美国开始在不断地衰老,欧洲老牌帝国主义已经没有能力再发动战争了。

    因此,现在美国有两大难点——在军事上,它无法越过俄罗斯。因为普京放弃了共产主义,所以普京在资本主义原始资本积累上,是不会给美国任何一丝一毫之机会的;而在经济上,美国又无法越过中国,因为美国在“一带一路”上已经追不上中国了。

    美国今天遇到的这两个大阻碍,比美国在二百年历史上的所有阻碍都要大得多。因为二战结束之后的“中俄美”三足鼎立,是二战结束之后的世界基本格局。

    中国今天控制着人类社会30%的生产力,是美国、欧洲和日本生产力之总和。谁要是靠近中国,谁就是赢家;谁要是远离中国,那它就只有死路之一条。

     今天的中国与当年的美苏还不一样,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是美苏在过去和今天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声明:本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不代表汉网观点。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4 12: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K君正在用电脑。
这键盘,这鼠标,这机壳,这里面的电线,这显示器都是中国生产的嘛,太NB了中国,美国不怕吗?中国制造起码占了80%了。
殊不知最重要的处理器,操作系统还是美国的。

K君又拿起他的华为手机。
NB,太NB了,这手机壳,这数据线,这螺丝都是咱天朝生产的。
芯片?麒麟的,国产的。哈哈,殊不知只是在美国芯片的基础稍微动了那么一点,换个名字而已。

所以,K君很自豪,只要产品自己制作超过一半就可以在世界面前嘚瑟。
就比如建房子,只要装修,砌墙还在咱大天朝手上,什么结构设计,打地基,做钢梁都不重要。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4 12: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8-4-14 22:03 编辑
二横一杠 发表于 2018-4-14 02:26
K君,您家木有好好看《海上钢琴师》,或者是带着有色眼镜带看,,,

恕我冒犯,也阔能您家理解不了这部 ...

    第二十三章   中美之间的关系理顺了之后,我们再来讨论你两次提到的那部《海上钢琴师》——这部电影,让我十年前和今天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感觉。


   真不是吹的,我KSWP评论艺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哪个能超越我的。因此,我在强国论坛里,把《芳华》驳得是没人敢回贴,而且还导致强国几次删贴或退稿。(声明:我在点评《芳华》时,没带一句汉骂啊!)

    这部《海上钢琴师》我是真的在十多年的中央台《佳片有约》中看过的,我没有必要说谎。你“二横兄”提供的第一部“苏格兰独立战争”的影片,我是真的没印象了,这个下次再讨论,因为改革开放初期的所有外国电影我几乎全都看过。

    我之所以要强调“我没有必要说谎”,是因为我想谈谈十年前和今天我对《海上钢琴师》产生的两种不同感觉是如何导致的。

    本来,《海上钢琴师》这部电影经过了十多年的磨砺之后我已经差不多快淡忘了,只有一点点印象。而“二横兄”你今天再一次提及了这部电影时,突然间一下让我在今天产生了与十年前不同的感觉了。

    我非常喜欢中央台的《佳片有约》,因为中央台的《佳片有约》基本上都是国外的奥斯卡电影或著名影片。因此,只要是《佳片有约》中的外国电影,我一般只要躺在床上搜索到了,那基本上是要看的。不管是从中途看,还是从开始看,我一般都要看完的。

    因此,你“二横兄”今天再一次提及我十多年前在无聊或娱乐之中看过的《海上钢琴师》这部电影时,我印象中突然想起了此片最后结尾时情景,最后好象是那位天才的钢琴师与那艘他不愿意下去的巨轮一起沉入了海底?——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再因此,我赶紧在网上搜索《海上钢琴师》,想证明我对此片结尾情景的印象是不是正确的,不然就不好讨论下去了。结果,我的印象完全正确,最后影片结尾时的情景果然是——那位天才的钢琴师与他所赖以生存的轮船一起沉入了海底。

     我不知“二横兄”的年龄有多大啊?我想冒昧地分析一下你的年龄?请你不要见怪!因为我不猜测一下你的年龄,我就不好继续往下谈谈我今天对《海上钢琴师》内涵的理解了。——因为我的理解那绝对是不同款的。

    该比您家“苕儿子”还要苕的钢琴师之所以最终木有下船登上大陆克瞄哈自由女神像,是因为他身世有限,他只能在海上漂流的船上才能找到他的存在感,他缺乏融入自由竞争之勇气,got it?”——从“二横兄”的这句来看,“二横兄”年龄应该不大,顶多与我同龄或比我更小。

    因为“二横兄”的这句话,是很明显的带有“恢复高考”教育体制下的思想言论基因,而不是左派言论风格。

    我十年前看《海上钢琴师》时,我主要是从音乐、艺术的角度上去看的,那钢琴弹得真好,技巧高、手法妙、钢琴师的人生感人、最后结束时的音乐我最爱等等。

    为什么十多年前的那个时候,我是带着娱乐的心情去看《海上钢琴师》
呢?——因为十多年前的那个时候,我的孩子才10岁左右。

    那个时候,我孩子不仅天真可爱,而且极度之聪明。因为他在二岁多、且还没有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能看穿我们大人的内心世界想什么,因此他能牢牢地控制住我们大人的心理,让我们大人就范。相比较而言,他老子我KSWP在四岁时,汉网论坛上还有人挖苦我四岁时还看不懂“十年动乱”。

    而我今天在“二横兄”的提醒下,我再回过头来回想起了《海上钢琴师》这部电影时,我的儿子已经二十多岁了。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年那样的天真可爱了,但他那能看穿这个世界之一切的极度聪明仍然还保持着,,,,,,,

    因此,我今天对《海上钢琴师》的感受或看法,与你“二横兄”对《海上钢琴师》的感受或看法,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截然相反——我不怕我的苕儿子“缺乏融入自由竞争之勇气”。我是担心的是,我的那个“苕儿子”连同他乘坐的那艘巨轮,最后一起沉入了海底!

   
(待续)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绝对之原创,仅代表KSWP一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汉网观点。我想分两部分来写,写太长了,大家难以理解我的不同感受)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02: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K君,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已经投下百八个鸡蛋鸭蛋鹅蛋了,俄罗斯认不认怂还有待观察

钢琴师偶看了n遍就冇看到过其结尾说船沉了啊,只是给了一过远镜头,她逐渐漂向海上地平线了,,,您家是不是跟泰坦尼克搞混淆鸟啊

钢琴师出身在船上,弃婴,被锅炉工收养,他从未离开过这艘远洋客船,,,

我的理解:它暗喻着CHINA从封建帝制社会来不及进入资本主义政体就跨入了美丽的共产主义社会之初级阶段,妄图享受不劳而获的CHINESE' DREAM,,, 川普等淫曰:NO! 您家不参与到全球竞争就想吃白食?NO WAY! 门都木有!!

K君能否前瞻哈,伟大祖国若干年后能否渠现不取一分一文而骄傲滴服务于国民的总统?

最后,偶想说的是,偶的个贼儿子如果这辈子不是凭自身的板眼克全球打拼,自己养活自己,偶就只当白生白养鸟你勒个苕儿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02: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K君,me,原姓刘,名松,后因偶那亲爱而又现在有点憎恶的母亲改婚而将偶的姓氏改为了高(其时偶还未成年,无能为力,只能任娘摆布,造业吧),生于1965.12.31,卒年未详

1982年从武钢五中莫名其妙滴考入武汉大学学习德国语言文学,1986年肄业于珞珈山,未取得学士学位,,,

原因嘛,很简单,必修课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考试时作弊被系里因为身为马列却不得志的某叫兽抓倒了,全校通报批评,不得毕业。 半年后回校补考,勉勉强强通过补考,取得肄业证书。

但是,当时的系里书记却顶着风险将偶分配到了其实最吃香的某国有外贸公司,让偶吃香喝辣了十几年

去年,偶在校友30年聚会的盛大晚宴上宣布,其实偶才是真正唯一合格的武大生,94因为偶理解不了当时的政治经济学课本,其某些理论在我年轻的思维感知里觉得有悖常识和逻辑,所以打死我也背不下来那些“标准答案”,但为了混文凭不得不作弊,结果,,,偶的话音甫落,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所有的86届外语系毕业生给了偶这个肄业生噼里啪啦的巴掌,,,

吹个牛屄,偶在武钢五中从未参加过任何考试,偶“考试”时只是前45分钟是闭卷考,后45分钟都是开卷考。。。全校就偶一个淫考试成绩不算数

遗憾滴是,82那年正式高考时,偶不得不屈从于闭卷考(不阔能再克番薯了,哈哈)而不幸成为武钢五中那年的唯一“秀才”脸好红啊,羞得偶一塌糊涂

结语,学外语倘若不是出于兴趣爱好或曰天赋吧克勤读勤翻牛津字典是学不出来滴,单词不是背渠来滴而是凭爱好一点一滴掌握渠来滴

K老大,您家的英格里希也蛮了得,将汉语拼音与英文缩写运用到了出神入化滴地步鸟,32过赞:lol:lol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5 03:0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啰嗦哈,偶最有幸的是偶当其时母校之校长乃刘道玉教授而不是后来滴神马神马由教育部指派滴政治合格之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噔噔噔噔叫兽也:

武汉唯一值得尊敬的高校校长乃刘道玉化学教授,,,其他的,免谈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5 09: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8-4-15 22:39 编辑
二横一杠 发表于 2018-4-15 02:04
K君,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已经投下百八个鸡蛋鸭蛋鹅蛋了,俄罗斯认不认怂还有待观察

钢琴师偶看了n遍 ...

    第二十四章  在继续讨论《海上钢琴师》之寓意之前,我们还是来扯一点野棉花——我猜死了你的年龄与62年的我KSWP相仿,除非你是90后的天才。因为你“横兄”的口吻,是很明显的带着80年代“知识化、年轻化”那差一点亡D亡G之时代感。


    当然,这不是你“二横兄”一个人的问题,这是上世纪那八十年代一整个时代的特色。因此,只有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接受过“恢复高考”良好熏陶的人,才会是你的这种口吻。

    在上个世纪整个的80年代,全中国恐怕只有我KSWP这样极少数的人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1978年,我就认为“恢复高考”是错误的,因为我当时非常害怕“中考”厄运降临到我一个人的头上。

    只可惜,当时我才初中,我的“原始知识
积累”万分之有限,所以尽管当时我心里知道这事不对,但就是说不出个道理来。

   
假设我们把时空穿越一哈——如果今天是1978年、我KSWP已经是五十五岁了、而且还有汉网论坛这个舆论阵地,如果他们此时能“恢复高考”的话,在武汉著名的A教授指导下认真学习过《资本论简读本》的我KSWP敢把KSWP这个网名倒着写!

    不信大家可以看看我写的所有贴子和预言,如果有一句是与文件、精神和时代的变迁相悖的话,我KSWP还是那句老话——我敢把美国发射到叙利亚的导弹全都拦截下来喂TM狗吃!

    因此,当我看一部电影时,如果是带着娱乐的好心情去看的话,我一般都是非常注重电影中那非常非常细小的细节的。因为影片中的每一个小细节,都有可能是这部电影成败的最主要因素。

    因此,《海上钢琴师》中的两个小细节我一直忘不了:(1)那个与钢琴师关系很好的、一直陪伴着钢琴师到最后的那个“胖子”的蓝眼神,可以不停地快速晃动。我在家里学着他尝试了无数次,都没有成功。(2)那就是那最后的结尾,不愿意下船的“海上钢琴师”与巨轮一起沉入了海底,这个情节当时让我看完之后躺在床上思索了好一阵子。

    因此,当你“二横兄”一提及《海上钢琴师》,我首先想起的是影片最后结尾时钢琴师与巨轮一起沉入海底的那一幕。因为影片是十年前看的,时间太长,我又怕搞错了,所以我就在网络视频中的《海上钢琴师》里开始搜寻。

    我不可能把整部电影再看一遍,因此我就用鼠标在最后的片段中进行滑动搜索,开始还是没搜索到。没办法,我只好耐着性子把最后十几分种用“不眨眼睛”的方式看完,终于找到了。

    因此,我看到你今天的回复中说“钢琴师偶看了n遍就冇看到过其结尾说船沉了啊,,,,”,其实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受到过“恢复高考”熏陶的你“二横兄”一代人,最关心的是美国的自由女神给你们这一代的个人带来的绝对自由,你们肯定不会去关心承载着下岗工人我KSWP的这艘巨轮最后的悲惨命运。




    我相信,中央台是不会剪掉这最后几秒钟沉船的片段的,因为从艺术的角度上看没有什么政治意义,因此我的印象非常之深刻,只有短短的3秒钟左右。因为这个巨轮沉入海底的场景,是对《海上钢琴师》整部电影最终的一个结论或交待。
我之所以能看到最后沉船时的片段,是因为最后沉船前后时刻的整个背景音乐非常之美妙。——让我用黑体字为它祷告吧!

海上钢琴师.jpg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完全之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不代表汉网论坛观点。本回复中的“二横兄”有两种解读:一是“二横兄”本人;二是整个60后一代人。请“二横兄”不要见怪)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6 12: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8-4-16 22:54 编辑
二横一杠 发表于 2018-4-15 02:04
K君,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已经投下百八个鸡蛋鸭蛋鹅蛋了,俄罗斯认不认怂还有待观察

钢琴师偶看了n遍 ...



    第二十五章  人们对《海上钢琴师》的理解虽然各有不同,但都不会有错。欧美市场经济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欧美的“臭老九”们所出的所有高考题都没有标准答案,让你们欧美考生自己去随便瞎想吧!因此,我就把《海上钢琴师》这部电影比喻为——国家与人民!


    大家好好运一哈——那艘巨轮,难道不象是一个国家吗?那艘巨轮上的人们,难道不象是一个国家的臣民吗?

    中国人民大学的周孝正这个人,不知“二横兄”和大家认识不认识?——这个在改革开放之后拿到了微观世界物理系文凭的人,他那鼠目之寸光是永远也无法理解《社会学》中的人民与民众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因为他周孝正是最反对“人民”的,其崇尚的是“民众”。因为他认为“人民”是一个政治概念,“民众”是一个法律概念。因此,崇尚美国式法制化的周孝正就认为“民众”的利益要高于“人民”的利益。——他的这个观念,是我在《锵锵三人行》中看到的。

    假设当时我KSWP在《锵锵三人行》的现场,而且还假设我KSWP能赋予一切法律之权力,我KSWP敢当场判处他周哮证个无期,我要让他好好体会一下“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是个什么感觉。

    因此,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今天发此贴之前,我赶紧在我初中时就保留下来的《学生英汉字典》中、戴着高度老花镜、仔细地查阅了英文中的“人民”或“民众”之区别。

    结果,完全证明了我KSWP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英文中的“人民”与“民众”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如果非要把它们两者区别开来,那它们两者之间也仅仅只是体量或规模上之区别:一个是“批颇”;另一个是“批颇死”。

    那中文的“人民”和“民众”是从哪里来的呢?这还用问吗?——这只有亚洲那个把大清国和民国打得落花流水的小日本创造出来的。

    为什么小日本要把英文中的“批颇”用中文的“人民”和“民众”区别开来呢?这是小日本要赋予自己的国民在政治上的绝对权力。只有赋予了国民在政治上的绝对权力,这个国家的国民才能团结起来维护这个国家的绝对利益。

    日本发明的“人民”,那是不能用阿拉伯数字来度量的,,l因为它是用于政治目的的,不然小日本就不可能瞬间成为帝国主义列强。

    而美国英文中的“批颇”,是一个泛指的概念,那也是不能用阿拉伯数字来丈量的。因为美国是世界第一政治大国,所以美国的“批颇”后面不管加不加S,美国的“批颇”们那都是在政治上挂了帅的。

    不管是在什么国家、不管是什么民族、不管是什么地区,只要不是以政治挂帅的人民、民众或“批颇”,其在法律法规面前那全都是一文不值的。

    因此,WH要想成为国家的中心城市,其在政治上的地位,要比其在经济上的地位更加之重要万倍,而且还不止。

    好,我们就按周孝正的说法,把政治上的人民与法律上的民众分开来,其最后的定义,也应该是——1、人民对应的是整个国家;民众(臣民)对应的是皇上一个人

    孙中山虽然伟大、且在日本留学过,但他还是不能理解日本人发明的“人民”与“民众”之间的关系。因此,带着政治局限性的孙中山先生,其《三民主义》中的“民权”与封建传统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没多少区别。因为《三民主义》之“民权”中的“权”,不是政治上的权力,其本质上还是过去封建时代衙门刑法上的权力。

    因此,孙中山的“民权”,还不如大清时代的臣民。——这也是中华民国在小日本帝国主义面前不堪之一击的根本原因。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这就是毛泽东之伟大。因为毛泽是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历史上,第一个赋予了中国民众们在政治上的绝对权力。

    其实,“周哮镇”就是个狗屁不通的家伙,他就是个钻牛角尖的、搞技术活的手艺人,其思想的局限性非常大,也就是鼠目寸光的意思。!“peoples大学”的“peoples”要是被他教授了,那不掉得嗨大啊?

    因为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上下五千年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你必须首先是一个政治性的大国或民族,之后你才能是一个世界性强国或民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例外。因此,在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上,所有的法律法规都是政治的附属品,法律法规是为政治服务的。如果一旦你的政治出现问题,其再完善的法律法规都将会变得一文不值。因此,不管是日本发明的“人民”、还是英语中的“批颇死”,它们全都是带有最严重的政治倾向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去实现或完成一个强大国家所必须的原始资本积累。


    那么,把这个问题转换到了《海上钢琴师》的问题上呢?——那艘巨轮迟早是要沉没的。因为那艘巨轮上的人们,没有丝毫之政治、思想和灵魂。其一直是在用科举秀才之“琴棋书画”来维系着自己的存在,这一点颇有点象大清王朝之末年。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完全之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不代表汉网论坛观点。若产生司法纠纷,全由KSWP一人来承担。算了,不能再把“建设”搞成“杂谈”了,《海上钢琴师》内涵之分析就到此为止吧。反正,我那个90后的苕儿子,他最后的命运一定是象《海上钢琴师》一样,把他老子我积累的财富连同他本人一起被埋进坟墓里!在下一篇里,我还是在回复黄公子提出的问题上,继续谈谈贸易战对武汉经济的影响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6 12:59:37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沿海都垮了,武汉就发达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02: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玩君,贸易战已经结束了,详见今日百度之头头版某文,TRUMP基本完胜也

K君,如果换了你你怎么翻Trump这个名? 偶们的大中国规定为“特朗普”,港台澳等地多叫做“川普”,而以吾之见,既然大中国规定了音译以发音为准可直截音译,那么“Trump”理应叫做“创普”,大陆的叫法是中东英语的音译(当初的标准答案制定者难道是说中东式英语的“外国淫”?偶好迷惑!),港台澳等地则是变音处理了的勉强可以接受的一个叫法,,,

倘若偶是宣传部长,偶一定规定将米国现任总统之名统一翻译为“创普”。

此帖关闭,感谢各位曰贴者,祝您们在即将来到的夏日里日有所得不为蚊虫骚扰

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20 18:28 , Processed in 0.068502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