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92|回复: 3
收起左侧

当家花旦是怎么炼成de①? ——知名楚剧新生代演员倪小曼访谈录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0-22 13:0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4-6 11: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yt002019 于 2018-4-6 11:58 编辑



    当家花旦是怎么炼成de
    ——知名楚剧新生代演员倪小曼访谈录


    微信图片_20180402111508_副本.jpg




                   题记:

                 “她原是乐队打扬琴的,在福星楚剧团工作时,张巧珍去了,发现了她,就让她跟着学唱,一句一句地抠。如今在蔡甸楚剧团,这个倪小曼已是当家花旦。”

    著名剧作家沈虹光2018.1.3.

               “你错了,我对你没有什么恩情,楚剧是我的母亲,我是楚剧的女儿,还是楚剧传承人,党和人民给了我那么高的荣誉和待遇,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楚剧,那是完全应该的唦。”

    著名楚剧表演艺术家张巧珍2008.7.



                      我常想,中央为什么三令五申弘扬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决不止演几出戏吧,里面肯定还有深层的东西,那可能就是与之相连的人。要精品,要精英,更要精神。我写书的初心正在这里。

           人说,鉴往知来,认识过去才能预测未来。要饱蘸着传统文化的浓浓墨汁,写好张巧珍奋斗故事和阐释她的精神,向后人、世界传达中国价值。其中,当然包括和谐。不过,这是我的一个梦。能否实现?
                                                        还靠我们共同努力啊……
                                                                                                                                                                                                   笔者



    前时,网上疯传一段视频,有位老诗人批评女诗人余秀华的作品是“闹”小情绪、小伤感时说:


    “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考虑都不考虑……这不可怕吗?”


        这让我想到了张巧珍。
        一出《寻儿记》的苦情戏,张巧珍用那凄婉动情的声音,娴熟的表演技艺,诉说着角色与自己相同的命运,几乎演了一辈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那愁肠百结,痛彻心扉的悲情,倾倒了万千劳苦大众,红遍大江南北。然而,她的儿子却音信渺茫。
        俗话说,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个在剧种“解体期”当过团长的人、也许思维惯性使然,下意识地将《寻儿记》从台上又“演”到台下。从小舞台又“演”到现实的大天地。且长年累月,马不停蹄,似乎跟余秀华的“闹”毫无二致。细琢磨,她“闹”中有静,静中有思,思中有忧。
        诚然,她生于忧患,长于民间,文化不高,视野不阔,够不上大思想和大格局。做的也还蛮世俗,蛮低微,低到尘埃里。她婆婆妈妈妈地寻呀觅哪,沤心沥血地培哇育的,算不上什么伟大工程,充其量不过楚剧的那点子家事——传宗接代,多找儿个好儿子,赤子、不,天之骄子(女)!
        那么,她找到了吗?


    在《“楚剧一代悲后”——张巧珍传》采访早已停止,第三稿闭门谢客修改的工作如同逆水行舟,正在吃力航行之际,仿佛突然听到船后一个高喊“且慢”的声音。
    原来,著名导演丁素华透露一则楚坛喜讯:


    在2017年第三届湖北地方戏曲艺术节上,她发现了一个好苗子——一个打扬琴的当家花旦,已引起权威专家的高度关注。末了,丁还特别点了一下,说那演员是张巧珍的爱徒。


    尽管我很不情愿打断自己的构思和创作程序,但还是采取了紧急煞车,并“停船上岸”了。
          我按例拟好采访提纲,提前从网上发给对方,并特意提示,准备好告诉我。不料静候数日,竟无反应,一颗热心冷风吹,叫人凉了大半截。
    不由暗忖,这个小曼何许人也?在楚坛混了数十余年,尚未听说她,问友人,也不甚了了,抚额回忆巧珍生前似乎也未重点提及。何况她们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师徒关系呀,那么她们肯定是交往不多,感情不深,材料肯定一般化了。看来,不抱期望为妙。


           一个严冬,那是红梅绽放的日子。
           几经周折,我终于采访了这位知名的80后演员。
           她叫倪小曼,(网上误写“李小曼”)亦名小圆,女,鄂州人, 出生1982年。现供职于武汉市蔡甸区楚剧团。
           那天,她刚从知音半月剧场,演完张巧珍主教唱腔、蔡华安导演的的《绣花女传奇》回家, 穿着一件旧军大衣,妆未净,茶未饮,况又知她感冒多日,我犹豫地不忍开口了。她却兴味盎然,热情接受我的视频采访。
           一听,她的嗓音带沙,缺乏美感;一看,在我采访近百人中,她朴素有余,妆扮不足。但是,细观她圆圆的脸,银盆般,大大的眼睛,水葡萄似的。让人立刻想起一“钗”——曾在电影几十个版本中,被专家、观众一致认为容貌丰美,举止娴雅,演得最接近原著,是曹雪芹理想化身——《红楼梦》薛宝钗的扮演者——张莉。
          当我一提张巧珍,小曼立即肃然起敬,脸上写满感激,口中流淌故事,语言虽平淡,事例却扎实。我预感到又发现了一个稀有的“镭矿”,单从史料价值看,不仅鲜为人知,而且带一定震撼的味儿。
    现将我(下称笔者)对倪小曼的采访,根据录音整理如下:




    DSC_8982_副本.jpg




    笔者:我发你的采访提纲看了吗?

    小曼:老师,我没什么可说的。
    笔者:不用谦虚了,怎么做的就怎么样讲好了。听说由你主演的《访友》,在2013年武汉市第八届江花奖评选活动中荣获“江花奖”。但奇怪的是,你原来不是当演员的?
    小曼:我原在福星楚剧团乐队伴奏,专业是打扬琴。但有时也当当幕后演员。
    笔者:幕后演员?
    小曼:就是伴唱。
    笔者:福星楚剧团有个轰动一时的戏,叫《可怜天下父母心》,被省文化厅评为首届湖北地方戏曲艺术节“优秀剧目奖”和 “优秀演出奖”;后由福星集团出资与湖北电影制片厂联合摄制成了电影,全国发行。这戏你参加了么?
    小曼:它的首演是我在幕后一人唱的。
    笔者:能不能请你轻轻哼一下?
    小曼:可以。(低吟)

    “一步一回头,热泪肚中流。
        亲情何处有? 难舍亲骨肉。”

    笔者:蛮有张巧珍那个叫人荡气回肠的味道。哎呀!人家是个大艺术家呀,那你们是怎么相识的呢?
    小曼:那是2004年,张老师来我团演出《白扇记》后,又指导一些演员的唱腔,我混在里面学,这样就认识了张老师。
    笔者:很好,我们不妨扯远点,可以谈谈你的童年呀,家世啦,父亲是干什么的等等好不好?
    小曼:说来,我算是出身于楚剧世家,我爸爸叫倪文希,是鄂州市华容区楚剧团的主要演员,唱老生,也演包公。
    笔者:小时候那你爸爸教你练过演员的基本功吗?
    小曼:10岁开始学乐器。念初中时每天放学回家表演呀,练身段,学得杂,断断续续有两年多。
    笔者:童年记忆最深的是什么?听说过张巧珍吗?
    小曼:那还是在上小学,我爸爸经常在家里自学楚剧。一天,他放《打金枝》的磁带,这戏后面有个联弹,我感觉有个女的声音好好听,听着听着入了心,不知不觉中就会哼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那个唱皇娘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张巧珍。从此,我无意中开始爱上楚剧。所以,张巧珍老师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
    笔者:那为什么又去打扬琴了呢?
    小曼:我爸爸,包括我蛮不自信的,基础差。2000年,我经过人介绍才去福星楚剧团,通过考试后进乐队成了伴奏员。



    9999894578.jpg



    笔者:那你又怎么成为一名正式演员的呢?
    小曼:说来,还有“三步走”哩!那是2004年的一天,我正在教室里模仿张巧珍老师《访友》的唱腔,不料,被应邀到福星楚剧团指导工作的张老师路过听到了,她听了好一会就推开门,盯着我看了又看,并和蔼地问了我一些有关情况后,笑着说:


    “你这么会唱,可以改演员唦。”


    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怎么往心里去。但只要有空我就抱着收录机听张老师的唱腔,或者躲在幕布后压腿、练腰。
    笔者:那第二步呢?最好能够详细点好吗。
    小曼:到了2005年,张老师又被请到剧团来指导工作,一见我还在乐队伴奏,张老师不高兴地问我:


    “你怎么还在搞伴奏?时间拖久了不好,怕野了哩。”


    接着,她望着刚与我结婚的老公小马,笑着说,


    “你是不是怕她当演员红了后,不要你了唦?”


    憨厚的老公被老师将了一军,只好去找当时的王海风团长打改行报告。王说:


    “她扬琴打得那么好,你要她改演员? ”
    他皱起眉头思索半晌后。道,
    “这样,她先抽空跟演员练练功,合适的时候让她上个把小角色试试吧。”


    这次张老师在福星呆了大约半月。依然是每晚叫我去她办公室学唱腔。不同的是剧团偶尔会让我上小角色,但我仍然以伴奏为主。
    笔者:好,你再重点回忆第三步,改演员的事情进行得如何,后来成功了吗?
    小曼:2006年,张老师又来福星了,一见我又坐在乐队席里伴奏,生气了。她直接找到王团长说:


    “我不是早跟你说过吗,怎么还不让她改演员?她悟性很高,唱腔有潜力,我们楚剧正差唱功演员啊!不能浪费人才唦,她将来一定有出息的……。”


    这次张老师好像在福星呆了一两个月,在她老人家的关怀和亲自督促下,我这才正式改为演员了。
    笔者:好!祝你美梦成真!不过,未来的路很长,一个演员要掌握四功五法,各种基本功怎么办?
    小曼:2008年,张老师退休后,应邀成为我们团正式的常任艺术顾问,我喜欢极了,从此,我跟张老师走得更近了。她教戏一般先是上大课,女生9名,男生16名一起学,后又个别辅导。晚上我习惯性地去张老师的宾馆208房,她老人家常牺牲休息时间为我“开小灶”。
    笔者:她教了你的哪些戏,慢慢说!一个也不能少哟。
    小曼:张老师先后教了我的传统戏《蝴蝶杯》、《绣花女传奇》、《寻儿记》、《访友》、《辞店》、《打金枝》等戏中的经典唱段。张老师还教了我和小马的《百日缘》,手把手,一招一式的教,我现在演出的版本还是按老师的,只是我连她的十分之一也没表现出来。
    笔者:那么,她的唱腔有哪些特点?又教了你什么练唱方法么?
    小曼:她的腔又美又甜,吸收了评剧的元素,发音嗲一点,蛮适合旦角的味道。她非常讲究吐字行腔,讲究地方语言的字头、字腹、字尾的声调;还讲究气息运用,为练丹田之气和气息的力度,她还把练嗓的秘诀也毫不保留地教给我。如吹蜡烛,要求每天练习10至20分钟,吸一大口气,吹向一尺多远的烛火,火飘不熄。尽管我练的时间不太长,但这些使人终身受益。为我的演艺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福-摄-DSC_3699_副本_副本.jpg





    【注释】
    ①  本文摘自长篇名人传记《“楚剧一代悲后”──张巧珍传》

    (待续)



    易俗  2018年1月8日—2月18日采访
    2018年1月9日草稿
    2018年4月5日修正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6-22 20:52
  • 签到天数: 1319 天

    连续签到: 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4-6 11: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楚剧现在哪里还有?以前公园还有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0-22 13:0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11: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yt002019 于 2018-4-6 11:56 编辑

    感谢老师们关注楚剧!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天前
  • 签到天数: 261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4-9 22: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至今我市各区还是有不少楚剧爱好者,他们都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并参加一些演出活动。黄陂、蔡甸区、乡的楚剧演出活动相对可能多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26 20:10 , Processed in 0.080299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