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江城月亮湾
收起左侧

汉口的那些事儿 (01—12) (原创,连载,持续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7 18: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城月亮湾 于 2018-10-7 18:32 编辑



                                                                   

    门外,排成长龙的队伍中,有些人推推搡搡。有个小伙子试探性地问,我来给小伢上户口,已经跑了两次,这次总算把证明资料带齐了,可不可让我插个队?旁边的中年人说,你跑了两次就不耐烦了?我办个营业执照,都跑了五次,也没好意思提插队。有的小商贩说,能不能帮个忙,让我先进去,隔壁老李欠我五十文钱,我要他还钱,他居然撸起袖子呼了我两巴掌,你说气人不气人?另一个说,你那还算好的,我隔壁的老王欠我五两银子,非旦不还钱,还跟我家里的堂客眉来眼去,搞得不清不白……
    众人笑起来了,随后叽叽喳喳地议论开了,有些人趁机往前挤,队伍有些乱。
    门口的保安敲了一下铜锣,大声喊道:“肃静!肃静!别挤了!大家排好队形,一个个来!”
    办公室内的民警正在耐心倾听群众呼声,认真做笔录文书,不时安慰几句,不流通的空气里膨胀着黏糊糊的气味。


                                                   


    尔后,民警兵分几路,顶着江城火炉红热滚烫的烈日,载着沉重的警械装备出警了。接下来,便是现场调查、实地取证、民事调解、终止调解、启动强制措施……
    傍晚,民警带着嫌疑人回所里时,个个脸上疲惫不堪。晚上,还要加班审讯、开会、写报告……
    尽管民警个个身兼数职,发扬“白+黑”、“5+2”的作风,但还是应付不过来,商民屡屡到汉阳府投诉汉口派出所工作效率不高。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8 19: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幸好,汉阳府没有简单就事论事,派人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和现场跟班后,得出了很中肯很客观的结论:问题是表象,根子是小马拉大车、体制机制不顺。解决问题,得从体制机制上想办法。上层建筑要适应经济基础啊!当务之急的办法,是增加机构、增加编制。


                                                   

    雍正五年,清廷将汉口派出所(巡检司)一分为二,从硚口到金庭公店(现汉正街金庭巷)为仁义派出所(巡检司)辖区,金庭公店到茶庵(现人民前巷)为礼智派出所(巡检司)辖区。同时,在汉口四官殿设置了知辅清军同知署,类似于公安分局,管辖仁义、礼智两个派出所(巡检司)。尽管如此,两个派出所警察的工作负荷还是满满的,几乎个个喊累。当时的《竹枝词》这样描述:金庭店上属仁义,以下都归礼智司。虽小衙门多讼事,天天总有出签时。衙门传讯原被告谓“出签”。天天有出签,简直与现今有得一拼。


                                                    

    雍正八年,清廷根据水上治安等事务管理的需要,在汉口增设了水上公安分局之类的执法机构(水师外委千把总署和水师额外外委署)。
    雍正十年,汉口已是十万人的大镇,“居民填溢,商贾辐辏”,清廷将汉阳府同知署设到汉口。同知署虽不是一个独立的官府衙门,但也算是一个带有综合性质的管理机构。后来,汉口又在仁义、礼智二坊的基础上,增加了居仁、由义二坊,清廷又相应地增加机构、增加编制,在四个坊都设置了派出所(巡检司)。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19: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城月亮湾 于 2018-10-9 19:49 编辑


                                          

    乾隆三年,清朝在汉口大智坊设立水师守备署。从此,汉口的水上镇戍设防等级超过了武昌。
    由上观之,机构编制膨胀,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说明经济社会发展很给力嘛!不然,人浮于事,公务员整天“一杯茶、一根烟、一张报纸看半天”,谁还敢向上级要机构、要编制?


                                           

    虽说把汉口的派出所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增加了警察编制,拓展了业务范围,但派出所就是派出所,不是一级政府,有些事想管也管不了、管不好。这种“小马拉大车”的行政管理体制,还是远远不能适应汉口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而且,更为麻烦的是,不知从清朝哪一年起,汉口的隶属关系在悄然发生错位,出现”一仆二主”怪象:行政关系隶属汉阳府领导,财税关系又直接隶属于武昌府管理。道理很简单,汉口发达了,富得流油,税收自然多,省城直接拿走算了,免得汉阳府这个中间环节在里面揩油。至少具体事务嘛,汉阳府就多担待点,别一下把鸡毛蒜皮的矛盾交到省里来。


                                                                                 

    据说,清初朝廷曾动议过将三镇合一,形成统一城市建制,减少扯皮拉筋,谋求“1+1+1>3”的效果。但是,一帮头脑保守僵化的大臣们议来议去,觉得元、明时期形成的这种格局有其深刻道理,“一以借股肱之力,一以成辅车之势”,战略意义和军事意义都很重大,宜维持旧制,不可轻举妄动。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0 19: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城月亮湾 于 2018-10-10 19:21 编辑



                                                 

    虽说三镇没能从客观建制上合拢到一起,但难以分割的地缘关系和风土人情,还是把三镇的人流、物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紧密联系在一起,三镇频繁交往最为明显的表现是“三多”:渡口多、渡船多、桥梁多。什么四官殿渡、汉阳门渡、宗三庙渡、五显庙渡、沈家庙渡、沌口渡、张大渡、郭师口渡、平塘渡、老官渡等等,汉口与武昌之间、汉口与汉阳之间、汉阳与武昌之间,渡口比比皆是。长江、汉水上的渡船更是“婆娑穿行履浪”、“去船来桨纷似蚁”,渡长江仅需铜钱五枚(“五文便许大江过”)、过汉水仅需铜钱二个(“两个青钱即渡河”),也不知道官府拿没拿钱补贴公共交通。


                                                 

    除了渡口、渡船外,清朝汉口有各式桥梁近七十座,其中玉带河上就有近四十座,什么六渡桥、保寿桥、永寿桥、多福桥、三眼桥等;汉阳有桥二十多座,什么月湖桥、洗马口桥、高公桥、西门桥等;武昌有近四十座,什么长虹桥、宏济桥、紫阳桥、老人桥、七星桥等。当然,这些桥多建在小河小湖上,以当时的生产力发展水平,还不可能在长江汉水这两条大江大河上建桥。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1 18: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上剩余产品的出现,是剥削产生的物质前提条件。汉口经济的迅猛发展,剩余产品的大量涌现,必然吸引着无数剥削者贪婪的眼球。在“生之者寡,食之者众 ”的封建社会,朝廷及各级官府历来是最大剥削者。要维持皇宫贵族骄奢淫逸的生活、要保障数目庞大的军队开支、要供养膨胀臃肿的官僚机构、要提供大大小小官吏的灰色收入……羊毛只能出在羊身上,首先出在肥羊身上。到清代康乾时期,汉口已经从小肥羊长成了大肥羊,岂能逃脱被拔毛的命运?清廷横征暴敛的内容和手段总在花样翻新。开始是增加税种、提高税率、垄断专卖,后来嫌太慢,也不顾及什么政府形象了,直接用抽水机抽水——在交通要道上设关添卡,强令过往载货舟船“逢关纳税,遇卡抽厘”。于是,什么船税、货税、湖课、渔税等等,源源不断地进入各级政府财政,并按定额解交朝廷“国库”。


                                                   

    武汉三镇中,武昌、汉阳设关较早,汉口因起步较晚,到康乾年间才设税关。但是经济繁荣的汉口后来居上,比武昌、汉阳多设了一个税关,这便形成了“四关关三镇、汉口有其半”的格局。武昌白沙洲为第一关,汉口下茶庵为第二关,汉阳鹦鹉洲为第三关,汉口上茶庵为第四关。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19: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官府为了给这四道关卡各取一个响亮的名字,广泛征求了江城文人雅士圈子的意见。江城的文人雅士还真有智慧,他们翻阅古书、引经据典、费尽思量,又聚在一起唾沫横飞地热议,终于想到了人人听了都竖起大拇指的四字词组——江汉朝宗。设在武昌的第一关叫江关,汉口的第二关叫汉关,汉阳的第三关叫朝关,汉口的第四关叫宗关。
    “江汉朝宗”是啥意思?为什么大家都竖大拇指?


                                                 

    这个四字词组源自《尚书•禹贡》中“江汉朝宗于海”。江指长江,汉指汉水,宗指归宿、终点。这句话串联起来,意指两江交汇于汉,浑然一体,东流奔向大海。“江汉朝宗”还有宏大而深刻的寓意,嘉庆《汉阳县志》曾载郑康成语:“江水、汉水其流湍急,又今为一共赴海也,犹诸侯之同心尊天子而朝事之。”把两江喻为四方诸侯、八方臣民,把大海喻为皇帝,把江河一共赴海喻为诸侯臣服天子齐心辅佐皇帝。
    这个四字词组,凝聚着自然的、地理的、历史的、水文的、神话的、政治的内涵,深入浅出,精彩绝伦到了极致,岂能叫人不点赞?
    武昌的江关开设时间不太长,后移至汉阳门下,又称武昌关。


                                                   

    汉关下移两次,后在江汉关成立后被撤销。
    由于防汛需要,清道光二十年时,从药王庙至沌口虾蟆矶修筑了一道拦江堤,堵塞了汉阳内湖与长江的通道,过往船只需抬船过堤,许多船只便改从上游的沌水入江口出入。因故,设在汉阳鹦鹉洲的朝关南移,迁至沌口,原朝关一带成了“老关”,但已不复收税。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19: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这把杀猪刀,早已将江、汉、朝三关砍杀得荡然无存,至今,一枝独秀的只有宗关,不是残留职能,而是保留地名。宗关,也因此成为江城的历史记忆。
    研究经济的同志都知道,一个产业的蓬勃兴起,往往会拉动数个甚至数十个关联产业的迅速发展,形成相辅相成、良性循环的局面。比如,我们熟知的房地产业,就能拉动水泥、钢铁、门窗、电线电缆、五金、管材、绿化、油漆、造纸、洁具、电子产品、家具制造等诸多产业的发展;交通运输业,就能拉动水泥、钢材、石油化工、砂石沥青、机械设备制造、建筑业、施工等诸多产业的发展。

                                              


    但是,设置税关能拉动多少产业发展,好像鲜有人关注。对此,你可别小觑。从汉口“江汉朝宗”四个税关设置后的运行情况看,还真的拉动了一系列产业的发展,有的甚至还因此形成热闹的码头集市。税关几乎开到哪里,就给哪里带来人气、财气、烟火气。

                                              

    比如,走汉水载货下来的船只,多在位于汉口镇西五里处汉水之滨的宗关停靠,然后交易交税。接下来,便是接受一条龙的服务。旅途的餐风露宿,商场的拼力搏杀,从一定程度上讲,就是为了下船后的潇洒走一回。上岸后,他们喝酒、撸串、K歌、洗浴、休闲、娱乐、吐槽乃至找老相好鸳梦重温,身上的每一根神经,既是放松的,也是兴奋的,在放松与兴奋交织中,风尘被洗涤,疲惫被平复。由此,拉动了客栈、茶馆、餐饮、戏院、商铺、青楼等十多个行业发展,最初单纯收税的宗关也慢慢变成了远近闻名的闹市。及至今日,宗关一带仍是喝酒宵夜的好去处。君不见,夜幕下,宗关宵夜街灯火通明,长长一字排开的大排档,烟火气十足,卤鸭头、卤鸭脖、卤鸭架、卤猪蹄、卤猪尾巴、卤螃蟹,羊肉串、羊排、羊筋子,烤爪子、烤腰子、烤筋子、烤土豆,炒花甲、烤扇贝……勾魂的香味儿把武汉三镇的吃货都吸引来了。在大快朵颐后,吃货们还嫌不过瘾,又把卤菜撸串一大袋一大袋地往家里带。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4 19: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城月亮湾 于 2018-10-14 19:39 编辑

                                                                                                       第五章    重振雄风

    ●   再现港埠水运荣光

                                                       


    天下初定后,社会秩序转入正轨,长江、汉水、南水(洞庭湖水系)及其联结的众多支流、湖泊,水运航行恢复通行。汉口处于“天下之中”,面水临江,沟通长江、汉水和南水三大水系,在以舟揖水运为主要交通方式的清代,枢纽优势无与伦比,谁也抢不走。

                                                               

    三百多年后的二十一世纪,国务院作出“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大决定,指出“长江是货运量位居全球内河第一的黄金水道,在区域发展总体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在水、陆、空立体交通网络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长江作为黄金水道的战略地位尚且如此重要,可以想像,在长途货运以水运为主的三百多年前,这条水道该有多么重要?不是钻石水道才怪呢!由此推之,汉水、南水在当时至少也可以称为黄金水道。


                                                                      

    以汉口为中心的水运网络,纵横密布,辐射四面八方。向北通过汉江可达安陆、襄阳、南阳、郧阳、汉中等地;向东经由长江与江西、安徽、江苏、上海等地相连;向西向南可与湖南、四川等省相通。汉口港又水深港阔,是众多船舶的理想停靠点和优良避风良港。对港口而言,物流量的多少决定其兴衰,而物流量的多少又取决于港口腹地的大小及其经济发展程度。按照经济学的解释,所谓腹地,是指位于港口城市前后,为其提供出口物资并销售进口物资的内陆地区。斯时,湖南、江西、陕西、河南、四川、云贵、广西等地货物,皆取道汉口转输,“货到汉口活”是不争的事实。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5 19: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城月亮湾 于 2018-10-15 19:36 编辑



                                                

    虽然明末战乱一度让汉口千疮百孔、元气大伤,但时局一稳定,港埠水运的天然优势很快让受伤的汉口完成了自我造血过程。不仅如此,这种优势还很快契合了当时经济社会发展节拍。于是,汉口便获得新一轮超常规发展。

                                                    

    清朝前期的汉口,淮盐、漕粮、竹木等几个大宗物资的运销势头较明朝更加强劲。


                                                                     

    汉口是淮盐运到内地的最大口岸、第一口岸,汉口年分销淮盐占其总产量的一半左右。“盐务一事,已足甲天下”。清代雍正十年,从汉口转运至两湖的淮盐为774137引,按每引334斤左右计算,就是2.6亿多斤。到乾隆年间,淮盐行楚,计正带引,已是“九十余万引之盐,总集于汉口一处”。如此巨额食盐固定在此集散,就不想像“通津十里住盐艘,怪底河中水不流”的盛况了。据说,泊于汉口的盐船非常之多,盐船傍汉水岸边停泊,逶迤数里不绝。

                                                                     

    盐业是汉口八大产业之首。运销到汉口的淮盐愈多,与之相关的物流便愈频繁。盐船到汉口卸货后,自然不是空船返回。汉口市场上的农产品、手工业品,如湖南和鄂南的茶叶、杂粮;汉水流域的棉花布匹;四川、陕西一带的牛羊毛皮、桐油、药材;江西、福建的瓷器、果品;云南、贵州的木耳、生漆;两广的洋货、洋药等,自然成了盐船船主及众多生意人眼热的商品。只要船只装得下,或者超载不会出现大的安全问题,这些商品肯定是多多益善。江浙人都是人精、生意精,这些原产地的大路货,一旦运到江苏、运到仪征,没有哪一样不是热销品、紧俏品的,那差价利润还不是大大的?反过来,盐船从汉口运回江苏的货物越多,又越能刺激周边省份将货物转输到汉口的动力。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41
  • 签到天数: 30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6 18: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盐业运销在汉口红火了一、两百年,给汉口港埠水运发展注入了强大推力,功不可没。到嘉庆年间,汉口“鹾商典库,咸数十处”,巨额的食盐运销超出院汉口港区吞吐能力的负荷,清廷不得不把盐船码头作业区拓展到武昌的塘角码头。

                                              

    顺便说一下,食盐历来是封建社会的专卖商品,纲盐历来是垄断行业,盐商历来是政府授权特许经营的商人,因此,盐业历来是暴利行业,盐商历来是最富裕最奢侈的群体。所以,在清初你随便问一个汉口人,谁最富?不约而同的回答是:盐商。哪个行业来钱最快?也一定是纲盐。不仅是纲盐本身,哪怕抱住了纲盐大腿的相关行业资深人士,也多是骑马踏银镫、喝酒用金杯。

                                              

    这个不难理解。在任何朝代,凡是戴上“专卖”、“垄断”、“特许”帽子的行业,甚至与这些行业沾亲带故的行业,几乎都富得流油,让普通行业望尘莫及。
    再看淮盐。场价及成本不过每斤十几文,转运到汉口后,售价高达每斤50—60文,从汉口盐行批发给湖广各地水反,再层层加码,愈远愈贵。其间暴利,可见一斑。据说,每年经盐商之手开支的银两,多达数十万乃至百万两。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9-4-24 05:47 , Processed in 0.081742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