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江城月亮湾
收起左侧

汉口的那些事儿 (01—12) (原创,连载,持续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8:28: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 (3).jpg

    当然,多数人家里有拖累,潇洒不起来。有时闻到别人的酒香,也垂涎三尺,手悄悄伸进腰包,把所剩不多的几个铜钱摸了又摸,但惦着水深火热中老小,终究还是放下了。随后,悄悄走到仓库背面,摸出老面馍馍啃起来……

                                              下载 (4).jpg

    已经“买条扁担”、有正式编制的码头工,嘿哟嗬呀地流一天的黑汗,虽然累得骨头快要散架,日子好歹还过得去,晚上也可找个偏僻小店或沿江沿河篷厂睡个安稳觉。那些没有“买条扁担”的临时工,饱一餐、饥一餐,有时连稀粥也喝不上,晚上只能在后湖荒郊的窝棚里胡乱歇个脚。
    尽管如此,清朝官府还认为他们是不受地主乡约保甲管束,也不承担封建义务的危险分子,经常半夜闯进窝棚查他们的身份证、随意抓他们到衙门审问……可是,春节前头佬拖欠、克扣他们工资时,官府却充耳不闻。
    他们的集体忧患是:“扁担”只能填饱今天的肚子,绝对挑不出一个锦绣未来。明天年龄大了,怎样才能不喝西北风?


                                              u=2354900169,4063780405&fm=26&gp=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07: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 (6).jpg

    在挑码头的身上,不仅和着汗水,还和着血水。码头的工作,靠扛,也靠打。打码头,是那个年代高频呈现在汉口人眼里的画面。
    争活路,靠打!
    争报酬,靠打!
    争脸面,靠打!
    争地盘,更靠打!
    码头大小各分班,划界分疆不放宽。大大小小的头佬,把大大小小码头每一寸空间的势力范围瓜分得清清楚楚,接活、扛货、起坡下坡,你管越雷池半步试试看?

                                           u=3109777043,3235542269&fm=26&gp=0.jpg

    码头,既是职场、生存圈,也是战场、生死场。特别是五方杂居,杂质人口高密度集结的汉口码头,更是如此。
    三言两语不和,便挽起袖子,伸出铁拳开撕……轻则破相,重则打残甚至出人命。这里面,既有挑夫力役之间的个体纷争,也有帮口头佬之间聚众械斗。
    他们干最重的活,住最脏的窝棚,吃最差的饭菜,活得如同草芥一样卑微,你还要去挤榨他们的生存空间,这不是找死么?这时候,哪怕只是一根稻草,也足以点燃他们内心酝酿已久的滔天怒火。为了活命,只有拼命。

                                           下载 (5).jpg

    码头老板,十之七八有帮会、黑社会背景。头佬不是青帮,便是洪帮。只要听一下名字,什么童麻子、姚老大、杨花子等等,就大概知道是什么队伍。为了抱团自保,也为了扩大势力,头佬把自己的码头工拉入帮内,什么四大天王、八大罗汉、十大金刚,风起云涌、层出不穷……他们的队伍,多则一、二百人,少则三、五十人,畛域分明,竞争残酷。
    挑码头的操起扁担撬扛拼命的搏斗场面,是汉口码头血腥的风景线,春秋尤甚。且看,“黄孝帮”用的“树扁担”两头翘,两头是铁钉;对手“下江帮”用的是竹杠子,一头绑的是斧子。光看这武器,就让人不寒而栗。不管“树扁担”,还是“竹杠子”,一头要是扎进肉身,不死也会弄残。
    无怪老汉口有句民谣:“三月三,九月九,无事莫往江边走。”


                                            下载.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7: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城月亮湾 于 2018-11-4 17:10 编辑



                                                  u=2181375382,1690635486&fm=26&gp=0.jpg

    码头上,还有一种“斗狠”的搞法:双方的人马一字排开,各派一个不怕死的汉子,“上刀山”、“下火海”,看谁比谁更狠?比如,拿锋利的尖刀往自己的腿上戳窟窿。一刀下去,不仅见血,而且要戳穿。连戳三刀后,腿上就留下六个“眼”,叫做“三刀六眼”。还有,用手拿烧红的烙铁,用脚穿烧红的铁靴……这样残酷的斗法,直到一方掐不住了,说一声“算你狠”,认输退出“斗狠”。一旦决出输赢后,双方在中间人的调解下,按照江湖规矩,到茶馆去喝茶,或到酒楼喝酒,拱手言和,“一笑泯恩仇”。从此,输了的,还得乖乖让出地盘。

                                                                u=144255529,161730113&fm=26&gp=0.jpg


    由自保到“斗狠”,打码头的这种“狠气”逐渐化为汉口人的一种血性,至今尚存。因故,汉口人最崇尚的,是“汉子”;最鄙视的,是“淌江”(在关键时刻淌着小船从江面上逃跑了)。汉口人若认定你是“汉子”、“拐子”、“哥们”,会对你扒心扒肝。


                                                                         u=311993572,3748889685&fm=26&gp=0.jpg

    汉口人爱“斗狠”的性格,在今天的生活中屡见不鲜。菜场、公汽、超市、广场、车站等人群集中的地方,两个汉口人为了一丁点的小事,互不相让,破口大骂,大打出手,甚至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001nwwaEgy6EWBv2jPv85&690.jpg

    池莉有部短篇小说《汉口永远的浪漫》,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春日的汉口,在人流如织的江汉路上闲逛的胡东与鲁宏钢,因人多推挤而发生争执,两个大老爷们都要臭面子,恶语相加,相互“斗狠”。先是汉骂各不相让,既而把交流方式改为拳脚,打不过鲁宏钢的胡东搬来救兵徐华。不甘示弱的徐华,没等鲁宏钢说几句“斗狠”的话,就冷不丁地捅了这个素不相识的小子一刀,倒在血泊中鲁宏钢死不瞑目……这样的浪漫,带有几分即兴、几分血腥、几分鲁莽,让外地人目瞪口呆。

                                              u=1640267196,2036296485&fm=26&gp=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9: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u=144255529,161730113&fm=26&gp=0.jpg

    有人说,英国的爱尔兰人、德国的普鲁士人和中国的湖南人,是世界上最倔强的三大种群。湖南之地,三湘四水,孕育出湖南人特有的性格。民国初年的“旷代逸才”杨度曾说过: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在中国历史上,特别是近200年来,青史留名的湖南人灿若群星。湖南人走到哪里,都很硬骨头,耀眼、炫目。


                                                 1508153553932.jpg

    汉口宝庆码头,原是船民公用放帆之所,后来变成民船停泊之年,再后来成了无风浪侵袭且毗邻繁华热闹汉正街的黄金码头、风水宝地。这个码头没被汉口本地占据,也没被湖北人占据,却被湖南宝古佬“搭船占了中舱”。来汉务工经商的湖南人、宝庆(今邵阳一带)人,把湘人霸蛮、强悍、刚勇、倔犟、坚毅的性格优势,淋漓尽致地转化为打码头的优势,经过若干次艰苦卓绝的血染码头战后,硬是把这块人见人爱的黄金码头、风水宝地牢牢抓到手上。从嘉庆年初开始,一抓就是100多年。


                                               1508153622171.jpg

    在九省通衢、五方杂处的大汉口,除了湘籍船只外,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什么徽商、浙商、川商、赣商、陕商的船只,甚至连你湖北本地人的船只,也别想在宝庆码头停靠。宝庆码头,虽然在湖北汉口,但它是咱湖南人、宝庆人的菜。不仅如此,牛烘烘的宝庆商人还先后在汉口汉水边以及汉阳月湖堤、鹦鹉洲和武昌白沙洲等建设“宝庆花园”住宅小区,同乡人大规模集中居住,宛如湖南飞地、城中之城,享有诸多特权。此等现象,不要说在武汉历史上,就是国内其他大中城市的历史上,都甚为罕见。
    湖南人的厉害,可见一斑。

                                                              u=3922286813,129659945&fm=15&gp=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城月亮湾 于 2018-11-6 19:59 编辑

                                              7af40ad162d9f2d3689ccc1ea3ec8a136227ccb6.jpg

    当然,这100多年来,湖南人对宝庆码头的控制,还没到稳如磐石的地步。
    来自其他帮口的挑衅,时不时还是有一些的。


                                                        bd315c6034a85edf75db6ec249540923dc5475f8.jpg

    比如,有钱有势的徽帮就不服周。宝庆码头开辟不久,徽帮抓住宝庆船只返湘的空档,乘机占领这个黄金码头,由此引发了百年不断的码头争夺战,双方打得头破血流,死人的事经常发生。两个帮口背后的公馆、会所、黑社会都掺和进来了,码头争斗一度甚至成了旅居汉口的两省同胞综合实力的较量。

                                                       48540923dd54564e6c3274d8b3de9c82d0584ff8.jpg


    出来混且能在大汉口站住脚根的,多数不是等闲之辈,他们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大道理。码头之争,不仅是地盘之争,更是全省旅居同胞的生存权、劳动权、尊严权和荣誉权之争。

                                                        241f95cad1c8a786dc47daef6709c93d71cf50e5.jpg


    不能输,千万不能输!一输一败涂地,难得抬不起头来。
    于是,大伙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没钱没力的献计献策,像打了鸡血一样投入到这场战斗中。只不过,有的在一线真刀**地干,有的在外围擂鼓鸣金。


                                                  35a85edf8db1cb13b33eacf2dd54564e93584bf8.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u=901591477,1149198451&fm=15&gp=0.jpg

    大多数时候,湖南人撑住了旗帜、守住了码头,是激烈争战中取得胜势的一方。据说,为了守住这块阵地,除了发扬霸蛮、强悍、拼死一搏等优良作风外,精明的湖南人还综合运用了各方面的社会资源,以“功夫在诗外”的思维破解难题。


                                                     u=2913446943,4103540888&fm=15&gp=0.jpg

    宝庆人何元仑年纪轻轻就见惯了打斗,血腥呛人的打斗。他有湖南人的血性,不惧与徽帮死磕。他也有汉口客商的通达灵巧,常在思忖更加开阔的解决纷争思路。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何元仑的心路历程:
    无数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汉水入江一带岸边,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何元仑为脚下被蹂躏的码头而痛心,抬头45°仰望皎皎空中的那一轮孤月。
    问:怎样让徽帮服软安生?
    答:借力打力。
    问:朝哪儿借?
    答:当然是力量最强的地方——庙堂上。
    不久,机会来了,皇帝的秘书(侍读学士)、湖南新化老乡刘光南路经汉口。
    在大清,讲势力,谁能超过皇权?靠近皇权、能沾到龙气的秘书,在黎民苍生面前,也是能量非凡的大力士。

                                                     u=3470119870,3023286445&fm=15&gp=0.jpg

    何元仑与几个富商老乡商量了一下,采取众筹的方式,备了一份厚礼:金银、珠宝、首饰、古玩以及具有浓郁汉派特色的汪玉霞咸酥饼、大通巷馓子、狗肉巷豆丝、祖师殿汤圆等土特产……选了一个吉日,上船拜访这位权贵老乡。

                                                       u=1934857132,2248517687&fm=26&gp=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u=2644830507,54031806&fm=26&gp=0.jpg

    在三品以上大官多如牛毛,扔块石头都能砸着个红顶子的紫禁城,像刘光南这样的小官,是不敢随便出大气、打背手走路的。可是,下到汉口这样基层港埠,便自然而然地把从紫禁城吸附的官气释加倍放出来了。虽然刘光南离一品大员还隔着十万八千里,但在这些贩夫走卒这等同乡面前,他从站姿、坐姿、走路的姿式,到看人的眼神、面部的表情、说话的腔调,皆超过一品大员的作派,勿需实践,无师自通。


                                           u=2994704970,606375395&fm=26&gp=0.jpg

    何元仑当然不会介意刘学士的态度。不仅如此,为了借助这个钟馗打鬼,何元仑还要给这个刘学士打气,让刘学士的官气膨胀得更厉害,赚足优越感、满足感。在接下来的交流中,何元仑极尽谦卑,低眉、顺眼、点头、躬身,只道非常荣幸见到家乡人津津乐道的京城大领导,受家乡人的委托,带点薄礼看望领导,略表心意。说完几句套话后,何元仑不再多话,也不管刘学士用不用正眼看人、鼻子哼不哼一声、如同木雕一般的脸部肌肉抖不抖动两下,只顾把自己的头埋得更低、把躬身的弧度搞得更大、喘息的声音弄得更小……刘光南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两眼这个卑微的小老乡和他带来的厚重礼物,心里很受用,飘飘然中闪过一丝君临天下之感,想想坐在高高云端的自己,再俯视脚下这个低到尘埃里的小蚂蚁,所谓被顶礼膜拜的滋味,大抵就是这样吧?

                                           u=2141061001,2344711241&fm=26&gp=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jpg
                                           

    主客双方,继续用体势语言交流,一切有声的话语似显多余。
    突然,何元仑拍了下后脑勺,忆起了一件重要事,说差点忘了,还有两坛“汉汾”原浆没搬上船。随即,像做错事的小孩似的,欠身退出船舱,招呼趸船上的随从抬酒过来。
    “这酒原汁原味,地道,味正,特来孝敬大人您的!”何元仑清澈的双眼盛满了崇敬,比酒的纯度还高。
    “哦,好,就在这里喝两杯吧!”刘学士牙缝里终于挤出几个字,皮笑肉不笑。
    阔气还是要摆一些的。其目的,是让他们回去宣扬宣扬。不为别的,只为刘光南这个名字,继续活在家乡人崇拜的目光之中。
    没多大一会儿,下人将丰盛的菜肴端上了餐桌,打开了汉汾酒坛。
    刘学士嗜酒,还未夹菜,就先抿了两口汉汾,唔,不错,纯正的清香型,味醇爽口。
    见刘学士官威少解,何元仑不失时机起身、弯腰、双手捧杯,一脸谦恭地向学士大人敬酒:“万分感谢大人盛情款待!大人珍视乡情,不惜纡尊降贵,真乃三湘之幸,何某之大幸啊!大人,为表谢意,我喝三杯,先干为敬,您随意!”

                                                     u=3070925207,3985786614&fm=26&gp=0.jpg

    何元仑的三杯下肚后,眉眼舒展开来,少了几分拘谨,多了几分豪气。
    刘学士嘴角向上扬了扬,露出几丝笑意,也端杯干了。
    何元仑拱手,感激涕零,溢于言表。
    何元仑反客为主,给刘学士夹菜、斟酒。
    再敬,再喝,依旧是3:1。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t0162e2c79ebf50f2ac.jpg

    从何元仑的眼神和肢体动作里,丝毫看不出他对这个不平等条约的反感或拒绝。反而,是受宠若惊的满脸喜悦和乐在其中的欣然接受。
    何元仑虽然酒量大,但不嗜酒,清醒着呢!他酒是喝得多,但一杯酒也没白喝。每句祝酒词里,他能找到勾起共同回忆或引发共鸣的话题,比如家乡的某座山某条河某棵槐花树、某道好吃的外婆家乡菜、某位令湘人肃然起敬的偶像、某个在老家广为流传的搞笑桥段……
    你来我往,也不知喝了多少杯。刘学士感到酒精在体内燃烧,一度死寂的细胞被激活了,神经也亢奋起来了,突出临床表现在:面具扔了,官架子甩一边去了,久违的哥们义气上来了,要酒喝,没话找话说,甚至放下身段给何元仑讲起了有些污的桥段……
    哈哈哈……
    哈哈哈……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没外人,有什么放不开的?一向把弦绷得很紧的刘光南,在醉意朦胧中默默安慰自己。
    到最后,两位游子的思乡情意比原浆酒还要浓烈,几乎要脱口唱出“故乡啊故乡,何时才能回到你怀中”之类的歌谣。
    何元仑见反转的时机成熟,又斟满酒。

                                                              t01401913fcd9b9b984.jpg


    “大人,您是我们家乡的骄傲,我们为有您这样的杰出人才而自豪!今天机会难得,来,再敬您一杯。”
    在醉意朦胧中,刘光南隐约看见何元仑欲言又止。刘光南嘴唇嗫嚅,还没发出声来,就见对面的何元仑欲语泪先流。
    “小老乡,你这是——”
    何元仑丢下碗筷,“扑嗵”一声,跪在刘光南面前。
    “大人,兄弟,咱们宝庆人……咱们在汉口谋生的宝庆人,受欺凌,心里苦啊!”
    何元仑号啕大哭起来。
    “小兄弟,别着急,起来慢慢说。”
    刘光南已动了恻隐之心,连称呼都变成了小兄弟。

                                                     下载.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6:54
  • 签到天数: 182 天

    连续签到: 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u=1361756590,2650476855&fm=26&gp=0.jpg

    何元仑在适当删节和适当夸张的基础上,一五一十、声情并茂地向刘大人报告了财大气粗的徽帮到宝庆码头寻衅滋事、抢夺百姓、鱼肉商民的种种恶行。
    倘若放在京城或头脑清醒的状态下,刘光南一定会辩证地听何元仑的这番汇报,冷静理性分析,挤出话中水分并权衡利弊后,说几句无伤大雅、放之四海皆准的官话大道理,拍拍肩膀安慰一下这个小老乡。江湖与官场一样险恶,这种浑水趟不得。

                                                                    u=2571094522,498682961&fm=26&gp=0.jpg

    可是,此时非彼时,体内的酒精已点燃了刘光南“家乡情结”的火苗,何元仑这番极富煽情的话语又恰到好处地在火苗上浇了一层油,怒火自然熊熊燃烧起来了,烈焰划过血管时,又唤醒了他蛰伏多年的湖南人血性,家乡人的脸面、自己的荣光、伸张正义的冲动,齐刷刷地涌上心头,驱使他不能不为受欺压的家乡人出口气……

                                                     u=2332713161,2318699733&fm=26&gp=0.jpg

    刘光南拍案、起立、甩杯、跺脚,怒斥徽帮太嚣张,声称要把这个闲事管到底。
    何元仑再度跪倒在地,代表家乡人千恩万谢。

                                                 u=2818512988,2727215165&fm=26&gp=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1-13 05:53 , Processed in 0.107858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