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64437|回复: 286
收起左侧

汉口的那些事儿 (01—12) (原创,连载,持续更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57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3-31 23: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img (5).jpg
    汉口。如果把你比作一个女人的话,我们相识时,你已是风姿绰约的熟女,占据着武汉大舞台最显赫的一号位,镁光灯在你丰润的脸颊和炫丽的华服上闪个不停,粉丝的尖叫声此伏彼起。无论是外表、实力、人气,还是明星气场、国际范儿,你都把武昌、汉阳抛在老后头。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最萌的神话!
    远远地,闻到你身上的魅惑香水味道。馥郁、外显、活泼、大胆、热烈,前调是栀子香,中调是玫瑰香,基调是梅香,暄香盈怀与暗香浮动杂糅在一起,如唇彩般闪耀。
    洋派、海派与市派(市井气派),经过一番碰撞、博弈和较量后,奇迹般地在你身上融为一体。“洋派+海派+市派”的新组合,令你更加光彩夺目、魅力四射。除了现代、时尚、流行、经典、小资、精明这些洋派海派元素外,你还多了一些女汉子的豪气、小市民的狡黠,那是多年的码头气息、市井气息和商贾气息残存在你血液中的印记。在一颦一笑一怒一嗔中,你常常不经意地暴露出源自底层社会的胎记,抹不掉,但很接地气,煞是可爱,招来一个又一个点赞的表情。
    通达灵巧与刚直硬朗、崇实尚利与逞强好斗、负气使性与开放兼容,驳杂而又和谐地统一在一起,盛满了人间烟火气。你不是华丽的泡沫,与你相处越久,越觉得你有一种持久的杀伤力。
    尽管近在咫尺,感受得到你的气息,触摸得到你的体温,但我始终画不出你的骨骼、猜不透你瞳孔的颜色。你有无数个谜在诱惑着我,越来越强烈,于是,我萌生了掀起你神秘盖头的蠢蠢冲动。
    我幻想有一位见证汉口沧海桑田巨变的老者,在某个闲暇的日子里,或润泽在暖阳里,或沐浴在清风中,与我共品一壶香茗。在袅袅茶香中,老人家用他那苍老而沙哑的声音向我追忆似水流年……
    我无法知道,老人家脸上纵横交织的沟壑里,隐藏了多少神秘的汉口故事?那对深深凹陷的眼窝里,收录了多少鲜活的汉口场景?但我看见,老人家那张刻满刀劈斧砍般皱纹的生硬脸庞,与飘乎在细风中的鹤发、寿眉、长髯搭配在一起,有如枯笔飞白;那双棕褐色的眼眸深处,有如落叶一般大寂定,又有如星辰一般大透彻。
    老人家带着我的思绪乘一叶扁舟,荡起历史的双浆,飘流在长江、汉水上,一路回眸时光,穿越尘埃,重历沧桑。
    大分大合、兵荒马乱、九曲回肠且不乏狗血的汉口剧情犹如画卷一样,在我面前徐徐铺展开来……
    剧情的推进,有如古典旋律,时而是响亮明快的古筝,时而是如泣如诉的二胡,时而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和雅、悠远、淡淡地浸润着我的心魄,让我远离浮躁和喧嚣,回归无上自然。
    无论是粗犷的勾勒,还是细腻的描绘,都带着温度,让我肃然起敬。
    那段历史太厚重、太厚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除了谦卑,还是谦卑,对历史的谦卑,我别无选择。
    往事越千年,从哪里说起呢……
                         
                             u=3913181454,426331243&fm=27&gp=0.jpg

    中医有个子午流注理论,说人体内的气血运行就像潮水一样,会随着时间的流动,在各经脉间循环。如果这个规律可以套用到武汉三镇的天体运行中,那么气血最先流向的,不是当下鲜衣怒马的汉口,而是汉阳、武昌,并且以长江为轴线,在双城之间轮番上演了千余年的二人转。
    当年,躲在娘胎里的汉口,躁动不安,一会儿眨眨眼睛,一会儿伸伸胳膊,一会儿摸摸脸蛋,一会儿把小脚丫扳来扳去,口里喃喃自语:武昌、汉阳,你们好热闹哟!
    不行,我要找老天爷评理去,他老人家不能对我不闻不问。托浮在羊水中的汉口小儿,扔掉放在嘴里啃的脚趾头,吞咽了一口羊水。
    打定主意后,汉口小儿在子宫里翻了个身,又乱踢了一通后,打了个筋斗,神游到九霄云外的天庭,跪倒在老天爷膝下,稚气十足的脸上怨气侧露:老天爷,您对我不公平!
    老天爷先是一愣,继而哈哈一笑,抚了抚胡须说:孩子,别着急,坐下来慢慢说,我怎么对你不公平?
    我们同是武汉这片土地的孩子,您看看,人家武昌、汉阳都已立世千年,早就是重镇要塞,人五人六,风光无限……您却让我、让我一直憋的我娘的肚子里,为什么嘛?汉口小儿嗔怪道。
    老天爷又是哈哈一笑:孩子,别着急,厚积才能薄发!
    老天爷,您老人家就是我不公嘛!求求您,早一点匀些雨露恩泽给我!汉口小儿摇晃着老天爷的手臂。
    现在时候没到,我不可不想你当早产儿,一生下来就体重轻、头围小、脸上青紫、器官发育不全,一点抵抗力也没有,三天两头往郎中家里跑。老天爷爱怜地摸了摸汉口小儿头顶稀疏的绒毛。
    汉口小儿瞪大着眼睛,有些疑惑不解,乌黑的眼珠像算盘珠儿似的咕噜咕噜乱转。
    放心吧,孩子,老天爷不会亏待你的。到时候,我会送一份大礼给你,让他们所有人羡慕忌妒恨,嘿嘿!
    老天爷说完,意味深长地一笑。
    没出世的孩子说得不错,在人生的跑道上,汉阳、武昌已经跑了一千多圈,跑得太远太远……

                            下载.jpg

    欲说汉阳、武昌,先从龟、蛇二虫说起。

    u=2912363377,859498674&fm=27&gp=0.jpg


    龟、蛇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灵兽,令妖邪胆战心惊。龟、蛇并称玄武,是不死的象征。道教将玄武人格化为真武大帝加以崇拜。在许多道观里,真武大帝神像前,是金剑竖前,一龟一蛇,盘结左右。人们不禁要问,那位披发不冠、服帝服而建玄旗,站在武当之巅、立在天地之间的真武大帝,跟前的龟、蛇二虫,又在哪里呢?带着这个问题,人们找寻了很久,才在武当山脚下不远处的江城(当然,这个不远处是相对广袤的天地而言的),找到了灵兽的踪迹。只是,灵兽已经坐化,成为两座神山,隔着长江,对峙万年。
    蛇山龟山,一南一北,与天下第一大河长江共同构成巨幅“山水十字轴”。大江两岸,龟兄蛇妹,共锁滚滚江流,天然默契。千万年来,这对战略伙伴各拥有一半的权利,一人管着闸刀开关,一人管着闸刀电源,共同控制江水走向,一个也不能少。
    还有玄乎的——
    明末,面对风雨飘摇的朱家江山,崇祯皇帝一筹莫展,只得问天问地问鬼神。不知哪位国师献上一策,江城藏着龙脉,就在龟山蛇山一条线上,从西向东,一连串的山脊宛如巨龙卧波……只有断龙脉、泄王气,才可永葆万世江山。于是,崇祯派专差到江城,将龟山之龟首与龟身凿开,辟出洗马长街,谓为“龟断颈”。同时,在蛇山鼓楼一带(现长江大桥引桥下的司门口一带)开山凿洞,挖了一个“鼓楼洞”(不是现在闯马场那里的古楼洞),谓为“蛇断腰”……
    邪乎?幻乎?真乎?
    只可惜,崇祯还是没守住老祖宗留下的大明江山。

    不管是不是龙脉,但依托长江天堑,在龟、蛇山脚下建围墙、挖沟壑,构筑军事屏障,是拱卫君治、强化军事的必然选择,这一点,稍有军事、政治眼光的人都能察觉到。正因为如此,东汉末年诸侯争霸时,一些三流、四流人物看出端倪,对这个荒凉贫瘠的地方打起了主意。
    先是戴监军在龟山北麓筑却月城,据说是西北角,扼守汉水入长江之口外,因其形如却月,亦名偃月垒。
    却月城有多大呢?周回180步。古时300步为一里,一里约400多米。用现代计量单位换算,大约1/3平方里。巴掌大一块地方,叫城实在太夸张。
    却月城后被刘表的部将黄祖占据,作为别屯,也就是军队原驻地以外设立的营盘。公元208年,东吴孙权派军袭破黄祖军,屠却月城,城废。
    没过多久,刘表之子刘琦又在龟山南麓建筑了鲁山城。
    戴监,历史上寂寂无名之辈;黄祖,脾气暴燥的一介莽夫;刘琦,更是在嫡庶争斗倍受后母和兄弟算计,郁郁不得志,最后连死都死得不明不白的可怜之人……与那个时代的超一流人物刘备、诸葛亮、曹操相差若干个重量级,但就是这等小喽罗,也看出在龟山建城的重要性。可见,这里风水气脉确实非同一般。
    天然默契伴随着天然较劲。
    那时龟山上虽然没有竖起高高的发射塔,但龟哥哥脊背上的却月城、鲁山城成为兵家争夺之地、有关各方闹腾得热火朝天时,对岸蛇妹妹按捺不住了,她的心,也不由自主地随龟哥哥的频率共振起来。在某个万籁俱静的清晨,蛇妹妹一头钻进长江,呛了几口水后又伸出来,望着彼岸高达六尺的城池和威风凛凛的军士,浓浓的黑眼圈里放射出难以掩饰的艳羡之光。
    我是蛇,灵动是我的天性,我的生命本应比那慢腾腾的乌龟更精彩。为何,现在纹丝不动是我,而热闹非凡的却是他?
    蛇妹妹仰起高傲的头颅,清泪两行,幽幽问天。N遍。
    我也有热血,我不甘寂寞;我的青春,亦应有光彩相配。山林女神脸上写满抑郁不平之色。
    孙仲谋看在眼里,默默笑了。连对岸那些小喽罗都看得到的风水宝地,作为一代人杰的他,岂会被白内障蒙蔽心智。只是,时辰尚早。
    孙仲谋默默对蛇妹妹说,这事不急。你这里虽然地势险要宜筑军事要塞,但以我东吴强大的军事实力,敌方暂且不能奈何于我。你且再耐着性子等一等,等我平定对岸的乱子后,再腾出手来,好好武装你。我孙权英雄盖世,不弄则已,要弄就弄个大手笔,给历史添点浓墨重彩,也让对岸的那些鼠辈学学,生子当如孙仲谋。将来的你,一定会大放光芒、绚烂耀眼,把对岸的龟山比下去,永远比下去!
    公元223年,也就是刘琦筑鲁山城的十几年后,赤壁大战也打了,夷陵大战也打了,荆州城也拿下了,天下三定,东吴的势力范围更大了,多边冲突趋于缓和。这一年,蜀汉皇帝刘备驾崩、刘禅继位,蜀中郎将邓芝出使东吴修好,东吴绝魏,专与蜀连和。这一年,孙权下定决心,在蛇山上建起夏口城。这座用土石筑成的军事堡垒,方圆二、三里地,虽然也是巴掌大一块地方,但这个巴掌就比却月城、鲁山城那个巴掌要大很多倍,算得上是一个像模像样的城池了,以至后来好多人说起武汉地区建城史,往往首提夏口城,却月城、鲁山城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不仅如此,孙权似乎长着一双雄视古今的慧眼,洞悉了骑龙在天、乘势而上的玄机,他大笔一挥,给夏口城写下点睛之笔、神来之笔、得意之笔——在黄鹄矶上修筑瞭望守戊的军事楼,取名黄鹤楼。
    蛇山把一身的灵气,罩在在黄鹤楼上。
    正是这个黄鹤楼,古今闻名,天下闻名,风华绝代,被誉为“天下江山第一楼”。
    三国归于统一后,黄鹤楼在失去瞭望楼价值的同时,逐步演变为官商行旅“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的观赏楼。登楼远眺,可以饱览烟雨山色、碧叶水光、无敌江景,可以鸟瞰江城、极目楚天、把酒狂歌,对英雄豪杰、文人骚客具有无穷魔力,如同当下的手机、网游对某些年轻人产生的魔力一样,你一旦停留了、点击了、进去了,就久久不会离开。
    崔颢来过、李白来过、白居易来过,还有陆游、杨慎、张居正等等牛人也来过。英雄豪杰、文人骚客饮到酒酣处,或纵论经史,或吟诗作画,或拔剑斩案,或慷慨作歌。
    皇朝更迭,兵火战难,黄鹤楼命运多舛,数度被毁,在凄风苦雨中仅存灼手的瓦砾、几截扭曲的断木……然而,白云千载,黄鹤楼魂魄不死、精神不死,又数度重建,勃然雄姿傲立于蛇山之首。
    今天这个楼高5层、面积3000多平方米,内有72根圆柱支撑、外有60个翘角向外伸展,屋面由10多万块黄色琉璃瓦覆盖构建而成且置有电梯的黄鹤楼,这个高大雄伟、气吞云梦、吐纳江汉的黄鹤楼,重建于1981年,距孙权修建那个瞭望楼的时间为1758年,距瞭望楼旧址约1000多米。

    u=2229572245,3357072492&fm=27&gp=0.jpg

    随着夏口城的崛起,特别是随着黄鹤楼这个亘古不变的城市地标耸立,蛇山像吸气机,吸引了南来北往的人蜂拥而至,热度一代胜过一代,真的把龟山比下去了,一直到如今。
    如果你是一个对武汉热爱到骨子里人,如果用最前沿的现代科技,综合运用声、光、电、智能设备等将却月城、鲁山城、夏口城“神还原”在你面前,如果你再对比一下如今这个面积8569平方公里、人口1076万的巨无霸大武汉,你一定会泛起一阵神圣的战栗,忍不住对龟山、蛇山顶礼膜拜。
    龟、蛇真是灵兽,法力无边的灵兽!
    龟、蛇两山真是神山,点石成金的神山!

    从方圆二、三里的夏口城到方圆二十余里的武昌城,大约用了1100多年,平均100年扩大1倍,想想如今“武汉,每天不一样”的城市形象口号,这个速度也够慢的了,简直堪称蜗牛级。当然,这是与电速光速变化的当下相比。如果我们老老实实地运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把武昌城的变迁放在封建社会那个特定的历史环境中考量,我们还不得不为这种变迁速度点赞。
    在这个变迁过程中,有几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刻下了历史的烙印。

    第一个节点,是南朝刘宋时期。
    这个不到60年的短命王朝,留给很多国人的印象,只有一个“乱”字。不是一般的“乱”,而是超出底线的“乱”。不知是基因突变,还是中了邪火,刘姓王朝的皇帝,一个更比一个奇葩,一个更比一个疯狂。弥漫宫闱的,是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和淫荡气味。子弑父、弟戕兄、兄刃弟、叔反侄、侄杀叔……骨肉相残、杀戮成性的骇人听闻,一幕未平,一幕又起。荒淫恶搞更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几乎穷尽了人们的想象,种种乱伦层出不穷……总之匪夷所思、禽兽不如、罄竹难书。
    孝武帝刘骏,就是极品中的极品。他的血管,流淌的多半是魔鬼的血液;他的神经,也多半受魔鬼支配。他不仅戕杀兄长刘劭、弟弟刘铄、刘浑,残杀叔父刘义宣及其16个儿子,而且极度荒淫。无论亲疏贵贱的女子,只要有几分姿色,刘骏就召入宫里御幸。不仅如此,还干出“蒸母”这种丑事,并且乐此不疲。《魏书》载:“骏淫乱无度,蒸其母路氏,秽污之声,布于欧越。”以及“四年,猎于乌江之傍口,又游湖县之满山,并与母同行,宣淫肆意。”《资治通鉴》载:“帝淫义宣诸女。”义宣就是刘义宣,荆州刺史,刘骏的叔父。刘骏将叔父刘义宣的4个如花似玉女儿,也就是他的4个堂妹一起册封为嫔妃,还经常“宴饮猥亵”。据说,二堂妹姿色出众,刘骏对她痴迷得近乎变态。美人妩媚一笑,他就骨头酥软、魂飞魄散。他掩耳盗铃地将她改姓为殷,封为殷淑仪。殷淑仪病亡后,刘骏感到天塌地陷,痛不欲生。他让人做了一副可以像抽屉一样拉闭的棺材,每当想殷淑仪的时,就拉开大抽屉私窥几眼。后来,又在江宁龙山找了一块风水宝地安葬堂妹皇妃,还专门开凿了一条通往龙山的山路。出殡那天,刘骏要求朝廷官员以及后宫嫔妃身着素衣哭灵送丧。后来,刘骏还下诏让人为她修筑庙宇,令“江左第一才子”谢庄为她写下哀艳悲怆的辞赋。此外,还多次带领群臣去哭这位堂妹妻子的坟,并以谁哭得情真意切、撕心裂肺为标准,给予经济上重奖、政治上重用。秦郡太守刘德愿因哭得差点“昏死”,被封为豫州刺史;御医羊志因哭得差点“背过气”,获得许多金银珍宝的赏赐。

    u=2423702099,2689978218&fm=15&gp=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u=68721966,190641695&fm=15&gp=0.jpg

    评分

    参与人数 6汉网币 +110 收起 理由
    秋叶红晴川 + 20 涨姿势
    汉阳老三 + 18 感谢分享
    高帅富 + 18 是那个事
    布衣诗人 + 18 感谢分享,历史文化深厚的武汉!
    武桥 + 18 点赞
    兵哥哥 + 18 强帖留名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 00: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字号看起来就爽多鸟啊

    严重期待下文!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 00: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派、海派与市派(市井气派),经过一番碰撞、博弈和较量后,奇迹般地在你身上融为一体。“洋派+海派+市派”的新组合,令你更加光彩夺目、魅力四射。除了现代、时尚、流行、经典、小资、精明这些洋派海派元素外,你还多了一些女汉子的豪气、小市民的狡黠,那是多年的码头气息、市井气息和商贾气息残存在你血液中的印记。在一颦一笑一怒一嗔中,你常常不经意地暴露出源自底层社会的胎记,抹不掉,但很接地气,煞是可爱,招来一个又一个点赞的表情。”

    特别超级稀饭这一段,32个赞!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57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06: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横一杠 发表于 2018-4-1 00:16
    “洋派、海派与市派(市井气派),经过一番碰撞、博弈和较量后,奇迹般地在你身上融为一体。“洋派+海派+市 ...

    谢谢您的鼓励!向您学习!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57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09: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u=45760965,3951668386&fm=27&gp=0.jpg

    东晋以来的百年间,荆州、扬州如同两把尖刀,对立威胁京城建康(今江苏南京),一直是最高统治者的心头大患。
    荆州号称“江左第一大州”,物产丰盛,地广兵强,历来是出乱臣贼子的窝子。刘骏的叔父刘义宣担任了长达10年的荆州刺史,势力坐大后,便我行我素、骄横霸道起来。在刘义宣那里,该请示不请示、该报告不报告的事,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事,合意的就执行、不合意的就不执行的事,司空见惯。反过来,他向朝廷要的东西,没有不被依从的。对这等藐视皇权的大臣,刚刚即位的刘骏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u=2344806100,749989051&fm=27&gp=0.jpg

    刘骏先是想“调虎离山”,下诏调刘义宣为丞相、扬州刺史。丞相是什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最高行政长官,是辅佐皇帝总理百政的百官之长。扬州是京畿重地,政治地位、军事地位、经济地位比荆州更为重要。既有高位,又有实权,按说侄儿皇帝的条件开得很高、诱饵很诱人。但是,刘义宣“一不遵承”,不愿交出兵权,不愿离开经营多年的荆州老窝。
    调不动,刘骏也没招,只得妥协,暂且由他去吧!毕竟,自己根基不稳,叔父树大根深,弄不好的话,很可能地动山摇。刘义宣这边呢,看到侄儿皇帝没把自己怎么样,也就罢了。权力格局暂时达成纳什均衡。

    u=992694940,3520388465&fm=15&gp=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1 23: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皆佳,谢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57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19: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望江斋 发表于 2018-4-1 23:16
    图文皆佳,谢分享.

    谢谢您的鼓励!向您学习!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57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0: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是不久后,又出了一件事,很快打破了暂时的均衡。
    早就心怀异志的江州刺史臧质是刘义宣的表哥兼儿女亲家,他偷偷派遣密使游说义宣:
    “负不赏之功,挟震主之威,自古能全者有几?今万物系心于公,声迹已著;见几不作,将为他人所先。若命徐遗宝、鲁爽而驱西北精兵来屯江上,质帅九江楼船为公前驱,已为得天下之半。公以八州之众,徐进而临之,虽韩、白更生,不能为建康计矣。且少主失德,闻于道路;沈、柳诸将,亦我之故人,谁肯为少主尽力者!夫不可留者年也,不可失者时也。质常恐溘先朝露,不得展其旅力,为公扫除,于时悔之何及。”
    心怀叵测的臧质,怂恿亲家谋反,很有一套。

                                                                                      u=2552751071,956082816&fm=27&gp=0.jpg


    先是“连蒙带吓”:你义宣老兄现在是万众归心、天赐良机,摆在你面前的是这么几条路,要么抢抓机遇、趁早动手、问鼎天下,要么因功高震主被你那个心狠手辣的侄儿皇帝做掉,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捷足先登,将来落个任人宰割的下场。这几条路,孰福孰祸,何处何从,选择题应该不难做。
    然后“夸大优势”:你如果命徐遗宝、鲁爽驱使西北精锐部队前来驻屯长江,我臧质就率九江的战船做你的前锋,那样一半的天下就是你义宣老弟的了。你再率8个州的军队,徐徐推进,兵临建康。那样的话,即便是韩信、白起这样的军事天才转世再生,也不能帮你侄儿的那个建康政权挽回败局。再说,刘骏集团内部沈、柳诸将,都是我的旧友,以他们的为人,怎会真正为刘骏小儿尽力呢?
    接着“刺中痛处”:如今刘骏小儿丧尽人伦,秽行污事(意指刘骏一下子把你刘义宣的4个女儿都收了),路人皆知,不雪此等奇耻大辱,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是不是个父亲?
    最后“承诺表态”:现在机不可失、时不我待!我年纪大了,不知道哪天就被阎王爷召走了,不想留下后悔遗憾。我愿意竭尽全力、倾尽所能,为你扫清前进中的障碍!
    总之,不反难逃一死,反了胜算还较大。而且,有臧质这样的资本大鳄主动投资入股兼拉人入股,并主动当马前卒分散股市风险,不用刘义宣为造反集团募集资金、发行股票而伤神,该多好!
    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环环相扣,刀刀见血,刘义宣被表哥兼亲家的强大攻心术击中了。
    反。刘义宣终于下定决心,干这单刀口上舔血的大买卖。

                                                                                      u=3305248413,1096185068&fm=27&gp=0.jpg


    刘义宣打着清君侧的名义,统领荆州、江州、兖州、豫州等4个州的军事力量,举兵起事。
    面对声势浩大的反政府武装,刘骏开始还心存畏惧,在谋臣的劝说下才被动应战。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刘骏政权的危机管理能力也不强。
    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后,刘骏发现叔父那方原来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不堪一击。
    可叹这刘义宣,一时冲动,举旗造反,却一无大才、二无大运,既缺乏应对训练有素、强悍凶猛官军的勇谋,又缺乏调和造反集团内部复杂股权关系的情商,频频犯下低级错误、作出错误决策,才几个月的光景,就被刘骏派出的镇反大军打得稀里哗啦、落花流水。先是臧质被打得大败而逃,死得很惨。据说兵败后潜入南湖,狼狈至极,摘荷叶盖在头上、鼻子露在外面、身子沉入水底,但还是没有躲过追军的眼睛,被箭射中后,又被割去头颅。没多久,刘义宣和他的16个儿子,无一幸免,成为刘骏的刀下之鬼。
    这场闹剧发生在公元454年,刘骏即位的第二年。
    这场由荆州、江州发起的内乱,促使刘骏下决心分化州治、调整区划、巩固政权。唯有分割长江上游,置立新州,解除上游强藩巨镇对都城建康的威胁,才能牢牢控制上游。
    也就在公元454年,刘骏把京畿地区的扬州一分为二,一半仍叫扬州,一半名曰东扬州,为浙江以东5个郡;从荆州、湘州、江州、豫州4个州中分出8个郡,设立郢州。
    哪8个郡呢?
    荆州辖区的5个郡:江夏(今武汉武昌、江夏一带)、竟陵(今湖北钟祥一带)、随(今湖北随州一带)、武陵(今湖南常德一带)、天门(今湖北天门一带);
    湘州辖区的1个郡:巴陵(今湖南岳阳一带);
    江州辖区的1个郡:武昌(注意,这个武昌是指现今的湖北鄂州一带);
    豫州辖区的1个郡:西阳(今湖北黄州)。
        熟悉地理的人知道,这8个郡在荆、湘、江、豫诸州中,属形胜之地,将其整合成一个郢州,既从人力、物力上分割这几个州,又从战略、军事上控扼住这几个州,是一手好棋。
    治所设在哪里呢?
    太傅刘义恭的意见:设在巴陵。

                                                                             timg (8).jpg


    尚书令何尚之提出:设在蛇山上的夏口城。夏口位于荆州和江州中间,是平衡两州力量的重要战略支点,又正对沔口,直通雍州和梁州,是不可多得的险要津口,且有现成的城池,有很大的港湾,可以停泊许多船只。在此设立州府,是最优方案。

                                                                                timg (9).jpg


    孝武帝饱受荆州、江州做大之苦,果断采纳了尚书令的方案。
    不久,因区划变动带来巨额财力消耗,比如要修城池、要建集市、要设官府、要配机构、要派军队、要多供养新设州郡的若干套领导班子和大大小小的官吏……尚书令何尚之感到捉襟见肘、焦头烂额,遂向孝武帝提出重新恢复荆州、扬州原来的辖地。
    孝武帝当然不许。心里肯定愤愤然骂道,你这个愣头青,一点政治头脑也没有,花几个小钱算什么?分而治之,保我刘宋江山千秋万代不变色才是最最重要的!
    通过这次洗牌,扬、荆两州地盘缩小,势力大衰,刘宋皇权得到伸张。特别是设立郢州后,发挥了重要牵制作用,“拥荆州实等于割江南之半”的局面一去不复返,荆州力量再也难以进逼下游。刘宋后期,长江上游的晋安王刘子勋、桂阳王刘休范、荆州刺史沈攸之先后三次起兵,均以失败告终。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u=2473845180,530068927&fm=27&gp=0.jpg
    u=3812503855,3656353208&fm=27&gp=0.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57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2: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兵哥哥!
  • TA的每日心情
    A
    1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157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21: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 (4).jpg

    郢州的首任刺史是萧思话。
    萧思话是何许人也?

                                            u=445729967,2338928041&fm=27&gp=0.jpg

    他可是刘宋王朝的一个重量级人物,可以概括为“四有”:一是有背景,是皇亲国戚,宋武帝刘裕继母孝懿皇后萧文寿之侄,冠军将军、南琅邪太守萧源之之子;二是有才能,能骑善射,弓马技艺娴熟,精通音律,尤擅隶书,时人形容其隶书若龙跳天门、虎卧凤阙,又如舞女低腰、仙人啸树(字能写到这个境界,虽无从考证但我们不妨大胆联想一下,当初郢州城建成之初,城墙上一定高高悬挂着首任刺史萧思话亲笔书写的“郢州”二个走墨连绵的隶书大字);三是有资历,先后率军平定汉中、讨伐北魏,12次担任州刺史,9次担任持节、监都督各州郡诸军事;四是有名望,这个人无污秽贪婪之劣迹,喜爱结交贤才名士,在士子中颇受好评。
    更为关键的是,萧思话有眼光,他在关键时刻买了关键人的原始股。当初武陵王刘骏起兵造他老兄刘劭反的时候,监徐青兖冀四州和豫州的梁郡诸军事、徐兖二州刺史的萧思话表现得非常滚烫,立即率部回到彭城,举兵起义响应刘骏,对刘骏有拥立之功。
    刘骏荣登大宝后,很够意思,委任萧思话很多重要职务,如中书令、丹阳尹等。臧质反叛后,刘骏又任命他为使持节、都督江州和豫州的西阳、晋熙、新蔡三郡诸军事、江州刺史。叛乱平息后,又任命他为都督郢湘二州诸军事、镇西将军、郢州刺史,持节、常侍职务如故,镇守夏口。
    萧思话在夏口城的基础上,对城垣进行修葺和扩建,城垣沿蛇山坡而上,“版筑而成,基址坚实,用工慎密”。从此,夏口又有“郢城”之称。及至齐、梁、陈各朝,郢州城皆为江夏郡和郢州治所,此举推动了城内外民居的聚集和商业的发展。
    所幸的是,时间走过了1500多年,郢州城遗址尚存。现存的城垣,自黄鹤楼后往东至螽望塔,全长300米。城垣的薄砖上记载着久远的记忆,只是我们读不懂那些苍凉斑驳符号的释义。倘若有一天我们能破译它,定会大吃一惊,为这里曾经有过如此丰富而幽深的历史而吃惊!

                                         timg (10).jpg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0-17 19:43 , Processed in 0.087010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