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036|回复: 32
收起左侧

汉口三眼桥地区1960-1970年代若干事实与传闻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9 12: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段时间下载到网友Older以及sun650319上传的武汉1970年的卫星照片,黄孝河以及黄孝河上的桥梁清晰可辨,一位网友向我询问三眼桥实物的确切位置,但因时间太长,加上本身也对三眼桥地区不是十分熟悉,记忆已经模糊,无法回答。碰巧前几天家里老人心肌梗塞住院,旁边病床一位老太太正好在三眼桥地区生活多年,她告诉我她儿子了解许多三眼桥地区1960-1970年代的许多事实与情况。我后来与她儿子聊天,获得了如下三眼桥地区的口述资料。有些可能存在夸张或不实之处,请各位读者明辨或指正。为了行文方便,以下第一人称“我”均是以老太太儿子地位展开叙述。为了避讳,很多确实存在的人名用X代替。如果下次陪床还有机会遇到他,可能还会问出更多细节。
  
  我们家是大概1958年前后从汉口三阳路铁路外“太平街”拆迁到三眼桥地区的。祖屋就在现在的三阳路邮局原址附近。当时政府给了钱和地让我们在三眼桥落户,我是1959年出生,所以我从小就生长在三眼桥。1960年代当时三眼桥大概都是菜地和藕塘、鱼塘,没有种粮食的。黄孝河的水当时已经不算清澈,开始发臭,但到了夏天下大雨之后水质相对干净,仍然可以游泳。我们上小学放学以后经常到菜地摘黄瓜西红柿生吃,吃之前就在菜地的水沟里面用水洗一洗。那时候农民都不吼小孩,看到小孩摘瓜果吃,有时候笑笑,最多说一两句“以后不要摘了”。菜地水沟的水比较清澈,可以看到底,有成群的鱼和虾,水源可能来自于渗出的地下水以及雨水。农民就用这水沟的水浇菜,到冬天仍不干涸。夏天放学以后还在鱼塘里面游泳,有时候到藕塘里面摘荷花莲蓬。遇到农民来驱赶,比方说农民在这边,我们一下游到鱼塘对面去,等到农民气喘吁吁跑到对面,我们又一下子游回来,农民拿我们没办法。秋冬季节有时候还在水沟岸边捉鳝鱼,鳝鱼的洞穴一般有三或四个出口,如果是三个出口的,用双脚踩住其中两个踩实,手从剩余的那个出口往里抠,就能抠出一条鳝鱼。四个出口的话就要用左手再按住第三个出口,只能用右手一只手抠,如果掌握不好平衡,就要掉到水沟里滚一身泥。当时武汉人很少吃鳝鱼,认为无鳞鱼“不好”。也可以用一种特殊编织的竹篓子捉鳝鱼,竹篓子是只进不出的,里面插一条流血的蚯蚓,鳝鱼闻到血腥味就往里钻却出不去,有时下一个篓子,一晚上能抓三四条。当时水沟里也有虾球,但是没人吃。有时候还带个竹篓子到现在花桥一村,育才二小那里的“劳动大队”地里偷西红柿,农民见了必然会追出来,我们跳进黄孝河就游到对岸,农民追不上。就是想追,他们在河对岸,要过桥得绕远路,也追不上。三眼桥一带土地很多,有些边边角角的地农民不想种,或是荒地,我们就和他们大队说好,自己开荒种菜,我父亲就开过荒种菜。三眼桥及黄孝河路旁边的许多支路岔路,很多就是当年菜地的田埂或是水沟。
  
  现在的育才小学当时叫一师附小,一师也就是后来的江汉大学。当时一师附小招收学生主要面向市委到前三眼桥一带的适龄儿童。因此有许多领导干部的子女和我们一起读书。印象较深的有市长的儿子XXX和公安局长女儿XX,这些领导干部的子女从小在城里长大,看到三眼桥地区的菜地和鱼塘非常稀奇,经常求我们带他们去玩。作为回报,他们也把我们邀请到他们家玩,他们就住在市委对面别墅里,第一次进去,站岗的哨兵拦着我们不让进,干部子女当即报上其父名号,哨兵连忙放行。当时领导干部都还平易近人,一点不高高在上,没有任何架子,有时玩得晚了还留我们吃饭。但后来上中学以后慢慢与他们失去联系。有个女同学当时与公安局长女儿XX玩得很好,保持亲密关系很多年,后来可能利用这层关系得到某些便利。我们当时思想比较传统,不好意思与女同学过多往来。另外文革中利用同学关系,曾找他们要过军帽,他们让哨兵帮忙多领几个很简单的事。他们有时也把哨兵的步枪子弹和弹夹拿到学校跟同学看稀奇。有个同学还把其父配发的手枪带到学校把玩,不想当时枪内已经压了子弹,其父发现手枪连同子弹不翼而飞,吓出一身大汗,得知是儿子拿到学校玩耍,把儿子揪回家痛打一顿,据说屁股打肿了几天不能上学。也有许多同学,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离开武汉,读到一半就转学走掉了。
  
  现在的解放公园路与建设大道路口的那几座小别墅是军产,住的都是军方的大官。其中就住有一个老红军,名字已经记不清了。老红军是东北人,我们上小学时已经50多岁,未婚,身高一米八左右,身体非常健壮,冬天就光着身体穿一件反面有皮毛的军大衣,腰里一根麻绳系在棉裤上,光脚穿一双大头皮靴也不穿袜子,留长长一撮胡子。外人如果不知道他是老红军,还会当他是要饭的。老红军年轻时与李先念出生入死,是李先念下属的机枪排排长,经历多次血战掩护李先念脱险,机枪排也经常被打死打散剩他一个人。后来有一次作战负伤在老百姓家里养伤,就和部队失去联系。1950年左右打听到李先念在武汉,找到武汉市委要见李先念,哨兵拦着不让进,这老红军脱下衣服露出一身枪伤,哨兵层层上报,最后是王任重或是张体学接待的,当时李先念正好不在武汉,于是写信汇报,李先念回复批示照某某等级干部规格安排。于是老红军就住进了别墅。老红军没什么文化,大字不识几个,没法安排工作,只得在惠济菜场后面用墙圈一个大院子,种草让他放羊。这个院子大致位置在现在花桥邮局的后面,现在已经没有了。老红军因为没有结婚,比较寂寞,非常喜欢小孩子,我和同学跑去找他玩总是给很多好吃的,还讲当年打仗故事,讲至激动处还脱下外衣指示枪伤位置。有时候站岗的哨兵脾气“拐”,嫌我们小孩吵闹,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就偷着翻墙进,老红军有时候正好看到,就在围墙下面笑话我们,再不赶快翻过来就要被哨兵骂了啊,再把我们从围墙上面抱下来。
  
  1960-1970年代,黄孝河上三眼桥附近几座桥分别叫万国桥、三眼桥和花桥。万国桥在西马路上,材质可能是钢筋水泥的,记不清了。三眼桥是条石砌成的,条石之间用榫卯结构连接,中间灌注白色物质,非常坚固。花桥是在育才幼儿园门口一道小木桥。还有个“板子桥”就不记得在什么地方了。1980年代整治黄孝河工程时这些桥都被拆除。三眼桥本来以为是老桥拆起来很容易,结果用大锤砸,砸不动,拆了很多天。1960年代还有农民划着小划子停靠在三眼桥附近进城卖东西或卖菜卖瓜果。
  
  另外当时还保存了相当多的碉堡。形状大多是圆的,沿西马路有一些,沿三眼桥路有一些,再就是现在的建设大道方向往赵家条那有一些。建设大道在三眼桥以西是老黄孝河走向,三眼桥以东,黄孝河沿现在的黄孝河路北折,现在建设大道原先是在田埂上修的不宽的一条土路,往北到赵家条的四十中附近为止。武汉晚报那里的碉堡就是当时碉堡的残余。另外在现在的育才小学正门附近有一个双层的方形大碉堡。在育才幼儿园大门附近,以及现在三眼桥路与建设大道十字路口处的四个角上,都有类似武汉晚报那里的圆形小碉堡。我们经常跑到碉堡里面玩,有时候在碉堡附近的地里面用树枝挖,还能挖出锈成一坨的子弹壳或是未击发的子弹。偶尔还能挖出手榴弹,也是锈得厉害,可能已经不能用了。有的小孩拿着挖出来的手榴弹抛来抛去玩耍,大人看到了脸都吓白了,只能好言哄过来抛到黄孝河里,再把小孩教育一顿。1980年代整治黄孝河工程中这些碉堡大多被用**炸毁。
  
  我们有些同学是附近村湾里面的,他们家里还有日本人留下来的头盔、军刀等物品,据说是日本人败退时送给他们的。当时日本人在三眼桥附近村湾驻扎,就分散住在老百姓家里,村民慑于武力不敢反抗,日本兵并不欺压村民,于是双方关系也还不错。后来有一次一个日本兵在村子外面被新四军杀了,日本兵高层震怒,把村民都赶在一起,要求交出新四军,否则屠村。但村民实在不知道谁是新四军,或是谁杀的人。这时候有个日本兵,可能是其中地位较高的,站出来为村民说话,认为平时双方关系融洽,要杀早就会动手,说明村民和这件事无关,于是村民性命得以保全。
  
  长航总医院是当时三眼桥地区唯一的医院,1960年代都是红砖平房。我们当时跑到太平间去比赛练胆子。太平间在长航总医院后门,挨着黄孝河,太平间门外几个木桶里面都是因病去世的儿童尸体。不知道最后怎么处理的。我们最远还跑到石桥火葬场太平间练胆,沿走道都是一个个铁床,上面都是白布单覆盖的尸体,我们也不觉得很害怕,火葬场大人不管我们。1976年唐山地震,很多伤员送到长航总医院救治,因为床位不够,很多就睡到医院院子里露天地上,把外头地上差不多睡满了,地上一摊摊的血。
  
  我初中是在六中上的,六中当时有个非常大的地下室,里面还有地道与其他单位的地下室连接,可以一直走到解放大道下面。因为地下室门没有上锁,我们同学用毛毡蘸油照明钻进去探险。六中的地下室挖的比较早,可能是和老教学楼一起修建的。建造水平比其他单位赶工修的地道地下室高出一截。六中的地道还有许多陷阱像翻板和阴沟,其他单位挖的地道并不具备。后来在一次探寻地道更深处的行动中,一名同学走到岔路上去了,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回来,后来学校把地下室门上了锁不让学生往里乱跑。现在应该都填起来了。
  
  另外200几年球场街50号拆除的时候我从现场路过,当时地上很多过时档案扔得到处都是,打开看都是犯人的照片和罪名,后来都被人捡去卖废纸了。(完)
  
  同病房里还有自称是晏勋甫儿子的遗孀的老太太。据她讲他丈夫晏X在武汉歌舞剧院工作,能拉小提琴并作曲,是武汉音乐界名人,现已去世。虽想方设法询问其丈夫家族情况,但老太太说话往往颠三倒四,有时一句话反复说好多遍,已显出病态征兆,无奈作罢。

评分

参与人数 2汉网币 +36 收起 理由
江城苏剑 + 18 节日快乐,天天开心!
兵哥哥 + 18 新年快乐!狗年旺旺旺!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2-19 12: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星号分别是炸、、、、、、药和军、、、、、、刀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9 14: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上说看得真过瘾啊

六中下有地道直通解放大道是不是真的啊?楼主带偶们一帮老顽童克钻一盘咧?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2-19 15:33:21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述历史,难得。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94 天

    连续签到: 4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9 18:2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心了。谢谢分享。晏勋甫家方便可了解一下。应有收获。
  • TA的每日心情
    A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427 天

    连续签到: 4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9 19: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是真是假,还是一种美好回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9 20:4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约三四年前,岳母住医院,同病房住进来一太太,老太太自称是邱会作的女儿。(经历过十年动乱的老人都知道邱)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0 11: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太平街以前还是很有名的,现在太平街还有一段在三阳路和京汉大道交界处,三阳路轻轨站旁,拆迁都打围了,最好还是去看看,留下些照片。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0 12: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述历史,好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0 13: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阳路 拆了几排房子 拓宽之后(原三阳路很窄) 把那里的居民拆迁到了三眼桥 所以三眼桥后来既有城镇户口的居民 也有农业户口的居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6-18 10:06 , Processed in 0.063427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