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40|回复: 10
收起左侧

三阳路长江隧道(地铁7号线)盾构机不到两年换了三千把刀具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4-9 08:41
  • 签到天数: 100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3 10: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江日报记者探访三阳路长江隧道施工现场
    盾构机不到两年换了三千把刀具
    2018-02-13长江日报





        记者张晟 通讯员袁永华
        左图:圆形隧道被分割成公路、地铁、管廊、烟道等多个空间,图中方形空间内部就是地铁通道,其顶部加宽至隧道两壁后就成为公路路面
        上图:地铁7号线三阳路隧道内部空间布局模型              记者李永刚 摄
        12日上午,长江日报记者走进武汉地铁7号线正在跨越长江的盾构机内部,在地下40米深处探访这条公铁两用的三阳路长江隧道。武汉地铁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两条隧道中的右线已抵达汉口沿江大道下方,左线正准备穿越汉口一侧长江大堤,7号线将于今年底开通。
        地下40米处探访感受“春夏秋冬”
        武汉地铁集团7号线越江隧道二级项目经理倪正茂说,三阳路长江隧道是长江中上游首条超大直径越江隧道,也是国内最大直径、世界首条公铁合建的盾构法隧道。隧道主线全长4650米,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为公路隧道的排烟道,中间为三阳路公路隧道行车道,下层为地铁7号线行车道及其逃生通道、电缆廊道和排烟道。
        上午8时,记者驾车出发时,停在地下室的车载温度计显示室外仅有2.5摄氏度。到达施工现场后,记者换乘工程车辆,从位于友谊大道一处已经初具雏形的隧道匝道处进入施工核心工地,在地下行驶7分钟后,全体人员又下车开始步行。
        此时,隧道内温度明显高于地面,人已有燥热感,类似春秋天的感觉。步行大约十多分钟后,一台盾构机逐渐展现在眼前。越向盾构机前部走去,温度就越高,记者后背被汗水浸湿,额头上的汗珠不断渗出,而此时记者身处地下40米处。据介绍,此时隧道内部温度已接近30摄氏度,达到了初夏的温度。
        倪正茂介绍,算上后部的车架,这台超级盾构机共有176米长,盾构机的直径也达到了创纪录的15.76米,约有五六层楼那么高。在走过镂空的简易扶梯前往盾构机最前端的过程中,记者不断向下看,最下方的施工作业人员背影显得非常小,圆形隧道的内部也显得极为空旷。
        500名建设者春节坚守不停工
        倪正茂说,自从盾构机2016年5月开始掘进以来,遇到了世界性的地质难题:地层不仅上软下硬,中间还夹杂着遇水大幅度膨胀的泥岩,盾构机刀盘不仅磨损严重,而且掘进速度始终提不起来。
        武汉地铁集团进行过统计,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盾构机已更换近3000把刀具,累计花费达到3000万。在最高峰时,平均两三天就得换掉一整盘刀具。12日记者探访时,右线盾构机没有大规模掘进,就是在等待再次更换刀具。
        记者沿途查看还发现,隧道内部正在进行内部结构施工,将圆形隧道逐步分隔为三层。其中下层中也有类似已投入使用的青岛路长江隧道的逃生通道,能够满足两人并排逃生的需要,这样的逃生通道共有68个。
        据悉,为了保证三阳路长江隧道按节点如期建成,今年春节期间共有500余名建设者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他们将坚守在一线,持续推进隧道建设。31岁的谷怀立来自山东菏泽,为了建设这座隧道他已连续两年没有回老家了。他说,父母、妻子和两个孩子都盼望他能回家,但是身负重任,他今年春节必须在武汉坚守。
        “今年工程结束后,我一定要回家好好陪陪他们,我要当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和好父亲。”谷怀立说完,眼眶一下就红了。
        地铁7号线从园博园北站出发,穿过武汉中央商务区后,经取水楼、香港路等地至三阳路,随后穿越长江到徐家棚、螃蟹岬和小东门等地,并通过南湖地区,终点设在野芷湖,全线计划今年底通车。
  • TA的每日心情
    A
    1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1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2-13 10: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地铁建设者春节坚守岗位,万家团圆时——他们在30℃的长江底挥汗如雨

        昨日,三阳路长江隧道盾构机里,地铁建设者们在挥汗如雨地工作,身上的泥水与汗水早已分不清楚。为了确保三阳路长江隧道公、铁层年底开通,他们春节期间将坚守岗位记者苗剑 摄

        三阳路长江隧道横截面模型



        野芷湖站

        板桥站

        湖工大站

        建安街站

        瑞安街站

        武昌火车站

        小东门站

        螃蟹岬站

        新河街站

        湖北大学站

        徐家棚站

        三阳路站

        香港路站

        取水楼站

        王家墩东站

        武汉商务区站

        常码头站

        园博园站

        1

        3

        园博园北站

        7号线一期线路图



  • TA的每日心情
    A
    1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1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2-13 10: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地铁建设者春节坚守岗位,万家团圆时——他们在30℃的长江底挥汗如雨2018-02-13武汉晨报记者苗剑 通讯员袁永华

        ▲昨日,三阳路长江隧道右线工地,施工人员运送钢筋等建筑材料

        ▲三阳路长江隧道横截面模型

        昨日,朱哲宝正在公路层施工作业

        昨日,朱哲宝操作磨光机在公路层忙活,仅穿着单衣的他不一会儿便满头大汗

        ▲昨日,三阳路长江隧道盾构机里,来自河南周口的齐新河(右一)在逼仄的通道里来回腾挪,运送施工器具,身上的泥水与汗水早已分不清楚



        春节假期临近,武汉地铁7号线越江段盾构机仍然不间断地在地下掘进。作为武汉地铁建设重点工程——三阳路长江隧道工地里,500多名来自天南海北的施工人员坚守在这里轮班鏖战,无法与家人团聚。

        昨日上午,本报记者随武汉地铁集团建设人员,从武昌秦园路施工点进入地铁7号线长江隧道右线工地,探访这群奋战在一线的建设者们。

        冰火两重天  

        室外7℃隧道内近30℃

        昨天上午10点,室外温度7℃,而由于盾构机在运作时不断产生热量,隧道内温度较地面高出近二十摄氏度,接近30℃。

        向地下延伸的隧道里灯火通明,施工人员不时在运送钢筋等建筑材料,一辆环卫保洁车在洒水降尘,以保证隧道内作业环境。行至隧道公路层尽头,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在弯腰作业,也许是察觉到记者的相机闪光灯一闪,拿着泥铲的他露出了淳朴的笑容。他叫朱哲宝,安徽六安人,今年是不准备回家过年了。当他操作起磨光机在公路层忙活时,仅穿着单衣的他不一会儿便满头大汗。

        随即,记者紧贴隧道公路层边缘栈道继续前行,隧道内的横截面立体架构愈加明朗。公路层下方的地铁轨道逐渐显露,不时还有通勤车辆往返其间。地铁轨道两侧的管壁边,工人们几人一组正在有序地扎钢筋。隧道里每隔75米设有逃生通道疏散口及其指示标识,左右两条线共有68个,逃生通道内可同时容纳2个人并排走。

        “巨无霸”盾构机

        穿过“钻石层”“年糕团”

        当记者行至隧道约2000多米的最深处,面对眼前这座“巨无霸”盾构机时,身上外套只脱得系在腰间,裤管里热得直冒汗,连耳旁的机器轰鸣声也不觉得那么刺耳了。盾构机内,来自甘肃的年轻小伙苏通紧盯着操作室仪表屏幕核对作业参数,而来自河南周口的齐新河在逼仄的通道里来回腾挪,运送施工器具,身上的泥水与汗水早已分不清楚。他们和在场数十名工友在各自岗位上挥汗忙碌着。

        据了解,三阳路长江隧道盾构掘进过程中,曾遇到“世界级难题”——坚硬的“钻石层”和高粘度的“年糕团”复合地层。盾构机在长江底不仅要克服高水压施工的巨大风险还要解决开挖面最高达12.6米、石英含量达70%的岩层复合地质等严重损耗刀具的硬骨头,同时还要解决复合地层中夹杂的粘性极强、极易造成刀盘被糊的软黏土层,这些软硬粘地层及高水压对盾构施工的的四重考验导致工程建设难度更是叠加式增长,盾构掘进效率较低。

        据武汉地铁集团建设事业总部二级项目经理倪正茂介绍,目前两台盾构机均已通过最难的复杂地层。

        隧道上中下三层

        预计年底公铁层同时开通

        据悉,右线盾构已掘进至汉口沿江大道下方40米处,左线盾构已进入汉口岸江底冲刷带,内部结构施工同步进行。预计今年底,三阳路长江隧道公、铁层将同时开通。

        武汉三阳路长江隧道是长江中上游首条超大直径越江隧道,也是国内最大直径、世界首条公铁合建的盾构法隧道。隧道直径达15.2米,是地铁2号线隧道直径的2倍多。隧道主线全长4650米,分为上中下三层:上层为公路隧道的排烟道;中间为三阳路公路隧道行车道,布置单向三车道;下层为地铁7号线行车道及其逃生通道、电缆廊道和排烟道。

        本版摄影 记者苗剑



  • TA的每日心情
    A
    1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1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2-13 10:4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奋战一线记者探访地铁7号线
    三阳路长江隧道建设

        昨日,工人用磨光机对刚浇筑完的公路路面进行处理记者李永刚 摄



        500多名施工人员

        坚守这里轮班鏖战



  • TA的每日心情
    A
    1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16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2-13 10: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探访地铁7号线三阳路长江隧道建设工地工人们隧道内挥汗如雨“过炎夏”隧道内接近30℃ 工人穿着单衣满头大汗隧道内接近30℃ 工人穿着单衣满头大汗2018-02-13武汉晚报

        来自河南周口的工人齐新河(右一)运送施工器具,身上的泥水与汗水早已分不清

        记者苗剑 摄



        春节临近,武汉地铁7号线越江段盾构机仍然不间断地在地下掘进。作为武汉地铁建设重点工程——三阳路长江隧道工地里,500多名来自天南海北的施工人员将坚守在这里轮班鏖战,无法与家人团聚。

        昨天上午,本报记者随武汉地铁集团建设人员,从武昌秦园路施工点进入地铁7号线长江隧道右线工地,探访这群奋战在一线的建设者们。

        隧道内接近30℃ 工人穿着单衣满头大汗

        昨天上午10点,室外温度7℃,由于盾构机在运作时不断产生热量,隧道内温度较地面高出近20℃。

        隧道里灯火通明,施工人员不时在运送钢筋等建筑材料,一辆环卫保洁车在洒水降尘,保证隧道内作业环境。行至隧道公路层尽头,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正在弯腰作业,看到记者的闪光灯一闪,拿着泥铲的他露出了淳朴的笑容。他叫朱哲宝,安徽六安人,62岁,今年不准备回家过年了。当他操作起磨光机忙活时,穿着单衣的他不一会儿便满头大汗。

        随即,记者紧贴隧道公路层边缘栈道继续前行,公路层下方的地铁轨道逐渐显露,不时有通勤车辆往返其间。地铁轨道两侧的管壁边,工人们几人一组正有序地扎起钢筋。隧道里每隔75米设有逃生通道疏散口及指示标识,左右两条线共有68个,逃生通道内可同时容纳2个人并排走。

        盾构通过最难最复杂地层 预计年底公、铁层将开通

        当记者行至隧道约2000多米处,面对眼前这座“巨无霸”盾构机时,裤管里热得直冒汗,身上外套只好脱下系在腰间。盾构机内,来自甘肃的年轻小伙苏通紧盯着操作室仪表屏幕核对作业参数,而来自河南周口的齐新河在逼仄的通道里来回腾挪,运送施工器具,身上的泥水与汗水早已分不清楚。现场数十名工友在各自岗位上挥汗忙碌着。

        三阳路长江隧道盾构掘进过程中,曾遇到“世界级难题”——坚硬的“钻石层”和高粘度的“年糕团”复合地层。武汉地铁集团建设事业总部二级项目经理倪正茂介绍,目前两台盾构均已通过最难的复杂地层。预计今年底,三阳路长江隧道公、铁层将同时开通。

        武汉三阳路长江隧道是长江中上游首条超大直径越江隧道,也是国内最大直径、世界首条公铁合建的盾构法隧道。隧道直径达15.2米,是地铁2号线隧道直径的2倍多。

        记者苗剑 通讯员袁永华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0:41
  • 签到天数: 153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2-13 19: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超级工程,太强悍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1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97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3 21: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刀具的质量还需要提高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3 22:53:38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底通车,期待呀!
    艰巨工程,武汉又创了一项世界之最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4 07: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到二年刀具换了3000千把,现在左右二线掘进均已过江。也就是说难啃的过江段用了不到二年时间已经掘通。7号线是2013年底开工的按规划去年底完工是4年工期,延期到今年底用了整整5年。延期是因为江底掘进受阻,过江段掘进不到二年,4年工期绰绰有余,还有二年干嘛去了。7号线,8号线并排同时过江,8号线过了,7号线受阻。以现在的技术装备过江过海都不是问题,只要有钱。有事说事,没钱就说没钱的事。每年城建投入就那么多,做这就不能做那。更换项目,调整工程进度也是有的,说了会怎么了。一帮没担当的蠢货说假话都不会。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12 08:25
  • 签到天数: 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2-14 08:03:03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安抚群众对于7号线不能按时开通,不断延迟的怨言,避免被问责,有关部门真是操碎了心,记者作为写手也是太辛苦,隔三差五就得跳出来炒咸饭,卖乖,卖感动的。我看就问一句吧,既然工程延迟是地质构造导致的,这个地质构造难道是开工后,开始江底盾构的时候才知道发现的吗?事前勘探没有发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5-23 22:26 , Processed in 0.066156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