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049|回复: 43
收起左侧

千年古镇黄花涝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2-9 21: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发者注:今日有幸到黄花涝寻访,专程找王三清先生了解古镇历史典故和铁佛寺等名胜故事。特转发报社采访他后,发表的文章。以供人文武汉朋友参考。
    古镇黄花涝:曾是繁华的“小汉口”
    原载2014年8月02日<武汉晨报>城地理

        记者严珏 实习生王晨笛 通讯员张凯 刘元海  摄影詹松

        漂着浮萍的府河河面上,有几只仍在使用的木船;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上,时而露出一抹绿草,为这个炎热的夏季带来丝丝清凉;斑驳的明清老宅里,住着现代的村民,时间空间的瞬间转化,显得那么的自然。眼前展现的一切,让驱车20多公里从汉口赶来的记者产生了各种好奇。

        这就是我们古镇寻访中的第一站——黄花涝。

        有两千多年

        历史的古镇

        黄花涝位于盘龙城府河与武汉外环交界处,距汉口城区20余公里。驱车从武汉市江汉区出发,经机场高速在盘龙城出口左转前行约2公里,可见一条不太宽阔的水泥路,沿着这条路前行约4公里,就到了黄花涝古镇。“千年古镇”几个大字最先映入大家的眼帘,汽车沿着村内的水泥路行至府河边上,在写有“古镇渡口”的牌子前停下,下了车。再往回走,领略古镇的风韵。

        之所以要从渡口往回走,是有讲究的。

        古时候黄花涝,是位于府河边的小镇,当时可没有宽敞的马路,而是走水路,到达渡口,再回到镇上。所以,记者一行走的路,和古时人们的路线是一致了。

        “古镇渡口”的码头上有两座石狮,对当年行于水上的船只而言,可是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正对着码头的是一条古街,石板路高低不平,当年不知多少达官显贵从这里走过。

        黄花涝的历史可追溯到2300年前,是当时石阳县城所在地。

        三国时期石阳亦为荆州刘表所辖江夏郡,名为石梵。《元和郡县图志》等史籍记载:石阳亦名石梵。

        当年孙权堂弟的儿子孙壹,带着部下投降曹魏,魏国封他为车骑将军、吴侯,并将故主曹芳的贵妃邢氏嫁给他为妻。孙壹死后,就安葬在江夏(夏口)附近的石阳即黄花涝。

        上世纪90年代,孙壹墓地被发现,其规格之高,也说明当时石阳地位的重要和繁华。时过境迁,这个曾经盛极一时的石阳县城在战火中消失了,只留下一排壮观的石坡迎接着府河之水几千年的拍打。

        远近闻名的

        “小汉口”

        此后的“黄花涝”,一直是个孤岛。直至明代洪武二年,从江西迁来王氏家族在此落地生根,从此有了人烟。春天,这里的府河河床露出,开满黄花,入夏随着高涨的河水,黄花烂漫似汪洋,于是取名“黄花涝”。

        经600多年的变迁,黄花涝呈现出一派富庶、繁华的景象:“日有千人拱手(纤夫),夜有万盏明灯(帆船)”,物阜民乐,商贾云集,已成为武汉近郊不可多得的水上重镇,被誉为远近闻名的“小汉口”。

        黄花涝简史记载了“春赏黄花遍地香,夏观龙舟水中扬,谁说秋凉无石景,雄狮傲雪立学堂”的四大景观。这些不知倾倒了多少文人墨客。“铮铮铁佛寺,郎朗亚园门,巍巍石头坡,悠悠古树情”,更是令人流连忘返,至今让人津津乐道。

        古镇三面环水,涝家湖与任凯湖盘缠两侧,府河水从古镇门前流淌。历史上的黄花涝古镇,府河里百舸争流,打鱼船、商船在渡口一字摆开密密匝匝,每年鱼汛期,抬鱼的人走成一队,高喊着号子,顺着红条石路把成千上万斤的鱼运进渔行,再销往周边乡镇和汉口城区。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沿河筑堤,府河改道,公路变迁,尤其是遭遇几次洪水袭击,黄花涝日渐萧条。

        在一幢幢老宅中,有一个名为梅园的老建筑很有故事。这幢老宅建于明末清初,主人姓梅,是远近闻名的戏曲家。记者见到,门口雕栏缀有红绿图案,因年代久远无法分辨,但隐约可见当年雕工的精美。

        期待现今古镇

        早日繁华

        但凡被冠以“千年之名”的地方,必有千年历史沉淀而出的气质。黄花涝的名气虽然不及周庄、西塘、乌山,但它有着自己独有的质朴和安逸。这里的商代沿河古石坡,古码头,清代古墙壁,三国古墓,明末清初居家古屋,古寺院,古教堂,古祠堂等遗迹都保存完好。追寻远古的气息,仿佛时光交错,班驳的古墙,青石板小路,尽显犹存的古风。尽管在古色古香的老房子中间混杂着一些水泥建筑,但给记者的感觉却是亲切而又真实。

        老街里两栋并排而立的院落,虽然饱经百年的沧桑,但木屋布瓦,天井小院,门楼牌坊错落有致,至今保存完好。据村里老人讲,“以前有戏楼、茶馆,后来有电影院、百货布店和供销社,可惜都在70年代被拆了”。

        村党支部书记王三清给每栋老宅写了诗,他用“抗日秘密交通站,临河古宅靠南湾,迎来送往人无数。伟绩名扬夸华珊”的诗句纪念在这里发生的抗日英雄事迹。在村委会办公室里还挂满了黄花涝古镇修复的各种规划图。

        这些年王三清和村民修渡口、建廊亭、设路标,期盼着古镇能够唤起人们的共同记忆,早日重建这个古镇的繁华。



    点评

    感谢大家的一路关注。祝大家春节快乐!全家幸福! 今晚去云南大理过年,初四回汉,特告。  发表于 2018-2-13 16:43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22: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附:黄花涝古铁佛寺
                          王三清   撰《版权所有》


        汉口北郊的盘龙城经济开发区境内,深藏着一处地灵毓秀的千年古镇黄花涝。古镇北首,依河而立的悬石峭壁上,古老与神奇的铁佛寺座落其上,令人惊叹不已。
          相传,明洪武十二年(公元1380年)正月十五之夜,黄花涝的居民们正沉醉在元霄佳节的气氛中,忽然天空流星飞逝,银光闪烁,将上空照得如同白昼,居民们甚感震惊,纷纷走出家门,迎星向北首探望,突然看见一只巨鹤腾空而起,走近一看,临河石墙的西北角有一块大石,枕北向南,迎水而立,村民们深感这是上天所赐,纷纷朝拜,称此石为“仙鹤石”,后称“镇寺石”。时至今日,每逢佳节喜事或亲朋好友来此,前来祭拜者络绎不绝,其曰:仕途朝拜通宏运,商家朝拜财源滚,黎民朝拜保平安,因此,香火不断,乃为一景。
         同年八月中秋之夜,村民们聚集在仙鹤石旁拜仙赏月,忽然村中视为神童的松岩石看见仙鹤石下方,有一佛像在水中时隐时现,面目和蔼,仿佛向人点头示意,村民们见此大惊,纷纷下水想探个究竟,无奈八位牛高马大的壮汉使出浑身解数,也请不出水,见此情况,神童松岩跳下水去,轻轻一推,佛像腾的一下,跃出水面,原来是一尊三米高的铁佛,披金带彩,村民们无不欢喜若狂,奔走相告,感谢上苍福降双星,决定筹资建寺,并顺应天意,一致推荐八岁神童松岩为铁佛寺首任方丈。为选定黄道吉日,松岩方丈决定在次年正月十五破土动工,历时三年,抢在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3年)中秋节竣工。
           经600多年的装饰,古铁佛寺外观宏伟壮丽,寺内金壁辉煌,他矗立在古镇最北首十丈有余的悬石峭壁上,旁边有仙鹤石亲密相伴,古寺坐东朝西,三重两殿,青砖璃瓦,屋脊上腾龙飞凤,仙人驾鹤,银锂跳跃,气势磅礴。
           来到古寺大门,香客们就会顿足仰首,惊叹那三块四米高透明发亮的立门青石,是何方能工巧匠所造,门檐上方《古铁佛寺》四个金字篆秀有力,特别引人注目,让人猜疑是那位仙人大师所书,据传,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曾经落荒于此,成帝后虽火烧功臣楼,但念及黄花涝村民曾经搭救,并留下“想当初捣毁灌头城,跑了汤元帅,活捉豆将军”的趣事,闻言铁佛传说后,亲自御笔,写下了古铁佛寺的金字题匾,从而使古寺大增光彩。
          跨门而进,迎面大殿是一尊高大的如来佛坐像,两旁四大天王凶神熬刹,穿过前殿,偏殿两旁十八罗汉各执器械,张嘴裂牙,主殿内铁佛在神台上庄重威严,绚目有神,疑似大千世界,唯我独尊。
           主殿左首的墙壁上一块3米高6米宽的大型木雕“百子图”悬挂其上,当中千手观音面目慈祥,手托百位天真浪漫的儿童,个个栩栩如生,形态各异,寺载:这是湖南常德一位年过花甲的杨姓雕刻家,用三年的时间,倾注了毕生心血完成的关门绝作,乃称稀世瑰宝,价值连城。
           主殿右首依次排列着铁佛寺历届方丈、住持的肖像简介,首任方丈百岁松岩大师更是引人注目,过往香客无不屈膝叩首,以示敬意。
            大殿内前后16根双人合围的圆木大柱顶梁跨椽,红漆涂色,其中正首分别刻记着“水托佛佛托水水下铁佛显灵洒甘露,石建寺寺建石石上古寺镇邪保平安:”南侧上刻着“目极盘龙城,依仗府河水”,北侧刻记着“天赐仙鹤石,地迎铁佛归”。其寓意明达,对仗工整,堪称一绝,让人回味无穷,留连忘返。
           偏殿右首一侧门,分别通向念经堂和斋房,穿越过道,沿曲径小道绕行,沿途是古愧松柏翠竹,行至大殿外侧北首,在铁佛显世之地,建有一座松岩亭,造型奇特,别具一格,亭柱上“七龄神童为民邀来天上客,百岁方丈济世恭送地下香”的一副楹联,让人肃然起敬,不知倾倒了多少文人香客。
           更让人心旷神怡的是,铁佛寺南侧500米有两棵参天古槐,十人难以合抱,相传是董永和七仙女回孝感,途经黄花涝时所载,因此,“仙鹤运来石,观间献上佛,董永栽下树,天地两相思”的故事,一直在当地流传至今,让人遐想连篇。
           令人痛心疾首的是文革中,绝无仅有的百子堂和千年古寺被当作四旧全部撤除,次日凌晨,第十任方丈83岁高龄的人正大师悲痛欲绝,自断经脉,圆寂于铁佛寺的废墟上,当时,乌云黑岸,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府河巨浪翻滚,黄花涝人无不悲泣,有诗为证:“毁佛拆寺大师离,人间无知天难依,神灵恕指不速客,苍穹大地谁敢欺”据说,执意拆古寺的人后来遭到了报应,这是后话。
          奇怪的是,近来常有老鹤在古寺遗址上空盘旋,“佛归矣,佛归矣”叫声不断,更有甚者,事隔600年,松岩大师曾托梦于斯。村民们认为这是苍天有眼,盘龙城开,古镇逢春,铁佛即归的吉兆,正准备迎古寺铁佛再现,以造福后代。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从台湾回乡定居的王汉中老将军和武汉归元寺主持昌明大师生前对黄花涝古铁佛寺的恢复极为关注,并对笔者撰写古佛寺的有关文章和设想给予充分肯定,他们在临终前应笔者的要求,分别为《迎佛亭》和《古铁佛寺》题字,从而为古铁佛寺的建设留下了无价之宝,有诗为证:“仙鹤护镇献宝石,元璋御笔铁佛寺;汉中寄语迎佛亭,昌明留迹贺后世。”可以相信,古铁佛寺的重建工作在海内外各界有识之士和善男信女的大力资助下,将尽快启动,以慰尊僧,以佑俗人。
          笔者将致力于古铁佛寺的重建工作,献出毕身精力!
         注:此文2006年8月16日发表《楚天金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9 22: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谢谢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23: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漆艺 发表于 2018-2-9 22:27
    好文,谢谢分享!

    谢谢关注。
    千年古镇黄花涝,以前是大汉口名符其实的后花园、鱼类水产品的供应地、踏青春游的游乐地,历史悠久,名人辈出。其人文历史、商贸文化、宗教文化、码头文化、红色文化、旅游文化,都十分珍贵,值得重视和传承。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3:33:34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漏了,还有饮食文化。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3:36:13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花涝古镇老街保存完好的石板路。
    IMG_20180209_104452.jpg
    IMG_20180209_104851.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18 收起 理由
    麦壳儿 + 18 感谢分享 精彩拍摄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3:44:29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黄花涝老码头尚存六个,庞大坚硬、奇形怪状、颜色黑里透亮的石头叠加的岸墙,透露出它的悠久历史。
    IMG_20180209_103014.jpg
    IMG_20180209_103045.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3:49:40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码头
    IMG_20180209_103045.jpg
    IMG_20180209_103203.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3:53:03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直通古镇长街石板路的码头渡口。
    IMG_20180209_103346.jpg
    IMG_20180209_103553.jpg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3:24
  • 签到天数: 150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20: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昨天我是第一次到黄花涝,但黄花涝却在我的脑海里存了七十余年。
    说起来,这里面的确有这么一段往事:上世纪30年代,我的父亲曾是日本人开的泰安纱厂保全工人。1938年日寇占领武汉之前,父亲就失业。武汉沦陷,我全家逃难到江陵郝穴投靠二舅伯在郝穴做生意的亲戚。一年多后,听说武汉安定,全家又回到宗关安家。我的父亲就是靠卖鱼为生,来养活全家。因此,他经常到黄花涝去贩鱼回来。自我四五岁记事起,就总是听父母谈起黄花涝。日本投降一年后,我家能够买郭家巷一块六十多平方土地盖房,除了亲戚们资助外,父亲贩鱼谋生活赚的钱,也是一项重要来源。
    所以,昨天,我到黄花涝去寻访,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沿着父亲走过的足迹的一次感恩之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5-24 15:52 , Processed in 0.079839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