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魂系天山
收起左侧

知青回忆录征稿启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5-27 16:19
  • 签到天数: 79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13 08: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永恒的小溪河

    我所下放的黄金卡大队与蔡家河大队仅隔着小溪河。而我,却仅到过一次蔡家河大队的地界。那是刚下乡的那年,文年、显刚、启志、诗平他们还没有下乡之时。
    快临近冬天了。我们借住的小队长申光卫家一下子就添了三个能吃的知青,最主要是过冬的柴草问题,于是申队长给我们知青安排了一个工,要到河对岸的蔡家河地界去砍柴草。他派了一个老农作指导,让我们专拣带硬剌的荆棘砍,因只有这种柴草才耐烧。于是,我们全副武装,带上厚厚的帆布手套,冲担、绳子,还有头天磨好了镰刀,扎紧裤脚,跟着老农渡过小溪河,爬上长着半人高的茅草的山岭上,下乡时还半新的棉袄被荆棘划破了好几处。在老农的指导下,我们夹裹着荆棘砍茅草。那手套根本不顶用,不仅手套被剌划破了,而且手掌也被长满硬刺的荆棘刺得只流血。砍了半天只砍了一小堆,捆的时候,因为里面夹裹着荆棘,也不敢用膝关节去抵死将柴草捆紧,松松垮垮的。那冲担,两头尖尖裹着铁皮的剌,却挑不上柴草,一挑柴草堆就滑落了,我只好背着一小捆带剌的柴草过河回队。因手、肩、背被剌痛了,吃了苦头,所以印象特别深。
    知青文年他们四男三女被分配到蔡家河大队后,我再也没有到蔡家河大队去了,但我对这些文革中一起厮混的学友们却保留着一份情感。我想,到那里只会给人添麻烦,因为每个知青组里,不是缺米,就是缺菜。更何况,蔡家河大队的自然条件比黄金卡大队差一些,工分值会更低一些,口粮会更短缺一些。
    在兴建宜钢时,正赶上知青返城的高峰。我们小队里罗汉平被分配到宜昌麻纺织厂,张长林被分配到宜昌市机床厂,陈菊香被分配到汉阳造纸厂……在他们离开小队时,大家出钱,在小溪塔镇买了一点肉、菜,我烧起了老虎灶,挽起了袖子,动手做了一桌菜,请来申队长,与罗汉平他们举行了一场告别宴。申队长吃得津津有味,罗汉平、张长林很高兴能分配到宜昌市,陈菊香更是高兴得哼起了歌。
    邻队的知青正军同时被分配到武汉,她临行前告诉我,已与小队的一名知青有了恋爱关系,我真诚地对她表示祝福。怀着依恋的心情,我一直将正军送到宜昌九码头,望着那轮船随江远去,正军那文弱、清丽的形象却挥之不去。我怅然地回到住处,回到只剩下我一人的知青屋,听不到以往的欢笑,一声轻轻的叹息,就会有悠远的回声。这以后,大批大批的知青被分配到宜钢,住进了芦席棚。
    与正军他们告别后,使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孤单。公路上来往运输的大卡车像碾在我的心上。刚招进宜钢的知青那欢声笑语,哪怕是那吃饭时敲打碗筷的声音,我都感到莫名的恐惧。它,一声一声地剌疼着我的心,我的心似乎在滴血。我想采取逃离的办法,逃避宜钢兴建所带来的喧嚣声,逃避这近在咫尺的非常熟识的学友们的眼光。我逃到宜昌市,逃到大弟所在的宜昌市自来水厂里去,逃到罗汉平、张长林所在的厂里去,逃到文年所在电线厂里去,但我仍要回到小溪塔,回到那仅只我一人的知青屋,面对我被留在生产小队的现实。就在这时,我遇到了一位同命相连的知己——下放到小溪河对岸蔡家河大队的显刚。是啊,小溪河水隔不断我与显刚的交往。
    当时最难的是,我们该怎样将自己的境遇告诉远在武汉的亲人,告诉那时时刻刻牵挂着我们的父母。我多少次拿起笔又放下去了;写好了几句,又撕掉了。显刚来到知青屋,我们相互鼓励,共同措辞,写下了这封家书。虽然前途一片茫然,但我们相互依赖着,相互支撑着,致使双方不会因沮丧而突然垮下去。
    平时冷火秋烟的老虎灶因显刚的到来被点燃了,我们在一起绕有兴趣地做起了红苕粑粑。我将仅存的白糖拿出来,只要显刚一到,就将白糖给显刚和自己倒上半杯子,冲出两杯味道甜甜的糖茶。
    实际上,我俩的言语很短,但遇到一起却有谈不完的话题。从个人的生活习惯谈到知青小组的同伴,从学校里的生活谈到文革中的经历,从弟妹的成长谈到家庭的境况……
    有时,他没来时,我会在门外的晒谷场上默默地散步,不知不觉地朝着渡口方向张望;或是沿着通往渡口的小路信步走去,然后又茫然地折回知青屋。
    得到返城的消息后,在临走的前一天,我将所剩余的钱,在小溪塔镇上唯一的一家小餐馆中请显刚和知青保安吃了一餐饭。很奢侈地喝了一瓶红果酒,买了一听红烧肉罐头和一些小菜,找餐馆的厨房借了把菜刀将罐头撬开,大吃一顿。显刚、保安为我能返回武汉而高兴,而我却很难找出贴切的话语来安慰他俩,来鼓励他俩。显刚自今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是1970年的11月3日,星期三。
    第二天凌晨4点,我乘着开往武汉的大客车离开了宜昌,车厢内一片欢声笑语,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想着丢下的显刚,将更加孤单地留在了蔡家河,留在了他那更加孤单的知青屋里,暗自里落下了眼泪。
    趁新工人学习班给的第一个休息日,我便赶到显刚、保安的家。在显刚家中,看见他父亲那略显苍老的样子,我真不忍心向他告之显刚的近况。后来听说显刚分到宜昌公路局开压路机,一方面为他摆脱了那孤苦的知青生活而高兴,却又为他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苦作业而叫苦。显刚熬过了10年这样的苦日子,成为了宜昌市经委的一名小车司机。有了一位贤慧的妻子,可是不幸的是,她却因病抛下了自己的丈夫和女儿,过早地离开了人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武装工作的属地化。每年临近春节时,我便要与公司武装部长一起去当阳慰问一位烈士母亲,顺道可去一下宜昌市。一进入宜昌市内,我打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显刚,互道一声珍重。
    可以说,与显刚的交往,就如常人所说的“君子之交淡于水。”我不敢自称君子,但这句话却很贴切地反映了我俩的交往。只要一提到宜昌,我的眼前便会出现显刚那黑黑瘦瘦的脸庞,高挑的个子,穿着蓝学生装的形象,便会想起了我们共同渡过的最艰难的日子。
    开通互联网后,使我与显刚又走到了一起。武汉与宜昌虽相距近400公里,却隔不断我们的友谊,因为有永恒的小溪河在我们的心中。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11-9 17:36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2-13 11: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柏榴村 发表于 2018-2-13 08:07
    永恒的小溪河

    我所下放的黄金卡大队与蔡家河大队仅隔着小溪河。而我,却仅到过一次蔡家河大队的地界。那 ...

    刘兄好文章!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4 09: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梁西皮 发表于 2018-2-12 21:32
    支边青年的“倒流”折腾                 

    “文革”初起之时,工作组已经进驻我们28中学,“三家村”正 ...

    原来梁西皮老师也是花楼街的街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14 10: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柏榴村 发表于 2018-2-13 08:07
    素华的小溪河

    不知为什么,在我脑子里,总将学友文年的大妹素华的离去,与我们下放的宜昌县小溪塔扯到一 ...

    苦难的岁月里,出身不好的孩子们更苦!现在都不知道,我们是怎样熬过来的?!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10-2 09:53
  • 签到天数: 2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7 21: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柏榴村 发表于 2018-2-13 08:07
    素华的小溪河

    不知为什么,在我脑子里,总将学友文年的大妹素华的离去,与我们下放的宜昌县小溪塔扯到一 ...

    谢谢刘老师精彩的文章,下载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10-2 09:53
  • 签到天数: 2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7 21: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桥 发表于 2018-2-12 22:30
    老战友:你好!因为许多同龄人没上汉网,还是设个邮箱方便一些。

    谢谢你的建议,我将投稿邮箱发到这里,请广为宣传
    whcqj@sina.com(新浪邮箱)

    点评

    好的,谢谢!  发表于 2018-2-20 13:24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8-5 09:13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2-20 14:57:17 | 显示全部楼层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一)
          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要说我“上山下乡”真实的情况,回想起来事出有因,并非有响应号召那样高的觉悟。
    一、东窗事发,我摇身一变成了“5.16”分子

         1968年底,比我大一岁的哥哥,下放到湖北当阳县河溶公社当知青,不知道他是如何认识了湖北大学哲学系的杨秀林。此人能说会道的,那是学哲的吗,无理也能搅三分。
         第二年2月,哥哥以给生产队买板车轮胎为由,带杨回到武汉(那时的板车轮胎是计划供应),杨那段时间就住我家,晚上给我讲福尔摩斯的故事,说话一套套的,令人膜拜!

    一天下午我在学校,突然听说杨在钟家村24路车站被抓了,这时候才知道他是武汉钢二司(文革中武汉学校的群众组织)的头头。回到家中,遇到局公安处来家抄家,(没有任何手续)。那时候公检法全部瘫痪,来的人都带一个菱形的臂章,我们叫他们“撇撇”。 小时候我们玩“洋画”到武汉叫“打撇撇”,一帮复退军人也没什么文化,更谈不上懂政策了,瞎翻了一通,最后把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带走了。其中有一本中国地图(我父亲是老铁路有本地图正常的),上面有哥哥注明浙赣铁路边有条公路,以及父亲文革前在江汉路内部书店买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秘密》、《第三帝国的兴衰》等几十本书统统被带走。最过分的是,父亲在哈尔滨路局工作时,苏联专家送的剧院用望远镜,表面有精细的欧洲珐琅图案,也被他们顺走了,至今,望远镜没有下落了。

    杨被抓后,哥哥也被局公安处关被抓到关到维修队审查,开始我送饭,后来,不允许我去送了。我天天到学校缠做吴XX老师,向他学习无线电技术。因为高年级的校友们都1968年下乡了,本人也就落单了。

          学校有来自二个不同单位的工宣队,一是汉阳第四建筑公司的,二是桥机厂的。前者是先进驻的队长姓董,后者队长姓盖。哥哥被关后,一天老盖师傅找我谈话,叫我揭发哥哥是如何和5.16分子勾结的。我本以为和他很熟,他猛的拍我的肩膀一下,他的手非常重,我一反手回他一下,把他鼻子碰流血了。气急败坏的他吼了一声”把他抓起来“,门外等待的几个红哨兵冲进来把我按倒在地, 3~4人按住我也无法反抗,有个红哨兵踹给我一脚,下午我被关到学校的4楼东边,楼梯对面的房子里去了。
          以后学校开大会就把我拉出来,挂上“5.16分子何XX”的牌子,到梯形教室和有问题的老师一起陪斗,也有时候,每个教室游斗。那年的我才16岁,能知道什么?我想参加5.16 ,别人会要我吗?

    父亲被困于西南工程指挥部(西昌),大儿子关在维修队,,二儿子关在学校,母亲的以泪洗面,但什么都不敢说。

        在那段非法拘禁日子中,对我映像的最深的事,无聊时,对门上的锁眼向外看,突然间发现一只眼睛通过锁眼向里看,紧接听到敲门声,打开一看是红哨兵二号头头姓胡的。他严厉的质问我“为什么向外看,不老实!”,我回答“你不看我,如何知道我看你那”,他无语了,摔门而去。在那些日子,也苦了为我站岗放哨的红哨兵们,这几十年过去了谢谢你们啦。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5-10-2 09:53
  • 签到天数: 2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8: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条腿眼镜 发表于 2018-2-20 14:57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一)
          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要说我“上山下乡”真实的情况, ...

    真实的回忆,苦难的过去,下载了,请继续,谢谢。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3 17:51
  • 签到天数: 8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2-23 12: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条腿眼镜老师的文章,读来五味瓶打翻,特别是被人落井下石“ 以后学校开大会就把我拉出来,挂上“5.16分子何XX”的牌子,到梯形教室和有问题的老师一起陪斗,也有时候,每个教室游斗。那年的我才16岁”

    样板戏《沙家浜》里沙奶奶唱词————“可怜他,十六岁孩子也坐牢房。”原来,长在红旗下,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8-16 23:31 , Processed in 0.092535 second(s), 1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