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梁西皮
收起左侧

2018,爱你十八——晒晒我们的十八岁 ——《十八芳华——与武汉同行》(暂名)启动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7 12: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你18.gif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7 13:4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到老 于 2018-1-19 11:17 编辑

    《借一支神笔点燃十八岁的时空》


    《十八芳华——与武汉同行》“2018,爱你十八”!罗老师的样板稿一出,立刻让人回忆,是啊!十八岁那年我在做么司?想起来了!原来,在我十八岁生日的前一个月,我步行串联到了延安!一想到长征到延安,立刻让人兴奋起来!原来,我的十八岁也不平常......

      这也是我人生中最难忘记的一段经历,我没有罗老师写日记的好习惯,不过,当时的“重大事件”现在仍然能从网上查到;“毛泽东主席分别于1966年8月18日、8月31日、9月15日、10月1日、10月18日、11月3日、11月10日、11月26日8次会见了红卫兵,受会见的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青年师生大约1300多万人。当时串联师生乘坐交通工具和吃饭住宿全部免费,成为“文化大革命”很特殊的一道风景。”

       我和中专同学就是在11月底离开武汉的,原想去北京见毛主席,凭学生证领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谁知火车到了郑州就停了!听说是各地去北京的红卫兵太多,进不去了!?说起来也是一件怪事:那时火车也堵车!据估计当时每天都有上百上千万的“红卫兵”涌向北京,北京是无法去了,怎么办呢?当时我们就转车去了西安,可能是由于路途劳累又受了风寒,在西安某大学住下后,我突然在一天夜晚发高烧了,昏迷中记得有位不知名的大学生背我到了医院,我的同班同学陈加祺则至始至终在医院照顾我,不知道在医院里睡了多长时间,我终于醒了过来,第一眼就看见同学陈加祺在对面床上睡着看我,一见我醒了就高兴地说:真怕你醒不过来了!

       那时候国家对于学生“红卫兵”的待遇可是太好了!不光是免费乘车,而且每到一地还可以领生活费,吃住国家全包了!这住院看病当然也是免费的。记得在西安玩了几天后,我们又参加了去延安的步行串联活动。因为,西安到延安有三百多公里的路程,对我们这些缺乏锻练的学生来说,也可以说是一次长征啦!参加活动可以领取一件棉大衣和6元钱的生活费,那时每月的伙食费也只有8元钱,6元钱的生活费过半个月是完全够了!

       我们到延安的长征是沿着公路走,刚开始大家精神十足还不时唱唱革命歌曲,可走了两三天后,就感到单调了,不少人拦车当了长征队伍的“逃兵”;由于我是大病初愈后参加长征活动的,陈加祺同学总有些担心我又病了,于是就让我掉队假装走不动,等大家都走远后再拦车上去,让我少走了一天的路程。我不想别人说我当逃兵,可又不能再病啊!

      因为天气越来越冷,每天走几十公里的路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锻练,沿途都有农村冢庭的热情接待,晚上我们就睡在当地老乡的热坑上,睡前老乡还让我们洗个热水脚,真是服务备至。其实当地的生活条件都很苦,吃的全是杂粮,老乡尽量把细粮给我们吃,有时也和我们聊天说。他们不会吃鱼,最爱吃羊肉泡馍。可是,我们在去延安途中从来没有吃过一次荤菜。 陕北的雨水很少,从十一月底从西安出发到延安又住了近半个月,居然没下过一次雨雪。 走到延安时延河的水已结冰了!冬天的延河水基本上干了,河底只有一层薄薄的冰。我们从河底过去,在对岸的摄影点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我穿着军衣,戴着军帽,手上不忘握着红宝书——毛主席语录。这是引以为最自豪的一张纪念照片。
    P1010766.JPG 18岁的我在延安大桥前的留影
       我们几个武汉同学在进入十八岁的这一年,步行三百多公里走到延安,也算是经受了一个人生中的大考验。回到武汉纺织机械学校后,热情未减的我们立刻投入到当时的所谓革命运动中......在我的倡仪下成立了一个“欧阳海战斗队”,表示要象舍身救火车的欧阳海学习,为革命事业奋斗终生。我们制作了队旗和袖章,拉起了一个自已的小队伍。当时,学生中组织这样那样的群众组织很多,就象现在的公益组织一样,游行开会都打起了队旗,显得很热闹,但是,真正能起到作用的很少。特别是后来的派性斗争越来越激烈,我的“欧阳海战斗队”不愿加入任何一派,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我们在观看了一段时间后,果断地走进了工厂实习。

       后来有人说1967是中国的凶年,更是武汉的凶年,这一年在武汉发生了惊天动地的“720”事件和“81”渡江惨案等大事,我们纺织机械学校和后来实习的工厂也有人在武斗中白白地送了命。但是,幸运的是当时的纺织厂无论运动如何激烈,斗争如何时复杂,都没有将生产停下来,工厂的细纱机24小时都在不停地运转,几百上千的织布机整天雷鸣般地轰响。

       我当时参加实习的是申新纱厂,也就是武汉国棉三厂,因为只有这个厂是在汉口。67年的下半年开始,我们下厂劳动正好符合与工农相结合的革命口号,再说工厂也需要我们知识青年。工厂那时刚成立革命委员会不久,工厂的办公大楼都需要重新布置一 番。毛主席的画象是肯定不能少的,而且要越大越好!
       当时搞“三忠于活动,”每天要早请示晚汇报,革委会想请人画一个毛主席的像。 于是我们上一届同学中的会画画的谢为国被请去了,作为谢为国的好朋友我也跟他一起去看。办公大厅净空很高,毛主席
    像直经至少要一米到上,看到谢为国当时有些为难,生怕画不好难负政治影响;于是,他就把重担子推给了我,要我来画主席,他画背景。

       按说我不是革委会办公室请的主角,完全可以推辞,可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当时就应承下来了!我当时想的是这是为自已争气的好机会,应当争取画好!因为我以前在长春街小学大队部的时候就画过毛主席像,而且反映还不错,以致于个别老师将上课用的教材地图也要我帮忙画。

       老实说,画一米多高的毛主席像,对我来说,可是十八年来第一次!而且是在大厂的革命委员会办公室里现场操作,面对神圣的毛主席画像和革委会头头们的审视目光,我的心蹦蹦地跳得很厉害!千万不能画坏啊!!

       绘画的材料在那个年代里是非常充足的,成卷的新闻纸堆放在旁边,不过,画毛主席的画像必须用最好的道林纸,道林纸也称 “胶版纸”,纸质牢固,用来绘画是最好的。当我提出要道林纸后,领导立即派人去买,一米多高的大画板也抬到了办公室,道林纸用图钉在画板上固定后,我就用大三角扳和长尺开始画格子,白纸上的格子与画像上的九宫格数目相同,然后再模仿样画上的线条放大到白纸上......

       因为画板很高大,我必须站着画,虽然心情很紧张,可是认真地忙起来也就忘记了,我用格子放大的办法,上午用铅笔毕恭毕敬地一笔笔地描出了草图,下午再用排笔画轮廊,最后用广告颜料加彩色,很快就画好了一幅毛主席的木刻画像,周围又画了向日葵的背景。再看谢为国画的工农业生产背景还没有完成,我的画得到了国棉三厂领导的赞扬,当时就赠送了我一件很重的礼物:一付哑铃。
    182604uismcaayi9ibgzam_副本.jpg 记忆中的我当时画的毛主席像;1967年到1968年,国棉三厂革委会办公大厅的正面墙上。画面上还有三忠于内容及其他背景是谢同学画的我没印象......
       现在回想起来,我从参加长征到延安,回校组织欧阳海战斗队,再到国棉三厂实习,画毛主席的像这一切都是在十八岁的1967年,因为,谢为国同学是68年毕业分配的,他们分配后我们就回校了.....回想那段快乐的时光!我和同学们八小时内实习劳动,八小时外一起娱乐,我们都住在工厂里,除了学习技术外,我们还学乐器,学武术,最快乐的还有在汉江中游泳!国棉三厂就在水厂旁边,江汉在水厂附近的那段江面,水质清亮,流动缓慢,真是一个最好的天然游泳场所,我记得自已能在江面来回横渡两次,只是因为当时水厂没有禁示标牌,如果游到水厂的进水口就很危险。我有一次就被吸到进水口的江面,拼了最大的力量才离开,于是,心有余悸的我从此后再也没去游过。

      虽然,当时武汉的两派斗争日益严重,我们有时也会被拉去游行示威什么的,可是,自从进了工厂后,我再不愿离开“抓革命促生产”的岗位!宁可顶着“逍遥派”的难听名声!.....这就是我在十八岁的故事,感谢罗老师提示,让我写出了这段宝贵的回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7 13: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你18.gif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7 14: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梁西皮 发表于 2018-1-17 08:57
    倘若一个人着眼于整体而非一己的命运,他的行为会更像一个智者而非受难者。     

                    —— ...

    境界蛮高滴,不过要一个好的心态,加上巨大的承受力,否则,崩溃,死翘翘。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0:17
  • 签到天数: 90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8 10: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十八岁——第一次横渡长江
                                                                                        王琼辉

    那是1968年的831日,武汉的气温经历了几天低温后,那一天怎么显得特别热。中午吃过饭后我到住在民生路的徐秉元家,他正邀约几位巷子的糙子伢准备去渡长江。他问我敢不敢去?我被他将了一军,就说,哪有不敢?走,跟你们去。

    我们一起大约有七八人,在苗家码头坐轮渡过江到了汉阳门,然后走到大桥的上头第二个码头就下水了,衣服裤子鞋子由一个小伢再坐轮渡带回汉口,说是在江汉关处等我们。

    下水后我们就朝对岸方向游,顺着流水我们到了大桥的第二个桥墩。我游在后面,他们几人就过了第二个桥墩,而我差一步,几乎贴着桥墩顺流而下。等我过了桥墩,再看水里,已经看不到一起的小伙伴。这下我有点慌了,想顺流而下,但看到武昌下游停了不少的船只,那恐怕就要漂到青山余家头了,回去见到徐秉元,那不被他笑掉大牙。

    于是,只得硬着头皮望前游,我曾听人说过,渡长江一定朝着龟山方向,尽管有水流把你往下冲,但你还是在向前进。一游过大桥墩,江面就看见一片片中间平静而周边江浪翻滚,这大概是别人讲过的漩涡吧,遇此情况只得赶紧游自由泳,使身体贴着水面游出去。

    游出漩涡,拼出一些力气,这时心中又生胆怯,万一游不动怎么办?忽然我看到不远处,有个人背着一个篮球在游,我就想,朝他靠近,万一体力不支,就求救于他。心里有了谱,也就不觉得害怕,就这样游到长江与汉水交会处。这时,怎么觉得水好像把我往外推。我又改换自由泳,用力往前游。说也巧,这一阵子游过后,又觉得江水把我往里推。这时我真的没有劲了,正在这时,徐秉元怎么出现了,他说没有看到我,以为我淹死了,但又不放心,回头来找我。

    既然到了汉口这边,就不那么使劲了,顺着江水往前淌,徐秉元告诉我,要与趸船保持距离,不然被吸到趸船底下,就真的没有命了。于是,我俩慢慢淌水,不时用仰泳调节一下体力,只觉得过了海员文化宫,不远就是江汉关了。过了军用码头,我俩就上了岸,其他伢们早就等着,我颤颤悠悠走上岸,浑身凉飕飕,就在太阳底下晒着。

    我边晒太阳边想,今天可是人生第一次横渡长江,要不是横下心依靠自己坚持下来,恐怕不是牺牲于长江就是滞留于青山了。看来,人生也是这样,在危急关头,需要的勇气,需要是咬紧牙关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20 收起 理由
    学到老 + 20 点赞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8 13: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花楼百子 发表于 2018-1-18 10:36
    我的十八岁——第一次横渡长江                                 ...

    点赞王老师的毅力和勇气!没有救生圈就敢横渡长江真了不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4: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岁那年,仅仅游泳这一件事值得写吗?那就意思不大。再想想,人生成长中还有哪些更值得回忆,它可能对你一生的影响。找一找旧的实物,再构思一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4: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搞军训,读“禁书”

    樊   星

    1975年我在武汉外国语学校上四年级。那时的万松园路在城市边缘,僻静也冷清,有色金属型材厂的尽头就是荒凉的农田了。没有建设大道,没有车水马龙,没有热热闹闹的夜市。我们住在学校里。晚上常常停电,许多夜晚都是黑糊糊的。有同学买蜡烛在烛光下学习;有同学借助手电筒,在床上打扑克或者聊天。没有电视,也很少有电影看。也有同学会翻出院墙,去街头逛逛,或者混进对面的警备司令部看一场“内部电影”,回来后津津乐道如何“过瘾”。
    “文革”中没有高考,没有应试教育的压力,都知道毕业以后的出路是下乡插队。那时兴起“全民皆兵”,军装引领时尚新潮,青年人都以拥有军帽、军装、武装带为荣。学校改成“连、排、班”,体育课也改称“军体课”,新增了队列训练、投手榴弹、越野障碍跑等。我们上过“三打三防”方面的常识课,还挖过防空洞。尤其是“文革”后期,“要准备打仗!”我们的民兵组织也建立起来,还有过一次令人兴奋的实弹射击打靶,一次紧张而浪漫的半夜紧急集合,去郊区拉练。那样的生活有些刺激,也很好玩。平时维持学校治安全靠学生民兵。我们曾经提着木棒,在校园里巡逻,遇

    到有的寝室没有按时关灯,或者关灯了还有人在说笑,就站在门口大声喝问,是可以立刻起到肃静效果的。那样的生活中,留下了一张环校巡逻的照片,十八岁的我们精神饱满,满怀着光荣和责任感。
    我们和十八岁,也有那个时代不甘被压抑的欲望。一些“手抄本”突然出现,像电闪雷鸣,给我们带来震撼。一次课间操后,政教处的领导没有像往常一样让大家解散,而是以严峻的口气通报:现在,社会上有几本很坏的“手抄本”流毒非常广!一本叫《归国》(后来才知道,就是新时期伊始非常畅销的小说《第二次握手》)。一本叫《少女之心》,非常下流,看过的人都堕落了,某中学一个班干部成了“流氓”。部分老师开始在各个教室里挨个检查同学们的书包,据说搜出了几本,都没收了。
    “禁书”使我们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我就很想知道《少女之心》为什么有那么强大的诱惑力。有天在惠济路亲戚家,一位同龄人问我看不看《少女之心》,说“蛮邪”。记得是在一个绿色塑料皮的小本本上,歪歪扭扭的字迹抄的一些色情描写的段落,也就十来页。第一次看那些淫秽的文字,的确震撼,但颤栗过后也觉得自己经受住了一次考验,并没有因而“堕落”嘛。
    不久以后突然掀起了批《水浒传》的政治风暴。“内部发行”三个版本,父亲带回来我都看了。竟然发现:一百回本中关于色情场面的描写竟然全部没删!那些用诗写成的“下流”文字比起《少女之心》高超多了!都说“文革”是禁欲的时代,不错。但“禁书”的悄然流行,以及那个年代关于男女之间“打皮绊”的种种传言还是在禁欲的铁笼中撕开了一道裂缝,昭示了专制年代人欲的强大,那是什么力量也禁绝不了的!青春的欲望,像野草默默地生长。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9 16: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梁西皮 发表于 2018-1-19 14:14
    搞军训,读“禁书”

    樊   星

    手抄本.jpg
    1974年我从工厂抽调到‘民兵小分队”,协助居民委员会做治安工作,曾经看到过没收的手抄本。这些手抄本都是我们民兵小分队的女队长张凤伟亲自没收的,抄写的学生也是女中学生。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0 10: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1974年我从工厂抽调到‘民兵小分队”,协助居民委员会做治安工作,曾经看到过没收的手抄本。这些手抄本都是我们民兵小分队的女队长张凤伟亲自没收的,抄写的学生也是女中学生。

    这个太好了,是对樊星教授文章的实物见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4-24 06:39 , Processed in 0.070507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