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梁西皮
收起左侧

2018,爱你十八——晒晒我们的十八岁 ——《十八芳华——与武汉同行》(暂名)启动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5: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参加长征到延安,回校组织欧阳海战斗队,再到国棉三厂实习,画毛主席的像这一切都是在十八到十九岁的那两年,
重点还是在十八岁这年呀。那画像还可复制吗?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4 16: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到老 于 2018-1-15 10:19 编辑
    梁西皮 发表于 2018-1-14 15:24
    我从参加长征到延安,回校组织欧阳海战斗队,再到国棉三厂实习,画毛主席的像这一切都是在十八到十九岁的那 ...

    画毛主席的像还是在1967年,也就是我十八岁这一年。下面的画是用电脑仿制的——当时我就是画了这么 张毛主席的画像,画纸的尺寸可能有1.5米左右,我只画头像和向日葵,背景和文字是谢为国同学另外画上去再粘贴的。当年参加国棉三厂实习的同学除了我们纺织机械学校的同学外,后来又看到绘画专业的学生也来帮忙画宣传栏,其中有王传义、王倡望等后来与我一起分配到国棉六厂的同学,可是,我画的毛主席像一直没有动。在我第二年离开这个厂时还在,回想起来,我十八岁这一年真是很幸运的。 毛主席像.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7: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岁那年,你在武汉搞么斯?”
    《十八芳华——与武汉同行》投稿须知

    作为个人暨城市档案,我们要历史地记录亲身经历的十八岁。
    比如我十八岁那年,全国二千多万下放知青之一,正摔打在鄂南乡下的泥途。
    谢天谢地,有一张戴军帽的登记照,定格了我永远的十八岁。
    谁没有十八岁?我的,我们的;你的、你们的;她的,她们的……
    各阶层各年龄段的朋友晒出并呈现自己的十八岁,回顾命运和已逝岁月,就形成一部史籍,既是个人史,城市史,也是国家史、民族史。
    那么,我们将开展怎样的众筹活动,最终做成一本怎样的书呢?
    定位一:写我武汉——从武汉开始的,在武汉发生的。
    定位二:武汉人写——不管是土生土长的,还是新来乍到的,包括十八岁时在武汉后来离开了的。
    讲青春故事,抒家园情怀。
    可以简而言之为一句关键词:“十八岁那年,你在武汉搞么斯?”
    这仍然是一部图文并茂的16K书。内容有当年本人的照片(个照与合影)和那年的日记、书信、申请书等原始资料;若没有本人照片物证而文字非常可取,可采用当时其他相关资料烘托。
    物证为主,文字为辅。重新撰稿则回忆本人十八岁那年最难忘、最真实、最有印象、最能见证城市身影的生活情节……每篇千字为宜。
    百年无废纸。普通市民和民间藏家可为本书提供那个年代的相关资料及实物见证品。
    但愿您能成为收入本书中的众筹者之一。
    投稿请发312144641@qq.com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6:09
  • 签到天数: 1007 天

    连续签到: 2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5 08: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罗老师真是辛苦啊,刚完成中山大道,又上新项目,我等一定积极支持!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08: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罗老师真是辛苦啊,刚完成中山大道,又上新项目,我等一定积极支持!
    每一年,每一天,大家都要围绕一个中心来做,显得有集体意义。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09: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画毛主席的像还是在1967年,也就是我十八岁这一年。下面的画是用电脑仿制的——当时我就是画了这么 张毛主席的画像,画纸的尺寸可能有1.5米左右,我只画头像和向日葵,背景和文字是谢为国同学另外画上去再粘贴的。当年参加国棉三厂实习的同学除了我们纺织机械学校的同学外,后来又看到绘画专业的学生也来帮忙画宣传栏,其中有王权义、王倡望等后来与我一起分配到国棉六厂的同学,可是,我画的毛主席像一直没有动。在我第二年离开这个厂时还在,回想起来,我十八岁这一年真是很幸运的。
    你的十八岁,从筹备串连到归来,再写画像的整个过程,一定很有意思。谢谢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5 09: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梁西皮 发表于 2018-1-15 09:01
    画毛主席的像还是在1967年,也就是我十八岁这一年。下面的画是用电脑仿制的——当时我就是画了这么 张毛主 ...

    谢谢罗老师鼓励!文章只是边回忆边写的,文字比较粗糙,跟帖内容比较杂乱,我投稿时减掉了中间一部分,请老师审阅后再修改补充。。。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09: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学到老稿后的回复

    文章内容丰富,注意详略得当,多写细节,比如画画原料从何而来,要更多地展现当时的学校、家庭及城市状况。括号里面都是可以删掉的,还得提供更多实物。
    谢谢

    请罗时汉老师批评指导:
    《十八芳华——与武汉同行》初稿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09: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另一位朋友的回复 呵呵,我要办网上老年大学了,免费滴哟

    文章内容丰富,注意详略得当,多写细节,比如进厂那天的情况,更多地展现当时的乡村和工厂的状况。还得加上你老家的具体描述,后来怎样了。改写,要删掉开头结尾虚的。文字控制在1500字。搜集提供更多实物见证,如照片,通知书等。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09:5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岁,命运把我的泪水风干

    十八岁时,一本《普希金文集》翻烂了,我变得善感多愁。
    那一年,家里发生了大事,当兵四年半的二哥回来探亲了。他带回来很多福建的特产,包括我从没吃过的桂元肉等,也让我难得地穿上新衣服——军装,还有那么多白毛巾,那是他攒下来的。我的同学崇拜地上门来看他时,二哥还表演了一段舞蹈,把楼板弄得嘎嘎响,让楼下的邻居大叫,跳不得!
    “二哥走了,半个月的日子,就像一天那样快地过去了。清晨送行,双眼一下涌出了泪花,一碰就落下来了。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冲上来。此时,我懂得了当母亲的心。”这是1968年3月11日的日记。
    二哥是我们家的骄傲,大哥带他出去见儿时的朋友,在长江大桥照了一张合影。多年之后,我看到这张照片,真有点埋怨,当时为什么没有带我呢?
    我那篇日记是临时性的,并没有坚持写,直到当年10月28日才继续:“今天我们男女同学共二十余位到中山公园风景区照相留影,开始都扭扭怩怩的,真急死人。好像她们一点也不愿意照相一样。后来,后来两卷胶卷总算照完了。”
    进入十八岁的我,开始热爱生活,喜欢写作。11月3日,八届十二中全会“胜利闭幕”,“当听到点了刘少奇的狗名时,真是欢欣鼓舞。”5日,“中午,在江汉路去,一片火热的场面,下乡上山的大字报和标语很多。”7日,我写下一首诗:“辛辣的烟卷,默默地烧,苦痛的记忆,蛇一样地咬。”
    朦胧的感情产生了,“在这寂寞的长夜,正开放着一朵爱情之花”写得够大胆的,其实子虚乌有。“爱情之花”写定之日,就是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校之时。
    “全市欢送首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这一股历史潮流,将冲激着每一个人的心。”
    下放不需要动员,难的是组队,跟谁在一起。过了12月24日我的生日这天,还没有确定下来。直到1969年元旦,邻居艳云要跟我一起下放。青梅竹马,多好的事,我却很被动地接受这个现实。不料又生变故,征兵的消息来了,结果同学们在1月6日走了之后,我留下来参加体检。9日体检通过,我下午到江汉路去逛,照了张登记像,心情还很忧郁。
    最终,我因为家庭出身中农政审不合格而未能参军,希望破灭,第一以酒浇愁。在十八岁整一个月的这天,我搭乘一辆货车去到风雨飘摇的蒲圻县神山区琅桥公社红光大队六小队。
    十八岁,流着继9岁那年父亲去世之后悲痛的热泪。是命运,把我的眼泪风干。

    (时住汉正街巴家巷2号,就读于红锋(居仁门)中学)

    本文提供实物,将有四张照片和两页日记


    附录

    元月    24日  阴雨  星期五
        我盼望的日子终于来到了。一想到我要离开故城。离开母亲,离开亲人,到我的第二故乡去的时候,一想到我要告别江城、走向生活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七上八下。
        早上六点钟我就起床了,母亲早就起来,为我缝补衣服,为我弄早点,一面叮咛我,那么的繁絮,但我静心地听着,把她老人家的每句话都记进心里。
        此时,我知道:母亲那眼眶里,充满了泪水,我心里说:母亲你千万不要哭啊。
        要走了!告别了邻居,和母亲在路上走着,我的眼里那么火辣,不是滋味,只要母亲……就会碰落我的泪水,那是多么灼热的泪水啊,那是赤子的眼泪啊。
        到了学校,我已经完全抑制不住我热情的眼泪,涌泻了,冲腾了,我哭在母亲的前头。我知道最悲哀的一刻到了,我的母亲在这时候,我多么怕看到你那悲伤的脸,多么怕看到你那深红、湿润的眼睛;我上车了,满车的人,没有哪—个比我哀伤,没有哪一个懂得我的心情。
        母亲:她愤疾地走去,我希望母亲快点离开我,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你的心呢。
        车开了,车开出了校门,我看到母亲迎面走来,手里捧着早点,为什么这样呢,哎,母亲,你是一种多么伟大的行动啊。
        车开了,发动了巨大的鸣响,驰过市区,驰向郊野,茫茫的原野啊,广漠的天空。汽车,仿佛将我们送上天空去。我沉重的心,随车颠簸着,没有欢笑,没有声音。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0-21 07:31 , Processed in 0.132019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