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梁西皮
收起左侧

2018,爱你十八——晒晒我们的十八岁 ——《十八芳华——与武汉同行》(暂名)启动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3 00: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梁西皮 发表于 2018-1-12 07:08
道是众筹苦哈哈,
一八新年又开花,
遥忆当年君十八,

这是个什么打油诗?大作家,是胸怀?还是情怀?是愤怒?还是愤慨?怎么感觉怒气冲冲的,不好,不妙。

大作家像大哥大
一言九鼎有服他
新年十八又开花
道是众筹有想法
年华年华每人有
各人经历都不同
开阔思路敞开写
各显神手见奇功

点评

不要误解“恕”字!是宽容的意思!  发表于 2018-1-13 12:44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0:58
  • 签到天数: 1206 天

    连续签到: 1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3 10: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敏武 于 2018-1-13 10:59 编辑
    梁西皮 发表于 2018-1-12 10:16
    以上是我在游山玩水栏目里发过的帖子,今天迎合梁老师主题,偷懒照搬啦!

    这个懒偷不过去滴。

         我是随父母从武汉下放回江西的,所以出发前和归来后,落脚点不在武汉,只是那个年代的事。红袖章、像章、照片之类在一次灾害中屋子塌了,被洪水冲走,记得有在天安门的照片呢!很可惜的。
         喜欢您的命题,一时激动却没仔细看要求“与武汉同行”,抱歉!想撤贴行吗?请梁老师帮忙!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3 11: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到老 于 2018-1-13 13:00 编辑
    学到老 发表于 2018-1-11 19:37
    今天下午又一次翻箱倒柜地寻找那张延河边的照片,可是没有找到,也许已经丢失了,...就与我的记忆中的景 ...

    ......从延安回到武汉时已经是深夜了,我和李继忠同学住在汉口,就在大智门车站下了车,武昌住的两位同学还要 坐到武昌站下。我和李继忠同学同路回家;路上的行人很少,可是,路灯下仍然有熟食摊点还在营业,诱人的肉食泛着红光,水饺居然也有卖的!我们这才真正地体会到:还是武汉家里好啊!武汉的气候温暖,武汉的水饺好吃......不过离开武汉一个多月了,居然还有钱带回家?
       其实,出发前身上带的几元钱加上西安发的生活费早就用完了!带回来的钱其实还是武汉学校给我们寄去的。
      怎么回事呢?原来,我们这个中专有生活费发,前两年是每月八元钱,第三年加到12元,参加实习后又加了5 元。学校停课串联期间,生活费仍然照发。我们651班的班长蔡咬脐是个能人,学生期间就在研究无线电等技术,为了学电器,他连串联也不参加,一个人守在学校学无线电。我们在延安时已经有两个月没领生活费了,因为要想改善生活,吃几餐羊肉泡馍,在等待回家的车票的时间,身上的钱也化完了!于是,我们就在延安邮局给留校的班长发一个电报,又等了两天后,四位同学的两个月生活费全给电汇到了延安!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9:44
  • 签到天数: 864 天

    连续签到: 3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3 16: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罗老师这个创意好,人都有朝气勃勃的十八岁,意味着成年,意味着要挑起社会和家庭的重担。罗老师的意思是你的十八岁在武汉的情景,不是要你谈在别的地方。
    我的十八岁,是1968年,在8月31日,我本与巷子的小伢们一起在武昌平湖门下水,游到第二个桥墩,就分散了,我独自一人游到汉口江汉关码头。经历了人生拼搏的考验。

    评分

    参与人数 1汉网币 +20 收起 理由
    学到老 + 20 点赞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21: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罗老师这个创意好,人都有朝气勃勃的十八岁,意味着成年,意味着要挑起社会和家庭的重担。罗老师的意思是你的十八岁在武汉的情景,不是要你谈在别的地方。
    我的十八岁,是1968年,在8月31日,我本与巷子的小伢们一起在武昌平湖门下水,游到第二个桥墩,就分散了,我独自一人游到汉口江汉关码头。经历了人生拼搏的考验。
    个人史也是城市史、国家史。愿王兄写得更鲜活一些。我也参加过渡江,死里逃生,那是1967年八一。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0: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岁那年,你在武汉搞么斯?”
    《十八芳华——与武汉同行》投稿须知

    作为个人暨城市档案,我们要历史地记录亲身经历的十八岁。
    比如我十八岁那年,全国二千多万下放知青之一,正摔打在鄂南乡下的泥途。
    谢天谢地,有一张戴军帽的登记照,定格了我永远的十八岁。
    谁没有十八岁?我的,我们的;你的、你们的;她的,她们的……
    各阶层各年龄段的朋友晒出并呈现自己的十八岁,回顾命运和已逝岁月,就形成一部史籍,既是个人史,城市史,也是国家史、民族史。
    那么,我们将开展怎样的众筹活动,最终做成一本怎样的书呢?
    定位一:写我武汉——从武汉开始的,在武汉发生的。
    定位二:武汉人写——不管是土生土长的,还是新来乍到的,包括十八岁时在武汉后来离开了的。
    讲青春故事,抒家园情怀。
    可以简而言之为一句关键词:“十八岁那年,你在武汉搞么斯?”
    这仍然是一部图文并茂的16K书。内容有当年本人的照片(个照与合影)和那年的日记、书信、申请书等原始资料;若没有本人照片物证而文字非常可取,可采用当时其他相关资料烘托。
    物证为主,文字为辅。重新撰稿则回忆本人十八岁那年最难忘、最真实、最有印象、最能见证城市身影的生活情节……每篇千字为宜。
    百年无废纸。普通市民和民间藏家可为本书提供那个年代的相关资料及实物见证品。
    但愿您能成为收入本书中的众筹者之一。
    投稿请发312144641@qq.com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4 13: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到老 于 2018-1-14 20:54 编辑

      我们几个武汉同学在进入十八岁的这一年,步行三百多公里走到延安,也算是经受了一个人生中的大考验。回到武汉纺织机械学校后,热情未减的我们立刻投入到当时的所谓革命运动中......在我的倡仪下成立了一个“欧阳海战斗队”,表示要向舍身救火车的欧阳海学习,为革命事业奋斗终生。我们制作了队旗和袖章,拉起了一个自已的小队伍。当时,学生中组织这样那样的群众组织很多,就象现在的公益组织一样,游行开会都打起了队旗,显得很热闹,但是,真正能起到作用的很少。特别是后来的派性斗争越来越激烈,我的“欧阳海战斗队”不愿加入任何一派,再也无法坚持下去了,我们在观看了一段时间后,果断地走进了工厂实习。

      后来有人说1967是中国的凶年,更是武汉的凶年,这一年在武汉发生了惊天动地的“720”事件和“81”渡江惨案等大事,我们纺织机械学校和后来实习的工厂也有人在武斗中白白地送了命。好在当时的纺织厂,无论运动如何地激烈,斗争如何地复杂,都没有将生产停下来,“抓革命促生产”;工厂的细纱机24小时都在不停地运转,几百上千的织布机整天雷鸣般地轰响。

      我当时参加实习的是申新纱厂,也就是武汉国棉三厂,因为只有这个厂是在汉口。67年的下半年开始,我们下厂劳动正好符合与工农相结合的革命口号,再说工厂也需要我们知识青年。工厂那时刚成立革命委员会不久,工厂的办公大楼都需要重新布置一 番。毛主席的画象是肯定不能少的,而且要越大越好!当时搞“三忠于活动“,每天要早请示晚汇报,革委会想请人画一个毛主席的像。于是比我高一届同学中会画画的谢为国被请去了,作为谢为国的好朋友我也跟他一起去看。办公大厅净空很高,毛主席像直经至少要一米五到上,看到谢为国当时有些为难,生怕画不好难负政治影响;于是,他就把重担子推给了我,要我来画主席,他画背景。

      按说我不是革委会办公室请的主角,完全可以推辞,可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当时就应承下来了!我当时想的是这是为自已争气的好机会,应当争取画好!再说我以前在长春街小学大队部的时候就画过毛主席像,而且反映还不错,以致于个别老师将上课用的教材地图也要我帮忙画。这次画毛主席像也是用格子放大的办法,上午描出了草图,下午再用广告色加工,很快就画好了一幅毛主席的木刻画像,周围又画了向日葵的背景。再看谢为国画的工农业生产背景还没有完成,我的画得到了国棉三厂领导的赞扬,当时就赠送了我一件我很重的礼物:一付哑铃。到了第二年1968年,谢为国同学那一届毕业分配时,厂领导特别要我也留在厂里,可惜学校没有同意,....

      现在回想起来,我从参加长征到延安,回校组织欧阳海战斗队,再到国棉三厂实习,画毛主席的像这一切都是在十八岁的1967年,因为,谢为国同学是68年毕业分配的,他们分配后我们就回校了,回校后学校重新安排实习地点,68年我曾在国棉五厂跟班劳动,69年国棉六厂工宣队进校,我又到国棉四厂六厂实习,最后毕业分配到六厂。.....回想在三棉那段快乐的时光!我和同学们八小时内实习劳动,八小时外一起娱乐,我们都住在工厂里,除了学习技术外,我们还学乐器,学武术,最快乐的还有在汉江中游泳!国棉三厂就在水厂旁边,江汉在水厂附近的那段江面,水质清亮,流动缓慢,真是一个最好的天然游泳场所,我记得自已能在江面来回横渡两次,只是因为当时水厂没有禁示标牌,如果游到水厂的进水口就很危险。我有一次就被吸到进水口的江面,拼了最大的力量才离开,于是,心有余悸的我从此后再也没去游过。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1-12 09:30
  • 签到天数: 3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4 14: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学到老 于 2018-1-14 18:29 编辑

    毛主席像.jpg
    这就是我记忆中画的毛主席画像,是用电脑加工绘制的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9:44
  • 签到天数: 864 天

    连续签到: 3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4 15: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是我女儿的18岁,那年她正逢参加高考。考的是武汉音乐学院。为了能考上,首先是艺考五门课,分别是钢琴、声乐、舞蹈、视唱练耳、乐理等。为了这五门课,孩子和我都付出艰苦的代价。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现在想起来,确实不容易。我也想回忆一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4 15: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是我女儿的18岁,那年她正逢参加高考。考的是武汉音乐学院。为了能考上,首先是艺考五门课,分别是钢琴、声乐、舞蹈、视唱练耳、乐理等。为了这五门课,孩子和我都付出艰苦的代价。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现在想起来,确实不容易。我也想回忆一下。
    你写你的十八岁和你母亲的十八岁,女儿写她的十八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24 05:39 , Processed in 0.103157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