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汉阳老三
收起左侧

龙灯堤的往事(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9 21: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2-20 21:10 编辑

                              十六  有心栽花花不开,屁里屁气谁能爱 3.
    一大群年青的男男女女,从不同的地点出发,在大家约好了的时间内,汇聚到了东湖的大门口,好热火啊(五十多年过去之后,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不用说,集体购门票,进园后,一路之上是有说有笑,男男女女,好不开心。当然,还有一个天大的任务还得要圆满的完成。
       这一路之上,虽说众人都是军师,彭琪是皇后,谁是皇帝,此时此刻谁都不知道。不曾想到的是这两个皇帝那真是一个比一个不中神。我们真的是满怀信心,竭尽全力地撮和,可这两个皇帝真的是太叫众人失望了。
       按说是,杜佐俊和刘平安同为政治上的富二代,家庭条件也还算不错,杜佐俊的外观比起刘平安来说要显出清爽一到二分,可为人处世却很差一点,如若你真的想要追上一个女伢,多少在经济上有所付出。那这一位“皇帝”却连三分钱一支的冰棒也不曾买一支给彭琪尝一尝,做人太差劲。唉,天下难得找出这么屁的男伢来。
       说实话,这两个小老弟逼溜子的水平真是太要人的命也。又要马儿跑得好,又想马儿不吃草,又想将女伢逼到手,又不想让钱吃亏,天下哪有这等的美事。   谈了几年,一直不见花儿开。突然,有一个惊天动地的坏消息从我们车间保全班里传了出来,这一坏消息让我们全工段的人都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彭琪和保全班的65学员(65年进汉阳轧钢厂的青工)汪浮来的结婚请帖已送到我们三工段全体工友们的手中。唉!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11: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2-22 12:24 编辑

                                              十七  汉轧厂里真怪哉 有的无的新闻来                           汉阳轧钢厂在武汉三镇来说,当年,还是比较玩味的,名气是相当的大。谁要是提起汉阳轧钢厂,几乎人人都要赞美一下。那工作在汉阳轧钢厂的工人,几乎人人都要......汉阳轧钢厂的工人,虽说是辛辛苦苦在厂里工作,有谁知,上班穿的就连讨饭的都还不如。下班后,那一个个穿得比公子哥都还要洋气。
       在汉阳轧钢厂的师付之中,有一位急性讨人嫌师付。此人为女同胞,喜爱开玩笑,不过开起玩笑来是随意性比较大,有时节让人防不胜防。她原本是在异型车间开行车的师付,由于地辊发生故障,跟班钳工正忙于抢修。时值冬天的一个夜班,其他的人都躲进休息室烤火取暖去了,她本当无意之中来到这里,一时心血来潮,把一杯冰凉的水从跟班钳工的颈子中倒了进去,这一下冰得跟班钳工真的是“死去活来”,正是一肚子气没地方出的人,这回有了一个好机会,于是,他拿起一把18寸的大板手,猛地朝后面砸去。
       急性讨人嫌师付做梦也没曾想到的是,跟班钳工会用18寸的大板手向后猛地一下砸了过来,由于躲闪不及,那一板手一下子就砸到了那不该砸的部位。
       她死命地捂着那个令男人不敢瞄的地方,全身不敢动一下,哭得极其的伤心。有关心的女师付急忙上前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情况,让人百思不解的是,尽闻急性讨人嫌师付的大哭声,不闻急性讨人嫌师付诉实情,唉,真是急死人。
       此时此刻,地辊也已经修好,大家忙着作好开车(指轧机)前的准备工作。
       急性讨人嫌师付的那个部位的疼痛还没有彻底消失,只不过哭声慢慢地停止下来,随之话也多了起来。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于是乎她就把事情发生的前前后后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不听则罢,听完之后,真的是叫众人哭笑不得。
       原来,那一板手不上不下不左不右正好砸在她的耻骨上,这是一个女人最要命的且不能碰的地方,真的是太悲催了哟。
       世上无巧不成书,就在急性讨人嫌师付百般无奈之际,猛然间走来了一个人。来者不是别人,是让师付们怎么也不敢想到的一个人。他就是轧钢厂头块牌子的领导人,驻厂军代表余代表。由于极其认真地搞好“抓革命,促生产。”他不仅白天要日理万机,而且三不知早上蛮早的时节,来到生产车间关怀着瞄一下车间工人的工作情况。
       世上有的事情就怕巧遇,不知怎么搞的,这种事情就发生在急性讨人嫌师付的身上。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急性讨人嫌师付刚出车间不远处。还正在三把眼泪四把流的时节,余代表恰恰的在此路过,发现有人在啼啼哭哭的,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把你们的工段长叫来。”余代表对着旁边站着的师付说道。
       不大一下,工段长慌忙火急地来到跟前。
       听完了工段长让人哭笑不得的汇报之后,余代表气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幸甚的是余代表仅仅只是摇着头,慢慢地离开了。
       此事发生之后,第二天师付们再也没有发现急性讨人嫌师付在此车间上班。她被调离到另外的一个车间上班去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12: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汉轧厂里真怪哉 有的无的新闻来 2.
    汉阳轧钢厂的工人师傅,那可叫做品味蛮多,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人都有。俗话说得好“人上一百,种种色色、有的差火、有的缺德、有的行善、有的积德。“              话说在汉阳轧钢厂的工人师傅之中,有一位,在某一车间的成品班吊钢(轧好了的钢锭,经过行车工的配合,再把钢锭堆放起来的吊钢工人)工,人称慢性讨人嫌。一天,慢性讨人嫌下了夜班,上了一晚上的夜班,一切都是原装,头发是散乱无章,高的是随风而飘飘神,低的与头皮紧密相连。那脸面是黑白混合之中约莫有几处显露出真实的脸上的皮肤的原色。上身内穿一蓝色翻领运动衣,翻领之上有被香烟头烧破的几个洞,汗水和其他的一些东西早已填满了蓝色翻领运动衣上翻领的所有能填的部位,如若能做一次贡献,它终将成为超极的趟刀布,而且是骨灰级的。上身外穿一件破军大衣,颜色不再是草绿色,而变成深绿而带点把黑的颜色。下穿一条破工作裤,脚上穿一双反皮鞋,右脚的大指还从破了口子的地方从皮鞋之中显露出来。
        反正吃了饭,无事干,大家打起睹来,众人只是把慢性讨人嫌当了一个混点的工具。不曾想,慢性讨人嫌却当了真。按照与工友们的打睹,慢性讨人嫌就穿着这一身打扮从开胚车间出发。
        上了龙灯堤的渡船,因为是小有名气的汉阳轧钢厂的队伍,大家都有所认识,也相安无话可说,只是人们瞄见他之后,只能暗地里偷偷地发笑,不招惹他是最好办法。
        上了公汽,给他让坐的人不少,沿路上轻轻松松地就来到了江汉路四季美。慢性讨人嫌师付,此时此刻正迈着雄健步伐,笔道笔直地直朝四季美大门闲荡而进。
        再说四季美,店面十分显眼,红色的油漆从天上一直油到底下,除了四季美的招牌之外,再用黄油漆书写的毛主席语录,这多少可以显露出四季美的“革命觉悟高,生意是那么的气派。”
        就在四季美的大门外,有几位精气神十足的人,除了身穿还蛮有点整洁的衣服,那特别亮眼的还是每人的左臂还带有红色的袖章,上书钢工总,除了维护治安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任务(这里不必多说)。
        早有一位带袖章的师付发现慢性讨人嫌师付向他们荡来,赶快就通知其他的几位,一时节四季美门前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08: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3-27 08:34 编辑

                                                         十九  汉轧厂里真怪哉 有的无的新闻来 3.
    “同志们,我们一定要注意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你们瞧,有一个好像是丐帮的帮主正往我们这里荡来。”
    说时迟,那时快,不知不觉慢性讨人嫌师付直冲四季美的大门匆匆而入,众位带袖章的师付们见状,赶快上前进行拦截,谁也没曾想到,此时节的慢性讨人嫌师付发出了一声怪叫。
    这一声怪叫,如若天上的炸雷,如若草原上雄狮的怒吼,一时节只骇得这几位带袖章的人是心惊肉跳,足有半个多时辰气才回转过来,等到他们醒了惶的时候,慢性讨人嫌师付早就安安稳稳地坐在一楼大厅正中的一张大园桌旁,同时还不停地高声喊叫着。
    坐了半天,见无人回应,此时此刻慢性讨人嫌师付随手拿起椅子,尽力的向园桌上砸了下去,哗啦一声响,只见那装有酱油的和装有香醋的壶被砸得稀把乱,随之那酱色的和黄色的液体四处狂飞,一楼被他这么一闹,是基本上无法营业。
    有几个见识广的带袖章的人,一看情况不妙,赶快偷偷地搬救兵。
    时间不长,来了一群人,武器有的是,人人手拿木椅,年青力壮的走在最前面,这苕大的一群人口中喊着最高指示,然后,一步一步地向慢性讨人嫌师付围攻过来。
    此时此刻,情况是相当的危急,如若真的动起手来,恐怕慢性讨人嫌师付就真的是要魂归故里了。
    见此情景,只见慢性讨人嫌师付不再发出喊叫声,随手也拿起椅子准备反抗。
    眼看一埸恶斗马上就会爆发。
    一边是严正以待,一边是准备群起而攻之的人群,正当双方相持的时节,骤然间,蛮大一苕排人冲了进来。
    见到来了这么多的人,双方禁不住同时停止了行动。
    众人一瞄,来者原来是汉阳轧钢厂的工人。不瞄还好说,这一瞄,让众人大吃一惊,暂不说那群顺人长的块头如何,十分宽大的四季美大门,三个人并排走,还得靠挤才能进门。
    顺眼再一瞄,直见清一色的上身穿的是蓝色工作服,
    工作服左上面是一醒目的黄色菱形汉轧徽标。下身穿的是五花八门的裤子,脚上穿的是黑色皮鞋,皮鞋被擦得是闪闪发亮,就连苍蝇都难得爬上去。且不说个个长得膀粗腰园,说起话来个个都是如若阵阵炸雷,尽管来的人群压低了嗓门,无奈让那些手拿“武器”的人一时不知所措。
    “让开,开快点让开。”一声炸雷平地而过,吓得先前还蛮有点神一六洋的一群人赶快地让出一条路。
    眼见自己的队伍来到跟前,此时此刻慢性讨人嫌师付他又发出了一声怪叫声......
    终于,随着相互之间的解惑,这四季美的师付这时节才明白,这发生的一切,仅仅只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而已。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7: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4-1 16:21 编辑

                                                                     二十 张李两家称铁厂 不知东来不知西
      汉阳铁厂都是建在月湖,一个是1890——1894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在龟山北麓、汉水南岸倡建汉阳铁厂和汉阳兵工厂,不仅开创了武汉近代民族工业的先河,而且以“亚洲雄厂”和“汉阳造”声震国内外。此汉阳铁厂是清末明初的时节在汉阳月湖的东边所建。龟山的北麓,汉水的南边,东边紧靠月湖堤(今日之晴川街),西边和汉阳兵工厂相连。这就是昔日的汉阳铁厂。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5 16: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4-7 09:10 编辑

                  二十 张李两家称铁厂 不知东来不知西 2.                                        “长江日报和武汉晚报的报道中都白纸黑字地写着张之洞博物馆建在“汉阳铁厂的旧址”上。又,如果要扯汉阳轧钢厂是抗战胜利后原汉阳兵工厂回迁处,也不准确。更何况,汉阳铁厂与汉阳兵工厂根本不是一家。汉阳铁厂作为汉冶萍总公司的下属二十世纪初控制权即落入日本资本手中,1924年停产后,未再生产;而汉阳兵工厂长时间内由中国军方牢牢掌控且长期开工生产枪炮弹药。”以上是“广济老古董”帖子的原话。本人是1970年7月由农村进到汉阳轧钢厂的下放知识青年,一直工作到2003年退休。关于汉阳轧钢厂和汉阳铁厂有关联的话,完全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在汉阳轧钢厂的辖区内,曾有火药厂遗址,但不能说成是汉阳铁厂的旧址。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7 09: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4-13 21:10 编辑

                                                                       二十二  梅子山旁风流事 可怜李三装糊涂

                                                               梅子山头乱云飞,
                                                               无知男儿堪可悲。
                                                              勤扒苦做想发财,
                                                              怎奈天公不作美。
                                                               商海浪凶非儿戏,
                                                               南柯一梦空手归。
         汉阳有一轧钢厂,这厂内有一师傅姓什么,未知,叫什么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晓得叫“李三”。此人做事从不“谋算”,只要想起来了就不管后果,一门心思大胆搞,有时搞得头破血流但还是“坚持。” 同厂的人们称之为“冲苕”,这“冲苕”的名字一直延续几十年。眼看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可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冲动,班照上,忽然却干起了第二职业。
         由于年岁已“高”,对于干轧钢这活路有点力不从心,车间就安排他管轧辊。除了每次车间生产换品种有点小忙外,平日里基本无事可做。
    从梅子山角向南过一马路,便是新建成的梅子山综合市场。一九九三年这里原是煤场,后来,这煤场因市场的变更,这里已无煤可存。经过一年的建设,这梅子山综合市场就投入了使用。市场的北面为琴台路,向东为琴台,向西为汉阳轧钢厂。通过“路子”租了一间门面,门面的号码为东十二号。按常理,这“十二”是一般做生意的人益佳之地,“冲苕”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其租下。
    这“冲苕”为了这门面也在日后的“创业”之中不知受了多少罪。
    由武汉市煤炭公司汉阳供应站,原梅子山煤场改建的“梅子山综合市场”,终于在1994年国庆节期间建成。一心想发财的人看到这新建的“综合市场”谁不为之心动呢? 发财心切的李三也迫不及待地参加了这群队伍,于94年11月11日交足了定金。为了自己的发展“万无一失”,相约好友田家旺前往参谋参谋。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17: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4-13 21:15 编辑

                              二十三  梅子山旁风流事 可怜李三装糊涂 2.
    11月的汉阳一切是那么显得宜人的感觉,蓝蓝的天上漂浮着片片白云,站在自己的店门口,看着那些开了店门的老板们的脸上,一个一个都是喜笑颜开的表情。一阵秋风从梅子山上顺着店门前的马路横穿而至,一阵透心凉的感觉伴随着秋风而至。李三此时忘记了一切,那心旷神怡的好心情,不禁让这东十二门的未来店主人眉开眼笑起来。
    李三神气五六洋地拉开卷闸门,新装修的店房中一种特有的味道扑面而来。望着这空荡荡的店铺门面,冲苕的心里忽然冒出一点点说不出的悲凉来。就在冲苕悲情上扬之时,突然一阵BP机的玲声响起,拿起BP机一看,田家旺已到“梅子山综合市场”。冲苕顿时像充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又精神起来。
         出了店门向东望去,只见一男一女从出租车内下来,男子一手提着“大哥大”,另一只手被一个女士抱着。两人前拉后扯地过了马路。男的在洋油浜素有“小老大”之美誉(老电影51号兵站的主角)。这一男一女有说有笑地顺着“综合市场”的东边不紧不慢地走过来。看见“小老大”的到来,冲苕的脸上早已挤满了笑的细胞。
    “小老大,我在这里。”冲苕一边东行一边发出那破锣般的喊声。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08: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  梅子山旁风流事 可怜李三装糊涂 3. 
    冲苕远远的瞄了一下跟随小老大一起过马路来的女人,太美了哟!哪个男人瞄后不动心。此时此刻,只见小老大对女士说了点什么,于是二人加快了脚步,悠然自得来到冲苕的店外边。几个人相对笑了一笑。于是冲苕十二分热情地将二人接到店内。一支“阿诗玛”的香烟很快从烟盒中飞出,女士不要。冲苕随即将香烟放在嘴上,第二支“阿诗玛”也很快地落在小老大的嘴上。
         “好大哟。”一声银铃般的京腔从女士口中蹦了出来,随着她的话音,一阵法国产的香水味慢慢地弥漫在门店中。冲苕向小老大介绍了租门面房的经过,并说出了今后的打算。小老大仔细地听着,二人越谈越投机。从未沾花惹草的冲苕一边谈着话,一边开始注意起随行而来的女士。特别是在她谈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像开荤一样的直望着她,三魂已掉其二。
         这个女士真是有点太媚人了,从外表上来看,女士像个淑女,年龄不过二十刚出头,中等身材,一张比刘晓庆还要美丽的脸,白里透红的。上身穿一女士白衬衣,下穿浅红色的裙子,白玉般的肌肤从小腿上的丝袜中透出,黑亮黑亮的半高跟皮鞋在脚上更显出了女士的风采。有时也插上几句十分标准的京腔。此时冲苕简直快要被此女士媚晕了,不过朋友的“情况”他是决不能有一点异想的。
       冲苕看了一下BP机上的时间,随后提议去餐厅“坐一下”。关好了卷闸门,一行三人漫步向马路对面的餐厅(此时综合市场有一家小吃店尚未开张)走去。冲苕知趣地一个人走在后面,看着朋友身旁美颜如花身姿阿娜的“情况”,心中难免生出了那种沾花惹草的想法,当然决不是这个女士。
    “梅子山综合市场”马路对面有几家饭馆和一家餐厅,唯有这个餐厅档次约高一点,有几间包房和一个大厅。大家选了一个包房,这个包房有一把吊扇。进房后赶忙打开了窗户。当老板娘进房点菜时,又要了一把座扇。两把扇子调到最高档,这时房间的温度才慢慢的降了下来。
         三人当即坐下后,小老大马上向冲苕介绍随他而来的女士,女士随后伸出右手表示友好,冲苕借机紧握女士的手。小老大望了望二人,冲苕赶忙收回了手,大家一起闲咵了起来。
      二男一女三人落坐,小老大时不时地用他手中的大哥大打出或接受他所需要的信息。李三因有陌生的女性在场,且这女性真可算得上是一个小美人,故时不时显得是那么的不自然,偶尔瞄一下。当四目相对后,脸上一直是时而红时而白一阵的,让这小美人禁不住大笑不止。小美人时而望窗外天上的白云,时而摆弄着手中的小提包。还是小老大显得老道一点“服务员,来支啤酒,不冰的。”小老大朝房间外喊道。时间没过多久,菜已上齐,啤酒随之被开了瓶。“请慢用。”服务员悄悄离开。
        在现实生活中生意场上的事,小老大可算得上是一个行家里手。从摆地摊起步、炒外汇、炒股票,继而在汉阳最繁华的地段开门面、卖电器、卖服装、卖鞋子等等,什么来菜卖什么。不仅钞票鼓满腰包,而且有一些街坊也搭了便车,带动了一群富。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上世纪之末,社会风气虽说不像“坏”得不成名堂,然而还是有一些早富的男人开始让自家墙外的“彩旗”飘了起来。啤酒越变越少了,小美人又叫服务员送来了支啤酒,酒后脸上的红晕慢慢发展到了耳根。小美人的情绪也慢慢有了变化。那文静静的女人忽地一下热力十足起来,三人一起谈得相当投机。小老大时刻关注着小美人的变化,不久,这脸红桃腮的小美人主动将双手压在小老大的肩膀上,时而两眼直直盯着小老大,时而还给小老大送一个香吻。早已脸红得像关公似的小老大,将大哥大放在酒桌上,本能地抱住小美人的纤腰。被小老大抱住后的小美人,情深款款地瞄着小老大,两人就鸡子啄米起来。
         李三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眼前的电视剧,低下头来清理钞票准备埋单。一双软绵绵的手忽地压在肩上,这让李三吃惊不小,“别动,今天我请客。”一声京腔渐行渐远。三菜一汤,六瓶啤酒,三人吃得快快活活,有道是“男女搭配,喝酒不累。”从中午连吃带咵的,不知不觉到了下午3点多钟。
          李三送走了这一对,神情气爽地回到梅子山综合市场,看着这空荡荡的门面,虽说心中有点悲凉和不安,但小老大的出现给李三今后的经营却带来了一丝希望。


  • TA的每日心情
    A
    10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4-14 09: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4-15 10:50 编辑

                                                                    二十五  梅子山旁风流事 可怜李三装糊涂 4. 
       t01cca469e626d9d9b3.jpg  汉阳与汉口,小河上有一桥(江汉桥)桥右边的房子如今都不复存在。   李三送走小老大二人,回店也细细思考这好不容易租来的店面。梦已园,不知何日美梦能成真。 跟导卫组组长谈好补休一天,这偷偷开的小店(背着老婆开的店)启动资金是个蛮关键的问题,从办完所有手续到如今,手上几乎剩下不了多少资金。  这天,早早去到证券公司割肉卖了一部分“深宝安”取了1500元钱,后又向小老大借了1000元。这2500元加上手上的钱还不足3000元,正式冲刺开始。
         武汉的秋天,阴天比晴天要多。这天天气有点阴沉沉的,带上这钱利用一个星期天,心神不定地骑上自行车向“汉正街”进发。星期天的汉正街打货的人比起平时要多得多,推着车子行走在汉正街上。那做小批发的店铺是一家紧靠一家,批发的摊位几乎要将道路挤满。虽说是秋风阵阵,可心慌加匆忙,汗水早已将衬衣湿透。紧赶慢走,算是来到一个熟批发部(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打货),因打货的资金不够,和老板讲明情况后,老板二话没说满口答应发货。
      有人说“汉正街”的发展和改革的“兴盛”全是当年汉正街人的努力。但我可没这么认为,世上的事只有亲临和参与。有时候还得交上一笔或者几笔的“学费”。因我家也是做小生意的,从汉正街的起步就开始与汉正街的“小老板”们打交道。如果没有像我们这一些小贩,汉正街的发展可能是句空话,这是任何一个做生意的人都知道的事。说正规点汉正街的有钱的“大老板”到货后,“小老板”就去拿货,像我们这些“小贩”则再去“小老板”店铺拿货。有一点要说明,一般“小贩”你只能定点到几处小老板店铺中拿货,如果你想就近或者想拿点“便宜”货,那你将掉得大。
         “有道是樱桃好吃,树难栽。”上世纪之末,市面上的生意的确好做,只要不怕苦,那真是不尽银钱滚滚来。冲苕虽然累得是连走路都能睡着了的人,只要一摸自己口袋,什么样的辛苦立马就会被消失得无影无踪,创业是一件蛮要人命的伤心事,同时也是一件叫人悦心的事。
         可以说,冲苕在汉阳梅子山综合市场想自己创造出新的天地来,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主要还是靠的朋友帮忙,如若没有小老大的全力相助,那真是只能望洋兴叹而已。
         开张不到四个月,虽说生意没有做亏,可在这短短的四个月中,眼看冲苕的身体也累得快有点来神了。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冲苕决计休息一天,不慌不忙地来到小老大的办公室门前。
         只见办公室的门还关着,叫了几声,没有动静,抽了几支烟,然后又叫了几声,这才发现小老大的“情况”开了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4-23 23:20 , Processed in 0.074842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