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汉阳老三
收起左侧

龙灯堤的往事(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7 18: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君不见,绿浪似海波连波。
  
  回首间,阵阵暗香随风来。
  
  这说的是汉阳古月湖之风貌,其湖延亘五、六里,东临长江,南接龟山,西连南湖,北依汉水,湖水面积约七千二百亩,是现有月湖的六点二倍。(汉阳县志)
  
  历史上的武汉,就城市的地名来说,还不到一百年。解放前的武汉,分别设为汉口特别市,武昌省会市和汉阳县,唯其汉阳县(汉阳)的历史最为古老,据传在古月湖的北边临近月湖的地方,曾筑有却月城,这就是月湖湖名之由来。却月城要比武昌最早的要早建六十多年。
  
      汉阳老三即毕业于武汉三中的李金华老师。在李老师的述说里总能激发我忆起曾在汉阳学习生活的印迹,总想去走一走,看一看。曾经漫步的每一方树荫下,每一片湖堤上是否一切依旧。感谢李老师的精彩分享!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6:24
  • 签到天数: 10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8 16: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依丽婷杉杉 发表于 2018-1-9 22:56
    故事讲得好,真实。

    谢谢网友依丽婷杉杉抬庄,谢谢。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6:24
  • 签到天数: 10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8 20: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人外还有能人在  艾家嘴上逞英雄
      
      说起龙灯堤的往事,少不了要说 龙灯堤的轮渡码头,老武汉人皆已知晓,然而,这龙灯堤的轮渡码头(指汉江南岸)的另一称号,就是艾家嘴轮渡码头,知道的人不多,对于艾家嘴的来龙去脉知晓的人就更为稀少了。
      
    072654vx6whnohhxwxhx2l.jpg

      清末时期,汉阳十里铺有个王家湾,王家湾居住的艾姓人家不少。有一艾姓人家生有二个儿子,大儿子艾文起,二儿子艾标。老大小的时候很淘气,三天两头贩桃子(汉阳的俗语,即离家出走)。有一次与街坊的小孩玩笑开离了谱,为了免遭父亲的打骂,又贩起桃子来,这一次可是长途贩运,一离家就逃到了山东。
      
      艾文起到了山东后,所带的铜钱几乎快花光了,有幸跟随一个山东武师习起武来。别看艾文起的年龄小,他除了干一些杂活外,师傅“逼迫”艾文起小腿上捆有30斤的套筒,70斤重的马甲(即装了铁砂子的背心)一年四季都必须穿在身上。小小年纪,别说干杂活,就是这一百多斤的负担也是要人受的。从来好事天生俭,自古瓜儿苦后甜。不过几年光景,艾文起随着年龄增大,这一百多斤的负担已习以为常。山东师傅这才开始传授武艺,除了习武,师傅还给他传授正骨之类的医术。十年一晃而过,艾文起得到了山东师傅的真传,那武林之中的高难武功——轻功,艾文起也学到十之八九。“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二十多岁的艾文起有了回乡之意。师傅无法,只好让他归乡而去。
      
      经过十多年在外生活的磨练,艾文起满含热泪告别恩师,回到了久别的故乡——十里铺王家湾。
      
      去日已去不可止,来日方来犹可喜,经过十多年的浪迹生涯,艾文起变得成熟了,当他雄姿英发的回到王家湾后,人们都认不出他来。有人一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别看老大离家十多年,人也变老道了,艾文起彬彬有礼地问候乡邻们生活可好,众乡邻这才认出艾文起。不久艾文起在十里铺开了一个医馆,专门诊治骨科之类的伤病。
      
      清末时期,汉阳商贸日益繁荣,来往商贾络绎不绝。昔时物资的往来主要依靠水路,那沿汉江和长江的汉阳口岸所建的码头,船只几乎都停靠满了。为了保证各自的经济利益,发现哪里出现码头,就必然发生“打码头”事端,据1947年国民党关于《汉口市码头纠纷案卷》中大大缩水了的官方统计,全市码头械斗纠纷共有965起。清末时期,“打码头”早已时兴。
      
      早年,这龙灯堤码头还是本乡本土的人在使用,不久由沔阳人占据,这沔阳人中有几个能人俗称“短鞭子”,(能说会道且知书的习武之人)。没有办法,乡邻们只好请艾文起帮忙,当艾文起得知此码头的前因后果之后,为了伸张正义,不得已才出手帮忙。
      
      艾文起找到了沔阳帮的领头,说明来意,要求他们让出码头,无果。无奈之下,只有比武而定码头,谁胜码头就归谁,并约好三日之后在码头上见。
      
      闻之艾文起要在码头边与沔阳帮比武的消息后,四邻八乡的乡亲们纷纷相互告知,三天时间一晃就到,这码头的岸坡上聚满了为艾文起助阵助威的乡亲们。沔阳帮有一叫赵不长的打师出场,几个架势的表现之后,全场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比武时间到,只见艾文起上穿对襟白色土布衬衣,下穿白色土布灯笼裤,一对白色土布袜,一双黑色土布鞋。不紧不慢正点走到比武的地方。双方互道名姓之后,有人宣布比武开始。原本只是点到为止,可这赵不长心黑,起势第一招——仙人摘桃,就在赵不长出手之际,沔阳帮有一人名曰王长子的短鞭子乘艾文起注意赵不长之机,从背后向艾文起偷袭过来,那动作真够狠,真够快。乡亲们提醒的“小心”还未曾说完,只见艾文起用左手拿住了赵不长右手的脉搏,同时整个身子向下一沉,两声刺人的惨叫同时响起,一声来自赵不长,他的右手本当抓艾文起的下身(仙人摘桃),艾文起用左手拿住了他右手的脉搏,一使劲,那赵不长的半边身子像棉花一样软了下来,且发出一声惨叫。那王长子的偷袭未果,本当双峰贯耳,置艾文起于死地,哪知艾文起随着那偷袭来的风声,将整个身子沉下,迅速左转,用右手拿住了王长子的左手,那一双手一手抓一个,双手用力合并,倒向地下,就地滚了两圈,可怜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短鞭子,又一次的开了叫,一人一只手被扭断了。
      
      比武以艾文起的胜利而结束,乡亲们为了不忘艾文起的帮助之恩,将龙灯堤码头改名为艾家嘴码头,码头周边地区也称之为艾家嘴。
      
      刘树来爹爹(今年刚满76岁)说,他没有见到过艾文起(系刘树来的姑伯),据刘树来的姑母对其所言,艾家嘴的定名,艾家嘴打码头的事,那只是为朋友帮忙而已。上世纪三十年代,艾文起仙逝,医术未曾传承,武术也没有本家的接班人。
      
      不过艾文起有个徒弟姓朱,小伙子称之为朱脚,那九节鞭,三节棍可玩得飞好,其孙子叫朱发武,曾在武汉柴油机厂上班。
      
      这里说的是龙灯堤蛮早的一段往事。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6:24
  • 签到天数: 10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17: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人间事情有巧合 街坊相见格外亲 
    人世间往往有一些事情会有巧合发生,来到了班组后,幸运的遇见了一位老街坊。
        一次和班长闲谈的过程中,得知班长的老家原来是高公桥那里住的人。班长有点健谈,知识面也比较广泛。天上的知一半,地下的能全知。讲起话来,又十分有分寸。特别是我们这些刚进入生产车间的新工人,大家都喜欢和他谈天说地。
       时间长了,才知道原来我与班长的家庭成员,有着比较不一般的关系。他姓金,是回民,他大哥金保林是国棉一厂的知名人士,还是国棉一厂足球队五虎上将之一,与我家交道密切。其兄弟金培林和我是小学同班的同学,向来关系不错。这次来到了汉轧,又与金班长同在一个班,天意也。
       平时金班长常常是莺歌燕缝舞,遇到不顺心的事情,那发火的样子真是可以吓死半条街的人。不过与金班长相处十几年,很少看到他发脾气。                               
  • TA的每日心情
    A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137 天

    连续签到: 6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9 23: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汉阳老三 发表于 2018-2-8 20:09
      十一 人外还有能人在  艾家 ...

    绘声绘色,身临其境。好。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6:24
  • 签到天数: 10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0 10: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奋勇苦 战 五十年   建设国家献奇功                                 
        汉阳轧钢厂成立于1952年8月,原来名称是中南建工局轧铁五金厂。1954年9月24日改为中南工管局轧铁五金厂,1955年4月4日称之为中南工管总局轧铁五金厂,1955年8月29日称之为中南工管总局五金机械修配厂,1956年3月5日称之为中南工管总局汉阳轧钢厂,1956年6月25日称之为中南工管总局企业公司汉阳轧钢厂,1959年1月17日称之为汉阳轧钢厂,1979年4月28日称之为武汉市汉阳钢铁厂,1985年11月称之为武钢汉阳钢厂。这是我们的厂发展史,作为一名在厂里工作有34年的我,十分有义务将汉阳轧钢厂的有关事情公布一下,这里仅仅只是厂的名称改变。不过,随着工厂名称接连不断地改变,工厂里面轧钢生产的设备也就定会更新换代。接连不断地更换新的设备,逐步改进老设备。从建厂之初始不足百人的小厂,年仅28岁的厂长董铸礼,一进入汉阳轧钢厂,在他精心的领导(1958年开始)之下,技术人员不断的努力地撞过一道道生产上的难关,工人们任劳任怨地忘我工作,终将一个小型轧钢厂,历经半个多世纪的艰苦奋斗,变成近万人的大型国有企业。


      听我师父所言,汉阳轧钢厂是由来自上海的轧钢师父和武汉一个砖瓦厂的工人,总共不足二百来号人。五十年代后期,进入了一些人,六五年招了一些新的学员,后来又招进了不少的复员军人,七0年那是一大批招的下放学生进入到汉阳轧钢厂当工人。后来,汉阳钢厂和我们厂二厂归一,统称汉阳钢铁厂。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12-23 09:15
  •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2-11 09: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苠 于 2018-2-11 09:15 编辑

    问候三哥!期待后文。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12-23 09:15
  •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2-11 09: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汉阳老三 发表于 2018-2-8 20:09
      十一 人外还有能人在  艾家 ...


    欣赏三哥好文采!
    艾文起是我们十里铺艾氏家族的自豪,也是我们这一辈“国”字派的曾祖父。艾文起仗义行侠的故事很多,一直在汉阳,民间流传。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6:24
  • 签到天数: 10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3: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有心栽花花不开,屁里屁气谁能爱
      
      男伢们到了一定的时节,少不了就要谈情说爱,胆大的一点的男伢,说干就真的逼起遛子来。
      
      这里谈的是我的两位铁哥们。一个是刘平安,另一个就是杜佐俊。
      
      刘平安,刚进厂的时节,我们同在一个班,初始相遇,真把他当成乡里的男伢,开后门而招进汉阳轧钢厂的队伍,后来才知道,他的确是武汉的下放知识青年。
      
      他家住汉阳钟家村平山里,就是如今钟家村商埸后面的那个地方。
      
      刘平安为人处世还算马虎相,就是有一点,他不肯轻易地相信一个人。只因为我和他同为汉阳人,那时节我们下中班的时候,常坐厂里的送职工下班的车子回家,少不了车子上的闲谈,慢慢地才对我有所了解,继而就有来有往地混日子。我结婚之后,我们这几个鬼几乎就成了铁板一块,时常在一起无话不谈。当然,儿女之间的事少不了也谈及一些,特别是我们车间的一些女伢们,哪个人长得漂亮,哪个人性格温柔......
      
      就在此时此刻, 班上新来了一个女伢,人不仅长得漂亮,工作上也蛮勤快,这一下引起了众人注意。
      
      这个女伢名字叫彭琪,比我们晚进入汉阳轧钢厂两年,个头长得虽说有点大,但人的长像却显得还蛮文秀,比起早先招工的女伢们要显得漂亮得多。她的到来,一时节让我们班上那些未婚的男伢们乐得魂都掉了一大半。
      
      此间,班上的师付们突然发现与她走得最近乎的人就是刘平安,别瞧刘平安平时言语不多,只要有机会,他可就与彭琪有蛮多说不完的话。当然,三不知还要特地送一点女伢们爱吃的零食给彭琪,特别的是上夜班,那情深深,意绵绵的交往,就连我这个结过婚的瞄过之后,有那么一种六月天道想穿棉大衣的感觉。
      
      这边的穷追不放,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半路上又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原来,我们工段炉工班有一位男伢,名叫杜佐俊,家中只有他这一根独苗,人长得十二分的英俊,除了满脸的菠萝皮之外,几乎找不出让女伢们不高兴的地方,特别的是他出生于“红五类”的家庭,最让女伢们动心的是,此人真的是麦子清爽条子也不差,人见人爱。可惜哟,他完全不知道逼遛子的游戏规则。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6:24
  • 签到天数: 100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17 20: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有心栽花花不开,屁里屁气谁能爱 2.   
      
      刘平安和彭琪相互之间有那么一个意思,两个人的接触越来越发的亲密,级别还未达到“如胶似漆”的地步,可车间的老少师傅们都已认定了,他们两个人是在谈情说爱。      
      
      彭琪是在我们后头的一批招工进厂的知识青年,或许在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时间要长一点,她完全不像我们那一批招工进厂的女知识青年。到车间之后,分到我们班开行车,她对工作的态度,比起来说,还要好十分。可惜的是,她的机遇不太好,她的 出生也不太好,本人又没有一技之长,只得拼了命的工作。   
      
      此时此刻,哪个人又知道她的心?好在彭琪的颜值还算可以,最少 刘平安瞄上了她。如今杜佐俊也瞄上了她。若瞄上了她是别的工段的伢们,我们绝对要进行劝阻,而他们两个人都是我们一个工段的伢们,那我们真的不好进入“下一步”,一切只得顺其自然的发展,谁的能耐大,彭琪就会算是谁的那个心上人。
      
      不管谁能与彭琪“百年好和”,我们这些铁哥们绝对不会有意见。
      
      在一个春色满园,百花争艳的时节,我们这些铁哥们决定去东湖那里穷开心一回,当然主要的任务还是为他们搭桥牵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11-14 03:55 , Processed in 0.121012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