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汉阳老三
收起左侧

龙灯堤的往事(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2:45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5 14: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2-5 16:17 编辑

                                                              八 上班下班太不便 厚起脸皮找学友    2011101911490221[1].jpg 汉阳月湖
    从我家到汉阳轧钢厂,上下班交通蛮不方便,先得从集稼嘴过河,再坐7路公交到硚口下,过小河,步行31分钟,这才到车间。如若有一辆自行车,真的是多么的方便,多么的玩味哟,如若能有一辆暂新的永久51型自行車的话,那就相当于如今的一辆“宝马”的小汽车啦。
        进厂下車间后,年把时节的轧钢工作虽然有点单调无味,但我自认为还算是走运的人。想一想还有那么多的同学如今还在农村里学大寨,面朝黄土背朝天做农活。像我们这些被招工进城的知青如若同他们比较起来,真是过的日子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
        除了工作,还有八小时以外的时间是么样打发呢?从晴川街到龙灯堤,根本就没有交通可言(那时候汉阳还冇得公汽能到达汉阳轧钢厂,只是汉口才有)。
        有几个老师付和我们住在一起,为了方便上下班,师付和青工全是一个班次。一个大房共有十张床,床分为上下二层。青工们还好说,就是那位黎老师付的打鼾声简直让我们久久不能入睡。
        特别是下中班,晚上十一点半钟下班,宵夜,洗澡,回到宿舍睡觉前还得吹一下牛皮。等到大家刚要想睡觉的时候,那黎老师付的鼾声就像双簧管独奏一样,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短暂,又时而悠长。我们最害怕的就是那悠长的恐怖声,只有亲耳听到的那鼾声,才知道,什么叫做恐怖。
        晚上睡不好,白天哪有精神上班呢?经多次商量,决定,黎老师付在睡前务必对每个青工叫三遍,如若不回应,方可入睡。谁知,时间不长,黎老师付还没等我们上床铺,他就涛声依旧,鼾声如雷。
        为了不影响第二天正常上班,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买一辆自行車上下班。
        厂里面睡觉蛮心烦,上下班的不方便又很无奈,觉得还是买一輛自行車比较方便自在一些。
        要想买一輛自行車谈何容易,钱还是小事情。一辆自行車得用上二十五个工分卷,这还不算,想要求购买自行車,还得商店里面有货。千想万思之后,决定找一下老同学周三姑帮忙,可是我心里面还是十分担忧,她会不会给我帮忙。或许她? ? ?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8:08
  • 签到天数: 1342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6 08: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谢谢您。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2-13 22:0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2-6 19: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味道,谨此祝贺,还望多多保重!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2:45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6 20: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2-6 20:19 编辑

                                                               九  上班下班太不便 厚起脸皮找学友 2.
       我担忧是有原委的。
       蛮早之前,我曾做了一件苕事情。一天,天道还是平风静气的时候。早上去到老同学和尚拐子家里,想找他掴掴天,好打发无聊的时光。我的右脚剛跨进大门,和尚拐子的老娘见我进来,连声说道:“他不在家,有事情明天再来。”说实话,到他家里去玩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一样,和尚拐子不在,我一个人照旧到他屋里玩乐。故我还是苕头儿脑地冲过了大门,径直向他的房间走了过去。见没有拦住我,急得和尚拐子的娘大声喊了起来:“泥巴来了。”随着喊声我已走到了他们房门口,只见房门还没有打开。等到房门被打开时,这才发现有一个我们班上的女同学在里面梳头。见此场面,此时此刻的我恨不能马上逃离此处。就在我转身逃走之时,和尚拐子急忙跟了出来,右手还拿着一封信,要求我帮忙将此信转交给周三姑,我当时就同意了。
       过了不久,在和尚拐子的家中再也没有见到周三姑的身影。事后我才发现,如果我不传信的话,说不定地球上的那件事情又会是另一个样。
       几年后的一个早晨,为了上下班的方便,怀着一颗渴盼有一輛自行車的心情,刚走出门准备打听购买自行車事情的时候,迎面遇上了周三姑。老同学多年不见,自然有不少的话语。什么都谈,就是不谈发生在几年前的那件事情。就在谈话要结朿时,我不好意思地提出,要求她帮忙买輛自行車。原指望她会借故拒绝,有誰知她痛快地回应,一定要帮这个忙。
       按她的说法,三天后去到了她所在的商店。她要我等一下,当她忙完了手头上的事后(此时此刻才知她是柜长),就带我去到了她们商店的仓庫。随后她帮忙办完了购車的手续,此刻,一辆暂新的永久51型自行車把我送回了家。我神采飞扬地骑着这永久牌的自行車从鈡家村出发,配上汉轧暂新的兰色细帆布工作服,那时刻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一輩子都记得,她好心地帮忙,使我仅仅只用了一百七十二元钱和一个半的工分卷,就将永久牌51型自行車搞到了手。太润心了哟。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20:01
  • 签到天数: 1344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6 20: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了,老朋友新年好!就喜欢看老三的文作,很高兴能够分享老朋友的经历和文采,谢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6 23: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周末开会遇到老三老师,知道他在写汉阳轧钢厂,把查到的大名鼎鼎超有个性的老红军王盛荣的故事也补上吧,王盛荣当年救过毛主席,个性鲜明解放初得罪了林彪后来官越做越小,网上他的故事很有意思,他也是汉阳轧钢厂的创办人,汉阳真是人杰地灵。
    王盛荣在监狱里蹲了两年五个月,他没写一个字的交代检查。但是“党票”丢了,由副部级降到了副处级,他明明是拖着一条腿走路的残疾人,上级却调他到中南建筑工程管理局当工程处副处长。
    1957年9月,毛泽东到湖北视察,突然想起了王盛荣,问省委书记王任重和省长张体学,“王盛荣在哪里?”两人都茫茫然不知所对。于是叫省委秘书长王良去查,才知道王盛荣正在汉阳轧钢厂工地组织施工。王良来到现场去找他,只见王盛荣瘸着腿和工人一起干活呢。毛泽东对王任重说,把王盛荣安排到省冶金工业厅当厅长吧,享受副省级待遇,恢复党籍。王盛荣一下又由副处级恢复到副省级。
  • TA的每日心情
    A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321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7 06: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三版的分享!早晨好!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2:45
  • 签到天数: 819 天

    连续签到: 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1: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2-9 17:33 编辑

                           十 人生之路如下棋 漫漫长路得专意
    进入车间的时间不长,大家成天工作在一起,知识青年进了车间之后,年青的人就占多数。总的说来,派别之争还是有的,但有一点,不论老师付们之间关系怎么样?年青人之间的关系远胜于铁。刚参与轧钢操作生产时,说心里话,那就是心里慌慌神身子还发软。轧机一响,对面说话都很难听清白。难以言表的风险和艰辛,的确让人接受不了。反过来一想,总比那在乡里干起活来,要轻松了许多。我们大家一路在这几年的工作,学习,生活之中,互相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兄弟友谊。
       有几个和我最要好的工友是刘平安,李远斌,韩德洪。他们都是和我同时进入车间又下过乡的知识青年,平时又能够和我谈得来的人。不论大事小事,都当着是自己的事,一听到说哪个朋友有麻烦,哪怕再艰难,大家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帮忙去解难。在生活上大家是相互的关照,而在上班的过程中,也几乎是天天都在相互关注着对方生命的安危。一当下了白班之后,我们几个人如同游神一样,赶忙洗完澡,穿好衣服神清气爽地一起过了河,然后,从口一车子坐到六渡桥。
       几个游神到了六渡桥,看到那接连不断的人流从自己身边滑过,特别是那些年青漂亮的女人。顿时,自己发现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下子叫人有点那个那样的想法。一时就把上班时的危险和辛苦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这几个老弟也和我表露出来的状态一个样子。
       后来我们几个游荡在大街之上。
       一时间找不到可用来消磨时间的花样,这时候,看看天都快要黑了。几个人决定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顺便搞了一瓶135的酒。四个小男人一人一方地坐了下来。坐定之后,叫了几道菜,粉蒸肉一碗,滑鱼一盘,干子炒肉一盘,清炒菠菜一盘,外找一碗鸡蛋汤。
       酒足饭饱之后,一结帐,包括一瓶酒,总共花费一十四块五。桌上的饭菜被这四个小男人全部一扫而光,四个游神莺歌燕舞地走出了饭馆,没有坐车,一步一步向那汉阳轧钢厂游荡而去。随后,不成腔不成调的男生四重唱的歌声逐渐消失在清风明月的夜空之中。                       285440_1312688279AsCe[1].jpg
    上图
    前排从右至左:刘平安,李远斌,韩德洪,站在后面的是汉阳老三,1971年冬天摄于汉阳大桥头。                              汉阳轧钢厂的中下层人员才是建设工厂的主要有生力量。半个多世纪的艰辛,其中工友们的忘我工作,劳累,伤痛,死亡,又有谁知?对于他们的生活又有哪位人来可怜?为人在世,不能说假话。你做得好的时候,接连不断地辉煌和荣光定会叫你飘飘然。还有人可能会把你当人看。一当你不是那个事的时节,连鬼都不会把你当人瞄一下。唉,这大起大落的滋味,只有自己全知道,靠边站还是小事,此时此刻感到自己还不如龟山上的一小小草。幸运的是,工友们之间多年来的友谊淡化了那些叫人不顺心的事。
       这正应中国的一句老话:“辛辛苦苦的做事,快快乐乐的吃喝。”
       上世纪70年代,汉阳轧钢厂在武汉来说,算得上是有点小有名气。记得那个时代,什么算做是幸运?普通人常常觉得进入工厂就是幸运。什么是幸福?一家能有几个人在工厂里面工作,那就是幸福。老百姓没有太多太大的想法,就是那三转一响的享受,仅仅只能是结婚时的排场。    在那个时代,人们永远不会有一些不必要的幻想。人和人之间的关係是多 么的...而看如今,人比人...汉阳老三怀念那个年代,特别是那个时代工人阶级的无限荣光和辉煌。
       可一当生活在其中,方知这里的名堂还不少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7 12: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汉阳老三 发表于 2018-2-7 11:46
                           十 人生之路如下棋 漫漫长路得专意
    进入车间的时间不长 ...

    好文章,读来过瘾,比之什么这梦那想这观那榜的文章好看多了。
    轧钢工人之苦,我上大学之前不知道。家叔武钢创建时即由铁山转过来。(除开抗美援越那阵当兵外)后来多少年就在轧钢厂。每次回乡,都见他穿得干干净净的,一双大帆布工靴,走起路来,很带劲。这都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他有钱。虽然钱不多,但是在人民公社社员眼中,简直是富翁。我上小学三年级,就成为全小学同学中第一个有钢笔的。博士牌的,就是家叔给我买的。可惜用了不到一月就掉了。怎么找也找不着,为此家母将我痛打一顿,用皮开肉绽,不夸张。
    后来我上大学了,常常到武钢去玩。看工人轧钢轨。那份苦和累和险,不敢想象。同村一位曾爷爷辈的文盲就干此活。他对我说,你细爷命好,识得字(初小毕业),多少年当质量检查员。曾爷爷辈的工人,持一把大钳子,夹着一个短而重的鏩子,传送带将长长的钢轨送过来。就将鏩子放在钢轨上,汽锤啌地一声就将钢轨轧断。一天八小时,除开机器故障外,多少年多少月多少天一直重复着这种看似自动化实为手工劳作的苦活。(本大队武钢工人三位,两人都受过重伤。其中一位炉前工,烧伤。曾爷爷辈的工人,飞鏩将小腿击折)但是,就这样,他们回到村里,是人上人,连大队支书和大队长都不敢大声与工人说话,足见当时人民公社社员过的是一种什么样的鬼日子。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10-22 13:01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2-7 13: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先生大作,祝贺荣登龙虎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4-24 06:40 , Processed in 0.06979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