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汉阳老三
收起左侧

龙灯堤的往事(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4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20: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梁西皮 发表于 2018-1-18 19:33
    汉阳老三,有人在编《月湖街志》,我推荐你把这篇文章给他们。先传我处吧。谢谢

    梁西皮老师,明天如有空,面谈。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4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14: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人活世上随天命 有人欢喜有人愁
      
      来到了汉阳轧钢厂,我如同苕货一般.在工厂里只知道苕做,回到家里也只知道搞好家庭的生活。对世上发生的事情,表面上是比激情还要激情,可又有谁知此时此刻那眼泪不住的往我的肚子内流啊!
      
      有一个蛮能够激动人心的口号,名叫“抓革命,促生产。” 我们这群刚从农村招工进城来的下放知识青年,可谓是最好“盘”的队伍。做起事来不怕苦也不怕累,真的是属于师傅们的超极“答应”。
      
      结婚的头一年我就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这是进厂的知青中,我们车间第一批入团的队伍。我们这一批共有十个人,其中有一个就是闵群英,也就是后来在中轧当工会主席的那位女士。
      
      闵群英进工厂之后,仅仅只是一名极其普通行车工。但就是这样一位普通的工作,她却作了贡献,她的确比别的行车工做得要好多了。别的行车工没事就下了行车,找一个舒服的地方休息起来。她却在行车上不下来,坚守好本人的工作岗位,好在要用行车的时节,不浪费时间。
      
      在班组差人的情况时,她还主动下来帮忙。
      
      那时节根本就没有环保之提法,如若不是下过放,只有鬼才想进汉阳轧钢厂,热天的时节,室外四十多度的高温,那轧机旁的温度将近有六七十度,坐在行车上,少说也有五十多度的高温,闵群英硬是坚持下来。
      
      冬天,北风呼呼子神,就是在行车上生了个取暖的小炉子,那也解决不了多大的问题,脸上时常冻得比村妇还要像村妇,一双手冻得像肉包子。但工作还得要工作。
      
      这还不算可怕之处,最为可怕的是从钢坯加热炉的烟道中喷出来的煤灰,完全让人接受不起。每当用完了行车,下地之后,人完全变成了一个非洲人。唉,那几年也真不知她是如何坚持下的。
      
      闵群英进厂初始,名不见经传,唯其默默无闻地贡献着自己的青春,在极其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地完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时之间得到了众师付们的好评。
      
      每个人的发展,离不开机遇,更离不开自己的一贯努力工作,且还要学会做人,这三点一样都不能缺少, 闵群英这三点都做到了,而且真正做到了不露一点痕迹,的确是一位顶级的自己人生路上的操盘手。
      
      由于工作表现出色,入团不久的 闵群英顺利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公元一九七一年六月,时值汉阳轧钢厂正经历整党建党运动,作为中.青.妇的群众代表,闵群英幸甚地被选中。随后整团建团运动也开展起来,普型车间第一任团支部书记是杨仲田,闵群英被提升为车间团组织委员,因工作需要杨仲田被调离,此时此刻闵群英就当了普型车间的团支部书记。
      
      公元一九七三年,汉阳轧钢厂的团委书记是梁冰(军代表),副书记是杨仲田,此两人均被调走, 闵群英就接任汉阳轧钢厂的团委书记。
      
      不久之后, 闵群英又接任武汉市冶金局的团委书记。
      
      后来, 闵群英又不断地被调动,直到公元一九九一年,她就成了武昌焦化厂的党委书记了,走运哟。
      
      与她同班的有一位女伢叫桂英,工作是油泵工,此女伢工作也是没有话可说,进厂的知识青年中,第一次参加汉阳轧钢厂“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的大会,女伢桂英曾是主席团的成员而在主席台上就坐。此时此刻的闵群英,那时节还只是在车间内“抓革命,促生产。”的极其普行车工。
      
      每个人的命运也真的是不好安排哟。
      
      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 按其工作量和辛苦的程度而言,闵群英所作出的贡献要比桂英要大得多。在随后的日子里,闵群英外出开会的机会惭惭地多了起来。桂英原本是老团员,外出开会是家常事,虽说心中有所不平,可又说不出口,日久天长,在工作上就显露出有点差了劲,又过了几年,师付们就慢慢地淡忘了她,那些外出开会或者是学习的差事,对于桂英来说早就成为昨天的故事。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4-7-13 12:27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1-22 11: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过去兴盛的汉轧不见踪影了。珍贵的回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22 13: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听3哥讲轧钢厂的故事好亲切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4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08: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心比天高跃龙门 命如纸薄归黄泉
      
      早在文革前期(我被招工进入汉轧,时间是70年6月30日,当时可算为文革中期。)我就十分渴盼进入汉阳轧钢厂,老老实实地当好一名普通工人。从今后往后再也不介入那些所谓的运动中去(文革时期,曾当了几天思想兵),进到工厂之后,我也确实没有介入那些运动。
      
      进到汉轧的那个时候,厂里面工人和工人之间人际关係还是比较复杂的。表面上大家见了面拍一拍肩,握一握手。死命挤出来的一点笑意,被贴在脸上,相互之间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可是一转身,暗自里要将对方的祖宗八百代全部骂完才罢休。一般来讲,也许要么是师徒,也许要么是铁哥们,再就是“观点相同”那些人。也只有这些人在一起,可能会有点真话可言。
      
      说出来也巧,进入班组后。我的师付是蔡定宽,不幸的是,我与师付的“观点”相反。让人感到十分意外的是,作为师徒之关係,两人的关係还是相处得十分友好的。据我观察,蔡师付为人处世还可以,不过还是有的师付说他为人比较刁巧。当然,在车间里面朋友也多,树敌也不算太少。
      
      蔡师付的家我没有少去过,因为他是我的师付,所以除了逢年过节送点礼物外,平时则是空手大巴掌的去到蔡师付家里。谈工作,谈事情,就是不谈彼此对于社会上发生的事情后各自的观点。说实际点,蔡师付对于我的教育和帮助,让我终生不会忘怀。在后来的工作中,我一直是按蔡师付所说的去执行。
      
      每次去到蔡师付的家,常听到的是生产一定要留心安全,上班时候捡査轧机要过细,上夜班前一定在家里要休息好,还有。
      
      有时候在蔡师付的家里,遇上他的“那些人。”可我总是借故离开,他们也就知道我是一个很知趣的人。平常打心眼里我一贯都是很尊重他,接下来的日子里,在工作中也就只有他才能叫得动我。或许一般的人我是不会放在眼里面的。
      
      我们操作班的女伢除了王立秀外,还有雷启凤和童伯莉。她们二人负责三百六轧钢机和二百五轧钢机变速箱的加油,简称油泵工。
      
      雷启凤,身高一米六左右,微黑的脸上,五官正点排放在其上,一对大眼睛,满口整齐而雪白的牙齿。对每人谈话都是客客气气,不久,老少师付们的确对她产生极大的好感。后来大家选她当上工段的卫生员。
      
      厂部医院为了让工人们更好地“抓革命,促生产。”由厂部医院组织的医疗队被分配到几个轧钢车间。
      
      这医疗队中有一位年轻李医生,有幸被分配到我们的车间。
      
      李医生,男,二十七八的年纪,魁伟的身材,英俊而潇洒,他的相貌好比潘安在世,宋玉再生,是一个十分地道的美男子。
      
      一个是厂医院的主治医生,一个是工段卫生员。工作的需要,雷启凤与李医生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有时下夜班后,雷启凤与李医生还在“车间”里。随之风言风语像滚滚的煤烟灰四处散布开来。
      
      大约医疗队在各个车间混了一年半的光景,医疗队工作宣布结束,接下来医疗队的医生们相继回到了厂部医院。
      
      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人们发现雷启凤随着医疗队在轧钢车间的消失,她也同时消失了。
      
      不久,人们发现她可在厂医院里上了班,当了一名护士。
      
      据在厂医院诊病的同事们“讲”,他们常发现雷启凤与李医生总是同值一个班。当然,这也不能够大惊小怪。
      
      后来......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因为车间仃电,待电休息的时节。老少们互通情况,一个非常沉痛的消息让大家十分惊心,雷启凤她自杀了。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雷启凤的自杀与李医生有关。雷启凤一直在迷恋李医生。。。不久,雷发觉已有身孕。。。无奈啊?
      
      在自杀现场已发现雷启凤的遗书。
      
      李医生已是有妻室的男人,雷启凤还是未婚的女子。
      
      令人不解的是,雷启凤在遗书上说一切都是她的错。她......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8-9-13 14:15
  • 签到天数: 635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25 09: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汉阳已经拆的面目全非,五里新村的冷冻机厂,七里庙的电焊机厂,五里墩的拖拉机厂,钟家村的拖七配件厂,都已经拆掉了,看不见了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4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6 13: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世人都说结婚好 天公作美人犯刁 
      
      在汉阳轧钢厂里上班,都快有年把多的时节,我那在农村的那一半,隔三差五的信件直往我家里寄来。
      
      说起来也好笑,她寄来的信也只有我才能读得清白。
      
      一张信纸上,字仅仅只写了三分之一的字面,平均五个字中就有一个错字或别字,一句话管总,意思虽不完全明朗,心情却在其中。
      
      我也十分地思念于她,一年半在农村的艰难的生活,要不是她的温暖和帮助,其后果那真是叫人无法想。
      
      在她的极力要求之下,我只有尽快办理结婚手续。此时此刻,我没有过多的考虑后面的岁月,我们将会如何的度过,或许有更艰难的日子将会摆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除了日常的生活之外,更难的是家中一半可是非洲人(除了老婆没有户口之外,小伢也不会有户口)哟。唉,人生就是如此。
      
      打结婚证,本是人生最幸甚和最愉悦的一件大事。不曾想这却是我遇上的最烦心的一件事。
      
      我怀着极其高兴的心情,满面春风的来到汉阳轧钢厂厂工会,说明了来意,让人意想不到的回答,如同一盆冰凉的冷水从我的头上倾倒下来,让人浑身都感到悲凉。
      
      如今的厂工会可做不了主,出证明,好说。不过,你是团员(我进厂的第二年就入了团),你得办好如下之手续。
      
      具体情况如下,有几个部门必定要同意。团支部,团委,党支部,党委,得全部通过,差一个部门都不行。
      
      我按厂工会的要求好似上楼梯一般,一级一级的往上爬。
      
      车间的团支部书记是杨仲田,好说,通过了。时值梁冰(军代表)虽不是团委书记,但他还是主持汉阳轧钢厂团委(1972年五月四日正式被委任为团委书记)的日常事务,对于我的情况他非常的同情,好说,通过了。
      
      我们车间的党支部也好说,通过了。
      
      最后一关就是厂党委,麻烦是有一点,最后还是通过了。
      
      厂工会的本意是有一点刁难人,谁知这样的几关都被我一一通过,只得开出了结婚证明。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4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9 15: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汉阳老三 于 2018-2-3 21:20 编辑

             六 世人都说 结婚好 天公作美人犯刁  2.
      
      早在我被招工进城之后,父亲就着手帮我准备结婚时节所用的家俱。
      
      听说结婚证都已领了,老两口整日里都是笑脸常开。后来两家老人商量,大喜之日定在1972年元旦节。
      
      经过几年的准备,一切皆已办齐,只等大喜之日尽快的到来。
      
      盼啊盼,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从家里到汉阳小军山,唯一的一条交通就是坐轮船前往。
      
      早晨五点钟不到刘平安和李远斌就赶到我的家,为的是好赶早上头班船过小河。韩德洪家住汉口宝帮,他直接在汉口集稼嘴码头等我们。
      
      一行四人算是赶上了头班船,到了小军山,船一靠码头,众人急急忙忙地赶下了船,爬上了坡。
      
      此时此刻,乡里也来了不少的人,有人接过了韩德洪所挑的担子,有人则骑上自行车回家报信去了。
      
      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有人早就弄好了过早的东西,用罢早饭,韩德洪,刘平安和李远斌赶快抬起新娘的嫁妆,急急忙忙的向江边码头赶去函。由于船不会等人,一切只得按船停靠的时间而定。
      
      等我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早就开了席.原准备二十桌酒席,备三桌.结果到了下午,我们车间又来了三四十人.五十条长江牌(在当年还算是玩味的品牌)早就用完,后来又增加了二十条长江牌香烟才算搞定.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954 天

    连续签到: 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20: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邪念不能随便有,一不留神尝拳头
      
      轧钢厂的怪事多,小河的石头爬上了坡。汉阳轧钢厂能在武汉闹得水响,其中还有蛮多的名堂。往事慢慢地说,故事一个一个的讲。
      
      单说开坯车间有一挂钢工(轧好了的小钢坯将其堆放好),真实名姓蛮多人都已淡忘。幸甚的是他还有一个大家蛮熟的名字,叫:“博士”。
      
      别瞄他上起班来如同丐帮一样的打扮,可下班之后,你再瞄,哟,从上到下一身穿着打扮,文雅致极,加上一副眼镜,真比清华的教授还要气派得多。
      
      他最大的板眼就是十二分的健谈,且能言巧辨。下中班的送职工的汽车上待常是他演讲的好课堂。
      
      不管么样说,出了汉阳轧钢厂的厂门,有谁能知他的底细呢?
      
      事情的发生有点偶然。职工下中班是厂里的汽车送,下白班和下夜班就各人忙各人的。
      
      这一日“博士”下白班,出了汉阳轧钢厂的厂门,来到了龙灯堤的渡口,高高兴兴兴的过了河。
      
      神清气爽的来到桥口上了公汽,不久,公汽开到了崇仁路。
      
      崇仁路上汽车的乘客还真的是蛮多,众乘客之中有一少妇。当她一上车,马上就被车上的男同胞所关注。
      
      世上无巧不成书,那些上了车之后的乘客大多数不想往车后面走,任售票喊破了嘴,收效甚微。
      
      谁知这少妇不前不后的停在了“博士”的前面,她的后面正好与“博士”的前面全方位的相接。
      
      一当公汽一刹车,“博士”乘机与少妇贴得更加的紧密,更加的......
      
      初始,少妇和“博士”站在一块,原指望能得到一个男人的”保护“,哪知道却遇上了色狼。
      
      公汽到了六渡桥,少妇急忙从前门下了车,随后“博士”也跟着下了公汽。
      
      公汽拼着命的想甩掉“博士”,她下车,换乘了另一辆公汽。
      
      正当她十分庆幸自己躲过“博士”的时节,哪晓得这“博士”遇见了这少妇如同苍蝇遇到了血一样,硬是紧逼不放。见她下了车,他急忙也下了车,见她又上了一辆车,急急忙忙地也跟着上了车。
      
      不久,公汽在江汉路车站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少妇不慌不忙的下了车,“博士”也跟着下了车。
      
      少妇不紧不慢的来到了交通路,头也不回的直往前走去,来到一家旅店的门前,朝来的路上瞄了一下。发现“博士”也正在此路上用色迷迷的眼神在瞄她。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钟,少妇笑眯眯地对“博士”点了一下头,接下来便走进了这家旅店。
      
      那个苕狗日的“博士”一时节被色迷了心窍,瞄见少妇对他有点那个意思,便不知死活地走了旅店。
      
      天上能掉下一个林妹妹,那是男人做梦都想得到的事, 少妇笑眯眯地对“博士”点了一下头,便 走进了交通路上的一家旅店 ,这怎能不叫 “博士”心中突生奇想,怎能不叫 “博士”神魂颠倒。
      
      的确,这少妇长得太有点楚楚动人之态。文革时期,女人穿玩味的花衣服或裙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就是这极其简朴的衣服,丝毫也降低不了少妇那倾城倾国的美丽资源。
      
      “博士”悠然自得的一踏进门,早有服务员上前热诚的招呼。
      
      “请问,您俩有几位。”服务员一边递上茶水一边热情地问道。
      
      “不急,不急。” “博士”微笑着回道。
      
      彬彬有礼的举动,妙语如珠的谈吐,一时节让旅店里充满了阳光,充满了生机。
      
      “博士”不紧不慢的从荷包里摸出一包红塔山牌的香烟,撒了一圈烟。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天南地北的神谈乱吹起来。
      
      就在 “博士”高谈阔论的时节,突然的一件事,让 “博士”后悔不已。
      
      此时此刻,瞄见少妇怒容满面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没有搭理 “博士”,直向店门口走去,急忙关上店门。
      
      说时迟那时快,瞬时有三个年青力壮的男将来到 “博士”跟前,不由分说,好一顿暴打。
      
      可怜的 “博士”哟,经过这一番修理,直瞄见他斯文劲早已不见踪影,一脸的鲜血,一时节连站起来的劲都没有了。
      
      上班后,人们发现 “博士”完全变了一个人,他那不幸而又可悲的艳遇,后来成了工友们谈话的重头新闻。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08
  • 签到天数: 1084 天

    连续签到: 1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4 18: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有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8-9-23 14:35 , Processed in 0.092940 second(s), 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