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albbgwkm
收起左侧

[经济建设] 计划经济不可行性早已证明 大数据也弥补不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6 09: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8:51 编辑
汉网常客 发表于 2017-12-6 00:17
错了。是人性。意识形态十年一变。人性不变

第十七章   严重不同意常客网友关于人性弱点的错误观点!


经过我KSWP的研究发现,人类社会的变化是这样的——人性的变化与意识形态的变化是同步进行的,不可能意识一变而人性不变。意识形态的变化和人性的变化,一定是遥相呼应的。

而且,你所说的“形态十年一变”也是不完全正确的。

因此,人类意识形态与人性的同时变化情况,是下面我说的这样的:

第一次变化是人类生存到第3000年时,由秦皇岛改变了一次;

第二次变化是人类生存到了4500年时,由英国改变了一次;

第三次变化是人类生存到第4800年时,由马克思改变了一次;

第三次变化是人类生存到第4949年时,由毛泽东改变了一次。

第四次变化是人类生存到第4978年时,由谁改变的还没有最终定性,,,,,,

由于社会和传媒发展和进步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近几百年来在意识形态上和人性上的变化速度也相应地越来越快这倒是真的。但并不能笼统地说十年就变化一次,这是不科学的。

这个道理,与交通工具的越来越发达、我们进京赶考的速度比过去封建时代那肯定是越来越快是一个道理。

过去我们进京赶考时,得一两年才行;如今“恢复高考”之后,一日之千里,那几乎是分分钟就能搞定。

——先把提纲列出来,我们再来讨论人性与兽性之间的区别。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6 10: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8:52 编辑

    第十八章  人性与兽性的问题



    我们不说远了、不说深了,免得麻烦。我们就用我们大家全都经历过的股票市场,来谈谈这个人性与兽性的问题。股票市场与社会大市场是一个道理,因为人类社会中的一切原理都是相通的。


    首先定义一下人性和兽性——人性,是在法治化(意识形态)监管之下的自律。兽性,就象我那个苕儿子那样的随心所欲。

    还是举例说明吧,这样大家就更容易理解。


    1、美国股票市场上的“人性化”。

    大概是七、八年前,一个美国纯种欧罗巴白人在下岗后穷困潦倒,只得去美国最人性化的股票市场上购买了一支A型股票,结果第二天他所购买的这支股票就大涨,他赶紧在此股票大涨的当天就把这支股票抛售出去,使他在购买了这支股票刚刚过去24小时之后就瞬间赚了区区之3万美元。(这是令全世界目瞪口呆的一个案件。具体的细节我忘了,数据只能是个大概,但八九不会离十)

    这在我们美国《严刑峻法》的规定中,那是绝对不允许的。不管你的赚取的金额有是多、还是少,那都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因为在我们美国,所有的财产(不管是私人的,还是公家的),全都是我们美国所有人共同享有的,你不能因为你的财产多而影响他人的利益。

    因此,美国联邦调局就开始动用一切力量、耗资300万美元,来调查这个美国种的欧罗巴下岗工人是如何知道这支A型股票会在第二天大涨的,是谁把这支股票第二天要大涨的消息透露给这个美国纯情种欧罗巴下岗工人的?

    最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调查结果是——在离美国千里迢迢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同时也持有这支A型股票的一位香港炎黄富翁、在这支股票要大涨的头一天,他曾与这位美国白种下岗工人同时进入了某机场的同一间厕所里进行了大小便。因此,美国联邦调查局就认定他们两人在这间厕所里一起大小便时,这位香港炎黄富翁把这支股票明天要上涨的消息透露给了这个美国纯种欧罗巴下岗工人。

    最后的判决是——美国政府罚款这位香港炎黄富翁三百万美元(大概同时也停止这位香港富翁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交易XX时间吧,记不太清楚了)。

    那美国政府对那位赚了3万美元的白种下岗工人如何处置呢?一般来说,美国人喜欢“围魏救赵”、杀鸡黑猴,这样是既保护了既得利益者的合法权益,同时也打击了幕后机构对广大股民的迫害。

    这一来,吓得全美国的股民们全都改变了其贪婪的人性,一个个翻都不敢翻扬。哪怕是第二天的股票涨得再高,再没有一个人敢去交易了。

    因此,美国股票市场上的变化,那是与人性的变化,那绝对是同时、一起、并肩、共同进行变化的。因为你富人之所以能富裕,那不是因为你富人有什么板眼,而是因为今天的政策对你这个富人有利。不然的话,你富人先富起来了之后,你就有可能不带动我们穷人共同富裕了。


    很简单的道理——

    我KSWP今天之所考不取大学,是因为我KSWP的学习成绩太差了。而“恢复高考”之后,政策规定了上大学的人必须是学习成绩好的人。因此,今天的“恢复高考”制度对那些学习成绩好的人十分有利,而不是因为今天那些上了大学的人有什么板眼。

    而在“四害”横行霸道时期,当时的高考制度对我KSWP这种学习成绩非常差的学生们非常有利。因为在“四害”横行霸道时期,交白卷也能上大学。

    在今天的美国,科学家比尔盖次与文盲泰森在股票市场上的地位那是一模一样的。而在某特色股票市场上,大机构与我们散户小股民那是绝对不平等的。

    因此,高考的政策变了,我的心态(人性)肯定也是要跟着变化的。——这是一定的!


    (还待不待续的继续讨论“某特色股票市场”上的“非人性化”呢?我有点犹豫不决。那就看这个回复删不删吧。如果不删,那我们就继续讨论吧)




    (严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与汉网论坛无关。若此回复被删,那就完全证明我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如果此回复未删,那大家就只当是个笑话)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6 13: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8:54 编辑
汉网常客 发表于 2017-12-6 00:17
错了。是人性。意识形态十年一变。人性不变



       第十九章   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与人性进行顽强斗争的残酷历史!


    其实,关于人性的问题,我好象在杂谈林版主的一个好贴子中,反驳过自称是大学数学教授的焉思昱老师的。那篇回复在林版主的贴子中的内容很长,一时也找不到了,也记不清楚了。

    我在林版主的那篇贴子中对人性的解读大意是这样——

    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改变人性的残酷斗争史。

    因为人类从原始森林来到了武昌新农村后,人们多多少少还是把原始丛林中的兽性带到了武昌新农村的。因此,从盘古到上帝、从阿基米德到华罗根、从亚里士多德到马克思、从华盛顿到特朗普、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从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从那个什么啊直到共产主义,,,,,,他们(它们)为人类社会努力做所有一切(包括大清皇上的琴棋书画),其目的都是为了改变人性中的常客所说的那种“人性”。

    当然,人性是很难改变的,因为这是由于人类自身携带的动物兽性所决定的。但是,人类社会的发展,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对人性中的“兽性”进行的改造。

    不然,美帝国主义何必要去实行资本主义呢?美帝国主义干脆直接回到原始森林里去算了,直接把“人性”的光辉永放光芒还好些呗!

    因此,美帝国主义在“普世价值观”中写的所有内容,全都是在指责它对手的社会体制(意识形态)没有很好的把人性改变过来、或者是没有把人性改变好

    因此,美帝国主义就用其“普世价值观”指责朝鲜、伊拉克、叙利亚没有很好的改变人性,所以他们都是邪恶国家。

    什么是邪恶?邪恶一定是指的是那些没有改变过来的、原始丛林中那弱肉强食的兽性。

    因此,意识形态的改变,使人性得到了改变,从而使资本主义社会产生了伟大的社会保障体系;

    因此,意识形态的改变,使人性得到了改变,在社会主义中出现了全心全意为人为民服务风气。

    它们两者改变的程度或好坏不作分析,但这种努力是值得肯定的,他们这都是为了避免人类因“人性”而导致灭亡作出的最大努力。


    ——算了,人性的话题就到此为止吧,免得把“建设”改变成了“杂谈”,因为人性是很容易被改变的。我们还是继续批判周为民的错误言行举止吧!因为指出老师存在的错误那我KSWP最在行,因为我1976年之前上小学时就经常干这事。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完全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若产生司法纠纷,全由KSWP一人承担,与汉网论坛无关)


点评

你还没完没了了。  发表于 2017-12-6 15:04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6 22:5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8:57 编辑



    第二十章  回复楼主:计划经济已经过去快四十年了、“四人帮”的骨头都已经化为灰烬了——是我KSWP没完没了,还是右派们没完没了?


    因此,我写的字数只有与周为民放的屁相适应,那才能将他批倒批臭撒!——大数据弥补不了计划经济的根本缺陷,难道大数据就能弥补资本主义的根本缺陷吗?

    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废话吗!——难道资本主义是千年王八、万年龟,能够祸害人类万年它不死的啊?

    苏联之所以能瞬间成为超级大国,就是因为社会主义弥补了资本主义的某些缺陷后的结果。

    今天俄罗斯之所以彻底崩溃,就是因为今天俄罗斯拿着市场经济而无法去弥补市场经济的缺陷而导致的恶果。

    这个道理是很简单的——我KSWP当年考大学时之所以考不取,就是因为我同座的那个考生与我一样是个一题都不会做的大笨蛋,导致我抄都没办法抄。所以,我这个文盲只有与一个成绩好的同学坐在一起,我才能抄撒!

    光有男人不行,光有女人也不行。只有男女搭配,互为补充、取长补短,那NM干活才不累撒!

    后来某些社会主义之所出现重大问题,就是因为某些社会主义死板教条不愿意接受资本主义的某些优点。

    而今天全世界所有的资本主义全都在垂死挣扎、苟延残喘,他们所犯的错误与当年的某些社会主义大国一样,死不承认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而今天我们中国之伟大成就,就是因为小平同志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且让它们两个互为弥补、相互补充所取得的。

    一旦计划经济出了问题,我们就用市场经济来弥补;一旦市场经济出了问题,我们就用计划经济来补救。——这一来,我们就能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脚踏两只船而双保险了!

    对不对?

    武昌新农村建设之所以彻底失败,就是因为武昌新农村的建设只有那主干道死路之一条!

    对不对?这就好比打仗一样——你在考虑到胜利的同时,你一定要留一条万一打了败仗之后逃跑的退路。

    我KSWP用中国最传统的那句伟大俗话忠告周为民——难道,你要我们全都在“恢复高考”那唯一的一颗已经枯死了的大树上吊死吗?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完完全全之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若有雷同,那纯属英雄所见略同)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7 19: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8:58 编辑

   
    第二十一章  周为民,你还想象封建时代帝王将相和文士大夫们用“之呼者也”愚弄不识字杨百老那样,想用什么狗屁“大数据”来愚弄我们今天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革命人民啊?


    么看你今天用“恢复高考”把我们广大的革命人民群众挡在大学校门之外,但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预见了你们会来这一手,所以他老人家还没有等到新中国的
建立、他老人家就急着让我们全民扫盲。

    太祖的心情为什么这么的急迫?他老家人就是担心我们再一次上你们的当、受你们的骗、且用我们广大革命人民群众看不懂的什么狗屁“大数据”来愚弄我们革命人民群众。

    当年罗斯福借用计划经济的那一套大搞所谓的“新政”之时,他罗斯福怎么不说“大数据也挽救不了资本主义的狗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求美国”啊?

    哦!太祖用计划经济把苏美两个超级大国打得晕头转向时,你周为民心里是不是蛮不舒服啊?

    你周为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就用我们革命人民群众听不懂的“大数据”来愚弄我们革命人民群众啊?

    计划经济时候,我们吃咸菜感谢共产党;后来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时期,人们吃肉骂娘。——你周为民用你所谓的那个狗屁“大数据”来分析分析看看,这NM是个么鬼巧板眼咧?

    今天,已经识了字的全中国人民都已经不是封建时代的那个苕了,今天的中国人民心里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这是你周为民的那个狗屁“大数据”根本无法分析出来的。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请汉网论坛允许我发泄一下,因为“恢复高考”把我害得够惨的了!教大家《打仗》的课程先推迟一哈,因为政治思想斗争比新技术革命重要得多)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7 19: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8:59 编辑



第二十二章   “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当年“四害”那么猖狂时,他们都不敢随便放这个屁吧?



普京说这番大话时,只有中国的右派们信以为真。

而人家精通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美国革命人民,根本就没有把普京放在眼里、且NM根本不屑之一顾。

哄哄“武昌小农”还可以,想哄我KSWP这种“老玩的”,那还很差一点。

留给普京的时间只剩下三年了,应该是不会再出现意外了吧?——但也还是有可能的!除非他普京能象当年1958年时的“大跃进”那样,三步就能到共产主义?

市场经济机制的健全或完善,只用短短的二十年时间就够了啊?——那也真是NM逆天了!

真不是我吹的——再过30年后,我们武汉大县城的“国家中心城市”都建设成功了,他普京那个强大的俄罗斯绝对还在东西湖那里吹喇叭!

那普京的问题出在哪里呢?——你周为民用“大数据”分析一哈看看撤,看他俄罗斯到底是哪里出了
NM
鬼撒?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与汉网论坛无关。不知道我的武汉方言,他周为民听不听得懂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7 22: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9:01 编辑



  
第二十三章   
是的,
NM“大数据”本身的确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它肯定是分析不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的。


    因此,“大数据”产生于市场经济体系之中,你却用“大数据”去分析与市场经济毫不相干的计划经济,那不是牛胯里蹦出马识途、且牛头之不对马嘴吗?

    对不对?我说错了冒!

    因此,“大数据”是分析么事的啊?你周为民以为我KSWP这个文盲不懂吗?

    在这里,我KSWP告诉你周为民——“大数据”是分析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老们工人阶级为什么会下岗的、是分析王贱林这个地主是么样那么会赚大钱的、是分析老们开“摩的”如何精准地与抓我们的警察打时间差的、是计算我们下岗工人的社保为什么会越来越高的、是分析上海为什么敢随意动用老们退休工人救命的社保资金的、是分析老们人民群众的股票是如何被你们这些右派机构全都套得精光的、是分析我那个苕儿子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为何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拔的,,,,,

    对不对?

    你周为民用“大数据”去分析已经过去了快四十年的计划经济、而且还要延伸到“两千年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传统方式”!——你周为民这不是跟当年老们批判林彪反革命集团时、顺便把两千年前的孔老二也一起批判一哈何区别之有?


    你周为民真是把“四人帮”的那一套活学活用已经达到了人类《社会学》之极致了啊!

    如果秦始皇能搞计划经济,公元0064年那不是我们的原子弹就爆炸了?那你的美国老爸不就没机会在小日本投放原子弹了吗?

    你把秦始皇与马克思去相提并论,而且与会的一大群专家、学者、教授硬是冒看出来,也算你周为民的套路玩得深啊!

    汉网的70万网友们——我KSWP这种用《看图识字》的方式分析市场经济,比周为民用“大数据”的方式分析计划经济,是不是更加之通俗易懂、深入浅出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8 08: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9:03 编辑


    第二十四章   俄罗斯或普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之一)?


    (注:我KSWP在为大家解读问题时,一般都是采用幼儿园小班那个《看图识字》的办法。当然,我也只有《看图识字》的这个水平。我冒考上大学M,那都是因为受了“四人帮”读书无用论的影响。同时也再一次恳请或谢谢汉网管理员不要把这个好贴子删掉或移除。因为,如果没有思想理论的支撑,你在政治舞台上那一定是个弱智;如果没有技术理论的支撑,你在科学技术上根本不可能创新。因此,我想抓住一个坏典型好好地批判一下,让全体武汉革命人民群众能够擦亮眼睛。)


    那今天俄罗斯或普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我还是借用“恢复高考”之后出现的一些问题,来为大家作最详细地解读。因为“恢复高考”之后出现的问题,与今天在俄罗斯和普京身上出现的问题,那几乎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异曲同工之妙啊!

    “恢复高考”之后四十年了,我们为什么是一个诺贝尔奖都没有培养出来呢?而且,当年所有的神童被拔苗助长到了科技大学之后,全都烟熄火熄而报废了呢?——这才有了“钱学森之问”。

    为什么会有“钱学森之问”呢?因为钱学森经历过人类社会五个不同时期(或者说是五个不同社会体制下的教育)——封建教育体制、资本主义教育体制、民国军阀教育体制、新中国前三十年教育体制、“恢复高考”。

    因此,钱学森先生是最有资格对我们的教育体制提出质疑的。因为我KSWP只经历过2个时期的教育体制,即计划经济体制和市场经济体制。而封建体制、民国体制、美国体制我都没有经历过,我比钱学森先生的水平差了一半,而且这还是少说。

    远的不说了,我就来谈谈我经历过的两个教育体制——计划经济教育体制和“恢复高考”。

    在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我们的教育是全民所有制教育。在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下,不管是谁,你都要“义务”上到高中(10年义务教育),那几乎可以说是胡子眉毛一把抓的、不分青红皂白的、不分地域的、什么都不分的一哄而上的“全民皆学”,连“交白卷”的都可以上大学。

    这样好吗?我认为也不好。这就好比打仗一样,一哄而上之后,那一定是一哄而下。

    但是,过去计划经济时代的那种“全民教育”从本质和方向上来说还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全民教育是现代人类社会走向繁荣的最基本条件。你的全民教育搞得越好,你国家的发展就会越好,这是一定的。

    好!虽然计划经济时代的“全民教育”在方向上和本质上是完全正确的,但我们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是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比如说连“交白卷”都上了大学,这个就要好好的纠正或改正了。

    那1978年之后我们是怎么个纠正或改正法呢?这就是问题的结症所在了。——某些平反后的专家们强烈建议“恢复高考”,让那些成绩好的中学生上大学,这样教学起来就轻松多了,人才也能快速产生出来。

    在这里,我绝对不是反对“高考”啊,因为全世界都有高考。因此,我反对的是当时某些右派们提出的那种所谓的“恢复高考”。

    在美国,高考的目的不是把成绩差的学生排斥在大学校门之外,而用高考的方式让美国学生根据自身能力大小来选择或决定自己未来的命运(专业)。比如说,我泰森从小就只会打架,那么美国中学老师就会推荐我泰森去就读体育学院的拳击专业。这一来,泰森这个成天打架的坏学生在大学毕业之后,他就能用不会写字的拳头在三秒之内瞬间捞取三千万美元,比比尔盖次3分钟才只捞取22万美元多得多的多。因此,美国的教育体制几乎可以把所人的才智全都榨取出来,那真是《一个都不能少》,那美国不称霸都不可能。

    而中国的那位软件天才少年呢?由于“恢复高考”后把他挡在了大学校园大门之外而无法获得大学文凭,最后因走头无路导致犯罪而被关进了大牢。

    这是谁造成的悲剧?——“科技大”内的神童们全都报废成为一名“普通”的劳动者,而“科技大”外的那位少年天才却因没有文凭导致犯罪被关进大牢。

    你们不觉得万分之痛心吗?——这就是“钱学森之问”的来源。

    同在一个蓝天之下,为什么后来会有“钱学森之问”呢?钱学森到底问的是什么呢?其实,当年反对苏联计划经济的一些苏联作家们,他们后来也因为后悔而反问过今天的俄罗斯。

    其实,“钱学森之问”的原理很简单、且与今天俄罗斯的问题是如出一辙、异曲同工——尽管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全民教育”有问题,但你绝对不能用封建时代那个更落后的“科举”去改革它。





    (严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完完全全之原创,没有一句是照抄或剽窃。若有谁与之雷同,那完全是英雄之间的见解基本相同。若产生司法纠纷,全由KSWP一人承担)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8 16: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9:04 编辑

   

    第二十五章  俄罗斯或普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之二)——大数据弥补不了计划经济的根本缺陷,难道“大数据”就能弥补俄罗斯市场经济的根本缺吗?



     对不对?我KSWP说错了冒!——反驳周为民的愚民言论,还需要用“大数据”来反驳吗?我认为,反驳周为民的愚民言论,用我上幼儿园小班时学的《看图识字》就基本上绰绰有余了。

     改革开放后,由于我们在“恢复高考”之后导致了我们的教育体制出现了一些问题时,某些个“不怀好意”的专家、学者、教授却不在自身的教育政策上找原因,反而拐弯抹角、含沙射影的宣扬中国封建“科举”制度的“优越性”。——对不对?我记错了冒?

    而且,某些个中国专家、学者、教授还胡说什么——连欧美帝国主义都羡慕中国封建“科举” 时代的公平、公正、公开、且“科举”打破了传统世袭的旧陋习。

    那些个专家学者教授真是NM不要脸啊——连腐败无能、顽固守旧的慈禧太后都摒弃了她祖宗传承下来的“科举”制度,你们今天这些从人类最高等科技“大学府”里毕业出来的教授们、博士们居然把连慈禧太后都不要的“科举”捡起来当个宝啊!这不是NM逆了天吗?

    你们有没有一点进步啊?难怪钱老在临终前要疑问你们呢!

    当然,钱老是一位科学家,他是站在科学技术创新的角度上提出他的疑问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亲身经历过五个不同时期教育体制的钱老他是非常明白“科举”是个什么玩意的。——“科举”制度是选拔封建官吏的一种政治机制,它不是去培养新技术革命创新人才的教育机制。

    也就是说,中国封建时代的“科举”不是一种教育,而欧美资本主义的“高考”则是培养人才(各行各业的人才)的教育体制。

    因此,你把“科举”体制用在“恢复高考”上,那我们的“恢复高考”只会培养出庞大臃肿的干部队伍、而无法培养出顶尖优秀的科技创新人才。

    所以,“恢复高考”之后,我们用“恢复高考”提拔了一大堆的“各级部门领导干部”,而科学技术创新的人才却是一个都没培养出来。

    对不对?我KSWP说错了冒?我KSWP造谣了冒?——我为什么把“各级部门领导干部”打上“引号”?因为某些提拔起来的“各级部门领导干部”与封建时代的官吏差不了几多。

    虽然计划体制下的“工农兵大学生”有问题,但你也不能用“恢复高考”把今天那些死读的学生们全都提拔成“各级部门领导干部”啊。一旦“恢复高考”培养的都是“各级部门领导干部”,那科学技术的创新由谁来完成呢?

    有一段时间为什么很多右派专家对中国封建时代的“科举”大唱赞歌呢?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他们在“恢复高考”之后出现的问题。

    因此,用“恢复高考”去改革比市场经济体制更先进的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全民教育”,我KSWP对此好有这一比、这也是今天俄罗斯和普京的问题所在——你上大学时为了考好《高等数学》,你却跑到小学里去复习一年级的《算术》。你这不是逆天吗?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完完全全之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若有雷同,那纯属英雄所见略同。也请汉网那些敢于担当的网友们把我的这些言论传播出去,你们是照抄也好、你们是剽窃也好,我绝对不收半分钱的版权费,岔里岔里!只要能把周为民不负责任的言行批倒批臭就行。我之所以申明“原创”,我只是为了不让别人受牵连。)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8 22: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2-9 09:05 编辑



    第二十六章   那NM俄罗斯或普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撒?我KSWP根本不用什么狗屁“大数据”,我只用一句武汉方言俗话就能分析出来,大家一看保证就完全明白了——八十岁的老耶皮学吹鼓手,那哪里还学得进克撒!


     对不对?——你俄罗斯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搞了七十年了,所有的原始资本都积累起来了,你只需要稍微把你计划经济的旧体制打几个小补钉、再在上面绣几朵新思维的小花点缀一下就够了,我KSWP包你俄罗斯五百年后全世界仍然90%的国家都不会超过你。

     很简单的道理——我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大学都快毕业了,就剩下的最后一道题都快解答出来了,结果你中途退学了,去把资本主义上小学一年级时的学生证捡起来去应聘工作。你这不是坐着不烧,爬起来烧吗?

     再说个很简单的道理——你拿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小学文凭与我这个中国最水货的大学文凭交换,我会愿意吗?

     结果美国要苏联从美国的小学一级年学起,说苏联计划经济大学的水货文凭联合国不承认。

     也就是说,今天俄罗斯和普京的问题就相当于美国哄着苏联说——你把你苏联“计划经济大学”的学士文凭扔掉,我给一个我们美国最好的“市场经济小学”学前班的结业证给你。

     结果,苏联人拿着美国颁发的“幼儿园学前班结业证”去找工作,如果你找得到工作,那我算你有恨。结果苏联就下岗失业了,把自己打回了幼儿园学前班的原形了。

     没得办法,普京向俄罗斯人民发誓——再让我普京从小学一年级读起,二十年后我又是一条汉子。

     个板妈!结果二十年后,人家美帝国主义的重孙子都快大学毕业了,而你俄罗斯的祖宗八代还没有混到一张大学文凭。

     你俄罗斯以为美帝国主义等着你普京二十年时间不发展,等着你普京二十年后大家一起共同富裕啊?——这种美梦也敢做,我真是信了普京的邪啊!

     因此,今天的俄罗斯拿着美国赠送的小学文凭根本找不到工作,普京想再回过头去翻找苏联计划经济的大学文凭,结果哪知计划经济的大学文凭早被叶利欣“休克”烧掉了。正当普京心急火燎之时,普京突然想起了他的老祖宗沙皇家里的破床底下还有一张1917年之前的封建帝王中专文凭,这才让普京苟延残喘兴奋了好几天,管他管的总比小学文凭强些撒!

     而我们伟大的中国就是不上你美帝国主义的当!谁要是敢在中国的领土上大搞“全盘西化”,我们就一定要彻底打倒他!

     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已经搞了快四十年了,我凭什么又从头再从资本主义的小学一年级学起啊?对不对!

     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大学毕业后,再去美国留学拿补差,那不更好吗?——这就好比我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机关单位上班,空余时间去外面的市场上做点生意赚一点外快,我脚踏两只船双保险不好吗?

     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这才是会玩的撒!

     不会玩的一般都是——前门大开,后院失火。

     你周为民敢保证我们彻底否定了计划经济之后,中国不会出现象俄罗斯那样的悲惨命运吗?——除非你周为民能象伟大马克思那样看到五百年之后的社会景象?

    你周为民先么用“大数据”分析我们中国的计划经济,你周为民先用NM“大数据”把俄罗斯的问题搞清白再说!

    你周为民就是个小小的主任,你离伟人的标准还差得NM十万八千里。你周为民之鼠目寸光连近在咫尺的问题都还没搞清楚,你周为民还有那个鬼板眼能看到你埋进坟墓五百之后的社会景象啊?

     幸好你周为民只是个主任,不然中华民族要灭亡在你这个混蛋的手上。


      


    (郑重声明:本回复为KSWP之完全原创,仅代表KSWP个人观点。若产生司法纠纷,全由KSWP一人承担,与汉网论坛无关。我为什么这么来劲呢?因为批判周为民比批判武昌小农好玩多了,因为武昌小农的水平太差了。周为民文章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一个批判的好材料,所以下一下节我想批判周为民对“创新”问题的狗屁不通或对“计划经济能集中办大事”的无知,大家想让我先批判哪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7-12-16 16:57 , Processed in 0.068538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