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35|回复: 17
收起左侧

深切怀念陶恒生先生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32
  • 签到天数: 5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7-11-28 19: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图片20171128192943.png

    1985年,陶恒生先生(右)与伯父陶述曾先生在武汉

      
      2017年2月中旬,在编辑完《南开通讯》(北美版)第66期以后,陶恒生先生在“南开通讯”网站发布了《休刊报告》(“公能学社”公众号曾转载)。陶老在文中说,1月初突发重病送医院急救,住院两周,但他惦记《南开通讯》第66期尚未着手编辑,不顾医生意见提前出院,回家将杂志勉力编完。关于《南开通讯》的命运,此前老校友们和他已经多次讨论,陶老也曾表示希望一直能办下去;这一次,陶老抱着遗憾,终于宣布休刊。毕竟是86岁的老人了。
      
      杂志休刊以后,“南开通讯”网站仍在更新,直到3月12日。此后再无任何消息。原来,3月20日,陶老去世了。他是累的。
      
      陶恒生先生出身学术世家。早年他就读于台湾大学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自1953年起在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美国、加拿大等地从事水泥工厂的规划、管理等工作,是知名的水泥工程专家。1997年退休后移居美国。作为史学研究者,他所著《“高陶事件”始末》及翻译的《高宗武回忆录》久负盛名。但在四十年代南开老校友的圈子中,这些可能都不那么重要,因为他所办的“南开通讯”网站(定位为“南开中学1948级北美级友会建立的为全体校友服务的电子联系网站”),十余年来已成为南开老校友网上交流的最主要的平台,联系起全球各地重庆南开中学、天津南开中学、蜀光中学、南开大学等上至1942级下至2015级不同年龄层的校友(“级”指毕业时间)。
      
      关于《南开通讯》杂志及网站,陶老是这样回顾的:
      
      ……居住于华盛顿的重庆南开1948 级郑华同学,发起北美南开级友聚会。2000年11月3、4 日,聚会在华府水晶城举行,出席同学共17 人。两天的活动,除了老同学交谊叙旧之外,特别安排半天时间讨论母校现况及发展。郑华提出一个严肃的题目:“呼吁大陆领导人改南开为私立学校。”同学们发言踊跃,虽然意见不一,但对郑华热爱母校,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均有同感。
      
      许多同学认为,母校若能继续遵循张伯苓老校长的教育精神,保持校训“日新月异、允公允能”的优良校风和教学环境,则势须以私立学校的型态,沿袭昔日南开的传统走向自力更生的道路。当然,以海外校友有限的力量以及鉴于国内的现实环境,要把母校从公立改为私立,谈何容易。这只是南开莘莘校友的一个理想、一项愿望。
      
      ……在华府聚会的讨论会上,同学提议编办一份通讯类如Newsletter的刊物,作为同学们互通讯息抒发心境的园地。大家共推我为主编,我义不容辞,慨然接受这个挑战。……  2000年11 月18 日,在同学们大力支持之下,第一期Newsletter—取名《重庆南开中学一九四八级北美级友通讯》,简称北美《南开通讯》正式出版。
      
      北美《南开通讯》定为季刊, 3、6、9、12 月的1号出版,以彩色激光印刷。编辑、校对、印刷、邮寄都需要陶老和夫人亲力亲为(陶老夫人亦为重庆南开校友)。为此他在家里自备了印刷机。2003 年3月,《南开通讯》网络版与纸本版第11 期同步发布,自此在网络版上可浏览更多的同学音讯、照片,以及检索各旧期的内容。《南开通讯》前后66期从未脱期,对两位耄耋老人来说,这是多么的不易。
      
      陶老对南开一往情深。他说:“在南开受教的三年,是我一生中最安定、最快乐的三年。”今天的年轻校友可能很难想象,陶老在南开只念了三年初中(1943-1946)。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到老南开人是怎么评价、怀念、珍惜他们的母校的。陶老说:“这三年,虽然不及许多从初一一直读到高中毕业的同学们能够接受更多更深的培育和教导,而我所得到的,是学会融入群体,试着做一名肯负责任、富有自觉自爱精神的公民。这种塑造人格的启蒙教育,令我终身受益不尽。”(陶恒生:《从海棠溪到沙坪坝》)
      
      知道“南开通讯”网站好些年了,但以前很少注意细看。一两代人的年龄差距,对他们的某些话题也比较隔膜。那时也不了解,原来张伯苓时代的南开及校友和后来的很不一样。重庆南开53级的一位校友曾在文中高度评价四十年代的师兄师姐们,表示“随着他们这代人的淡出,将不再有此绝唱。”为什么是绝唱,作为后辈可能并不容易懂。再后来读到《沙坪岁月》(刘鹤守编)《张伯苓与二十世纪中国》(马平著)等校友著作,直接接触了那些八九十岁的老先生,才认识到,他们受的教育,跟后来的教育基本不是一回事。虽然后来的校友也出了很多人才,有许多可钦可敬的人物,但他们所受的教育,未必是“公能教育”了。可以这样说,四十年代的老校友,作为张伯苓先生最后的亲传弟子,他们是“公能”的最后一批传人。这批人的成材率远远高于后来的南开,他们的精气神,他们的全面素养,他们的凝聚力乃至家国情怀都是后来者很难比拟的。
      
      道理很简单。南开改公立以后有几十年,校训、校歌、容止格言都没有了,张伯苓不让提了,老建筑改名“红专”、“红旗”、“东风”,哪里还会有公能精神的影子呢?教育家周贝隆校友说过:“在旧中国,南开鹤立鸡群;看新中国,谁能有南开当年的水平?中国只有过一个南开,确切地说,张伯苓的南开。”另一位旅居国外的老校友杨老曾痛心地描述:“今日天津和重庆的南开中学,仍是名校,高升学率,但与当年的重庆南开中学相比,当年南开的优点、特点荡然无存……”(老先生这话是十几年前说的,这些年重庆南开进步很大,老校友们评价有一点当年的模样了。从八十年代初争取恢复校名开始,重庆南开的老校友们呼吁,奔走,提倡,引导,督促,对学校的进步贡献至伟。)
      
      明白了这些,再看“南开通讯”网站,越看越有味道,对老先生们越来越佩服。他们已经是90岁上下的高龄,许多人电脑玩得很熟,他们开微信群,制作电子影集,邮件往还,交流思想、读书心得,吟诗唱和,探讨国家大事,关注民生。他们写了许多各种主题的文章发表在《南开通讯》上。杂志每一期还附有老校友们的电子邮件,那是特别诚恳、真实、鲜活的文字。老同学们聊家常,无论是名学者、科学家、企业家、官员,他们在生活中原来是这么性情,这么亲切可人。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南开通讯》是四十年代重庆南开中学老校友办的许多种级友杂志中的一种。那一阶段的重庆南开校友每个年级都办有级友杂志。41级的《思伊》,42级的《鸿雁》,43级的《四三通讯》,44级的《四四萍踪》,45级的《四五形影》,46级的《百地书》,47级的《四七南开人》,48级的《48通讯》,49级的《49通讯》,50级的《五零信息》等。有的年级不止一份,如46级除了书信体的《百地书》,还有综合性的《1946通讯》。48级除了大陆各省市级友轮流主办的《48通讯》,还有陶老编辑的《南开通讯》。至今有的级刊仍在出版,如《四四萍踪》《53南开人》。《四四萍踪》从1983年开始至今已经出了131期,校友们的平均年龄早已超过90岁。不知道这是不是一项世界纪录,起码在世界教育史上是罕见的。《四四萍踪》1-129期电子版可以在“南开通讯”网站下载。
      
      从《南开通讯》等级刊以及老校友们的回忆文章可见,这些民国老人同学关系太好了,凝聚力超强。49年以后隔绝了30年,但重新联系上以后,他们常来常往,亲如兄弟姐妹,原来不认识的同学也象老朋友一样,知无不言。大学部1946-1948年在校的北京校友,每个星期都要聚会一次,坚持数十年。成都的重庆南开校友在公园一月一聚,也已坚持许多年。年级同学办旅会,多的时候100多人参加。重庆南开48级有一次北京海内外级友聚会参加者多达230多人(见45级校友何瑞源先生自传《笑傲坎坷人有情——“荷包蛋”自述》)。44级从1984年到2009年,共办级友旅会20次,到了29个省市,参与者1422人次(《四四萍踪》128期)北京校友还策划了老年公寓,成立医疗服务小组为同学、校友服务。90年代后期何瑞源先生夫妇访美两个多月,无论东西海岸、大城小镇,从未住过酒店,都在南开同学家落脚。南开的教育,影响他们一生,包括生活习惯的种种细节。有校友到80岁还坚持下午跑步,是受了“三点半”精神的影响。有一个老同学的微信群就叫“三点半精神”。那么多的聚会、旅会活动,老人们展现了超凡的组织能力和团队精神,他们说这是在南开训练出来的。纽约的校友组织了京剧社,一年一度公演,让人想起私立时期南开优良的戏剧传统。在南京,有一次有外地校友来访召集聚会,几位老人一起接力唱阮北英老师教的歌曲,一连唱了四个小时意犹未尽。南开气氛活泼,同学都有绰号,老了见面依然称呼绰号,亲热无比。1996年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节目给何瑞源先生做专题片,片名就叫《荷包蛋》,那是他在南开的绰号——如上所述,他的自传也叫《“荷包蛋”自述》。何老大学就读于北大和北外,而这本自述中有一半篇幅都是关于重庆南开中学的。何老说:“南开中学这一重要人生阶段所学所得扎扎实实地影响了我的一生,到现在已是安度晚年之际,回顾往昔,脑子里冒出来的总是‘南开’二字。”
      
      老校友们特别关注国计民生。年近90的茅于轼校友、严欣荣校友,至今仍在为扶贫、助学等公益事业奔走。已经去世的张素初校友,50多岁赴美完成学士、硕士课程,毕业后长期服务纽约的弱势群体,到70多岁才退休。44级李峻量校友,患中风趴在床上为级刊写稿,临终前还惦记着把家中旧物、玩具捐到农村。2016年以91岁高龄去世的44级刘鹤守先生,和学弟一起从国内公开出版物中披沙拣金搜索真知灼见,编辑了《时文便览》杂志,两个月一期,在校友中流传。刘老后来还将其中的精华编辑成《呼唤》(1998年——2007年言论选本)五册,以非卖品方式传播,“将成为后世研究这一时期中国社会转型的重要思想史料。”(丁东先生语)
      
      凡此种种感人故事,从点点滴滴细微处体现的公能精神,数不胜数。这些级友杂志,是公能精神的鲜活教材。这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啊。“允公允能”原来不是口号啊。
      
      看看他们是怎么评价自己的。“我们都成长在南开‘允公允能,日新月异’校训的熏陶下,这一共同背景促使我们无论士农工商,都是老老实实在做人,勤勤恳恳在做事,当官的学不会玩弄权术,从商的循章经营,坑宰都狠不下心,教书、科研是多数,更是清贫一生,讲台上喊不足50分钟都不好意思拿酬金。”(何瑞源先生语)
      
      从《南开通讯》等级友杂志也可以了解到,动乱年代,许多老校友被迫害、打击,但他们保持着做人的尊严,且在逆境之中也不忘为百姓谋福利。(有校友总结南开校友的三个特点,第一条就是“历次运动几乎无一幸免”,见孙一源《<百地书>的启发》。)李凡先生下放河北农村、县城18年,历经磨难,工作之余为农民发明了测水计,后来当地工农业生产许多问题都找他解决。兰州大学教授胡晓愚曾被下放关押近20年,恢复政策后去美国深造本可留在美国,他坚持回到兰大报效国家。社会学家朱赤平先生划为右派21年,在矿井劳动得了矽肺病,但他晚年思想开阔,精神饱满,从不以病人自居。“南开弟子真不简单,连苦狱杂役也不例外。”金陵女大毕业的一位楼老学长,长期在工厂工作,木工、瓦工、打扫垃圾,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在什么岗位上都恪尽职守做到最好。云南的周承铮校友,受迫害20多年,老同学见面时他不诉苦,而是大谈他在砖厂如何改进技术,创造了快速搬运垒砖法。晚年的楼老喜欢弹钢琴,是老校友文艺活动的活跃分子,李凡先生、何瑞源先生文风都很幽默,很难想象他们当年受到过那样的磨难。而历经磨难,老先生们并不偏激,看问题常是平和的,持正的,从大局出发的,建设性的,很少见到发泄情绪式的文字。
      
      陶恒生先生原籍湖北黄冈陶胜六村(今属武汉市新洲区管辖)。陶家人才辈出,陶老的伯父陶述曾先生是交通、水利界泰斗,堂兄陶鼎来先生来是农业工程学家(2016年2月以95岁高龄去世)。陶老的父亲陶希圣先生是著名的历史学家,“食货学派”的创始人,弟弟陶晋生先生是历史学家,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今天的陶胜六村,陶家的旧宅已经不在了,但村民们还能叙述陶家对家乡教育和公益慈善的诸多贡献——直到现在,陶家后人依然在做出许多努力。
      
      陶老的《南开通讯》,话题很广泛,但总体而言,除了南开情怀,不外“忧国忧民”四字。陶老自己的文章也很多,他非常关注大陆的社会、教育状况,2000年以后每年春秋两季都回大陆小住,写了不少观感和学术文章。他还写了不少关于台湾、关于国家统一的文字。他的文风,非常平和,理性,包容,但大是大非问题毫不假借。他批评台独分子,批评某台湾作家对朋友的无义。他考证史料,认为“我是爱南开的”这句话不值得校友大书特书。老同学49年后成长在不同的环境,政治观点有差异是正常的,在《南开通讯》上,陶老把不同观点的文章并列刊出,让人想起四十年代重庆南开的报栏,一边是《中央日报》,一边是《新华日报》,让同学们自由选择。
      
      有一回,斗胆给陶老写邮件,很快就得到老先生的回复。以后多次邮件往还。老先生的邮件,抬头是“xx同学”(这是他们老校友之间的称呼),落款常是“恒生”,一丁点名人、世家子弟的派头都没有。重庆南开的老校友,当然不仅陶老是如此,这几年接触的所有老先生都是那么谦逊,真诚,和蔼,对比他们小几十岁的后辈称“贤弟”,无论当面交流还是接听电话,总是耐心地听对方把每一句话说完。这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民国范儿”吧?
      
      南开的精神是日新的。“南开通讯”网站在陶老去世前几个月,还进行了一次大的页面改版,推介文章增加了题图,视觉效果大为提升。每一期杂志最后,都列有详细的收支账目,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发布的通告,陶老自拟的,都要注明“编者的言论不代表同学会的立场”。想想网上的帖子,动不动就“五十万xx人民不答应”,“不转不是中国人”,“允公允能”和“愚弱散私”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当然,这样的作风也不仅是《南开通讯》才有,每一种老校友的级友杂志都是这样的风格。《四四萍踪》每一期的账目也是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百地书》每一本后都有“豆腐账”。《百地书》编发各省市各国同学的来信,每一本排列顺序都是不一样的,“北京”常排在后边(偶尔也在前,北京同学最多),边疆省份常排在最前。这些最细微处的安排,都体现了平等、公正、公开、注重细节等精神。老先生们受公能校训的影响,深入骨髓。
      
      老先生们奉献精神感人,但毕竟年事已高,需要有人接班了。前几年刘鹤守先生健在时,曾有老校友形容另一位时年已近80岁的校友是他的接班人。陶老办网站,校友们也讨论过接班人的问题,有人推荐了大陆一位70多岁的校友。让退休已十来年的古稀老人接班,怎么说,很有一些悲凉的味道。中青年校友人才很多,但要接弘扬公能精神的班,并不容易,没有过切身的教育经历,不容易知道“公能”是怎么回事。
      
      去年10月参加重庆南开中学80周年校庆,向陶老汇报了所见所闻,这些年学校的巨大进步,孩子们良好的精神气象,活动作风的俭约、实在,校园管理的井井有条,以及南开各校与会校友济济一堂、亲如一家的情形,陶老复信,欣慰之情溢于言表。90后校友和他联系,他们也在开始记录校史,借助新媒体弘扬校训精神,陶老是非常高兴的。他播下的种子发芽了。
      
      《南开通讯》已经随着陶恒生先生的远去成为历史。“南开通讯”网站再也不会更新了。但陶老精神不朽,老校友们的风范也必将影响到更多的人。60多年了,张伯苓的南开、那个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迹的老南开早已远去,但南开的精神还是在的,在如陶老一样“允公允能”的那些老校友那里。他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南开。“允公允能,足以治民族之大病,造建国之人才”,公能精神的传承如今一线仅存,但将来必然会复兴,而且会远远延伸到南开以外;陶老这个14年阅读量只有7万多的网站,也必将是未来公能精神在全社会复兴的重要思想源泉,力量源泉。
      
      陶老安息!
      
      陶恒生先生个人网站http://www.hstao.com/

    评分

    参与人数 2汉网币 +36 收起 理由
    兵哥哥 + 18 推荐
    麦壳儿 + 18 推荐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28 20: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n650319 于 2017-11-28 20:33 编辑

    楼主有家人在重庆南开吗?
    我们家长辈有三人出自重庆南开,去年还特意去了重庆南开一趟。
    据我所知,武汉以前(90年代)是有南开同学会的,现在不知道怎样了。帖子中提到的严欣荣先生,曾经是我父亲非常熟悉要好的同学,他们家是汉川人,他父亲严文郁毕业于武昌文华图书科,和我祖父是同学,一起共事20多年直到他家去往美国。
    家里还保存着一些南开的照片,发几张这里。
    张伯苓老校长1950.7.7.jpg

    1950年,张伯苓老校长在津南村住处
    南开大门1950.5.jpg
    解放后的南开大门

    午晴堂(礼堂)1950..jpg
    午晴堂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32
  • 签到天数: 5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8 21: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sun650319 发表于 2017-11-28 20:25
    楼主有家人在重庆南开吗?
    我们家长辈有三人出自重庆南开,去年还特意去了重庆南开一趟。
    据我所知,武汉 ...

    好珍贵的照片。张伯苓先生这张,他心情很沉重啊。严欣荣先生至今还资助着武汉和襄阳的许多学生。看报道上月他还回过重庆,参观了其父任首任馆长的重庆图书馆。
    民国时期有许多南开世家,最多的一家几十人在南开或者蜀光中学念书。这么说您家里也是了。老先生们真是了不起,从学术素养到生活细节。
  • TA的每日心情
    A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39 天

    连续签到: 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1-28 22: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陶述曾解放以后至担任副省长之前是湖北省水利厅的厅长——那个时候的民主党派作为正厅体现了当时政治的开明。我父亲曾是水利厅的行政科长,应该是认识陶厅长的,但交集可能并不多。我们从小只是从大人平时的言谈中,很少涉及陶厅长,一般都言及漆少川。漆虽是副厅长,但他是党组书记,也是正厅级,这正是官场的微妙之处。所以,据我揣测,陶在技术上有所钻研或把关,但在行政管理方面则尽量少沾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28 22: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专业路过 发表于 2017-11-28 21:08
    好珍贵的照片。张伯苓先生这张,他心情很沉重啊。严欣荣先生至今还资助着武汉和襄阳的许多学生。看报道上 ...

    是啊!张伯苓先生拍了此照不久,就被“请”到了北京,再后来的结果大家应该知道.....
    看了陶恒生先生的网站,知道了陶先生是46年的初三毕业,我父亲是45年10月入的初一,低一届,同时在校应该是相识的。 南开46级毕业照.jpg
    陶恒生先生在三排右5,一排右6应该是校长喻传鉴先生。
    芝琴楼.jpg
    陶先生的毕业照应该是在这栋楼前拍的,叫芝琴堂,去年我去参观时还在,作办公之用。
    1987年5月,严文郁先生由美回国参加重庆图书馆建馆40年,来校医院看望祖父.jpg
    1987年5月,严文郁先生由美回国参加重庆图书馆建馆40年,来校医院看望祖父(背面).jpg
    严文郁先生1987年受重庆市邀请,从美国回国参加重庆图书馆建馆40周年纪念活动,该图书馆的前身就是严文郁先生创办的国立罗斯福图书馆。
    期间严文郁先生专程去重庆北碚西南师范大学,看望住院的祖父,祖父1952年至1984年任该校图书馆馆长,教授。他们都是从武昌文华(华中)大学走出去的,中学,大学都是同班。
    这次见面后,祖父第二年就去世了,严文郁先生高寿至100,于2005年在美国去世。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11-29 11: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好帖子!
    我父亲也是南开毕业的,陶述曾先生80年代为我父亲落实政策一事与涂建堂先生一起在省政协有一个提案,至今难忘!谢谢!
    psb.jpg
    中间坐着的为张伯苓校长
    psb (1).jpg
    psb (2).jpg
    psb (3).jpg
    psb (4).jpg
    父亲与南开大学的同学在一起
    psb (5).jpg
    我姑妈也是南开中学毕业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29 12: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麦壳儿 发表于 2017-11-28 22:04
    陶述曾解放以后至担任副省长之前是湖北省水利厅的厅长——那个时候的民主党派作为正厅体现了当时政治的开明 ...

    佳帖。建议麦版置顶。顺便问一句,漆少川是黄冈漆家的么?

    点评

    漆林的父亲。  发表于 2017-12-2 12:13
    是的。  发表于 2017-11-29 21:43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32
  • 签到天数: 5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9 21: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调重弹 发表于 2017-11-29 11:19
    谢谢楼主好帖子!
    我父亲也是南开毕业的,陶述曾先生80年代为我父亲落实政策一事与涂建堂先生一起在省政协 ...

    您的父亲太了不起了。拜读过您的文章,令尊大人身上,点点滴滴体现的公能精神,令人感佩不已,浩叹不已。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7-25 01:17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11-30 10: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专业路过 发表于 2017-11-29 21:36
    您的父亲太了不起了。拜读过您的文章,令尊大人身上,点点滴滴体现的公能精神,令人感佩不已,浩叹不已。

    那一代知识分子觉得是他们应该做的,于国于民有利的事!谢谢问好。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0:32
  • 签到天数: 50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1: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sun650319 发表于 2017-11-28 22:56
    是啊!张伯苓先生拍了此照不久,就被“请”到了北京,再后来的结果大家应该知道.....
    看了陶恒生先生的 ...

    民国这些老先生真是了不起。令尊大人是重庆南开51级的了,听51级的老人说,他们还有微信群,叫“三点半精神”。前不久在成都有幸见到令尊的两位同学,风度气质真是不一样。85岁高龄,一位每天游泳,一位是名牌大学副校长退休,在小区当业主委员会主任,为居民排忧解难。
    文中提到的还有一位胡晓愚先生是湖北人,黄梅胡宗铎先生之子,应已去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7-12-15 18:01 , Processed in 0.078278 second(s), 1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