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汉网论坛暂停注册功能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古三皇人
收起左侧

本土文化奇葩——武汉民间童谣(连载、欢迎补正讨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11:3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8-12-25 11:41 编辑

                                        396.小女婿

    小女婿,一十三,一次能背两块砖。小女婿,生得美,长成两条打鸡腿。小女婿,冇得床高,一夜床上两泡尿。小女婿,三尺长,你是儿来我是娘。小女婿,你再口昂,就把你丢在外面喂豺狼。

    由陈伶俐提供。
    小女婿:已成年的女性和未成年的男性结成夫妻,因为男的太小,有的甚至还是小娃娃,故称“小女婿”。小女婿是旧时特有的一种社会现象。名曰做媳妇,实际是一边给婆家当女工,一边照顾“小丈夫”,而男孩成人后,往往另娶新妻,作为女方,身不由己,命运是十分悲惨的。湖北地区有不少关于“小女婿”的歌谣,以京山、天沔一带流传的一首同名歌谣最有名。
    打鸡:武汉人称“斗鸡”为“打鸡”,斗鸡是一种以善打善斗而著称的珍禽,比一般公鸡要高许多,两条腿特别细长,形容人腿长,武汉俗称“打鸡胯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13: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397. 小气鬼

    小气鬼,喝冷水,跶破了碗,割破了嘴;娶个婆娘吊颈鬼,生个儿子一条腿。

    儿时习唱。
    小气鬼:所指有二,一指特别吝啬,舍不得用钱,过分节省的人,二指心胸狭窄,受不得一点冤枉、误会、委屈的人。
    婆娘:这里指媳妇。
    吊颈鬼:也叫吊死鬼。在民间传说中的形象基本是披发吐舌,脸色卡白,面目狰狞,此处形容娶的媳妇长相十分丑陋。
    尽夸张之能事,极力嘲弄小气之人,特别是“生个儿子一条腿”,更让人忍俊不禁。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12: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398. 小麻雀

    小麻雀,墙头坐,叽叽喳喳笑哪个?笑苕货,太龌龊,花脸壳,泥巴脚,快洗干净去上学。

    由司锋提供。
    苕货:小名。
    龌龊:wo2  ·cuo1肮脏,不干净,也可以用来指思想行为卑劣下流。
    花脸壳:花脸壳子,原指一种纸糊的假面具,此处指脸上很脏,五花六画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8 18: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8-12-28 18:23 编辑

                                                 399. 乡里伢(一)

     乡里伢,喝糖茶,打臭屁,屙蝌蚂。

     儿时习唱。
    屙:人或动物自己排泄。
    蝌蚂:音“ke2·ma3”,方言,青蛙、田鸡。一作蛤蟆。
    此处有讥笑农村孩子的成分,而农村孩子亦有“汉口的伢,喝糖茶,打臭屁,屙蝌蚂”之谣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13: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8-12-29 13:25 编辑

                                         400. 乡里伢(二)

    乡里伢,生得苦,砖头瓦碴揩屁股。

    儿时习唱。
    瓦碴:小瓦片,碎瓦片,碴,读如cuo1。有写作“瓦撮”的,如《中国谚语集成: 湖北卷》中有“金银铜铁锡,砖头瓦撮灰”。
    这谣道出了过去农村卫生条件差,卫生用品少,生活质量很低

点评

敝故乡,从前上学伢嘲笑放牛伢:放牛伢儿好一苦,石头瓦切揩屁股。切,疑为屑的音变。又,我六十年代初上小学,还唱过了。  发表于 2019-1-1 16:07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11: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8-12-30 11:13 编辑

                                        401. 乡里姑娘

    乡里姑娘进城来,打倒赤脚冇穿鞋,何不嫁到城里去,上穿旗袍下穿鞋。城里伢们莫笑我,我的好处比你多,上山能够挑柴禾,下水可以摸田螺。城里伢们冇得我,冇吃冇穿冇得活。

      由孙必国先生传唱。
      打倒:打着。
      好处:长处。
      柴禾:即柴火,能燃烧以提供热量的树枝、秸秆、杂草等。
      面对城里孩子的嘲笑,乡里姑娘不慌不忙,不亢不卑,细说打赤脚的自在和好处,令城里伢汗颜,因为他们不能挑柴火,也不会,也没有机会去摸田螺,而且无农无以活。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4: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402. 乡里大姐

    乡里大姐上街来,黄泥巴裹脚大花鞋;一踏踏了半边街,砖头瓦块都掀开。

    选自黎锦晖、吴启瑞、李实搜编《中国廿省儿歌集(第八集)》第20页。
    以夸张的手法,嘲弄乡里大姐大脚大手,到街上来弄得惊天动地的情形。
    朱介凡《中国儿歌》第299页亦有载录。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 18: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9-1-1 18:29 编辑

                                      403. 不清洁的女子

    一个伢的妈,好拉瓜,洗脚的水,调粑粑,身上的虼蚤搓麻花。

    选自朱天民《各省童谣集(第一集)》第81页。
    拉瓜:今作垃坬,la1·gua1,肮脏,不讲卫生。
    虼蚤:一种寄生虫。此处似为“圪渍”所误。圪渍,指长期不洗不擦,身上留下的汗渍,油迹、污垢、分泌物等混合体,圪渍很脏,有异味。《中国儿歌》作“垢浃”。
    朱天民先生的《各省童谣集(第一集)》出版于1923年,他将这首被人视作粗俗的武汉童谣整理成文,变成铅字,告知世人,应该说是有见识的。
    这类所谓的粗俗之作不惟武汉独有,全国好多地方都有。民国时期北平有对夫妇,女的叫萨雪如,男的叫李文裿,被人誉为才子佳人式的组合。1928年,他们合作出版了《北平歌谣集》,大受欢迎,十分畅销,1930年又编撰了《北平歌谣续集》,其第七十八首题为《小孩他妈》:
    小孩他妈,啊啦吧唼,洗脚的水熬倭瓜,
    干鹹(咸)菜大把抓,糠窝窝头吃十三,
     被窝里吃,被窝里拉,被窝里放屁,赛个喇叭。
    这是北平版的“一个伢的妈,真垃坬”,源自文化之都,帝京之所,但若论粗俗,比武汉流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啦吧唼”,可能是老北京话,大概是“肮脏、腌臜”的意思,也就是武汉人说的“垃坬”。
    至今这首童谣还在武汉小街小巷传唱,只不过句子略有改动:“一个伢的妈,真垃坬,洗脚的水搨粑粑,身上的圪渍搓麻花,围桶里面搋糍粑”,最后一作“围桶盖子敬菩萨”。  
    朱介凡《中国儿歌》302页亦有载录。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13: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9-1-2 16:53 编辑

                                404. 丑  货

    丑货丑货,扁担摇窝;挑到堤上,碰到姨娘,姨娘打个屁,叫他回去;回去跶一跤,头上跶个包

    选自《蔡甸民间歌谣集成》175页,陈进军搜集。编者将其归并在“小名谣”一类。
    民间素有给小孩,特别是男孩起贱名的习俗。人们认为小孩名字太好,太过响亮,容易引起阎王爷的注意,以致早夭,而贱名能使孩子消灾避难,健康成长。“贱名长命”之说,古而有之,比如陶渊明小名“溪狗”,王安石小名“獾郎”等。武汉坊间,男孩贱名多为“丑货、苕货、尿货、槐货、憨砣、花子、狗子、丫头”等。女孩一般很少有贱名,男尊女卑,女孩本来就“贱”,连起贱名的待遇也取消了。现今,贱名现象基本绝迹,小名还存在,多是一些表示亲切、爱昵的称呼。
    姨娘:所指有多种。指姨太太,一妻多妾制的产物;指姨妈,即母亲的姊妹;还有指女佣工的。另,武汉人把女性化的男人也戏称为“姨娘”,相当于现如今的“娘炮”。
    跶个包:原文“挞个疱”。
  • TA的每日心情
    A
    2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82 天

    连续签到: 4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9-1-2 14: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童谣,小时常唱。而且是常常带着几个在巷子里边跑边唱。
    楼主每一发帖,就顿时勾起了我对儿时的回忆,
    多谢!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20-1-24 22:16 , Processed in 0.12400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