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古三皇人
收起左侧

本土文化奇葩——武汉民间童谣(连载、每日更新,欢迎补正讨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14: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1-19 14:31 编辑

    一个伢的妈
    稍有点年纪的武汉人,大概都唱过这首童谣:“一个伢的妈,真垃坬,洗脚的水搨(拓)粑粑,身上的圪渍搓麻花,围桶里面搋糍粑”,最后一句有的也唱成“围桶盖子敬菩萨”。
    这是再俗不过的了。然而,我却惊异地发现,它早就被人编入大雅的书中了。
    1923年,朱天民先生编拟了一本《各省童谣集(第一集)》,共收录16省童谣203首,其中,湖北省有18首,注明的流传地大多为武昌。在这本书的81页,我看见“一个伢的妈”就在里面,原文如下:“一个的妈,好拉瓜,洗脚的水,调粑粑,身上的虼蚤搓麻花”。呵呵,跟现如今传唱的基本一样。
    感谢朱天民先生,早在90多年前,他就将这首被人视作粗俗的武汉童谣整理成文,变成铅字,告知世人,此举应该说是有见识的。
    俗和雅,其实并无严格的界限。
    看来很俗气的东西,或许都能找到雅致的影子。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14: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伢的妈.png
原文如下:“一个的妈,好拉瓜,洗脚的水,调粑粑,身上的虼蚤搓麻花”。呵呵,跟现如今传唱的基本一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14: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头  
    我小时候个子不高,头蛮大,他们都喊我大脑壳。碰到下雨,一些伢们就冲着我唱:“大头大头,下雨不愁,别人有伞,我有大头”,我对这首童谣印象特深。我的《大城小巷》中就有记载。
    然而,这次,我在别的地方瞧见了它。
    上世纪20年代,由黎锦晖、吴启瑞、李实等人搜编的一部童谣集《中国廿省儿歌集》出版发行,在其“第五集”第20页上,我看见了一首北京童谣:“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有雨伞,我有大头”,这与武汉流传的版本几乎完全一样。
    这着实出乎我的意料。
    北京,武汉,这是一种文化上的连接和交融。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14: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QQ截图20171119142249.png
       上世纪20年代,由黎锦晖、吴启瑞、李实等人搜编的一部童谣集《中国廿省儿歌集》出版发行,在其“第五集”第20页上,我看见了一首北京童谣:“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有雨伞,我有大头”,这与武汉流传的版本几乎完全一样。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14: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1-19 14:32 编辑

    打哇哇
    把自己的小手放在嘴上,口向外送气,手来回轻打,此时会发出一阵阵的“哇啦哇啦”的声音,武汉人至今还把这种儿戏叫做“打哇哇”。“打哇哇”,也是武汉方言,在斥责“说话不负责任,信口胡言”时,人们会说“莫在那里随口打哇哇!”
     这回,我找到了它最早的出处,或者说是源头。
    我国最早的一部儿歌集是明人吕坤编辑的《演小儿语》,该书成于1593年,距今400多年了,其中就有打哇哇的记载:“打哇哇,止儿声,越打越不停。你若歇了手,他也住了口”。([明]吕坤《演小儿语》,转引自南宫庄等著,志成,文信校注《蒙养书集成(一)》第110页,三秦出版社,1989年10月第1版)。
    这的确让我有点兴奋,这就是文化的传承,文化的根基。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14: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QQ截图20171119142727.png

    我国最早的一部儿歌集是明人吕坤编辑的《演小儿语》,该书成于1593年,距今400多年了,其中就有打哇哇的记载:“打哇哇,止儿声,越打越不停。你若歇了手,他也住了口”。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14: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1-19 14:29 编辑

     谁人放屁
    我小时候唱过这首童谣:“叮叮乓乓,围桶遭殃,有人打屁,闻到臭气,臭气开花,一定就是他”,也玩过这种指指点点的儿戏。
    放屁本是人的正常生理功能,然生活中常被人视作不雅,尤其在公共场合。作为大人,一般情况当然不会去追究“作案者”,而天真的儿童,却把它作为嬉闹的好机会。用歌谣来点断、来确定谁是放屁者,童趣隐在其间。
    选注的时候,我曾犹豫过,这是不是太“俗”了一点?
    然而,我渐渐发现,这类童谣不独武汉有,其他地区也有。
    如《淮安歌谣集》第六首云:“玎玎珰珰,敲锣烧香,谁人放屁,烂落肚肠!一根竹子劈四枒,不是你来就是他”。(叶德均:《淮安歌谣集》,国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研究所出版,1929年7月版。)
    呵呵,要说武汉的伢们还算是文明的,至少没有咒骂放屁者“烂落肚肠”!
    还有台湾童谣《点劳点叮当》:“点劳点叮当,什人放臭屁,脚仓烂一孔”,这也骂得很厉害。
    最后,我决定将其选入,毕竟,它是民俗文化,是客观存在。淮安、台湾能选,武汉为什么就不能选呢?   
    我很赞同周作人先生对童谣的一些研究见解,他曾经说过:“童谣用在教育上只要无害便好,至于在学术研究上,那就是有害的也很重要了”(周作人《吕坤的演小儿语》,北京大学歌谣研究会《歌谣周刊》12号,1923年4月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19 14:3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童谣属俗文学,植根市井草民,为优秀文化遗产。作者长年搜集。推广。传承是我市少见,功莫大焉,特点赞三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9 14: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望江斋 发表于 2017-11-19 14:33
童谣属俗文学,植根市井草民,为优秀文化遗产。作者长年搜集。推广。传承是我市少见,功莫大焉,特点赞三下 ...



        谢谢老哥点赞!许久未见,我这里给您家请安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19 14: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三皇人 发表于 2017-11-19 14:22
打哇哇    把自己的小手放在嘴上,口向外送气,手来回轻打,此时会发出一阵阵的“哇啦哇啦”的声音,武 ...

与古三皇人老师商榷。在我的印象中,小孩子打哇哇有请求游戏不算,要求重来的意思。比如小孩子玩躲猫猫,有一个孩子还没有躲好,这时捉猫猫的孩子开始捉猫猫,没躲好的孩子就可以打娃娃,要求不算并重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7-12-19 02:15 , Processed in 0.070918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