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古三皇人
收起左侧

本土文化奇葩——武汉民间童谣(连载、每日更新,欢迎补正讨论)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5: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2-6 15:07 编辑

                                      042. 打金鼓(官打巡强)

    打金鼓,过金桥,官老爷,饶不饶?不饶!不饶!不饶!打金鼓,过金桥,官老爷,饶不饶?饶!饶!饶!

    儿时玩唱。
    “官打巡强,不打成王”,老武汉的一句俗话,讲的是一种传统四人游戏。官:官老爷;打:打手;巡:旧读xin2,巡逻的捕快;强:强徒,武汉方言指强盗,且有“大伙强徒”(一作“大滑强徒”)之说,相当于“江洋大盗”。徒;tou1。
    先纸条上分别写上这四个字,再拈阄,拈到什么字就充当什么角色。玩法有两种:
    1、拈阄完毕,由拈到“巡”的孩子来判断其他三人谁是“强”,猜中则罚“强”;若捉拿错误,抽到“强”的马上喊“飞天!”或“强徒逃跑!”,于是自己的罪责就解除了,而“巡”则要接受处罚。
    2、拈阄完毕,拈到“强”的孩子赶紧跑开,由“巡”去追他,限定时间,如果追到则罚“强”,追不到则罚“巡”。有这样的规定,其结果就富有戏剧性,抽到“强”的人不一定会挨打。
    后面的审问和处罚都是一样。“官”负责提堂问审,“打”只管执行命令。执“刑”中,“打”高声问道:“打金鼓,过金桥,官老爷,饶不饶?“,开始都是“不饶、不饶”,这样就要用刑。用刑,当然是象征性的,就是用双拳在对方背上轻轻地锤几下。几轮过后,“强”不断求饶,后来也就“饶”了。游戏重新再开始。
    这个游戏角色化,考验人的机智,如果“巡”会察言观色,善于分析,是有可能从其他三人的表情中,猜出谁是“强徒”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1: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043. 打豆腐

    打,打,打豆腐;哪边高?右边高!哪边低?左边低!打,打,打豆腐;哪边高?左边高!哪边低?右边低!打豆腐,打豆腐,豆腐打好快来买。一升豆子打几块?打x块……

    由余忠兵提供。
    模仿打豆腐劳动的游戏歌谣。湖北民谣“世上唯有三桩苦,撑船打铁磨豆腐”,这里的磨豆腐却很轻松。
    母子或两童相对站立,双手互拉伸开,然后演唱歌谣,游戏者随着歌谣做动作,手或高或低,或牵手翻花,变成背靠背。一升黄豆打几块?打x快,头一低就翻过来了,打几块,则翻几次。游戏完后,还有一个动作,高抬其手,让孩子或另一个孩童从中穿插,转身360度。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1:5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2-7 11:55 编辑

                                       044. 打头的
           
    打头一挂鞭,打二是神仙,打三骑花马,打四不沾边。

    选自朱介凡《中国儿歌》第11页。
    群儿赛跑争先的游戏歌,有念毕歌谣再开始赛跑的,也有边念边跑的,也有发起者突然起念起跑的。
    打头:带头的,领先的。宋代陶谷《清异录·肢体》:“天下多口不饶人,薄德无顾藉,措大打头,优伶次之”。                            一挂鞭:得了第一,值得放鞭庆贺。
    是神仙:妙哉,不得第一,却成神仙。                                                                                        不沾边:不值得一提,排不上号。
    最后一句一作“打四是爬爬”,“爬爬”,武汉人俗呼乌龟。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10: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2-8 10:37 编辑

                                  045. 打偏偏

    打偏偏,接家家,家家怀里一个热粑粑,人家的伢,一大块,我的伢,一指甲,家家死了不哭她,挑堆牛尿贡倒她。

    选自北京大学歌谣研究会《歌谣》第一卷第29号(1923年10月21日出刊)第2版,黄朴搜集。
    偏偏:即撇撇(借字),pie2·pie,一种自制玩具,用纸折叠的四方、三角等形状的小片子以及画片(洋画)等。撇撇很薄,武汉人戏称身体单薄者为“撇撇”,文革中,也有人把警察叫“撇撇”(隐语)。撇撇也被孩子们用作打珠子等游戏的赌资,所以武汉伢们也叫它“分子”。过去,常用香烟盒子叠撇撇,“大桥、牡丹”等高档香烟盒子叠的撇撇,“分值”就高一些,而“大公鸡、城乡”等低档香烟盒子叠的撇撇,“分值”就低一些。
    贡倒她:贡,贡奉;此句言把牛屎作为死人灵前的供放品。
   《蔡甸民间歌谣集成》第163页上亦有刊载。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10: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2-8 10:44 编辑

                                046. 对角棋

    对角棋,十五噼,抽你的筋,剐你的皮,金光牛皮马,看你还下不下——对、角、棋。

    选自何祚欢《棋坛英才在民间》,原载《江城民谣》(武汉出版社,2006年11月)187页。
    对角棋:民间流行的一种孩童棋盘游戏,大人也很喜欢。各持三子,在带对角线的田字框内,三子成一线者为胜。
    噼:象声词,拍打或爆裂的声音,此处指抽打手掌的声音。十五噼,即打十五下。对角棋走输了,输者要伸出手让赢家打,赢家往往一边打一边唱。原作“劈”。
    抽筋,剐皮,当然是一种戏谑说法。                                                                              
    金光:疑是精光,剥得精打光,或者是输得精打光。
    最后三字,一字一停顿。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14:37
  • 签到天数: 79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7-12-8 15: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实在有趣,又把我带到儿时在宗关巷子里,带着一些小伢(包括我的妹妹、侄儿侄女)们边走或边跑着唱“天上乌乌神---”的往事回忆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2-9 19: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唱的歌谣,自发的游戏,其乐无穷,无穷的乐趣!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2-14 20:24 编辑

                                    047. 丢  跤

        丢跤,丢跤,丢倒地下一大包。
       
        儿时习唱。
        武汉伢把摔跤叫作丢跤,一个“丢”字,既显现了乡土气息,地方特色,也与体育竞技场上的“摔跤”区别开来。
        丢跤是一种游戏,虽然家长不准,学校不教,但仍然在一些男孩子中间盛而不衰,禁是禁不住的,只要有机会,丢它几跤,那就是享受。学习好,让人羡慕;会丢跤,也会得到许多孩子的尊重。
        丢跤游戏讲究“三打两胜”,也有一些约定成俗的规矩,游戏者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特别是不能有意使出伤害性的动作,犯规或者“毛痞”。都会受到谴责。
        每当一场丢跤结束,负者被摔在地上,就会有人抚掌而歌,仿佛是对胜者的祝贺。下,ha 3,上声。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三皇人 于 2017-12-14 20:26 编辑


                                       048. 划  头(一)


        乌里乌里锤,乌里乌里叉,乌里乌里三娘娘管金叉;佛老爷,过刀杀;赵子龙,真伟大;小娃娃,一嘴巴,输了的,小王八!叮叮梆梆啐!

        选自《蔡甸民间歌谣集成》第170页,胡熙文搜集。
        玩游戏,谁先谁后,最公平的办法是通过划拳来定输赢,划拳源起于汉代,明李日华《六研斋笔记》载云:“以手指屈伸相搏,谓之豁拳,又名豁指头”。武汉话叫“划头”,“划头”有“争头”的意思,表达上似乎更准确。
        手势有三,通用称呼“石头、剪子、布”,汉式则为“锤头、金叉,三娘娘”,手势也不一样,“锤头”为紧握拳头、“金叉”为竖起大拇指和食指,呈八字状、“三娘娘”为伸出中指、无名指和小指。“锤头”管“三娘娘”、“三娘娘”管“金叉”,“金叉”管“锤头”。管,就是大于对方,胜过对方。
        佛老爷:大拇指。
        过:武汉话,介词,用,拿。
        赵子龙:即赵云,字子龙,常山真定人,三国蜀汉虎将,追谥顺平侯。
        小娃娃:指小指头。
        叮叮梆梆啐:说到此,齐出拳式。啐:cei4。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049. 划  头(二)


        乌里乌里锤,乌里乌里叉,乌里乌里三娘娘管金叉。炒茄子,切切切;包饺子,捏捏捏;好孩子,要团结;坏孩子,把皮扯;好孩子,吃西瓜;坏孩子,挨嘴巴!要风要雨要棉花?

        选自《蔡甸民间歌谣集成》第170页,董明霞搜集。
       “划头”有输有赢,不单凭运气,和猜拳一样,也有一定技巧。
        此谣分为两个部分,唱完“乌里乌里锤,乌里乌里叉,乌里乌里三娘娘管金叉”后,齐出拳式,分出胜负,然后由胜者再往下唱下。“要风要雨要棉花?”,是询问处罚方式。要风,在对方手心上吹口气;要雨,喷点涎;要棉花,就在对方的柔软处掐一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7-12-19 02:15 , Processed in 0.064609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