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84|回复: 3
收起左侧

[健康养生] 吃胆与口福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A
    昨天 02:44
  • 签到天数: 1188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10-15 08: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吃胆与口福

    by 古龙

    ___________

    一、吃得是福

    我从小就听人说"吃得是福",长大后也常常在一些酒楼饭馆里看到这四个字,现在我真的长大了,才真的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

    吃得真是福气。

    唯一令人不愉快的是,现在能有这种福气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社会越进步,医学越发达,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对于吃的顾虑也越来越多,心脏、血压、肥胖、胆固醇,这些我们的祖先以前连听都没有听到过的名词,现在都已经变成了吃客的死敌。

    在这种情况下,要做一个真正的吃客,实在很不容易。

    吃得是福。能吃的人不但自己有了口福,别人看着他开怀大嚼,吃得痛快淋漓,也会觉得过瘾之至。

    可是能吃还不行,还得要好吃、会吃、敢吃,才算具备了一个吃客的条件。

    一听到什么地方有好吃的东西可吃,立刻食兴大发,眉飞色舞,恨不得插翅飞去吃个痛快,就是吃得塌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也在所不惜。别的事都不妨暂时放到一边去。

    这种人实在值得大家羡慕。

    有些人虽然在美食当前时,也打不起精神来,不管吃多好吃的东西,也好像有毒药一样,让别人的食欲也受到影响,这种人当然是不够资格做吃客的。

    够资格做吃客的人并不多,我的老师高逸鸿先生,我的挚友倪匡都够资格。一看到他们坐在桌子上,拿起筷子,我就感觉得精神一振,觉得人生毕竟还是美好的,能活着毕竟还不错。

    他们虽然也有些不能吃不敢吃的顾忌,可是好友在座,美食在案,他们也从来不甘后人。

    二、吃的学问

    "会吃"无疑是种很大的学问,"三代为官,才懂得穿衣吃饭",这不是夸张,袁子才的《随园食谱》有时都不免被人讥为纸上谈兵的书生之见。

    大千居士的吃和他的画一样名满天下,那是倪匡所说:"用复杂的方法做出来的菜。"

    做菜是种艺术。从古人茹毛饮血进化到现在,有很多佳肴名菜都已经成为了艺术的结晶,一位像大千居士这样的艺术家,对于做一样菜的选料配料刀法火功的挑剔之严,当然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可是倪匡说得也很妙。

    菜肴之中,的确也有不少是要用最简单的做法才能保持它的原色与真味。所以白煮肉、白切鸡、生鱼片、满台飞的活虾,也依旧可以保存它们在吃客心目中的价值。

    可是要做谭厨的"畏公豆腐",大风堂的"干烧鳇翅"这一类的菜,学问就大了。

    据说大风堂发鲍翅的法子,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某一门某一派的家传武功绝技一样,传媳不传女,以免落入外姓之手。

    名厨们在治理拿手绝活时,也是门禁森严,不许外人越雷池一步,就像是江湖上帮派练武一样,谨防外人与后生小子们偷学。

    奇怪的是,真正会做菜而且常做菜的人自己却不一定讲究吃。

    "谭派"名厨彭老爹就是一例。他在台北时,我去跟他吃饭,如果喝多了酒,他几乎从不动筷子,平时也只不过用些清汤泡碗白饭,再胡乱吃些泡菜豆豉辣椒而已,我看他吃饭,常常觉得他是在虐待自己。

    三、吃胆

    会吃已经很不容易,敢吃更难。

    有的人硬是有吃胆,不管是蜗牛也好,老鼠也好,壁虎也好,蝗虫也好,一律照吃不误,而且,吃得津津有味。

    我有个朋友是武侠电影的明星,非常有名气的明星,温文儒雅,英俊潇洒,也不知道是多少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剑在手时,虽千万人,亦无惧色。

    他也真有吃胆。

    我就看见过他把一条活生生的大蟒蛇用两只手一抓,一口就咬了下去,从从容容,面不改色,就把这条蛇的血吸了个干干净净。

    他甚至还曾经把一只活生生的老鼠吞到肚子里。

    唐人话本中还有段记载,说是深州有位诸葛大侠,名动天下,渤海的另一位大豪高瓒乃闻而访之,两人互斗豪侈的结果,诸葛昂居然将一个侍酒失态的女妾"蒸之坐银盘,于奶房间撮肥嫩食之",连高瓒都不禁看得面无人色,要落荒而逃了。

    这种吃法,不吓得人落荒而逃才怪。

    四、吃的情趣

    当代的名人中,有很精于饮馔的前辈都是我仰慕已久的,高师逸鸿、陈公定山、大风堂主、陈子和先生、唐鲁孙先生、梁实秋先生、夏元瑜先生,他们谈的吃,我非但见所未见,而且闻所未闻,只要一看到经由他们那些生动的文字所介绍出来的吃,我就会觉得饥肠辘辘,食欲大振,半夜里都要到厨房里去找点残菜余肉来打打馋虫。

    后生小子如我,在诸君子先辈面前,怎么敢谈吃,怎么配谈?

    我最多也不过能领略到一点吃的情趣而已。

    有高朋满座,吃一桌由陈子和先生提调的乳猪席,固然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享受。

    在夜雨潇潇,夜半无人,和三五好友,提一瓶大家都喜欢喝的酒,找一个还没有打烊的小馆子,吃两样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小菜,大家天南地北地一聊,就算是胡说八道,也没有人生气,然后大家扶醉而归,明天早上也许连自己说过什么话都忘了,但是那种酒后的豪情和快乐,却是永远忘不了的。

    这岂非也是一种情趣?

    我总觉得,在所有做菜的作料中,情趣是最好的一种,而且不像别的作料一样,要把分量拿捏得恰到好处,因为这种作料总是越多越好的。

    在有情趣的时候,和一些有情趣的人在一起,不管吃什么都好吃。

    有一天晚上,一个薄醉微醒后的晚上,我陪两个都很有意思的朋友,一个男朋友,一个女朋友,我问他们:

    "现在你最想吃什么?"

    他们两个人的两种回答都很绝。

    一个人说:"我最想吃江南的春泥。"另外一个人说:

    "我想吃你。"



    本文选自《朗读者》/ 董卿主编/人民文学出版社
  • TA的每日心情
    A
    2017-11-4 15:15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10-15 16: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每次自己什么都想吃,但是实际吃起来,真吃不了多少,可惜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5 17: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人什么都敢吃,因此广东人最会吃,粤菜因此出名。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5 17: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云南人更敢吃,好多虫子都敢吃,厉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7-11-21 04:55 , Processed in 0.061315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