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KSWP
收起左侧

[城市印象] 杭州,一个去了一次之后再也不想去第二次的地方——国庆武汉至杭州自驾游有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0: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1-5 13:17 编辑



第三章   2017年国庆武汉至杭州自驾游有感之——杭州“干净优美”的假象是如何造成的呢?浙江硬是把《思想》和《理论》运用和发挥到了极致啊,这的确是人们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原因。



    我的奇瑞小QQ一接近或一踏入浙江省,传说中的浙江农民都非常“富裕”的假现象就展现在我的面前了——浙江农村沿途的农民住房,全都是设计成小别墅式的小洋楼,非常之精致、华贵,完全给人们造成一种浙江的农民都非常富裕的“假象”。

    其实,我写到这里,用的是我上小学时作文中的“倒叙”手法,这是没得办法的。因为你开车去杭州的话,你首先要经过的是浙江的农村,你的汽车不可能直接飞到杭州市中心。——因为杭州问题的答案,从我一踏入浙江省农村的第一步开始就已经得到了。如果是坐飞机先到杭州找问题,之后再去浙江农村去找答案,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但我是开车去杭州的,这个是没有办法改变的。“高考”试卷还没有出来,“高考”的答案就泄露出来了。

    杭州为什么会给人一种“干净优美”的假象呢?我就不信杭州人都是NM外国人?国人的本性,应该都是差不多的吧?对不对!
——杭州之所以给人们造成了一种“干净优美”的假象,那不是因为杭州人的素质有多么高,而是因为进入杭州市的农民非常之少。

    不信,你等到春节时的那几天再看看我们大武汉,其干净优美之程度绝对不亚于美国、欧洲、小日本的香格里拉!——武汉为什么给人一种“肮脏”的假象呢?就是因为进入武汉的农民是人类社会城市中最多的。

    大家千万么搞左了——农民与农民工,那是有本质上的特大区别的。在全中国的所有大城市中,进入武汉的农民最多,而进入广州的农民工最多。农民把武汉当成了自己的家,而农民工在广州那是要受到一定约束的。

    “周黑鸭”就是一典型的农民,而不是农民工。他就把武汉当成了自己的家,为我们武汉的经济建设作出了最伟大的贡献;而“雷军”,就是一“农民工”,而不是农民。广州的工厂如果有活做,他就往广州跑。——因此,我多次说过,对于我们武汉来说,“周黑鸭”要比“雷军”重要万亿倍,而且还NM不止。

    好了,还是言归正传!

    为什么浙江的农民都不进城、且都非常“富裕”呢?因为我沿途看到浙江的每个村子里都至少有一个“乡镇企业”,所以村子里的农民们就不必去城市里打工了,直接就在村办的乡镇企业上班就行了。

    浙江的农民们在自己村子里的“乡镇企业”上班赚到钱之后,他们一般只会在自己的村子里盖房和生活,不必再长途跋涉地跑到城市里去打拼、买房、做苦力了。这一来,就导致进入杭州的浙江农民或农民工就非常少,这就给人们造成了杭州非常“干净优美”的假象,人们还误以为杭州人的素质高。都是中国人,我就不信杭州人的素质比我们汉口“老玩的”素质高到哪里去?

   
而我们湖北的“乡镇企业”非常少。我“走访”过的一些湖北农村地区,一般都是那些个“垄断地主阶级”在开山、采石、挖矿、休闲娱乐等(江夏区最严重),大多数农民们根本得不到实惠,而且还深受环境破坏之困扰。因此,失去土地的湖北农民只得背井离乡来到武汉,“错把他乡当故乡”。


    别说是湖北的农民,就是武汉市周边近郊的农村,农民们已经没有办法在自己家乡的土地上生存了,因为农民的土地全被房地产开发商和城市有钱人占领了。

   
而在浙江,农村和城市是泾渭分明的。城市在发展,农村也在发展,这就是毛泽东的一贯建设思想。

    那么,江浙一带富裕的农民们都不种田了,那粮食从哪里来呢?——有你们湖北农村的“耕地红线”保护着,还怕我江浙人没有吃的?尽管价格高得离谱,但我们江浙有钱撒。

    其实,江浙一带的“乡镇企业”占用不了多少耕地,也污染不了多少耕地,因为他们江浙今天的“乡镇企业”大多都是代工(
装配)工业,原材料都是别人现成的,它就相当于我们武汉在文革时期居委会里办的类似于“叠火柴盒”的小工厂一样。——这种“代工工业”是既来菜、又没有多少污染。因此,你走在浙江的农村时,很少见到象我们湖北那种开山、炸山、采石的恐怖现象。

   浙江们真是把《理论》中的“离土不离乡”发挥到了极致啊,这一点你还真不得不佩服。

    那为什么我们湖北农村就不能象浙江农村那样“离土不离乡”、大搞“乡镇企业”呢?——这就是文明与野蛮之区别!我们湖北几千年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我们湖北怎么可能去与农耕的江浙去相提并论呢?我们湖北多文明啊,因为几千年来所有的文明都在争夺我们湖北,我们湖北何必与他们去斤斤计较呢,味不能丢撒。

    你大武汉把城市的“大饼”都滩到农村里去了,那农民们在农村里就实在是呆不下去了,那农民们就只得涌进到你城市里来,再把一脚的脏泥巴都带到你的武汉市中心城区里来。这个时候,你武汉想不“肮脏”那都不可能。——你城市人跑到农村去“坑害”农民,那农民肯定就会反过来跑到你城市里来“坑害”你城市人,这是一定的。

    在此,我再重复一遍我过去的观点——今天中国所有的问题,全都是因为“北上广深”和江浙沿海地区他们造成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今天要解决的问题,不是我们内地的问题,而是北上广深和江浙沿海一带导致的问题。不然,我们武汉不会去挽留那一百多万没有任何使用价值的大学生和没有任何经济价值的“硅芯片基地”。也就是说,我们大武汉今天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在为他们“北上广深”们擦屁股。

    大家想想看,为什么不把“硅芯片基地”建在重庆、成都、长沙、郑州等这些根本不是城市的城市里呢?为什么非要放在我们大武汉呢?因为我们武汉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所以这个没有任何经济价值的“硅芯片基地”只能放在我们大武汉才能产生出价值来,因为只有我们大武汉“玩得倒”“硅芯片”这个所谓的高新科技。这就象当年的“三线工程”一样——在当时的情况下,只有那些隐蔽的山沟沟里,才能让我们的重大工程项目生存下来。

    因此,我们武汉必须要“满城挖”、“滩大饼”,不然“北上广深”们就死无葬生之地了。——这是一定的!


    因此,浙江的农民们都是在自己家乡的耕地上建房,而我们湖北失去了土地的农民全都是在城市中购房——谁穷谁富,那只有NM鬼才晓得。

    我们大武汉为了挽救“北上广深”牺牲了自己的重大利益,他们还要骂我们大武汉是“大县城”,真是NM一点味口都没有。——因此,我建议,我们武汉不发展了,什么“新城”我们都不建了,我们大武汉就把自己搞成个“大县城”。一旦我们武汉是个大县城的话,那农民们就不会来了,那武汉也就“干净优美”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0 16:2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半天,都不觉得你是不想去第二次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6: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0-10 18:40 编辑



第四章   2017年国庆武汉至杭州自驾游有感之——好了,农村的问题太大,那不是我等鼠辈们能解决好的问题,我们就直接来谈杭州这个城市。当我一踏入到杭州的城区开始,我就感觉到杭州根本就不是一个城市!



    我在前面说过了,看一个城市是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市,你开车去一逛,就NM一切都明白了。

    很简单的道理——你开车去农村时,那绝对没有在城里开车舒服,那泥巴土灰路要把你烦死。

    一个道理——么看你杭州的城市道路上都铺上了先进的“洋巴巴”,你就以为你杭州就是城市了?只要你是个文盲,你就是戴度数多深的近视眼镜,你永远还是个文盲。因为你的近视眼不是因为读书多而近视的,而是因为你天生、先天性就是个近视眼,这是遗传的结果。

    城市道路与农村道路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城市道路有众多的红绿灯十字路口,而农村的道路是很少有十字路口的、也没有红绿灯。

    当然,杭州也想学着别人把自己建设成一个大城市,他们的道路也是学着别人那样修建了很多个红绿灯的十字路口。——烦就烦在这里。

    在城市里过
红绿灯十字路口是很正常的,武汉的红绿灯十字路口也是多得心里烦。但杭州的十字路口,那还NM真不一样咧!

    我一进入杭州城区遇到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就把我搞糊涂了——当绿灯亮起,我顺着我这边的车行道开车到马路对岸时,结果发现我的车居然“骑”在了对岸车道的车道线正中间(不知如何用术语表述,就是我的车压在了对岸车道虚线的正中间)

    我往左边打方向,是恶意变道;我往右打方向,也是NM恶意变道。我后面左右两边的车把我别在中间不停地按喇叭,提醒我不要“恶意变道”,以免发生事故。如果杭州的交管局想找我歪的话,那真是NM分分钟的事情。


      这就叫骑虎难下——你骑在老虎的背上,你往左边下,老虎要吃你;你往右边下,老虎也要吃你。

    一开始,我还以为杭州只有这一个十字路口是这个鬼情况,结果哪知全城都是NM这种鬼情况。

    但是,你总不能一直骑在车道线上开啊,你总得往一边打方向进入车道啊!对不对?

    那么,我往哪边打方向进入车道才不至于被杭州的交管局扣分罚款呢?我想了一哈——杭州是改革开放的先锋或重点城市,他们的思维方法或思想方式应该是偏右的吧,因此那我就往右打方向进行变道,以此来降低我被罚款扣分的概率。反正只能是赌一把了,天算不如人算,这是没得办法的。

    我就不信,杭州的城市道路设计或管理,都是分割包围、各自为阵、且象当年的军阀割据一样的吗?你这边划你的线,我那边划我的线,两边都是互不相干的吗?连道路两岸的一条线都对不齐,杭州道路设计人员的近视眼度数不会高得离开了最普世的价值观吧?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这只能说明杭州人根本不懂得城市建设,因此他们就无法体会到开车的乐趣,他们仅仅只是学着别个外国大城市
表面模样随便在道路上划了一条车道线。其科学不科学,那是另一回事了。

    此时,我想起了江浙一带的“乡镇企业”——什么“知识产权”、什么“狗屁保护”啊?我们乡里人不懂你们欧美发达国家这些乱七八糟的破规矩。我见什么好,我就做什么,管不了那么多。在我们农耕社会这里,我们只笑贫穷,不会去笑别的。

    冒得规矩M!那方圆画得好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0 21:35:28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08月14日08:14        【字号 大 中 小】【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照片为杭州快速公交B1线。
  翁迪凯 摄
  今年4月26日,投入1.5亿元、国内最长的快速公交线——杭州B1线开通试运行,长期饱受交通拥挤之苦的杭州市民和企图从“公交不便—私车增加—道路拥堵”的恶性循环中突围的政府部门都满怀期望。

  然而,3个多月来,被寄予厚望的杭州快速公交,招来的却是一片质疑之声。

  “资源浪费”与“安全隐患”

  质疑的焦点,首先集中在快速公交的专用车道上。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市民都对在本来就拥挤不堪的市区道路上为快速公交留出一条专用车道表示了异议,针对快速公交线开通初期只供B1线行驶的情况,人们就更为不解。出租车司机、其他车辆的司机及部分普通公交车乘客纷纷告诉记者,在上下班的高峰期,一边是排成长龙行进困难的车队,而身旁仅隔一条黄线的快速公交专用车道却空空荡荡,看着好好的路不能开,确实让人心里不舒服。

  一些专家认为,杭州市的道路资源本来就非常紧张,而城市机动车却在近40万辆基础上以每天200辆的速度增长,在资源供给不足的情况下开辟低利用率的专用道,是资源的严重浪费。对“公交优先”的理解不能过于死板,应结合具体情况,灵活处理。比如,在快速公交班次密度低的非高峰时段,允许其他车辆进入快速公交车道,或者将快速公交车道变为公交车专用道,允许其他公交车行驶,让道路资源得到充分利用,才能分流其他车辆,减少拥堵。

  质疑的另一个焦点:设置在快速公交车道和其他车道之间的分道器,成了“事故隐患”。

  在杭州快速公交B1线的专用车道上,有4.8公里铺设了分道器。分道器每个长80厘米,高8厘米,宽10厘米,材质外为塑料,表面有黄色反光漆,内充混凝土。据不完全统计显示,正是这些分道器已经造成十几起事故,导致1人死亡、多人不同程度受伤。许多驾驶员都反映,分道器在夜晚行车时看上去和黄线相似,很容易撞上,车速较快时极易导致车辆翻车。
u=2870033107,2438396711&fm=27&gp=0.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0 22:06:08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另外一张彩色的图片
timg_image&quality=80&size=b9999_10000&sec=1507654301700&di=13c14c39d990.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0 23:26:33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1.乡镇企业早就没有了,早就民营化了。

2.浙江的民营企业代工的并不多,产品档次很高了,武汉的汽车企业,比如东风雷诺,东风本田,神龙的汽车零部件大部分来自江浙的民营企业。东风赚的钱还不如江浙的汽车零部件赚的多。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10 23:29:11 来源:汉网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的城市管理,堪称典范。

杭州招商引资条件非常高,特别是环保要求是国内最高的,不是你有钱就能来杭州开工厂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08: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1-5 13:24 编辑
哎呦我呸 发表于 2017-10-10 16:29
看了半天,都不觉得你是不想去第二次

第五章   还是先声明一哈——大家提出的问题越多越好,我都将一一作出最详细的解答。我在这里绝对不是说杭州不好啊!我反对的是我们武汉人拿杭州与我们大武汉去相提并论,那就好比拿我们大武汉与农村乡里去比较一样。


    大家想想看——你拿我们大武汉去跟农村比较,有可比性吗?农村是种田的,我们大武汉是经商的,穿的根本不是同一双鞋子,你是么样克比较呢?

    自从武昌的东湖开发成所谓的“高新科技”之后、再加王健林在东湖边上又盖了一个厕所,我几乎有二十年没有在东湖边上停留了,仅仅只有两三次从东湖穿过到美丽的花山去。


    因为东湖是我原来游泳的地方。如果东湖不能游泳了,我还跑到东湖克爬鬼啊?你东湖里的那些乱七八糟所谓“高新科技”,与我KSWP这个大文盲有狗屁毛的关系啊?对不对?

    也就是说,你东湖如果不能让我去游泳,你东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高新科技”我抱着有什么狗屁用呢?对不对?

    因此,“汉网常客”网友在美国大城市纽约工作时十分怀念武昌东湖花山的田园风光。结果他回来一看?“武昌小农”学着纽约把花山建设成了一个“新农村”,气得“汉网常客”先生给你们武昌送了一个《大花圈》之后就又回到纽约去了。

    为什么?

    因为“汉网常客”厌烦了在纽约大都市里的喧闹生活,他想回武昌来去体验一下在田间里耕作的乐趣。结果“武昌小农”把武昌建设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新农村,那还不把汉网常客先生气疯了啊!

    因此,武昌与纽约比拼的不应该是高新科技,而应该比拼的是田园风光,因为武昌的田园风光是美国纽约没有的。结果,武昌小农学着美国纽约去建设了个四不象的新农村,那汉网常客还不如回到美国纽约呗,因为你武昌新农村是肯定比不过纽约的。

    对不对?

    我去杭州是为了看看杭州的田园风光,而不是去看杭州的汉口里。因为当年封建时代的文人骚客们看中的也是杭州西湖的田园风光,而不是杭州的“中山大道”。

    你想想看——如果你在热闹、喧哗、杂乱无章的中山大道上游走,你能作出那华丽的《唐诗宋词》来吗?对不对?

    “武昌小农”让我们汉口的大奸商们穿着鳄鱼皮鞋去杭州的农田里去插秧——你这不是从马胯里蹦出了马识图吗?两者的概念都不一样,你是么样个比法撒?

    也就是说,你要去杭州的话,一定要穿草鞋去,不能穿鳄鱼皮鞋去。——要入乡随俗才行。

    对不对?

    也就是说,我们大武汉要跟杭州比较的话,我们大武汉应该先把脚上的“鳄鱼皮鞋”脱下来,再换一双“草鞋”,之后再去与杭州的比较一下——你们再看看,我们大武汉穿上了“草鞋”之后, 象不象“航洲农夫”?

    对不对?——这才是最科学的比较观撒!




       下面的图片,是杭州西湖农村乡里学着我们汉口修建的“汉口里”。你么说,他们杭州农村学得还蛮呛(象)咧!但是,我跑到杭州去看汉口,我疯得板啊?那我还不如就在汉口看汉口呗!好拐,我们汉口是正宗的汉口撒!对不对?——
         IMG_20171005_120641.jpg


       IMG_20171005_121309.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6: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0-14 18:35 编辑
电动无声 发表于 2017-10-10 21:35
2006年08月14日08:14        【字号 大 中 小】【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照片为杭州快速公交B1线。 ...


第六章   2017年国庆武汉至杭州自驾游有感之——杭州的城市道路问题,还远不止你说的这些啊!杭州的城市道路管理模式,沿用的是“高速公路”上那种简单、粗暴、且十分落后的那一套管理模式。



    硬是把人都气背过气去了啊!——因为人家高速公路的管理虽然非常严格,但人家高速公路上的车速快啊!

    而你杭州的城市道路如果采用的是高速公路上的管理方式或标准的话,那你杭州的城市道路的车速是么样提高呢?对不对?那还不把人急死了啊!——这个原理,与高速公路上堵车一样,那真是掉得嗨大啊!

    杭州的这种城市道路管理方式,造成了一种什么恶劣现象呢?——如果人们在高速公路上要窝巴巴了,由于人们在高速公路上开车飞快,人们就能很快地把车开到服务区,在服务区里把巴巴窝了;而城市的道路在全世界都是非常拥堵的、且车速缓慢、非常耽误时间。因此,你在城市那拥堵缓慢的道路上一旦你无法随意停车,那你要是想窝巴巴了,那你就只能窝在裤档里了。难道,在杭州城市道路上开车的人,都穿了尿不湿吗?

    我在杭州开车时,有几次大小便憋得难受,却找不到可以停车的地方。此时,我想起了我们大武汉的“的士”司机们,随便在马路边找个地方把车一停,就能随地小便,那真是方便啊。

    有人说,武汉的“的士”司机不文明。——如果你的膀胱被胀破了,男医生和女护士在你膀胱上动刀动枪的,那这就文明了?文明在生命的面前,一文不值。

    因此,你不管走到杭州的什么地方,不管是高新区也好、还是老城区也好,你都很难找到一个适合停车的位置去拉屎拉尿。也就是说,杭州把城市道路几乎设计成你根本无法停一哈车的程度,一丝一毫的停车机会都没有。没办法,我只好用导航仪导航到杭州远城区的杭州长途汽车客运中心(火车站不行),这才勉强在一“城中村”停下车来,上了个洗手间。——这都是汉口“老玩的”经验啊,知道长途汽车客运站的乡里人多,大小便方便。

    杭州的城市道路不象我们武汉,尽管我们武汉有时候路边也不能随意停车,但你总还是可以临时停一哈,最屁也能把小手解一哈,而且也不影响其它车辆。在武汉,如果你在路边随意停车大小便,如果此时警察来了,只要车主在车辆的旁边,我们武汉伟大的警察叔叔都能网开一面。

    而在杭州的城市道路上,哪怕就是警察叔叔允许你靠路边停车,你都没办法停车。因为你在杭州靠路边一停车,后面的车辆就不答应了。在杭州的城市道路边停车,就象你在高速公路上随意停车一样,那是非常危险的。

    因此,从杭州的城市道路管理上看,杭州硬是被我猜对了——杭州不是一个以商品流通为主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城市,而是一个类似于“两点
”赶集的新农村。如果一个城市不是以商品流通为主的话,那这个城市就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市。

    只要是以商品流通的城市,必须要做到随时停车方便,因为商人们需要把商品流通到这个城市所有的大街小巷之中;而农村赶集是不需要随时停车的,农村赶集只要快速的从农田赶到集市上就行了。——这就是城市与集市的区别。

    杭州的城市建设,就是典型的农村“两点式”赶集模式,他们是集中居住、集中逛街,因此他们的商圈特别大、且数量少,商圈里是人山人海的,与农村的集市有得一拼,平时都很难找到停车的地方,因为集中“赶集”的人太多了。

    最关键的问题是——武昌新农村建设也跟杭州新农村一样,那到底是谁在学谁呢?如果是武昌学杭州的话,那真是掉我们武汉老玩们的底子啊!

   
此时,我一下就明白了——义乌这个城市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小商品市场为什么离杭州十万八千里的原因了。因为杭州根本不懂得商品的流通,所以杭州产生不了小商品市场。

    大家好好回忆回忆近几年来中央电视台对浙江地区的报道——中央台对义乌市的报道或介绍,要远远超过杭州市。哪怕就是国际会议在杭州招开,中央台也很少具体报道杭州的情况。因为杭州根本就不是一个城市,所以杭州就没什么可报道的。这说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仍然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我们今天最缺少的就是汉正街或义乌。(马云或陶宝不是商品经济,而是类似于封建时代的地主垄断阶级)

    而我们武汉之伟大,就是因为汉正街小商品市场能产生在我们的大武汉之城市中,这是杭州这种新农村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因此,我死活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武汉要把汉正街这种城市的命根子搬迁到农村的“汉口北”去?因为,如果一个城市没有了商品流通的价值,那这个城市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难道,我们中国最伟大的城市大武汉要学习杭州新农村把“城市建设”与“商品流通”分开?——真是人叫不动,鬼叫飞跑啊!好的学不会,坏的一学就会。

   因此,从杭州的城市道路管理模式上来看,杭州的城市管理水平非常之低下。因为高速公路上根本不需要多少警察,因为不让停车嘛,那还要个警察干什么?





    (郑重声明:我写的所有这些,全都是我今年国庆在杭州游玩的三天中体会或感悟到的,没有一丝之一毫的内幕或参考资料或照抄。我们大武汉一百多年历史,看一个新农村建设是不是建设得象个城市,那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因此,我们大武汉要学习的是人家的先进经验,而不是学习人家的糟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0: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SWP 于 2017-10-12 12:53 编辑



第七章   2017年国庆武汉至杭州自驾游有感之——我这次武汉至杭州的自驾游,让我终于明白了“辅道”是个什么狗屁玩意了。


    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说过——一个城市道路设计或管理的好坏,是最能体现一个城市是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城市。因此,检验一个城市是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城市,你随便开一辆破汽车去一试,那是最好不过的、最有效的好办法或好方式了,根本不需要去看他们的什么高新科技、工业倍增、GDP的。

    我在去杭州之前,我在武汉开车时,只要我的行驶路线一走错,我的车载GPS导航系统就提示我——你是在主道上,还是在辅道上?

    我拿驾照已经快三十年了,你导航这一问我,真是问得我是“木炸”了的!我想了半天?估计——主干道就是主道吧,次干道就是辅道吧?因此,我估计,象解放大道就是主道,象江汉北路就是NM辅道。


    结果,我国庆到杭州去一看,这才明白——辅道就是脱了裤子放屁、且多此一举地为右转的汽车专门设置的一条道路。因为杭州的辅道,是有明显“辅道”提示标志的。


    这是我在《百度》里搜索的辅道概念—— 辅道【relief road】指的是设在道路的一侧或两侧,供不允许驶入或准备由出入口驶入该道路的车辆或拖拉机等行驶的道路。

    大家看看《百度》对“辅道”的解读——我敢保证,大学还没有毕业的水货大学生们,他们绝对是看不懂的。


    我搞了半天,这才搞明白——辅道就是用原来文革时期的自行车道改编成的汽车右转车行道,这在我们欧美、在我们美国、在我们小日本是根本没有的事。那这说明计划经济体制下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点成就的吧,不然你这辅道不就搞不成了吗?


    此刻,我一哈想起来了——我们汉口也有“辅道”,就在我屋里附近,从青年路快到汉口火车站处有一条近五百米长的、用绿化隔离带隔离出来的“右转车道”,就是从原来的自行车道改编过来的机动车右转车行道,原来冒得的!


    汉口火车站的这一条“右转辅道”,真是NM害死个人啊!——我不下四、五次由于没有提前进入这个“右转”的辅道入口,导致我不能再进行右转了,我只得把车开到“黄陂孝感”去调头过来,重新上“右转专用车道”进行右转,你这不是误国误民、害人又害己吗?


    你“武昌小农”这是跟哪个学的这些鬼巴巴药撒?是跟杭州这个新农村学的吗?你武汉一个特大的百年老城市,你去跟人家杭州这个新农村学,那不掉底子啊?


   
城市道路上的汽车右转,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汽车靠最右边车道进行右转就行了,右转车道还可以与直行车道共用,非常简单,根本不需要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去专门设置一个“右转辅道”去自己把自己搞复杂了。

    我这次自驾游在杭州,本想去看看杭州最大的商圈“武林商圈”,结果五次都因为没有进入到去“武林商圈”的“右转辅道”上而错过右转进入“武林商圈”,导致我不停地必须去10公里以外的地方调头。最后到天黑了也没看到“武林商圈”,最后只得放弃。

    而且,“武昌小农”近年来在武昌搞的那个左转车必须在车行道最右边进行左转,更是害死个人啊,完全打乱了人类几百年来行车的习惯和方寸,真是害死个人啊,不晓得“武昌小农”是跟哪个学的这些坏毛病。——如果你们是跟美帝国主义学的,那我KSWP就认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那支彻底打败德国法西斯的、人类最闻名的波波沙冲锋枪的设计师斯帕金说过一句震惊全人类的世界名言——把一件事件搞复杂,很容易;但是,你想把一件事情搞简单,那是非常艰难的。

    美国人听到了斯帕金的这句世界名言后,从此就没有再让短小的华尔街增加半米了。——城市本来就已经很复杂了。你再搞个“辅道”,那不是坐着不烧、爬起来烧,自己跟自己找麻烦吗?

    那为什么杭州喜欢大搞“右转辅道”呢?因为杭州在本质上就是个农村,农村是最喜欢把事件搞得复杂化的。因为农村平时没什么事可干,所以来一件事就热热闹闹地大搞一回。

    这就好比农村地区喜欢把“红白喜事”搞得热热闹闹、非常复杂、非常繁琐一样。而城市由于成天工作繁忙,一般都喜欢一切从简。当然,近年来城市也喜欢大操大办了,那还不是因为进城的外来人口猛烈增多的原因。

    对不对!

    你武汉一个近二百年历史的特大现代化城市,你武汉跑去跟杭州这个千年的农村学个么事撒?对不对?

    如果大家不识黑,你们去“武广”看看——那些价格非常昂贵的
品牌男装,那一定都是设计得非常简捷、干练的男装。

    如果大家还不识黑,你们去地滩上看看——那些衣服上满是荷包、口袋、拉链的服装,那一定是农民工最喜欢的服装。





    (郑重声明:我为什么一直都在揭露杭州的严重错误呢?不是因为杭州一无是处,杭州也有很多好的地方。但是,我们“武昌小农”在学习人家的经验时,总是喜欢学习人家坏的经验。因此,我之所以把杭州的问题揭露出来,就是提醒我们武汉在学习杭州时,一定要避开杭州的严重错误,不要象钱钟书在《围城》中说的那样——仿制别人的西服时,把人家西服上的补丁也仿制进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汉网-汉网社区 汉网论坛 ( 鄂ICP备05014927号 )

GMT+8, 2017-12-15 10:46 , Processed in 0.072442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